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6.初恋(一)

206.初恋(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的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嘲讽脸。

    很符合叛逆又中二的少女形象了。

    一旁, 和她坐在一起的女孩子不由小小地, 紧张地拉了拉她的衣摆。

    “小曦,还是,还是不要这样说吧。琳琳姐也挺可怜的。”少女和白曦看起来长得很像,只是与白曦有些尖锐的气势不同,她看起来更加柔和善良,一双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同情, 对对面的那个捂住了脸哭了出来的女人小声和白曦说道,“琳琳姐这些年过得也不好, 你何必这样刻薄呢?而且,我觉得……”她刚刚说到这里,正对上白曦一双冰冷的眼睛,顿时不敢说话了。

    “你再说话别怪我抽你。”白曦对自己身边的姐姐白岚冷冷地说道。

    “小曦……”

    “闭嘴!”白曦就很不耐烦了。

    更叫她不耐烦的是, 自家系统竟然还不出场。

    鉴于这已经是经过了两个世界,自家零零发也应该回归了,白曦就多了几分容忍。

    ……在和灵灵八搭档之后, 虽然灵灵八非常专业, 不过说实话……此系统过于严谨严肃, 磨合起来比较困难。

    她正带着几分紧张,就听见了怯生生的“嘤……”的一声。

    一颗光团颤巍巍,缩头缩脑地飘出来,看见白曦正充满期待地等待自己, 顿时感受到了深深的温暖。

    真是想不到, 有一天从局子里出来, 竟然都能在垃圾狸猫身上感受到温暖。

    可见局子里是多么残酷冰冷,阴冷无情的地方!

    “那个什么,你还好吧、”虽然很想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不过白曦还是很关切地问候了系统一声。零零发一顿,继而趴在白曦的肩膀嚎啕大哭,哭着控诉道,“怎么可能好!你不知道那局子里,都,都……连肥皂我都不敢捡啊!”

    它哭得就很真情实感了,小光团揪着白曦的头发哭着闹着,“这杀千刀的,叫本统知道是哪个在后面搞鬼,我非,我非……”光团狰狞了一下。

    “那你是真的收钱了?”白曦急忙问道。

    零零发冷笑了一声,格外冷酷。

    “做系统的不收钱,你以为我们都是为爱发电啊?!”

    “……”白曦就觉得吧,零零发进去得不冤。

    只关两个世界都是便宜它了。

    白曦:“……嗯。”

    零零发冷哼了一声:“我听说是灵灵八负责接待你,你没有背叛我吧?”

    白曦突然觉得这垃圾系统还应该继续在局子里蹲个十七八个世界的。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在此系统十分可怜的份儿上,默默地隐忍着。

    在此刻,她就很想念灵灵八了。

    和垃圾零零发比起来,灵灵八简直就是天使!

    零零发紧张地抖了抖光团,观察这垃圾狸猫是不是有爬墙的嫌疑。

    白曦:“对了,你到底收了谁的钱?”

    零零发突然不吭声了。

    零零发:“就,就随便收收。”这显然是有点儿小黑/幕的意思,白曦眯了眯眼睛,觉得这垃圾系统浑身都充满叫人怀疑的地方,只是看在它受惊过度,还是决定慢慢儿来,很有心计地岔开了话题问道,“你回来了,灵灵八呢?”

    零零发顿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我就在你身边,你还想着别的系统?!”

    白曦沉默地仰头看天。

    也不知道现在立刻举报这垃圾系统,会不会叫它继续滚回局子里蹲着。

    在白曦的隐隐威胁的沉默里,尚在观察期的零零发觉得很伤心了,哽咽了一声哀怨地哭泣:“我就知道,你就是一只见异思迁的垃圾狸猫。”它趴在白曦的肩膀上哭泣了一会儿,这才抽抽搭搭:“那小子正在天道报告自己最近的工作行程,很快还会来陪你。”

    它看起来委屈得不行,哪怕白曦见异思迁,可是看见它都因为灵灵八还要跟着自己,都不忍心说什么了,短促地应了一声,没有问灵灵八为什么会来自己的世界。

    零零发屏住呼吸一会儿,松了一口气。

    那个什么……如果叫垃圾狸猫知道,灵灵八是过来监督自己这个系统届坏分子的,那这狸猫还不笑得连毛儿都要爆炸了?

    它不敢多说,急忙把世界的资料传入了白曦的脑海里。

    白曦就很郁闷了。

    这个世界的深刻爱情其实和白曦不大,与其说是爱情里的女配,不如直接说是炮灰。

    面前坐着的这个名叫陈琳琳的女人和白曦的关系非常的简单,白曦的姐姐白心嫁给了穷小子胡白,在自己心爱的男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嫁给他,两个人白手起家,从最艰难的只有夫妻彼此作伴中慢慢地赚钱,最后找到机遇一飞冲天,成为了这个城市的新贵。

    他们联手打拼,在商场之上夫妻档战天下,白心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无论生活是多么艰难困苦,还是现在的生活是多么的劳累,可是都奋战在和丈夫并肩而行的第一线。

    她却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在外打拼赚钱忽略家人的女人。

    在商场上,她是被很多商场的老狐狸都看好的年轻的后辈,是很多人眼中的女强人。

    可是在家里,她却非常温和,对两个妹妹白曦和白岚都很疼爱,并且还很孝顺胡白的寡母胡母,努力做一个好姐姐,好儿媳,甚至努力在做一个好妻子。

    她在外的时候无论夫妻之间有什么样的争执,都会给丈夫留面子,然后回到家里再彼此将那些需要争执的事说清。

    可是或许是生活上多年的艰难和拼搏,白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有些强势的女人。

    她美貌大方,在商场上艳光四射,并且因为胡白有一点傲气,在外的时候,还要比胡白伶俐。

    她做得很好,可是胡白却觉得她太好了一点,叫自己有些疲倦。他当然知道她是自己的糟糠,是和自己没日没夜地拼搏的妻子,可是看着白心在商场上游刃有余,在他的身边的时候,那些商场上的朋友或是对手并不仅仅是将白心当做胡白的妻子,胡白还是觉得有些遗憾的。

    他希望保护自己的妻子,在妻子的面前是个可以被依靠的人,可是妻子的强势还有坚强,却叫他从未见过妻子疲惫无助的表情。

    正在这个时候,曾经的初恋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们当年是学生时代的校花校草,曾经有过无数的甜蜜的生活,可是象牙塔内的爱情并不能在残酷的现实之中开花结果。

    大学毕业,当他和陈琳琳找不到高薪的工作,当他的母亲患了重病没钱治疗,他们不得不含泪分手。

    他眼睁睁地看着陈琳琳嫁给了大学时代一直在追求她的富二代,而自己遇到了开朗的白心,最后两个人结婚。

    胡白本以为自己和陈琳琳不再会有交集,可是没有想到在一个雪天却又见到了她。

    曾经美丽柔情的女孩子变得那样狼狈,她穿着很单薄的外套,躲在雪地里瑟瑟发抖,可怜得叫人想要落泪。

    那是他们的重逢,而那个时候,他不再是曾经一无所有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孩子走向别人的穷小子,而她,却已经改变了曾经的模样。

    他那个时候才知道她已经和丈夫离婚。

    她自诩清高,一直还把自己当做被人追求的小仙女儿,可是丈夫却更希望她能够回归到菜米油盐的生活里,不要每天看着一棵草一只爬过去的蚂蚁就默默含泪觉得自己看见了时光的凋谢什么的,而是陪着自己多在外应酬,多和那些酒会上遇到的人虚伪地寒暄交往,做称职的未来的公司的女主人。她觉得这很庸俗,也很虚伪,更何况丈夫并不是她真心喜欢的人。

    她每天都坐在别墅里的花园里,安逸地享受生活,然后把自己困在曾经的美好里。

    直到有一天丈夫不耐烦地提出离婚,并且光速把她扫地出门,又去相亲和另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小姐结婚,把她想要回头的路全部堵死。

    她一无所有地被赶出家门,然后父亲母亲觉得她很丢人不肯接纳她,她几乎失去了一切。

    在这个时候她和自己的初恋重逢,他依旧是自己记忆里的样子,而且……他现在是商场新贵,很有钱,再也不会叫他们曾经因为没有钱就失去爱情。

    旧情复燃的那一刻,两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感动,并且将一切都遗忘。

    无论是白心还是婚姻与家庭,胡白都抛在了脑后。

    这件事白心并不是第一个知情,因为这个时候,她正在和城中首富冷氏开展合作案。

    这是一份耗费了白心一整年的心血才被接纳的合作案,虽然胡白和白心的公司现在已经在商场上赫赫有名,可是却和冷氏完全不能相提并论,那是商场之中的巨头,一份合作案就可以叫白心的公司有一个巨大的飞升。她很在意这份合作案,因此,无论是什么问题都亲自上阵,带着自己的团队在认真地,努力把合作案做好以求和冷氏之间的合作能够更顺利地达成,并且日后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她忙得连家都不能回,当然也忽略了自己的丈夫。

    胡母第一个知道,她是个优柔寡断的女人,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是被儿媳照顾才把身体养得很健康,可是看着儿子明亮起来的脸,她犹豫了,最后慢慢地接受了陈琳琳。

    她甚至为了叫儿子更幸福,把陈琳琳给请到自己的家里来做客,代表自己接纳陈琳琳的存在。

    胡白当然很高兴,可是留在家里的白曦白岚姐妹看出了端倪。

    今天,就是原主来找陈琳琳谈判的。

    她准备叫陈琳琳滚蛋,并且准备回头就告诉自己的大姐,叫胡白也滚蛋。

    原主的父母早年因为车祸过世,她和白岚都是被白心从小带到大,甚至为了养活白曦和白岚,白心这做姐姐的初中毕业之后就不再念书,然后把自己的两个妹妹供上了大学。她是憧憬着那个自己错过的美好的校园的,所以,她挑选丈夫的时候对身为大学生的胡白充满了好感,并且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自己心目中的才子。

    他们一直以来也的确非常幸福,虽然白心之前耽误了学业,可是她在商场上打拼的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努力充实自己,自己重新报考了学校,拿到了文凭。

    她甚至学会了两门外语,并且熟练地应用,得到了国外合作伙伴的称赞。

    这是一个很努力的女人。

    可是再努力的女人也扛不住真爱。

    原主和陈琳琳本来就会在这场谈判里发生冲突,陈琳琳受到了羞辱消失在了胡白的眼前,胡白气急败坏,将这一切都迁怒到白心姐妹身上。

    他虽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可是却很有心机,就算再想去寻找自己的爱人,可是也知道一旦和白心离婚,就会面临巨大的财产的分割。

    他默默地忍耐,并且把涉世未深的原主和白岚劝说住没有立刻将自己出轨的事告诉白心,然后开始一系列的计划。

    他们的公司突然发生了很严重的质量事故,并且延迟了给合作方的交货时间,面临着巨额的违约金的赔偿问题。

    在这个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胡白却突然叫人散布白心和商场上的合作伙伴有身体交易的传闻。

    白心是个美貌年轻的女人,这在商场上本来就并不多见,并且她的确非常成功,并且因为自己严谨的工作态度得到很多赞赏。可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这些称赞还有那些大笔看在白心的面子上才得的的订单,都成为白心无耻地用身体换取资源的罪证。

    最后的白心在商场上身败名裂,并且因为要对违约金的事故负责,不得不引咎辞职,然后在胡白痛心疾首里无论怎么解释自己的清白都无济于事,不得不和他离婚。

    她的名声坏了,带着这些钱黯然远走。

    胡白拥有了整个公司,然后娶回了自己心爱的爱人,两个人幸福地度过一生。

    他对白心很冷酷无情,甚至很决绝没有半分余地,可是他对自己的初恋却很好很好。

    这或许就是这个世界里被人称赞的……辜负这世上的一切只为你这种所谓的深情。

    而原主在发现胡白欺骗了自己和她的姐姐,白心甚至已经无法在这个城市立足之后,本来就是冲动的,年轻气盛的女孩子,因此想要去讨一个公道。

    她在胡白和陈琳琳婚礼的时候冲进去,给了陈琳琳一个耳光骂她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

    这样伤害自己爱人的死丫头,胡总怎么会放过她呢?

    他冷酷地叫人把叫骂的原主给拖出了自己婚礼的现场,并且叫人把她扒光衣服丢在外面的场地上。

    原主扒光了陈琳琳的面子,他就扒光她的衣服。

    原主因此自杀,而白心抱着自己的妹妹从高楼上跳下来的尸体失声痛哭,她为了妹妹想要报复这两个伤害了妹妹的人,却被胡白最后丢进了监狱。

    白曦面无表情地浏览了所有的故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沉默地看着眼眶红肿,楚楚动人的陈琳琳。

    和美艳大方,明朗爽快的白心不同,陈琳琳柔弱清丽,又憔悴又可怜,叫人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保护欲来。

    零零发就蹲在白曦的肩膀长吁短叹。

    白曦:“所以功德是……”

    零零发:“白心给的。她从小带着你们姐妹两个过了很苦的日子,就希望和你们有一样遭遇的那些孩子们不要过得就像你们这样,至少……不要和她一样失去能够获取知识的机会。因此你们公司旗下有一个不大的基金,专门会给那些来基金会申请的失去父母的孩子拨款,管理他们的生活费还有学费。所以她得到了很多孩子们的感激。这是就是功德的来源。”

    白曦短促地应了一声。

    她揉了揉眉心,垂头,摸了摸自己垂在肩膀上的一头乌黑的及肩长发,露出几分不耐烦。

    白岚因为被她骂了,也很怕这个妹妹,所以不敢吭声。

    只是她的心里是同情陈琳琳的。

    “小曦……”陈琳琳真的很可怜,昨天白曦没有听到,可是她都听胡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说起陈琳琳的遭遇了,小声说道,“琳琳姐也很可怜的。她现在离了婚,什么都没有了,咱们这样对她,不是叫她去死么?”她抿了抿嘴角想到胡母对自己的那些挖心掏肺的话,压低了声音说道,“更何况,这还是在外面,都是体面的人,你这样大声嚷嚷叫家丑外扬,不是很丢脸么?”

    “一个当小三,一个出轨都不觉得丢脸,我光明正大的受害人,为什么丢脸?白岚,你脑子进水了是吧?”

    白曦拔高了声音,双腿交叠靠在椅子里,露出一个非常叛逆的表情。

    白岚的脸顿时红了。

    “我只是,只是……”

    “小曦小姐,你不要骂小岚小姐吧。我和你们见面没有恶意,只是,也请你对我不要这样刻薄。”陈琳琳纤细的心都觉得受不了了。

    四面八方的目光,都刺激得她的精神,觉得无地自容。

    “你觉得我羞辱你了?”白曦挑眉问道。

    陈琳琳闭了闭眼睛。

    白曦哼了一声,伸手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润了润嗓子。

    “一个小三跑来和原配的家人面前炫耀自己和人家老公的爱情,你这不就是来自取其辱的么?怎么着,你还想叫我感动一下,八抬大轿把你接回去给你胡总当二姨太呀?”

    “姐姐,现在是文明社会,你胡总想这么干,国家和人民都不干啊!”

    白曦一张嘲讽脸从头嘲讽到脚,正看着陈琳琳摇摇欲坠,就听见自己不远处一张咖啡桌旁传来短促的笑声。

    “噗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