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5.特警也有春天(十七)

205.特警也有春天(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行怔怔地看着白曦。

    他动了动嘴角, 却不知道该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

    反而, 有一种巨大的悲痛, 从他的心里涌过。

    仿佛是……失去了什么,又仿佛是错过了什么。

    他的心里疼痛得无法呼吸。

    在白曦转身扑进了韩宁怀里的时候, 他心里生出的不是嫉妒, 而是无比的痛苦

    那是有珍贵的,再也无法回到他手中, 甚至已经从这个世界上都失去了的痛苦。

    他看着白曦的背影,看着她突然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她一眼里的目光, 王行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他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

    真的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我一直都相信你。可是你不明白,太喜欢一个人,就希望自己永远都是她心里最好的。那不是怀疑与顾虑,而是自卑,还有珍稀得不得了,不想叫你看见我任何不好看的样子。”

    他看着白曦的背影慢慢地说话, 似乎想到了自己曾经的那三十年紧绷压抑的生活。他恨每一个人,可是事实却要求他隐藏自己的本性才能在这个社会活下去。他想要成为最好的人, 可是他的真实却告诉他,他永远都和别人不一样。

    他需要伪装才能不被人当做怪物,他的父亲母亲用那样虚伪的样子看着自己, 似乎以为他不会知道, 当初他们在他的身上做了什么。

    他早在母亲的身体里就有了意识, 几乎是讥讽地听着外面那些研究人员把自己当做宝物, 只等自己这个实验成功就能成为科学上的奇迹。

    他努力把自己变成和普通的婴儿一样的样子,然而伪装正常人长大。

    不能杀死这对父亲母亲,他压抑着身体里的本能,终于在压制不住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坏事。

    他已经记不清那个时候浑浑噩噩又黑暗,就在他都以为自己已经无法忍耐想要毁掉一切的时候,看见那个哼哼唧唧抱着血袋躲在医院的一个没人的角落蹭的小姑娘。

    “好吃,好吃呀。”明明看起来会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可是他无声地躲在角落里,看着那个小姑娘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新鲜的血,然后眯着眼睛从怀里摸出一袋……奥利奥,这小姑娘虔诚地把血袋放在自己的腿上,很麻利去去拿饼干,扭开,舔了舔,然后美滋滋地把饼干往血浆里浸了浸,拿出来观察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塞进了自己的小嘴巴含糊地说道,“泡泡。”

    这还是一只挺会享受的小吸血鬼。

    大概已经馋广告上的办法很久了,她美滋滋地把剩下的一样的操作,最后还添自己的手指头。

    王行看着这天真懵懂的小吸血鬼,忍不住无声地笑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看着她的时候都软软的,莫名地感到幸福。

    他并不奇怪在这医院里有异种的存在。

    说句老实话,医院里任职的异种的数量,远远超过任何一个其他的职业。

    他对那些异种无动于衷,可是却喜欢极了这个小东西。

    就像是……阳光,照进了他黑暗焦躁的生命里,叫他舍不得放开手。

    他处心积虑地接近她,然后看着她一无所知,把自己当成一个大好人,一步一步懵懂地走进他的怀里。

    这样好骗,叫他无法撒手。

    叫别人骗走可怎么得了呢?

    他紧张她,珍惜她,然后慢慢地变成深爱,可是爱到最后,却只觉得心生恐惧。看着对自己一无所知的小姑娘,他想到自己曾经做过了很多很多的命案,他和她在一起之后,就对杀人再也没有任何兴趣。那些叫自己发泄的办法,都赶不上她坐在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觉的安宁与平和。他想要和她共度一生,期待他们的未来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叫他恐惧的问题。

    他和她的孩子。

    他变得惶恐,在其他女人的身上实验,在她最好的朋友同族的身上实验,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会叫他真正地失去她。

    她再也回不来了。

    王行突然踉跄了一下。

    韩宁一手护着白曦的肩膀,一手指着王行,垂头亲了亲她白生生的耳朵。

    “她不在了。”白曦小声说道。

    “谁?”韩宁茫然地问道。

    白曦摇了摇头。

    当最后的纠结问了之后,原主的情绪这一次就真的不见了。

    她或许是彻底地放弃,也或许是再也没有遗憾。

    她觉得王行似乎感觉到了,因为他的气息充满了绝望,那不是被自己抛弃的绝望,而是发现自己失去了心爱的女孩子,她再也回不来的绝望。

    “抓住他,给那些无辜的人也要讨回一个公道。”白曦抬头认真地对韩宁说道。

    或许王行对白曦的感情叫她动容,可是这完全不能抹杀王行对那些无辜被害的人做出的罪恶。

    爱情,也不是他用来伤害别人,还有利用别人的借口。

    所谓的苦衷,也只不过是给自己找到的理由。

    韩宁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柔软。

    “好。”他郑重地说道。

    他受了伤,可是却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慢慢握紧了手中的枪械似乎在思考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伸手去制服这个人,却看见斯文英俊的男人猛地摇身一变,变成了两米高漆黑的怪物。

    他径直扑向白曦的方向,就在韩宁猛地揽着白曦避开他的时候,却发现那怪物扭曲地在越过自己的时候对他狰狞一笑,并没有纠缠他怀里的白曦,而是扑向了远处。他的动作很快,甚至避开了行动组后方的几颗子弹,白曦眼疾手快急忙变成一只小蝙蝠,被韩宁一把揣进衣兜里,就感到韩宁向王行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王行并没有逃离得更远的意思,而是在一路追击很久之后,冲进了隐藏在山沟巨大繁茂的树木之后的一栋别墅里。

    韩宁一愣,就听见别墅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

    他的脸色一变,谨慎地追着跟了进去,却看见有些昏暗的别墅里,高大的黑色怪物站在那里,看到韩宁之后,只是转头露出一个扭曲的表情。

    一个女人在怪物的脚下翻滚。

    “阿行,为什么……我,我都是为了你!”

    “安菲?”白曦忙滴从韩宁的口袋里探出自己的小脑袋,震惊地看着之前还流着眼泪对自己说她和王行是多么相爱的安菲。

    她美丽的脸上,被怪物巨大的尖爪划出了两道深深的,看得见骨头的交叉伤口,血肉翻卷,看一眼都觉得令人恐惧,美丽的脸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两道交叉的伤口几乎划烂了她的整张脸。

    王行却没有停止,反而在白曦震惊地趴在韩宁的衣袋边缘看过去的时候,弯下腰,看着安菲很久,突然笑了笑,一只手用力地捅进了她的小腹。那是本应该孕育一个孩子的地方,可是他却彻底地毁掉。

    只不过是三下两下,地上已经一片血迹。

    安菲疼得无法呼吸,又觉得绝望得无法呼吸。

    她的脸,还有她的身体,她日后的人生,都因为王行的这几下而毁灭。

    “不要杀我……”她却不想死,苦苦地央求哽咽地说道,“阿行,看在我们,我们曾经在一起。”

    “我当然不会杀死你。因为现在的你,活下去才是惩罚。”王行看着安菲此刻满脸都是鲜血,甚至比自己还要丑陋的一张脸,低沉地笑了起来,轻声说道,“安菲,是因为你,才叫我失去了我最珍惜的人。她不在了,你却不能死,因为你得活着,身败名裂,丑陋地,没有一个人会爱你原谅你地活着。”他慢慢地抬起身体,看着无动于衷,对安菲的凄惨一点都不在意的白曦,很久之后,抬手丢给韩宁一根录音笔。

    韩宁打开,里面传来了王行和安菲的对话。

    “对,都是我做的。可是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嫉妒她,因为我爱你……”

    这是安菲的声音,她承认了一切,那些陷害白曦还有借刀杀人的一切,她都承认了。

    “她手里没有人命,所以你无法审判她。”王行轻轻松松地说道,“我建议你把这个交给血族的长老。陷害同族,这种罪过,足以叫她被赶出血族的势力范围,再也得不到庇护。”

    到时候,没有强大力量,身体和容貌都被毁掉的安菲会怎么活下去,他真的很想知道。想到这,王行无声地露出了一个真切的恶意的表情,他垂头冷漠地看着直到此刻才绝望地哭出来的安菲,轻声说道,“可是或许,我更恨的是我自己。”

    如果……一切都能从头来过就好了。

    他一定会努力做一个最好的人,然后等待和她宿命一样的相遇,他会坦白地告诉他自己的样子,就算生一个小怪物……

    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一定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小怪物。

    可是一切,其实都是被他亲手毁掉。

    他不能原谅安菲,当然,也不能原谅背叛她伤害她最后叫她死去的自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王行缓缓转动自己的坚硬的身体,突然对韩宁毫无兴趣。

    他憎恨他想要他死,只不过是因为他抢走了自己心爱的瑰宝。

    可是现在,白曦已经不再是白曦,给了韩宁,他也不心疼。

    他不要替代品,哪怕她们一模一样。

    可是这种感情,直到她消失,他才全都明白。

    “早知道,就做一个好人了。”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并不是他本性向善,或是幡然悔悟,他本就是邪恶的,也从未对从前做出的事忏悔,可是他想,如果伪装成一个真正的好人,就可以和他心爱的女孩子一块儿活下去了。

    王行觉得这个世界很没有意思。

    充满了绝望与痛苦,可是他却连毁灭的兴趣都消失了。

    “你的队员还有我爸妈都在二楼。”他冷冷地说道,“还有一些我爸妈在医学上剽窃别人成果的资料,还有压迫抢夺自己学生成果的证据。我已经发到媒体,很快就会曝光。这份资料就当是我给大家留一个纪念。当然,我爸妈一定会很惊喜这份纪念。”他们毁灭了他的一生,他就帮助他们的后半生沦落成为被人谴责,众叛亲离的日子。

    还有,他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死了,他们老了,难道还要再去试管一个?

    活着比死亡更痛苦。

    所以,王行从未想过要杀死他们。

    他要叫他们尝一尝自己曾经胜在地域的痛苦。

    他只是最后看了一眼白曦,叹了一口气,一只手在身边摸索了片刻,抬手,一把枪指在了自己的头顶。

    没有再留下任何的话,白曦就听见一声枪响,巨大的怪物轰然倒地,失去了呼吸。

    他狡猾地用死亡来逃避公正的审判,也拒绝承认自己犯下的所有的罪。

    白曦不同情王行,无论他多么的深爱着原主,有多少的磨难还有痛苦。

    因为那都不是他可以肆意夺走别人生命的理由。

    她只是歪了歪小脑袋,看着垂了垂眼睛的韩宁。

    韩宁走到王行的身边,在安菲还在一旁声嘶力竭地尖叫中伸手试探王行的呼吸,在发现王行确实已经死亡之后对身边的队员微微点头,其他的队员各自散开,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王行提起的人。

    他们都没有受伤,只是看起来受到了一些惊吓。当整理好一切之后,韩宁带着大家回到了行动组。王行的尸体被行动组秘密销毁,毕竟,这样一个被成功实验出的,融合了不同异种并且强大的异种,是不应该被人知道的。

    被人知道,就代表着更多人的贪婪还有试图重复这个实验,就会引发更多的悲剧。

    王行的死,令一切都终结。

    可是他引发的后续,却并未平息。

    王父王母的众多的医学上的窃取成果还有压制新人被陆续曝光,从前的名声有多么荣耀清白,那么之后,他们就有多么的被人唾弃。

    王家是一个医学世家,因王父王母而蒙羞,地位与声誉一落千丈,哪怕王家的人和他们断绝了关系,可是引发的后果却依旧非常坏。

    白曦每天看报纸,都看见很多很多的媒体在谴责并且掀起了对王父王母的讨伐,他们失了业,住的房子外面被愤怒的人每天都在丢石头谩骂,最后还发现王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家里的存款全都转移到了王父的几个兄弟的账户里。

    这真是一件非常狡猾并且残忍的事,因为对方拒绝归还巨额财产,王父和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彻底反目,再也无法融入家庭。她不知道他们最后去了哪里,只是想一想……

    大概会过得很艰难。

    这才是王行对王父王母的报复。

    至于安菲陷害白曦,还抢走白曦的男友,这种事令血族内部非常厌恶。

    她被驱赶出了血族的领地,白安和白高甚至将她做的这一切都告诉了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血族。

    她在最后想要求白曦的原谅,可是白曦却没有见她。

    白曦和安菲之间,本来就已经无话可说。

    好朋友……不应该是安菲这个样子的。

    她只是趴在行动组暖洋洋的医疗室的窗台上,看着脸上被划出巨大伤疤狰狞吓人的女人踉踉跄跄地离开。

    可是安菲还是没有勇气活下去,她在即将被赶出这个城市的那一天死在了行动组外,试图用这样惨烈的方式来叫所有人谴责白曦。

    黑马尾少女面无表情地出去拖走了她,顺便还给血族。

    异种的尸体是不能外流的,都要交还给本族,才能叫这些异种们放心。

    “不算事儿。行动组什么没见过啊。”黑马尾少女安慰了一下正躲在韩宁怀里仰面朝天,小爪子紧紧抱着血袋瞪圆了眼睛喝着葡萄味儿血浆压惊的胖蝙蝠。

    ……似乎这只小蝙蝠更胖了。

    “以后我也会努力见多识广的。”白曦奶声奶气地抱着血袋,没心没肺地叫道。

    她仰头,看见抱着自己正给自己捏小肚皮促进消化的青年,似乎微笑了一下。

    他很快垂头,亲了亲她的小嘴巴。

    胖蝙蝠羞涩地滚进了她家饲主的怀里,并且暗戳戳地希望自家饲主也胖一点,回头给她血吃。

    这个打算不错,为了得到韩队的血,她开开心心地留在青年的身边,最后在尝到他的血的当晚,也被这英俊的青年吃干抹净,并且被拉去结婚。

    她作为行动组里的小护士,陪伴了他的一生。

    直到这个坚守着正义与守护的信念一生的青年慢慢老去,最后握紧她的手闭上眼,白曦也合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血族的生命很漫长,所以总是会在无聊的时候选择沉睡很久再醒来,可是白曦却想,她再也不想在这个世界醒来。

    这个没有总是亲亲抱抱她,喜欢吧她揣在衣袋里随身携带的爱人的世界,再美好,她也不愿再看它一眼。

    她不知道沉睡了过久,也清楚地感觉到了世界的转换,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变得模糊,叫她变得冷漠并且不会再在意从前的经历,她只是揉了揉眼睛,抬头,听见女人委屈的哭声。

    这是一家非常高级的休闲咖啡厅,很安静,可是客人却不少,装潢雅致高雅,来这里的人也大多看起来很有身份的样子。一旁的大理石隔档上,倒映出一个气势汹汹的黑发少女,咄咄逼人,眼角眉梢都带着锋芒。

    白曦正愣神儿的时候,听见对面传来女人的哽咽。

    这是一个憔悴又有些落魄,生活不好眼底带着几分疲倦的与可怜无助的女人。

    在她的气势下,她看起来更加弱小胆怯。

    “小曦小姐,小岚小姐,我不是有意插足令姐的婚姻。我,我和胡总,是真心相爱的啊!”

    白曦一愣,突然忍不住笑了。

    这年头儿,小三们怎么总是这句话,没个进步呢?

    时代都在发展了,还不赶紧精进一些业务水平,别以后掉了队呀。

    “我信你。”她对对面微微一愣,之后露出几分惊慌的女人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来。

    “小曦小姐!”片刻之后,女人似乎被感动得几乎要落泪,姣好的脸上上泪光点点,“谢谢你。我,我其实和他是初恋……”

    “因为除了真爱和初恋,你非要回头和一个已婚男人纠缠不清,把个从前不要的破男人又捡回来重新疯狂爱一把,登堂入室跑来人家男人妻子的家人面前装可怜恶心人,难道还是为了我们家胡总的钱呀?”

    白曦猛地打断她的话,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咖啡厅里,完全不在意众多目光汇聚在自己的身上,居高临下,露出一个嘲笑的表情。

    “钱肯定不能衡量你俩的真爱啊。因为没钱没爱,有钱有爱。”

    “胡总现在巨有钱了,所以你们俩是真金白银镶钻石的真爱。”

    白曦顿了顿,笑了。

    “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