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9.初恋(四)

209.初恋(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心微微一愣,继而诧异地看着美丽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的白曦。

    “小曦, 快谢谢冷总, 这真是难得冷总愿意签名。”

    作为一个时常在金融杂志上露脸,冷氏集团的掌舵人, 会愿意给人在杂志上签名,这很看得起白曦了。

    白心都不知道, 一向都眼高于顶不大看得上别人的冷展, 竟然还有这样温和的一面。

    白曦沉默了。

    看在冷氏是她姐大客户的面子上,她隐忍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谢谢冷总。”

    林随已经趴在沙发上笑的……

    有什么好笑的!

    白曦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来自于食物链上层的深深恶意。

    如果现在她是冷氏集团的客户, 一定, 一定把自己的签名贴满冷总家的墙, 叫他知道, 被迫接受别人签名的痛苦!

    “下次少买点。”林随还噗嗤一声,抹着眼角的泪花对白曦说道。

    白曦继续隐忍。

    这些破杂志家里也就她姐才看,根本就不是她买的。

    不过现在冷总已经把签名杂志递给她了,她默默地揭过去,转头对白心小声说道,“姐,白天冷总也给我签名了。”

    她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家大姐,白心一瞬间似乎理解了白曦的小委屈。她干笑了一声, 也觉得冷总这是有点那个什么,摸了摸白曦的头柔和地说道, “姐知道了。小曦真乖。”妹妹为她做了好大的牺牲啊, 见白曦一向有些尖锐的表情都软下来了, 白心对冷展和林随告罪了一声,牵着白曦的手回去她的房间。

    “小曦,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

    把白曦带到白曦的房间里,白心握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问道,“是谁欺负你了?和姐说,姐不会叫你受委屈。”

    她当初带着两个妹妹艰难地生活的时候,看着失去了爸妈成了孤儿的两个妹妹就发誓,再也不叫妹妹受委屈。

    谁都不行。

    “姐。”白曦的眼眶都红了。

    她和白岚不同。一向不会哭哭啼啼,受了委屈早就反唇相讥或是报复回去了,这委屈得都要掉眼泪,叫白心吃惊了。

    “到底怎么了?”

    “我给你看点东西。”白曦抹了一把眼泪,一点都不想忍耐,叫白心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更何况胡母都恶心死她了,一会儿如果还要在一桌吃饭,她要是看见白心还孝顺胡母都能呕死。她就把自己手机上的录像给白心看,就见智能相机的屏幕里清晰地出现了一个清丽柔弱的女人。她在用很可怜的声音诉说着自己和胡白的爱情,白心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就都不见了。

    她沉默地听着那些话,一动不动,美艳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本来我今天就是去和这小三谈判的。”白曦哽咽地趴在沉默的姐姐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你前些天工作忙不在家,那老太婆把这小三都给带家里来了。姐,你不知道我看见了心里有多生气。那小三登堂入室,就跟名正言顺是胡家媳妇了似的。你怪我对老太婆没礼貌我也认了。可是我就是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对她和和气气的。”她抹着眼泪说道,“凭什么呀。叫你在外头那么辛苦,她们还要在背后这么欺负人。”

    白心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别哭,小曦。”

    白曦却觉得委屈得不得了,因为白心的这句话,忍不住抱着姐姐呜呜地哭了起来。

    “真是个孩子。哭什么。”白心只觉得心里压抑得难受。

    她和胡白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为了这个家努力,也一直在努力对丈夫和婆婆好。

    她玩儿命赚钱,也不吝啬给婆婆和丈夫花钱,就算是在商场上,也努力叫胡白的身份看起来比自己更高一些。

    她像是一个辅佐帝王的臣子,为了公司呕心沥血,就是为了能叫他们的家以后越过越好。

    可是如今她换来了什么?

    如果说不痛苦难受,那绝对是假的,可是在刺痛人心的绝望之后,白心下一刻很理智地就想到了更多的事。

    男人靠不住,那就不要靠着他。

    公司和家里的所有的资产,都是她这么多年一手打拼,如今既然胡白对她无情无义,她也不会便宜了他和那个狐狸精。

    眼底闪过一点冰冷,白心对这个事实接受得很快,甚至连白曦都感到诧异了。

    “姐,你不伤心啊?”白曦都觉得自己伤心的不得了,可是白心作为当事人,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她有些难受地摸着眼睛小声说道,“我都怕你知道以后会哭呢。”

    “眼泪对于背叛者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与其自己流眼泪做失败者,不如叫这王八蛋流眼泪,你好看得开心。”见白曦扬起自己的小脑袋呆呆地看着自己,白心笑了笑,平静地说道,“不过是这狗男人出轨而已。既然他出轨,那就该知道背叛婚姻的代价。”

    她努力压制着心里的痛苦,平静地考虑着之后面对胡白时的一切情况,见白曦还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她就微笑起来。

    “小曦,你做的对。真是我的好妹妹。”白曦在咖啡厅把陈琳琳羞辱得抬不起头,白心觉得妹妹真是很可爱了。

    做女孩子的,就该有这样的气势还有锋芒,不然难道和小三抱头一块儿哭啊!

    白曦:“我觉得我姐可帅了。”

    零零发:“的确很彪悍了。”明明它以为会痛哭失声地哀哀控诉至少两个章节的剧情,问起码二十个“为什么”,谁知道这位白总只不过一转眼就完全接受了。

    这强大的接受能力,实在是叫零零发很叹为观止了。

    它还鄙夷了一下白曦:“看你哭得鼻涕都出来了。”

    白曦:“……再说投诉你!”

    零零发觉得这垃圾狸猫没完了。

    它冷酷地扭着自己的光团,决定系统报仇十年不晚。

    精神胜利法显然是零零发如今专门修炼的独特法门了。

    白曦觉得零零发最近要完,哼哼了一声,这才骄傲地对白心仰着自己的小脑袋炫耀说道,“我可是白总的妹妹,当然很好了。不过姐。”她就暗戳戳地继续告状,拉着白心的手说道,“白岚总是偏心那个小三,方才我讽刺了老太婆几句,她还说我唯恐天下不乱,就跟她自己是个小天使似的!”

    她这就很有反派姐妹在家里密谋欺负人的样子了,顺便还把自家善良温柔的姐姐一块儿给谗言一把的意思了。

    白心当然也看见手机里白岚的那副同情小三的嘴脸了。

    她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露出几分痛心。

    胡母胡白的背叛,她都不当一回事儿。

    可是白岚……真的伤到她了。

    这个世界能真正伤她心的不多,只有两个,就是她的两个妹妹。

    她闭了闭眼,把白曦轻轻地揽在自己的怀里。

    “你才是小天使。”或许真的会有卫道士觉得白曦做的一切都太过分,太欺负人了,可是在白心的心目中,白曦是比任何人都要美好的小天使。

    白曦因为这句话,一下子就羞涩了。

    “我也这么觉得。”她一下子捂住了嘴,明显是说了大实话。

    白心看着妹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伸手把白曦的手机拿到手里,把这段录像传入了自己的手机上,上传到自己的邮箱里,这才把手机还给白曦温和地问道,“这么说,你和她们撕破了脸?”见白曦点头,她眯着眼睛突然问道,“还有,冷总和林总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你的?”

    她想到白曦在那么泼辣地骂了陈琳琳一脸之后,冷展和林随竟然还愿意继续和她进行合作,并且还没有对白家姐妹感到厌恶,还来家中做客,这显然已经算是一种倾向。

    这两位愿意倾向自己而不是觉得白曦做得太过分,这是一件好事。

    她已经不准备再便宜胡白了。

    也不准备和小三争抢挽救婚姻。

    这世上缺什么都不缺男人,只要她有钱,什么男人得不到?

    可是公司如今的资产不少,并且,和冷氏集团的合作才是重中之重。

    她在刚刚看到这段录像的时候冷静地想到,自己和胡白夫妻之间一旦发生变故,冷氏会不会对这份合作生出芥蒂。

    现在看,显然是不会。

    不会就好。

    勾了勾美艳的嘴角,白心的眼底露出几分冷酷。

    她真是没有想到,胡白竟然会有这样的花花肠子。

    当初刚刚结婚后,她是知道胡白有个曾经喜欢得不得了的初恋的,也见过胡白偷偷藏起来的照片,那是一个很清丽柔美的年轻的女孩子,同样带着天之骄子的光彩,穿着清雅的裙子,看起来美好得跟仙子似的。

    只是对于白心来说,这都不过是丈夫的过去,毕竟,谁的青春里没有几段旧时的感情呢?她不会很小心眼地计较,去吃醋,然后为了这么一个因为胡家没钱就和富二代结婚去了的女人破坏自己的婚姻。

    她想要的是胡白的未来。

    可是白心没想到,她本以为这个女人再也不是自己的威胁,可是胡白的心里,却还没有把这段感情给放下。

    他和她结了婚,却还想着别的女人。

    这么贱格的男人,简直叫白心恶心了。

    “对了姐,姓胡的……”看见白心因为自己这称呼笑了,白曦一颗小心脏顿时都放进肚子里去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可喜欢他初恋了,把咱们都当仇人呢。他现在有钱了,一定特别想和初恋再续前缘,你不就是绊脚石了么?不过我觉得他肯定舍不得把公司分你一半儿。你得小心他在公司做手脚。比如弄点不合格的产品害公司赔付违约金,叫公司里的股东不信任你叫你引咎辞职,然后再散布一点儿谣言……”

    “谣言?”白心眯着眼问道。

    白曦一个刚刚上大学的大学生,能知道那么多丑恶的谣言么?

    当然不可能。

    白曦面不改色地就把锅扣在了胡总他妈的身上。

    “对啊,也是我刚刚想到的。刚才你不知道,老太婆在酒架后面鬼鬼祟祟偷看你,一副你要红杏出墙的样子,是不是姓胡的要他妈偷偷抓你把柄呢?姐,你来往的那些人都是男人,你可别叫姓胡的往你身上泼脏水呀。”

    白曦一点儿都不觉得愧疚地陷害了一把胡总母子,见白心听着听着还笑了,不由茫然地问道,“我说的话很可笑么?”她觉得自己很机灵的呀。

    “不是。我是觉得他们很可笑。不过这种事,的确是小人能干得出来的。”白心转着手里的手机轻轻地说道。

    她虽然是个女人,可是能在男人的世界里站稳脚跟,那显然是非常强悍的。

    此刻,美貌的脸慢慢地变得冰冷冷酷,她的眼底再也没有一点温情。

    “你以后不用管这些,小曦。为这些小人费心不值得。都交给姐就行。”白心心疼地摸了摸白曦的小脸儿。

    “都瘦了。”

    零零发:……这姐是不是眼睛坏掉了?这狸猫都要胖成球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么。”白曦很厚脸皮地说道。

    白心看着妹妹这幅赖皮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摇头,她揽着妹妹打开房门笑道,“是,我知道小曦最关心我了。一会儿吃个鸡腿儿,好好儿补补。”

    这有钱人家的千金吧,从来生活得都很精致,就算是喜欢什么,也喜欢得十分高雅。只可怜白曦姐妹是从底层爬上来的,最穷的时候姐妹三个一块儿吃一根鸡腿都跟吃大餐似的,因此,原主就养成了对鸡腿的格外深沉的爱。

    她就喜欢吃鸡腿。

    白曦的眼睛也亮了。

    见妹妹开心了,白心这才笑眯眯地一边往外走一边询问了一下胡白和陈琳琳之间的事,心里有数了,当然就无所谓了。

    她带着白曦来到客厅,邀请冷展和林随一块儿用餐。

    “你怎么哭了?”冷展起身走到白曦的身边,突然皱眉问道。

    白曦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方才和我姐说了一会儿话。”

    “因为姓胡的?”冷展问道。

    白曦霍然抬头,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位冷总。

    “咖啡厅里听到的。”男人满不在意地说道。

    “您不是看杂志呢么?”

    “你的声音太大。”冷总理直气壮地用冷淡的脸把黑锅扣到白曦的头上去。

    林随无声地笑了一会儿,唯恐白曦翻脸,跑了不再搭理他家冷总,走到一旁笑眯眯地岔开话题说道,“白曦,你在咖啡厅的时候特别漂亮。”

    冷总冷冷转头看着他。

    林总眼角微微一抽,斟酌地说道,“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感觉到冷总似乎漫不经心地偏开头,仿佛一点儿不在意的样子,林随又想笑了,对白曦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很英俊的笑容继续说道,“展哥还在你走了之后夸了你,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

    “也是小妹妹是么?”白曦觉得心累。

    “……我没有妹妹。”冷展突然说道。

    白曦抬头看了这高大的,气势逼人的英俊男人一眼,茫然了。

    “那你真……遗憾?”

    “我不喜欢妹妹。”冷展突然抬手,抹了抹白曦的眼角,那片眼角发红,碍眼极了。

    “哭了不好看。”他嫌弃地说道。

    白曦默默地看在这是大客户的面子上努力忍耐。

    好不好看关他屁事啊?

    “哦。”她干巴巴地说道。

    冷展的手指压在白曦柔嫩的眼角,拇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白曦退后了一步,礼貌地微笑。

    冷展一愣,迎着这幅职业性礼貌笑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皱眉把手收进了西装裤袋里,露出几分自己都不明白的茫然和薇薇焦躁。

    “白曦真可爱。”林随转头不去搭理这两个没情商的家伙了,忍着笑看着一旁更加茫然的白心笑着说道,“白总,她在白天那副维护你的样子,叫我觉得很羡慕。你们姐妹的感情真的很好。”他一眼就看出来白心的不同来了,明显白曦是告了状,顿了顿,他低声问道,“不知白总会怎么做?愿意原谅你的丈夫么?我听那位小姐说,她不打算成为你丈夫的妻子,所以……”

    “就算我和胡白离婚,公司和冷氏的这份合作案,我也绝对不会懈怠,耽误了冷氏的计划。”白心干脆地说道。

    “你看,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林随笑了起来。

    “谢谢你的关心。”

    “这么说,白总觉得我们是朋友了么?”英俊的男人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蛊惑地问道。

    白心也薇薇一笑。

    “商场上不是对手就是朋友,我当然不希望我是冷氏的对手。”

    她的态度就很官方了,林随就发现,白心和白曦姐妹俩的笑容,简直如出一辙。

    他觉得很头疼。

    “不过,我也建议你们离婚。”

    他卖力地准备破坏白总的婚姻了。

    完全没有希望人家家庭和谐的道德品质了。

    “白总,你放心。冷氏不会因为你离婚就中止合作案。展哥,你说呢?”

    英俊又高傲的男人正垂头整理自己莫名奇怪的心情,听到这里,下意识地抬头扫过正偷偷擦眼角的漂亮女孩子。

    “嗯,离婚。”冷总对白心漠然地说道,“如果你离婚,就再给你一个合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