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4.特警也有春天(十六)

204.特警也有春天(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叫人怎么说呀。

    这年头儿, 谁遇到点儿大事小情不高喊一声“投诉你!”。

    就连白曦, 之前因为韩宁的手术,还这么威胁过手术的医生的。

    白曦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尖儿,噗嗤噗呲地笑了起来。

    王父突然抬头, 皱眉看了白曦一眼。

    他又不是瞎了眼,当然看出来了,这是一只吸血鬼。

    研究了这么多年异种,他还能看不出来这个?只是他也看出来,这是一只刚断奶没多久,完全没有威胁的小吸血鬼。

    不过,血族一向傲慢,并且并不喜欢亲近普通人。这个一队队长竟然能和一只吸血鬼的关系这样亲密, 看起来这小蝙蝠蛮亲近他的,就叫王父在心里揣测起来韩宁的身份。毕竟,没有一点身份地位,还敢饲养吸血鬼的, 不是被这些普通人谴责, 就是要遭到血族的敌意来的。他的心里惊慌了一下, 觉得韩宁这明显上头有人,想到自己的那点黑历史, 就不怎么敢说话了。

    没错,他是不怎么敢被人知道, 自己曾经做过这样的实验的。

    以一个胎儿做实验, 就算这个孩子是他自己的儿子, 可是……

    也会被人厌恶并且谴责。

    关于伦理,还有人与异种的实验,这样的实验爆出去,恐怕他的后半生一切的荣耀都烟消云散,等待他的只有无限的被人唾弃了。

    额头上冒出一点冷汗,他心里怦怦乱跳,对韩宁的脸色好多了。

    “就算是这样,我也希望不要耽误我们的正常生活。”王父想了想,放松了语气和韩宁和气地说道,“韩队,我和我太太都是有身份的人,如果被扣押在行动组,这影响非常坏。不如这样。”他笑着说道,“我和我太太还是回家去。行动组可以派遣一些人员,就近保护我们,你觉得呢?”他看起来退让了一步,可是白曦听得恶心死了,顿时站在韩宁的肩膀上噗嗤噗嗤冲王父吐口水。

    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呢?

    还使唤人家行动组的人员去保护他们?

    “美的你!做梦!爱干不干!”胖蝙蝠冲着王父踢了踢爪子,奶声奶气地叫道,“不要脸!”

    “韩队,这!”王父的脸顿时变了。

    “我们不可能会有额外的力量保护你们。”韩宁平静地说道,顺便摸了摸自家愤愤不平的小蝙蝠。

    白曦哼了一声,仰头,抖了抖自己的尖耳朵。

    王父的眼里,就仿佛行动组的成员都不值钱似的。

    就他们的生命还有时间自由都很宝贵。

    不是白曦心理阴暗……反正吸血鬼都没啥三观,她就觉得吧,王行这王八蛋也是个废物。

    有能耐先干掉这两个该干掉的人呀。

    她哼哼唧唧地蹭着韩宁的手,用斜眼儿去看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王行能这么坏,看起来还真的是随了他爸妈。

    “那我们一定要回去!”王母不知想到了什么,冷笑了起来看着韩宁说道,“韩队,你也不要用这些来威胁我们。阿行……我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一向都是个孝顺温柔的好孩子。诚然他现在犯了错,可是我确信,他不会对自己的父母下手。毕竟他是我们夫妻用心栽培长大,从小就懂事,你对王家的这份羞辱,我们记下了。以后,我们会和你的上级好好聊一聊。”

    她在医学界是有很大影响和身份的。

    以后想要整治一个小小的行动组队长,轻而易举。

    这份傲慢,在韩宁的冷淡里慢慢变成了居高临下。

    韩宁看着他们很久,缓缓起身。

    “随便你。不过行动组没有牺牲自己来保护自己找死的人的义务。”他平直地看着同样站起身来的两个人,淡淡地说道,“该说的我已经都提醒过,如果两位还是要离开,那大可以自行离开。只是要人保护的事,我不会同意。王行的危险程度非常高,我不会拿自己同事的性命冒险。虽然行动组一向保护普通人,可是……”他安静地看了这气急败坏的夫妻俩很久,轻声说道,“比起你们的命,我的队员的命更重要。”

    “说得好!”白曦呱唧呱唧拍打自己的小翅膀。

    她觉得自己每一天都更喜欢韩宁了。

    “身为行动组的队长,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王母气得要死。

    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不客气过了。

    “你可以投诉我。”韩队就很光棍儿地说道。

    白曦继续呱唧呱唧拍翅膀。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韩队!”她就往韩宁的身上蹭。

    韩宁勾唇,随后从自己制服口袋里摸出一袋橙子味儿的血浆,塞进自家胖蝙蝠的爪子里。

    “更喜欢你啦!”小吸血鬼美滋滋地叫道。

    她趴在韩宁的肩膀上,叼着血袋,鄙夷地用豆子眼去看王家这对夫妻。

    幸亏没嫁给王行。

    不然这两个如果成了自己的公公婆婆,大概……她也要怂恿王行大义灭亲一下了。

    胖蝙蝠就陷入了橙子味儿的血浆似乎搭配A型血充满了妙不可言的香甜的感触。她埋头吃间食,顺便还很俭省,直到血袋都要空了还在努力拿小翅膀小爪子压着血袋往外挤仅剩下的一些。这种埋头苦战的认真还有虔诚显然只有韩宁一个人能够领会,王父王母是显然非常讨厌的。

    这小吸血鬼喝血还吧嗒嘴儿,为了一口吃的谄媚人类,这简直都不像是高高在上的血族了。

    就算是他们愤愤不平地走出行动组上了一辆行动组门前的出租车,还在继续非议。

    “我就没见过这么不作为的行动组队长!”王母今天就非常生气了,当车开启的时候和脸色不好看的王父抱怨说道,“你说阿行,这怎么能做这样的事连累我们!我们对他还不够好么?他这个孩子,简直叫我太失望了!”

    她用最优秀的教育方法教养出来的好孩子,从小就是她的骄傲,可是她没有想到王行竟然如今成为了连行动组都感到棘手的存在。王母气得半死,又迁怒道,“叫我们在行动组受这样的屈辱,还有那个小吸血鬼,竟然也敢嘲笑我们!”

    “当着咱们的面儿,还在上班时间就卿卿我我,你听那吸血鬼说的什么话?还更喜欢你了!一个人类,和吸血鬼搅和在一块儿,真是……”

    她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感到出租车一声尖锐的急刹车。

    “你会不会开车啊你!”王母顿时怒声道。

    “吸血鬼?”司机很久没有回答她,可是却突然慢慢回头,看了王母一眼。

    王母一愣,继而,盯着司机那张开始慢慢变化的脸,眼睛跟着慢慢地瞪圆了。

    王父,王父已经不会说话了,就看着那个开着车,一张脸却转变成为了自己儿子的司机,只觉得心中生出了无比的恐惧。

    “爸,妈,你说的吸血鬼,是不是胖嘟嘟,很可爱的那只?”王行没有对自家父母暴躁的意思,温文尔雅地问道。

    可是他脸上斯文柔和的笑容,却叫两个人几乎不能呼吸。

    那双漆黑的眼睛里的杀意,简直令人心生恐惧。

    “既然你们害怕我,那我们回去说。”王行微笑着,很斯文,一贯教养良好的高材生的样子,可是王父王母在这个时候就不敢去肯定他们的好儿子会对自己做什么了。

    这个孩子从头到脚隐瞒了他们快三十年,然后,在自己被行动组追得上天入地的时候,竟然还敢来行动组面前把他们给带走。如果说一开始还相信王行对他们这对做父母的心存留恋,那么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阿行,你,你不要伤害我们……”王父比王母更加敏锐,看出了王行的阴冷。

    王母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王行却笑了,悠然地安慰道,“你们放心,我怎么可能舍得简简单单就杀死你们呢?毕竟,你们是我的父亲,还有母亲。”

    他的话叫人感到放松的同时,又感到有些紧张与恐惧,王父王母动都不敢动,任凭王行驾驶着这辆出租车,拉着他们离开了主干道,通向了荒凉没有人烟的地方。

    他们这个时候才在心里后悔,没有听韩宁的话,厚着脸皮留在行动组。

    可是行动组里现在已经在全程留意王父和王母了。

    在看见王父王母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韩宁就叫人无声地跟在了这辆车的后面。他只怀疑王行必然不会放过王父王母,因此,跟在他们的身后,只要留心,王行一定会找到时间出现。可是车子跟了很久,出租车平稳地驾驶,四周没有可疑的车辆靠近,就叫行动组的成员都感到有些奇怪了。

    似乎王行还真像是个圣人一样,被王父王母坑了一生,却顾念父母的恩情,所以不报复了?

    “叫路上的监控切近景,叫我看看车里的情况。”韩宁皱眉。

    虽然他和王行打交道不多,可是看起来王行并不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他小心眼到恨不能把自己给灭了,绝不会放过王父王母。

    出租车道路两旁的监控设备调转,行动组中的电脑画面一转,开始清晰地露出了车里的动静。

    司机在安安稳稳地开车,王父王母安静地坐着。

    “等等,他们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韩宁眯着眼睛看过去,就看见王父王母虽然并没有露出惊恐的样子,可是脸色苍白,额头上带着密密麻麻的汗水。他下意识地看向前方面容普通的司机,却看见那个陌生的司机霍然看了道路的监控方向一眼,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

    那个笑容充满了挑衅,眼神深处的神色令韩宁顿时眯起了眼睛,突然说道,“这就是王行。”

    这一句话,顿时引来了很多人的震惊。

    “他能换脸?”黑马尾少女不敢置信地问道。

    “异种之中能够换脸的种族不少。”韩宁冷静地说道,“如果当初他们做实验的时候,并不仅仅融合了一种异种的基因,就可以理解。”

    王父王母想要创造出最强大的新的异种。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王行的异种的模样,是韩宁从未见过的。

    因为他并不是一种异种和人类基因融合的体现,所以……样子才会那么怪。

    他刚刚认定了这个,就发现王行的车子已经离开了主道路,向城外开去,韩宁犹豫了一下。

    “快点抓住他才对吧?既然发现了他,我们是不是要去追?”

    “小曦,你……”韩宁想要白曦留下。

    白曦想了想,这才认真地对韩宁说道,“是你说的,以后我也是行动组的成员了。就算是后勤,后勤也有春天的。他身上的血的味道我很熟悉,你知道的,血族对血气很敏锐的,我和你一块儿去,或许有用呢。而且你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我还怕什么呀。”她第一次胆子这么大,眼巴巴地蹭了蹭沉默不语的韩宁小声说道,“我想和你并肩作战。以后咱们是夫妻档啦。我觉得很开心。”

    她哼哼唧唧地撒娇,韩宁抿了抿自己的嘴角。

    “我会保护你。”他看着白曦轻声说道。

    “好呀。”白曦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他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带着行动组一队的队员,追踪着王行最后留下的路线和痕迹,一直开进了一座山沟里。

    空荡荡的,却没有了任何的人迹,就连之前追踪王行的队员,也茫然地站在车边。

    似乎他都跟丢了王行。

    白曦嗅了嗅。

    “我觉得就在这附近呀。”她小小声地说道。

    正小声抱怨着走到了韩宁身后的队员在这个时候突然抬起头,看了白曦一眼。

    白曦只觉得毛骨悚然,陡然绷紧了自己的小身子,却见韩宁猛地转身,一脚就踹在了这个队员的身上,将他踹得踉跄着退后。

    几把银色的枪械在这个时候同时指住了这个队员。

    “我的队员从不抱怨。”韩宁冷冷地托着手中的枪械,指着那个微微一愣,继而露出平淡笑容的熟悉的男人。

    那个队员的脸慢慢地扭曲,最后化作了王行斯文清隽的脸。

    “这么说,我不该在一开始就暴露我的本领。”寂静的山沟里,只传来了风的声音,王行却仿佛并没有在意这些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的枪械,而是笑了笑,看着正紧张地拼命抖着小身子往韩宁制服里钻的小蝙蝠。

    他的眼神温柔缱绻,又带着几分隐忍的狂热,然而看见白曦看向自己的那冷淡的一眼,又突然忍不住露出几分伤感来。他孤零零站在那里,似乎被所有人都抛弃了一样。

    “小曦,你相不相信,我只不过是想再见你一面。”

    “那你怎么不去行动组自首呢?那你见我更简单。”白曦才不相信他的话呢。

    “因为我很贪心。小曦,我不仅想见你……”王行顿了顿,对白曦露出一个柔和的表情。

    “从前都是我做错了。小曦,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会再做会叫你伤心的事,我发誓,一辈子再也不背叛你。”

    他的眼睛里含着一点晶莹的泪光,仿佛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全都是为了和白曦说这一句话。

    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心口疼得厉害。

    她没有想到原主对王行有这样深的执念。

    “可是你做错事了。”白曦小身子缩成一团,不知道是在告诉王行,还是告诉原主,声音变得尖细起来大声说道,“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不能去伤害别人!你劈腿,不仅是伤害了我,又何尝不是伤害了想要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女人?还有那三个小孩子,你又有什么资格剥夺他们的生命?我知道,有的女孩子会喜欢你这样的深情,因为你什么都做错,可是却会对一个人好得不得了。我也会喜欢那样的人。可是你不行……你做错的事,是不能原谅的事。”

    她看着王行认真地说道,“有的错事可以被原谅,可是有的事,是不能被原谅的。”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王行呼吸急促了几分,看着白曦声音嘶哑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会对那些女人那样,是因为,因为我很怕。”

    “怕什么?”白曦歪了歪小脑袋问道。

    王行沉默了很久。

    “怕你会害怕我的样子,就算我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可是一旦你怀孕,如果那个孩子和我是一样的,你会害怕,会厌恶我们,我……”

    他很多的害怕,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为太珍惜,很害怕失去,所以,他无法忍耐在白曦心目中一点点的不完美。

    还有他们的孩子……他也怕她厌恶他们的,会给她带来耻辱的孩子。

    白曦看着几乎绝望,又带着几分希冀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垂了垂自己的眼睛。

    她的绒毛都似乎黯淡了。

    心里还有一点发疼,那似乎是原主最后的感情还有真实了。

    她在这个时候,一定想要为原主问这最后一个清楚的答案。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爱情么?”胖嘟嘟的小蝙蝠突然化作了一个有着一张圆润的脸的漂亮的小姑娘,眼睛里慢慢滚落出大滴大滴的眼泪。

    “不相信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爱你。不相信我只要是我们的孩子都爱那个孩子。你自作主张去和别人好,然后说自己很委屈,都是为了我……王行,你别说得那么好听。其实……”

    她闭了闭眼,轻声说道。

    “你只是不相信我们的感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