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8.初恋(三)

208.初恋(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就很纠结了。

    不过白心显然不会知道, 自己带来的客人和妹妹之间还有一段小插曲。

    她笑着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都多大了还爱撒娇。”

    虽然是这么说, 可是白心的脸上却带着笑容。

    她作为姐姐, 最疼爱的自然是自己的两个妹妹,谁会不高兴妹妹亲近自己呢?

    难道看见了仰头哼一声掉头就走开心啊?

    “我想大姐了嘛。”白曦厚着脸皮在她姐面前伪装小天使。

    白曦:“我就是小天使!”

    零零发:“脸先着地的那种么?”

    白曦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零零发顿时气急败坏:“你还会不会点别的?!”

    白曦呵呵了:“套路不要紧,有用就行。就问你, 怕了么?”

    零零发沉默了。

    这简直就是才脱局子,又落虎口的节奏。

    这垃圾狸猫, 总有一天非叫她哭着在自己面前叫大佬不可!

    心里含恨磨牙,零零发可怜无助的光团抖了抖, 伤心地哽咽:“我们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竟然……”它嘤地一声哭了出来。

    白曦就看着它装可怜, 带着胜利的笑容在白心的手心蹭了蹭, 乖乖巧巧,看起来就和咖啡厅里的那个日天日地的小恶魔完全不一样了。

    “等这单合作案结束,姐带你去国外度假好不好?到时候你要什么姐都给你买。”白心知道自己忙于工作, 所以难免忽略了妹妹们。她心里是愧疚的, 因此平时对两个妹妹总是很迁就纵容。

    她也并没有觉得白曦平时有些莽撞或是尖锐有什么不对,在她看来,白曦的心底是非常单纯的, 年纪小的女孩子, 有些脾气是很正常的事,而且也不会吃亏。倒是白岚, 时常叫白心更担心一些。

    白岚和胡母的感情更亲密, 在白心看, 更软弱,甚至有些叫她不认同的想法。

    不过妹妹们还小,她也不急着教她们。

    有她在,也没人敢欺负她的妹妹。

    “不要了。姐你没日没夜地工作,都是为了这个合作案,人都瘦了。如果结束了,我希望你好好儿休息。国外有什么好的呀,我英语也不怎么好……”

    “你四级是不是没过?”白心就问了一个很接地气,又特别犀利的问题。

    白曦的小脑袋慢慢地垂了下去。

    “没关系。慢慢儿考,大学毕业以前考下来就行。”

    白曦顿时觉得前途无亮了,提起英语就想吐。

    “我们班有同学六级都考下来了。”白曦有些泄气地小声说道。

    她虽然称不上是学渣,不过在大学里头,也只能说是普普通通而已。

    真正的学霸需要仰望,真是累死白曦仰起的小脖子了。

    “你们同学很优秀,可是在姐的心里,你现在就已经很优秀。咱们不和学霸比哈。”白心忍笑揽着妹妹的肩膀,转身对一旁挑眉的男人说道,“冷总,林总,真是不好意思,叫两位看笑话了。这是我妹妹白曦,她从小儿就喜欢撒娇,我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她虽然嘴上说抱歉,不过明显就是炫耀了,那个看起来很不在意仪容的英俊男人感兴趣地看着在白心身边伪装乖巧的漂亮姑娘。

    “没什么。白总你家里有这样可爱的妹妹,一回家就有家人来迎接,真的很幸福。”

    白心美艳的脸越发濯濯,在此刻别墅的灯光之下,明亮又娇艳。

    这林总笑眯眯地俯身看着白心,眨了眨眼睛,转头看着白曦。

    “我白天见过冷总和林总了。”

    白心一愣,诧异地扫过两个安静下来的男人。

    冷展眯着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白曦乖乖的小模样儿。

    “没错,因为白天见过白曦,我和阿展知道白曦是白总的妹妹,所以才会想要上门拜访。”林总笑眯眯地看着白曦,伸出修长的手递给白曦说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随,这位是冷氏的总裁冷展,想必你也认识了。”

    他虚虚地将修长的手指搭在有些茫然的女孩子的指尖儿握了握,之后笑眯眯转头对沉默上前的冷展说道,“展哥,该你了。对可爱的女孩子,要温柔绅士点。”

    “看在你给她签过名。”他继续笑眯眯地说道,“这都是缘分。”

    “冷总,你想握手么?”看见冷展站在自己面前不说话,白曦试探地问道。

    她把自己的小爪子抬起来。

    男人飞快地握住她的小手。

    大手将这有些微冷的小手整个握在手中,握紧,很久之后,白曦抬头,嘴角抽搐了一下。

    “握完了么?”

    冷展慢慢地放开了自己的手。

    “原来是这样。”白心皱眉,觉得林随这话叫自己有点不安。

    白天看见了白曦,所以晚上就上门拜访。

    怪不得,她们公司和冷氏集团的这个合作案,一直都是一位副总在和自己负责,她也只不过是在签约的时候见过冷展和林随。

    可是下班的时候,她却看见冷展冷冷地站在自己在冷氏的林氏办公室前,这样英俊高大,身家雄厚仿佛是国王一样的男人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前,白心都以为这是冷总对自己不满了呢,谁知道随后而来的林副总就跟她说,他们都已经是合作伙伴了,应该去上门拜访一下,大家交流一下感情。

    那个时候她觉得冷总和林总真是特别和善,现在看起来……白心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妹妹往身边揽了揽,露出一个礼貌不失拒绝的微笑。

    虽然冷氏是他们的大客户,可是也没有说叫她拿妹妹来换的道理。

    而且……不是说冷总和林总之间……是那个什么关系么?

    据说为了冷总,林总甚至都没有接手自己家族的生意,跑来给冷总当牛做马了。

    白心沉默了一下。

    林随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冷,不知怎么就笑不出来了。

    “去叫人做饭吧。”白心拍了拍白曦的小脑袋说道。

    虽然他们家这点儿狗屁破事儿恐怕在咖啡厅叫人听了个全套的,不过白曦也没有在这两个外人的面前叫白心难受的道理,点头就去了厨房。

    她在厨房交待了一下做饭的佣人,这才转身回了客厅,就看见此刻客厅里白心正在招待冷展和林随,远处,胡母正瑟瑟缩缩,有些不安地看着。

    白心美艳,健谈,神采飞扬,和冷展林随这两个明显是气势不凡的男人坐在一块儿,看起来赏心悦目,也叫人觉得……有些担心。

    胡母是真的很担心地看着白心和林随在谈笑,她觉得白心这个儿媳妇儿什么都好,就是不像是那些本分的女孩子一样嫁人之后就一心一意地只围着自己的丈夫转,有些不安于室的样子。

    这样英俊逼人,又充满了精英气场,还西装革履浑身都充斥着奢华内敛风范的男人,是白心可以这样随意地谈笑的么?这要是叫人看见,难道不会误会么?都是已经结婚的人了,也该知道避嫌了。

    如果说前些年夫妻俩需要打拼,那胡母见到白心总是和这些商场上的男人来往也就不说什么。

    可是如今家里的公司都已经迈入正轨,胡白一个人就可以撑住,白心为什么还不回归家庭呢?

    只是白心一向有些强势,胡母是不敢说她的,可是又不放心单独放白心和这两个男人在客厅里,所以就犹犹豫豫地躲在客厅边缘的红酒架后打转,遮遮掩掩往里看情况。

    白曦走到胡母的身边停住了一下。

    “小曦啊。”胡母面对白曦的时候就很心虚了。

    她把陈琳琳给叫到家里来,正好儿被白曦撞破,白曦从那之后就没理过她。她是个软弱的女人,白曦冷了脸,她就变得小心翼翼,多了几分讨好。

    白曦挑眉看着她,微笑起来。

    “自惭形秽了吧?”看见胡母茫然地看着自己,白曦施施然地绕着自己肩膀上的黑发不屑地说道,“看见这么多比姓胡的优秀一百倍的男人,觉得有危机了是吧?觉得自己儿子配不上我姐了是吧?”

    她站在架子的后面欣赏地看着自己神采飞扬,脸上充满自信的姐姐,满足地说道,“看来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不过我觉得你想对了。姓胡的的确高攀了我姐,他吧,也就配陈琳琳那样的货色了。”

    胡母:……

    零零发:……垃圾狸猫两个世界不见,有一种已经上天了的飞升感。

    胡母却已经气得手都发抖了。

    她是很软弱,可是不代表没有脾气,特别是白曦这样骂自己儿子的。

    “别生气呀,我这不是祝福姓胡的和陈琳琳么。难道要我说你儿子瞎了眼,你也瞎了眼,把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当成宝你们才开心呀?”白曦似笑非笑地说道。

    胡母就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一下子就叫白曦给堵住了,说不出话来,气得脸色苍白,呼吸局促。

    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气闷又恼怒,扶着一旁的架子开始大喘气。

    “看看胡总这眼光,看上一个啥啥不行的女人当小三,这把自己亲妈都给气着了。我就说这胡总,外头的大美女千千万,挑哪个不好,偏偏就饥不择食,喜欢一个上不了台面儿的,丢人。”

    白曦就摇头晃脑地说道。

    胡母几乎软了身子,眼底含着眼泪,哪里还顾得上白心和两个英俊的男人谈笑风生,自己都要进医院了。

    白岚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看见白曦笑眯眯地把胡母气得要晕倒,她听到白曦的话顿时就急了,急忙上前扶住胡母,一边谴责地看着白曦有些责备地说道,“小曦,你怎么能对阿姨说这样的话!你不要再在家里添乱了,难道非要闹得家里一团乱,你才开……”她觉得白曦这简直就是在闹事,是想叫这个幸福的家庭都散掉,正要继续谴责,却见面前的妹妹脸色顿时变了。

    白曦沉着脸看着这个还在自己面前叽叽歪歪的姐姐。

    她莫名心里生出一种戾气,随手抓过放在手边的玻璃杯,扬手,把一杯冷水都泼在了白岚的脸上!

    “啊!”白岚只觉得脸上一冷,被冷水从头泼到脚,滴滴答答发丝脸上都在滴水,狼狈不堪,透过了模糊自己目光的水珠,震惊地看着白曦。

    “早就想怎么干了!不要脸的白眼狼,下次再叫我听见这种话,我泼你浓硫酸!”白曦啪地一声把水杯往边上的架子上一放,看着白岚压低了声音冷冷说道,“也不看看是谁把你养大的。姓胡的敢包小三,鬼还和他是一家人!这老太婆当初躺在床上病得要升天的时候,她怎么不说是我姐拼命赚钱把她送到最好的医院去看病的呢?现在觉得我姐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了,从前没钱的时候怎么屁都不放一个?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货色,看起来委委屈屈,都是你们有理,披着人皮不干人事儿,怎么着,就你们都是善良纯洁的,你们都是对的,别人都是坏蛋是呗?”

    白曦的眼神叫白岚瑟缩了一下。

    妹妹太凶残,做姐姐的很害怕的。

    “小曦,你,你不怕大姐……”

    “你闹吧,我就不怕叫姐知道。叫姐看清你的嘴脸,叫她知道你是个偏心小三畜生一家的白眼狼!我说,你是不是也当小三了?不然怎么这么同情小三,和她有共同语言啊?”

    白岚被白曦气得直哭。

    “嗯?”白心正说着自己未来的合作计划,试图和冷总在这难得的机会里多多发展日后的合作,听见客厅的角落的红酒架之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不由皱了皱眉,疑惑地看向那里。

    林总已经捂着嘴低头笑了,冷展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这个计划不错,你可以详细点。”他一开口,涉及的就是巨额的资金合作,白心的精神一振,发现自己不知道说对了什么竟然打动了这位一向冷心冷肺的冷总。

    她曾经在有数的场合表达自己想要和冷氏长期发展的希望,可是冷氏的合作意向一直都叫她摸不透,冷展也从来都没有耐心听过她后续的一些计划。

    毕竟,想要和冷氏合作的公司千千万,她也只不过是其中条件不是非常突出的那一个。

    能和冷氏合作一次,就已经是她耗费心血的结果了。

    没有想到冷展竟然有了想要继续发展合作的意思,白心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喜悦。

    如果能和冷氏保持长期合作,那公司几乎不需要再担心任何事。

    哪怕所有的客户都没有了,可是只要冷氏一个集团,就已经能叫他们的公司稳稳当当地走下去。

    “多谢冷总给我这个机会,那么,我详细说一下公司之后的计划……”

    白心开始详细地说明自己公司的优点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冷展沉默地靠在沙发里听着,倒是林随,挑眉看了突然开口的冷展。

    他戏谑地对冷展眨了眨眼睛,微微抬了抬下颚冲着红酒架之后使眼色,脸上带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些傲慢的黑发男人没有理睬他。

    他眼角的余光,落在红酒架后面,看见胡母低低地哭着,拿白曦一副完全没有办法的样子扶着白岚去换衣服去了,就看见黑发小姑娘心满意足地绕过红酒架走进厨房,一会儿又端了个托盘走过来。

    她把两杯咖啡放在冷展和林随的面前,可是端给白心的却是一碗冰糖燕窝。

    白心皱眉看了一眼,并不是对白曦给自己拿燕窝叫外人看了失礼,而是在家里,一向只有胡母吃燕窝的。

    白曦和白岚正年轻,不需要这样的滋补,她在外忙,也不时常回家,因此也不叫家里预备自己的那一份。

    只有身体需要调养的胡母,才会每天都喝一碗冰糖燕窝。

    现在这碗燕窝给她端来了,那胡母怎么办?

    白心虽然觉得妹妹的举动有些怪,可是她一向都觉得妹妹不会刻意去做什么会伤害别人的事,这突然抢了胡母的燕窝给自己喝……

    一定是胡母的错。

    她欺负自己的妹妹了?

    脸色有些不好看,白心压着心里的不悦,等着回头把客人送走了再好好儿问问白曦是不是被胡母欺负了,抬手柔软地看了白曦一眼,拿了燕窝吃了。

    滋润清甜的燕窝入口,白心觉得今天在外头讲话一天变得干燥又发疼的喉咙都舒服多了。

    “白总,今天很晚了,这份发展计划,明天你来我办公室说?”林随不着痕迹地扫过白心微微露出几分艰难的表情,突然笑眯眯地说道,“还是先吃饭?总不能怠慢了我和展哥两个客人在这儿喝咖啡饿肚子是不是?”他一副笑嘻嘻很随便的样子,不过白心一点都不敢小看他,闻言笑着点头说道,“林总既然这样说,那明天我会做出一份详细的计划案,希望得到林总的指点。”

    林随看着她露出几分欣赏。

    冷展有些不悦地坐在一旁看着白曦没吃燕窝。

    她就看着她姐吃了。

    这么有钱的公司,都不知道怎么养妹妹?

    他看得白曦都坐立不安了,白曦抬眼,看了这位签名狂魔一眼。

    签名狂魔的目光从她身上转移,慢慢落在她一旁的一个杂志架子上。

    白曦看了一眼,突然面如土色!

    就……七八本封面都是各种冷总的脸……

    “那个什么……”她正想说点儿什么,却听见英俊又有些傲然的男人开口,冷冷地说道,“你很贪心。”

    白曦:“……”

    见小姑娘因为暴露崇拜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冷总冷哼了一声,拿出自己的签字笔,取过了那七八本有着自己照片的杂志,飞快地签名。

    “下不为例。”他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