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7.初恋(二)

207.初恋(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顺着这笑声看了对面一眼。

    一个西装革履, 却歪歪斜斜, 领带都歪歪的男人靠在座位里闷着头偷笑。

    看那笑的……

    就跟偷了油的那啥啥似的。

    因为这男人的一声笑, 陈琳琳已经羞愧得不能抬头了。

    “你还想说什么么?”白曦才不觉得丢人呢。

    小三都不觉得丢人,她就更不会了。

    她还觉得自己很善良。

    “我说,你可别说我欺负你了啊。就你这样儿的,我现在没一咖啡泼你一脸就很客气了, 你该知道感恩,明白么?”

    白曦就觉得自己目前的性格很有趣了, 至少不需要伪装善良什么的,她喝了一口这咖啡,觉得苦了吧唧的还不如苹果汁呢,扬起自己尖尖的下颚傲慢地对陈琳琳继续说道, “不过咖啡比你值钱多了。至少我想要杯咖啡, 我得上门来拿钱才能喝到。可是你,你不就是个送上门给人吃的么?”

    “小曦!”这说得太粗俗了,白岚在一旁听得也抬不起头。

    她不明白,为什么白曦要把这件事搞成这样难看。

    难道这咖啡厅里都很体面的人听到这些,会觉得白曦很好么?

    不也会笑话白曦么?

    “我说白岚,你已经是第几次打断我了?”白曦不客气地回头问道,“姐姐亲还是小三亲?你管她叫姐姐算了!”

    不现在叫破这两个的奸情,以后胡白就要把脏水都泼到白心的头上, 自己成了情深义重的受害者。

    “我只是觉得你很丢脸!而且, 而且琳琳姐……”

    “她是你屁个姐姐!”白曦顿时就站起来高声道。

    她看起来手里这杯咖啡不能泼到小三身上, 反倒是要泼她姐姐身上去。

    “你怎么这样没有礼貌?!琳琳姐难道还不够惨么?更何况, 但凡大姐对姐夫有一点关心,不要每天总是忙着工作,姐夫也不会……”

    “对一个第三者,难道我还要客客气气对她说,欢迎来插足我姐姐的家庭么?那也行。白岚,你既然这么同情这样的货色,我知道了,这天底下你最善良了。以后你也嫁这么个婚后出轨的王八蛋,你千万得原谅小三儿,然后把她接回去当亲妈供着。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是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白曦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座位上,用一种自己似乎很没有道理的目光厌烦看着自己的白岚。

    “你有什么资格怪大姐?不忙着工作,你早喝西北风去了。更何况大姐工作忙,难道一定还要关心姓胡的?他没断奶啊?妻子在外头玩儿命工作,他做丈夫的也没有关心妻子啊!夫妻都是相互的,他怎么不说他自己也没做到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一切呢?只知道把一切都推女人身上去,这姓胡的越来越无耻了啊。”

    她到了最后连姐夫都不愿意叫了,白岚虽然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可是也忍不了自己妹妹这样总是很尖酸刻薄的样子了。

    “不管怎么说,凡事都要讲道理,你这样就是你的不对。”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站起来,失望地看着妹妹。

    “小曦,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岚小姐,你不要为了我吵架。”陈琳琳急忙站起来有些不安地说道。

    她含着眼泪看着斜眼看着自己的白曦。

    “小曦小姐,你真的误会了。我和胡总在一起,真的……”她哽咽了一下,晶莹的眼泪沿着雪白清丽的脸颊落下去,带着几分哀愁与伤心地说道,“真的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们的姐姐。可是爱情是无法用心来控制的。更何况,我和胡总的感情发生在他们婚姻之前,你们的姐姐才是后来者。”她捂着嘴哭着说道,“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变故,现在和胡总在一起的也是我呀……”

    如果那时,他们不因贫困而被迫分离,如今成为神仙眷侣的,本该是她和胡白才对。

    美好温暖的家庭还有英俊多金,深爱自己的初恋,都本应该是她的才对。

    她没有抢走别人的东西,而是……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赢得的爱情。

    “你可别这么说。”白曦真是开眼界了,怪不得陈琳琳最后能顺顺利利嫁给胡白呢,这颠倒黑白隐藏在她的泪眼之下真的叫人无话可说。

    她嗤笑了一声,摸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挑眉问道,“我姐姐是后来者?我问你,我姐姐和姓胡的认识的时候,你是不是早就结婚了?”见陈琳琳无力地点头,她就笑了笑挑眉问道,“所以你嫁给有钱人,还想叫你初恋为了你一辈子不结婚啊?这世上没有这个道理。我大姐又没有抢了你男人,凭什么说她是后来者?”

    看着陈琳琳那战战兢兢的样子,白曦垂了垂眼睛。

    “你也别找我们谈判,我实话告诉你,你和姓胡的这么恶心,都跑人家家里去了,这么不要脸,我觉得我应该曝光你一下。”

    “什,什么?!”陈琳琳震惊地看着她。

    白曦笑眯眯地对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知道什么叫录像功德么?”

    美丽柔弱的女人惊呆了。

    这年头儿,只知道风花雪月真爱的痴男怨女们,哪儿知道世上还有一种叫录像的神操作啊。

    “方才你承认自己跟姓胡的是狗男女的事儿,我都录下来了。不想被传到晚上去当个网红,陈小姐,你以后得明白道理。”

    白曦随手把手机揣在口袋里,看着几乎不能置信,一双泪眼都瞪大了的美丽女人笑眯眯地说道,“还有,今天我跟你谈判的事儿,你也别跟你家胡总说得太详细了,免得胡总为你担心呀。这小三吧,就是给人放松心情的,你叫胡总的心情变坏了,你还有什么值得胡总喜欢的呢?”

    白曦难得这么能说话,觉得自己身心通畅。

    白曦:“要不咋都称我们大狸猫是战斗种族呢。”

    零零发缩头缩脑,有些疲倦:“哦。”

    白曦:“似乎你回来之后不大热情。”

    零零发挤出一个笑容:“你好棒棒哦。”这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白曦顿时觉得垃圾系统比灵灵八对自己敷衍多了。

    “你可以滚了。还有,别轻易消失啊,好好儿当你的小三儿。我也实话告诉你,这种男人我大姐还不乐意要呢,你有的是机会上位当正牌的胡太太。只是只有我大姐甩姓胡的,没有姓胡的甩我大姐的道理。如果你劝不住姓胡的,你照样以后当网红。”

    白曦拍了拍自己的口袋,看见陈琳琳一下子虚弱地坐在了座位里梨花带雨,恶心地哼了一声随手掏出一张卡来递给一旁嘴角抽搐的服务生。

    “买单。就买我这两杯。小三的叫她自己买。”白曦可不会傻大方把自己的钱给小三买咖啡。

    当然,小三花的也是胡总的钱。

    她没有兴趣和陈琳琳再说点儿什么。

    叫她说,这样的女人也没什么水平,还是胡白更恶心,更坏。

    造成原主和白心一切悲剧的,不正是胡白的狠心么?

    能将陪着自己打拼出这样一份家业的妻子毫无半点心软地打入地狱,胡白才是最应该下地狱的那个人。

    白曦的眼角冰冷的起来,不怀好意地扫过陈琳琳的衣服。

    胡白……当初把原主衣服叫人都扒干净丢在人来人往的婚礼外面的草地上,他觉得很痛快,可是有没有想过那对一个花季女孩子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和屈辱?

    她甚至还没有谈过恋爱……

    闭了闭眼,白曦走过了陈琳琳的身边。

    “小曦小姐,求你,求你饶了我吧。”陈琳琳可怜地央求。

    “我饶了你?不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么?”白曦甩开了她的手就走。

    她走过方才发笑的那个男人的时候,就见那里正坐着两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一个正在头也不抬地看着一份商业杂志,杂志封面上是有着和他一样面孔的英俊的男人的脸。

    白曦诧异地看了那男人一眼,就觉得这咖啡厅果然是有钱人喜欢来的地方,这随随便便的一桌竟然都是能给金融杂志当封面的商场精英的顾客。她大概看得时间很久,那正皱眉看着杂志的男人冷冷抬头看了白曦一眼,似乎有些被打搅的不悦。

    白曦有些尴尬。

    “你要签名?”那男人皱眉问道。

    “哈?”白曦惊呆了。

    签名?

    男人有些不悦地看着这个打搅了自己的黑发女孩子。

    他懒得和这些总是偷偷躲在角落里你推我我推你最后傻笑紧张地偷觑自己想要得到自己签名的崇拜者计较,只想要安静。

    从衣袋里拿出一只签字笔,他不耐地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地写在了封面上,递给白曦。

    白曦:“……”

    零零发:“还不接下来?”

    白曦:“为什么?”

    零零发深沉脸:“因为他帅!”

    白曦觉得这真是个操蛋的理由。

    不过,似乎这男人一副不接了自己签名不让走的意思,白曦沉默着接过这份签名,看了看这上面线条流畅的名字。

    白曦:“这写的是什么字儿?”

    零零发也不认识,因此抬头看天,仿佛沉浸在了从局子里出来后第一场蓝蓝的天空之中思考统生奥妙。

    白曦就发现垃圾系统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只叹狸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系统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倒霉缺点,还是把杂志卷起来,对那男人微笑说道,“谢谢你。”她垂头看了看杂志上的名字,实在是没有看出这是什么姓氏来,就客气地说道,“先生。”

    她大姐白心就在商场上打拼,因此,白曦一贯养成了绝不给自家大姐找麻烦添仇人的习惯。

    这样能够登上杂志封面的男人,自然也是商场中的强悍人物,一旦得罪,倒霉的不还是白心么?

    英俊傲慢的男人抿紧了自己的嘴唇,冷冷地看着白曦手里的签名杂志。

    白曦莫名其妙。

    “您想再签个名么?”她试探地问道。

    没想到这商场精英是个签名狂魔。

    看起来这从前没人找他签名憋坏了吧?遇到一只善良的狸猫,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和笔了。

    男人继续沉默,黑色的眼睛里暗潮汹涌。

    对面,刚刚发出笑声的歪歪斜斜靠在座位上感兴趣地看着白曦的男人闷笑递过来另一本杂志。

    白曦就觉得签名狂魔有点厉害了。

    这是另一杯和她手上完全不同的金融杂志,可是封面人物依旧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必须不是普通的精英分子了。

    所以,她等待签名的笑容更加礼貌了。

    男人的脸色有点发黑,抬头看了白曦一眼,垂目再一次签名,递给白曦。

    “你还要第三本么?”年轻一些的男人笑嘻嘻在白曦的身边问道。

    白曦客气地道谢,并且含蓄地拒绝。

    “贪多嚼不烂。这两本已经足够我回味。”

    她就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年轻男人笑得趴在咖啡桌上爬不起来。

    “我……说了什么叫人觉得可笑的话么?”

    “没有。”签名狂魔冷冷地说道。

    “那打搅了。还有,谢谢您的签名。”白曦唯恐签名狂魔再塞给自己第三本,转身就要走。

    她转身的瞬间,被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猛地握住了自己纤细的手腕。

    白曦有些不快地转头,却看见那个黑发男人正抿着嘴角冷冷地看着自己,他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

    “冷展。”他递给白曦。

    白曦依旧礼貌地接过,看起来和方才恐吓小三的完全不是一个姑娘。

    “我没有名片,真是失礼了。”她又客气地点了点头,动了动自己被攥得死紧的手腕,示意这位封面精英赶紧撒开自己的手,这位名叫冷展的男人慢慢地放开手,看着白曦转身毫不留恋地就出了咖啡厅。

    白曦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随手把名片揣进兜里,就听见身后传来白岚的呼唤声。她没有搭理这姐姐,抬脚就钻进了外面停着的家里的车里。

    “小曦,你怎么不等等我?”白岚也跟进车里。

    “我以为你要和陈琳琳姐妹情深呢。”白曦漫不经心地翻看手里的两本金融杂志。

    她现在在读大学,不过因为成绩一般,所以专业和学校都很一般,看这样明显很专业,信息量很大的金融杂志,就最多看点儿照片了。

    她看见了方才那男人的报道,往下看了看。

    之后白曦就很庆幸自己没有对这男人失礼了。

    这是她姐公司的大客户,冷氏集团的掌舵人呐。

    看着两本金融杂志上统一的齐刷刷的赞美还有对他的歌功颂德,白曦觉得那肉麻的吹捧叫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她看着一旁冷展的商业经历,看着那一连串的辉煌的战绩也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确是有令人吹捧的实力的。只不过这位冷先生明显是一个看起来冷漠,实则内心戏很丰富的男人,这么爱签名的男人真的是不多见了。

    随手把金融杂志给放在座位里,白曦就开始打电话。

    “你要做什么?!”白岚看见白曦在打电话,急忙压住她的手问道。

    “给大姐打电话啊。”白曦莫名其妙,“她老公出轨,难道叫她当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不能这么做!”白岚的脸顿时白了。

    她一向是温柔又懂事的,比总是很叛逆的白曦要讨喜一百倍,此刻红着眼眶,幸亏是在车里,不然一定会被人觉得白曦欺负了自己的姐姐。

    白曦沉默地看着她。

    “如果你告诉大姐,那大姐一定会和姐夫离婚的!”白岚美丽的脸上露出几分央求来,对白曦诚恳地说道,“小曦,你不要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好不好?难道一定要害得大姐离婚你才心里高兴么?姐夫那里……琳琳姐也说了,没有想过破坏大姐的家庭,她不要求婚姻。姐夫还可以和大姐幸福地在一块儿的。你为什么要破坏这一切呢?大姐好不容易和姐夫走到今天,你为什么……”

    “不管大姐做出什么决定,要不要原谅,是离婚还是继续维持婚姻,她都有知情权。白岚,你真是自以为是,而且叫人恶心。”

    “恶心?!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姐姐?!”

    “自己的姐姐被男人辜负的时候,你还能偏心第三者还有出轨贱男,你说你不恶心么?你口口声声都是陈琳琳可怜,可是你想没想过大姐可怜不可怜?”

    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了手里的手机,看着白岚平静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大姐今天和冷氏要开商业会议……也行,晚上我再告诉她。”

    “你一定要这么做么?”白岚痛心疾首地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妹。

    白曦笑了起来。

    “对。我不仅要告诉大姐姓胡的出轨,我还要告诉大姐以后少孝顺那倒霉婆婆。把儿子的小三给接回家里来……还孝顺个屁。”

    这种愤怒的心情,在白曦回到家里,理都没有理睬担心不已想要问问自己把陈琳琳怎么样了的胡母后,一直到了晚上,白心从公司回家。

    “大姐!”白曦等了很久了,看见美貌年轻的女人走进门,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扭来扭去,“我想你了。”

    她正全心全意地撒娇,猛地听到自己的身边,又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噗呲”的笑声。

    黑发少女沉默了一下,默默从自家大姐很有料的怀抱里抬出头,就看见白天里那个在咖啡厅笑得趴桌的英俊男人正捂着嘴靠在一旁笑得乱抖。

    他的身边站着另一个英俊的,带着几分傲慢居高临下看住自己的男人。

    哦。

    签名狂魔也来了。

    白天刚见过,晚上就又见面。

    这不是……追到她家要给她签名的节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