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2.特警也有春天(十四)

202.特警也有春天(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菲从未见过, 自己心爱的男人会拥有这样黑暗的眼神。

    不……

    或许她早就知道的。

    可是她总是觉得, 自己在王行的心里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那时候, 当她在白曦不留神的时候轻轻把手压在男人的手背, 笑着挑眉看着男人的脸的时候, 男人对她笑得多么好看?

    他仿佛是第一次把她放进了眼睛里。

    每一次抵死缠绵, 他看着她的眼神都在发亮。

    可是最璀璨美丽的眼神, 充满了期待与希望的眼神, 叫她就算是在浑浑噩噩里也会感受到他对自己的那份在意。

    那一定是和对别的女人不同的眼神。

    可是现在……

    “为什么?”压在肩膀上的手不断地收紧,安菲只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捏碎了一样剧痛, 王行的力气这样大, 她甚至无法挣脱,无法呼救,因为这个王行留下做退路的房子, 左右非常空旷, 不仅是绝佳的躲避的场所,甚至成了绝佳的……安菲的眼神顿时惊慌了起来。

    她虽然是血族, 可是血族一贯都是优雅的,只有那些长老们在经历了几百年之后才会拥有强大的实力。

    她是完全不能和王行抗衡, 甚至看见王行的眼神都浑身发软。

    “为什么?你既然不爱我, 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安菲的眼泪顿时流下来了。

    “对, 都是我做的。可是我做这一切, 都是因为我嫉妒她, 因为我爱你!凭什么她可以拥有一切?!没有白曦就好了!”

    在这个时候, 还有什么美丽多情呀。

    她的心都要碎了。

    如果, 如果王行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可是为什么面对她对他的引诱,他会那样痛快地接受?

    就因为不要白不要?

    可是冒着会被白曦发现,或许会失去白曦的风险一定要和她最好的朋友搅和在一块儿,这样有什么好处?

    她真的不明白呀。

    “为什么?因为你也是血族。”王行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捏在泪流满面,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美丽女人的下巴上轻轻说道,“因为我想知道,我和血族,到底会生出什么来。”

    看见安菲的眼睛猛得瞪大了,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轻声问道,“你知道我的悲哀么?小心翼翼,那么恨,可是还要保持克制。想要杀光所有人,可是要忍耐。想要和小曦在一起,可是我很害怕……”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说更多的话。

    他很害怕。

    害怕会和白曦生出另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怪物,然后看见白曦对自己露出惊恐厌恶的眼神。

    “我不想要怪物,只想要一个和小曦一样可爱的孩子,正常的孩子。”他突然看着安菲笑了笑。

    “当然,小曦那样珍贵,我不可能用她作为自己的试验品。可是安菲,你对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个意外,也是巨大的惊喜。”他在和白曦交往的时候惴惴不安,每一天都想要完全拥有自己心爱的小姑娘,可是每一天,他最大的逾越,却只是亲吻她的额头。

    他希望自己像是一个普通人那样和白曦每天拥有美好的日子,他们一块儿在医院工作,叫她偷偷躲在自己的办公室睡觉还有偷血喝,每天手牵手一起下班,回家,他给她做血浆大餐,她馋得不得了,哼哼唧唧挤在他的身边撒娇。

    她还和他相拥而眠,然后一直到天亮,也不会分开彼此的手。

    他们可以躺在床上一块儿悠闲地,懒洋洋地看清晨的阳光。

    然后就是全新的一天。

    重复往复,可是一点都不会觉得腻。

    可是这都是他的奢望。

    他无法忍耐自己的本性,也不敢叫白曦知道,自己曾经在和她在一起之前,当他还怨恨着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犯下的很多的罪孽。

    她那么干净,仿佛将他一切的罪恶都洗刷干净。

    看见她无忧无虑地对自己挨挨蹭蹭,看她偷偷摸摸地躲着自己偷血吃还觉得自己很机灵,她的一切,都叫他想要微笑出来。

    唯一的一个,叫他想到就会从心里感到欢喜的女孩子。

    “你把我当成你的试验品?!”安菲的声音顿时拔高了。

    她的眼里滚落出的眼泪,将脸上精致的妆容全都糊成了一片。

    原来她和之前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这,你还有利用价值么?”王行哼笑了一声,看着安菲绝望的样子轻声说道,“安菲,你要感谢小曦并没有出事。如果她真的被你害死了,你落在我的手里的下场,比现在要可怕无数倍。”

    他冰冷修长的手指沿着战战兢兢痛苦失声的女人的脸颊慢慢地滑动,低声说道,“小曦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希望。不要去怀疑一个失去一切的男人会对你手下留情。因为他什么都失去了,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你知道是什么么?”

    “是乐园。”他突然大笑了起来。

    安菲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用力地收紧,几乎不能呼吸。

    “你真是很可爱,竟然明明陷害了小曦,还敢和我一块来到这里。既然这样,安菲,不要再出去了。不然,我会当做你要去行动组揭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对你做出什么来。”

    男人用力地把安菲甩在地上,直起了自己的身体挑眉,温声说道,“和老鼠一样在这里躲着,等着行动组的行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追捕?”他脸上的皮肤在蠕动,在安菲模糊了的目光里慢慢地融合成为了另一个有些陌生的男人。

    陌生的男人有一张非常普通的脸。

    他笑了笑,把昏迷过去的安菲绑好,扔在了房间里,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身打开房门走出去了。

    安菲不会知道他去要做什么。

    行动组也在猜测王行的行踪。

    王行的杀伤力太大了,并且因为找到了三个胎儿的尸骨,目前行动组都在围绕这些在搜索之前的一些女性死亡的案件。

    韩宁却在翻看除了这些死亡案件之前,还有一些陈年的案件。

    胖蝙蝠窝在他的肩膀上,小爪子紧紧勾着他的衣服,也在探头探脑。

    “你在看什么?”

    “我怀疑他从前也杀过人。”韩宁皱眉,缓缓地说道,“王行的心态非常扭曲,并且如果第一次杀人,那么之前取走胎儿这样的案件,不会那么干净,找不到半点会被人怀疑是异种作案的证据还有线索。只有从前有经验的人,才会那样冷静并且完全没有半点遗漏地犯案。不过我想,他从前如果有过命案,也绝对不会是有身份的人。大概会挑选一些身份不明,社会家庭关系简单,就算消失也不会有人留意的人。比如流浪汉,或者……”

    他垂了垂眼睛,侧身看着软巴巴看着自己的胖蝙蝠。

    “他的患者。”

    一双豆子眼慢慢地瞪圆了。

    “患者?”

    “他是一个医生,本来就会了解患者的一些家庭情况。更何况,一位温和斯文,很温柔的医生在病痛的时候做出关怀,相信很多患者都会打开心扉,说一些关于自己家庭的话。这些患者里如果有一些家庭关系很差,或者说就算消失死亡也不会被家庭在意,只会当做普通意外死亡时间的存在,那么……”王行垂着眼睛平淡地说道,“虽然这是猜测,可是小曦,他和那几个女人大概也是在医院里邂逅,之后发生了后面的事。”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遇到很多人,并且了解他们的情况,真的是太简单不过。

    并且,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不会有人在一个人死去之后,警方排查的时候,更多关注一个萍水相逢的医生。

    同事情人亲人敌人,这样才是警方关注的焦点。

    如果王行足够聪明,甚至会懂得忍耐,在患者离开医院一段时间之后再去犯案。

    这样的话,一切都和他不会有任何关系,甚至患者在死亡之前也不会相信,对自己很温柔照顾的医生,会摇身一变变成夺走自己生命的死神。

    韩宁垂了垂眼睛。

    他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件小小的命案,可是最后却似乎牵扯出了更多的案件。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这只是他的揣测,而不会成为事实。

    他只是要求中心医院将王行这么多年来查看过的患者的资料都传到了行动组来,并且将这些人的身份和之前一些没有头绪的被当做普通案件收在了公安局的资料做比对。

    不过这是一份巨大的工程,就算是全部用计算机在比对,可是这年度跨度非常大,需要一段时间。他工作起来是不要命的,虽然因为受伤不能外勤,可是坐镇在行动组里依旧全神贯注,只是时不时摸一把肩膀上乖乖巧巧很懂事不吭声的胖蝙蝠代表他还记得白曦。

    白曦不任性地要求亲亲抱抱,软乎乎的小身子靠在韩宁的脖子上。

    她看不懂那些电脑里的各种资料流飞快比对,可是却觉得,自己被韩宁认真工作时的帅气给冲击到了。

    都说男人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最帅气,现在的白曦终于明白了这句话。

    韩宁真的非常的帅气,平时很帅气,可是这个时候全神贯注,紧紧绷紧了自己的脸,都叫胖蝙蝠不能呼吸了。

    这样的时间很轻易地就过去了。

    她贴在青年的脸颊边上,第一次也很严肃快乐。

    黑马尾少女浑身疲惫地走进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给冲击了。

    “韩队?”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发现都已经晚上七点半了,又看了看脸色冷峻一副“我工作一整天铁人三项不需要吃饭”的英俊青年,以及他肩膀上那颗瞪着一双豆子眼明明目光茫然却还是要和自家队长一块儿努力工作的毛茸茸的小吸血鬼,顿时惊呆了。她急忙走过去,看见桌子上好几个血袋一个个地码着,有几个袋子空了,似乎是被小吸血鬼给喝了,可是再看看胖蝙蝠那圆滚滚的肚子,黑马尾少女顿时痛心疾首……

    “这血是昨天的!”都不新鲜了。

    她家韩队这糙汉是怎么照顾胖蝙蝠的?!

    “我不挑食。”胖蝙蝠奶声奶气地说道。

    黑马尾少女沉默了。

    她都快不认识想当初那个要求B型血的小吸血鬼了。

    “饿了没有?”

    “不饿。”小蝙蝠软软地摇了摇小脑袋,蹭了蹭回头轻轻亲了亲自己翅膀尖儿的英俊青年。

    黑马尾少女继续沉默。

    在她面前秀恩爱这种……有点儿过分了啊。

    “你还要继续工作么?”白曦还很贴心地说道,“我可以陪你的。”

    “你应该休息。”韩宁的脸上还有一点受伤之后的苍白,在黑马尾少女无语地出去给自己打来了饭菜之后,很迅速地吃了这顿快餐。

    他吃住都在行动组,这是作为一个单身汉最好的选择,看见白曦也趴在自己的身边哼哼着往嘴里喝着黑马尾少女去血库里取来的新鲜的血浆,这小东西一边喝着新鲜的血浆,一边哼哼唧唧地回头要看自己一眼,垂涎一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翅膀尖儿。

    “我要和你在一块儿。”胖蝙蝠的眼睛瞪圆了。

    韩宁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点柔和。

    “这不是你应该做的。”

    “我愿意陪着你。”

    毛茸茸的小蝙蝠踢开了面前空了的血袋,歪歪扭扭地滚到了韩宁的面前,站在桌子上真诚地看着他。

    “你如果每天都愿意亲亲我抱抱我,还饲养我,那我每天都陪你工作。”

    黑马尾少女默默地合上了自己面前的盒饭。

    她嫉妒。

    不仅是韩队拐走了一只她觊觎良久的胖蝙蝠。

    更因为韩队的运气也太好了。

    她在行动组工作两三年年,怎么找不着这么愿意和自己一块儿工作,然后还能亲亲抱抱一点都不抱怨的对象呢?

    想到自己每次只能维持两个月恋情必然会被抱歉分手,成为名震行动组的二月谈,黑马尾少女觉得自己的脸色更加面无表情了。

    三无脸都是被这苦逼的生活给逼出来的。

    如果有对象,谁不愿意每天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呀?

    “你乖。”不要脸的韩队还真的垂头拿自己的嘴唇又亲了亲胖蝙蝠的耳朵尖儿。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黑马尾少女脸色冰冷地站起身来,冷冷地用嫉妒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家队长,犹豫了一下,出去了。

    不大一会儿,她带回了很多不同口味的果汁还有新鲜的血浆。

    这眼瞅着是要给白曦加餐一下,韩宁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温声说道,“我去和组长汇报一下今天的进度,你先吃点零食。”

    他夹着电脑脸色平静地走出门去,在白曦看不见的地方才皱了皱眉,因为这对比出来的结果不大乐观,虽然已经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是旧年的一些不大会被人注意到的无头案件,的确和中心医院有了交集。他只觉得后背发冷,突然庆幸自己把白曦给留在了行动组。

    王行对白曦的爱,他知道。

    可是这份爱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褪色?

    一旦王行对白曦失去兴趣,恐怕白曦也会成为这里面的一组案件。

    韩宁想一想都觉得后怕。

    甚至他现在不敢再把白曦放出行动组。

    王行显然完全暴露,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他推开组长的门,心里有了一点担忧,还有一点莫名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乎有什么地方,是他无法能够想象得到的。

    韩宁的忧虑当然不会被白曦知道,她现在正惦着自己的小爪子,呆呆地看着黑马尾少女慢吞吞地在一个漂亮的高脚杯里慢慢倾倒各色的果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果汁都没有完全融合,分层非常漂亮,就像是彩虹一样,中间还间隔着一层层鲜红的血浆。

    原主作为一个小宅货,从不去夜店泡吧什么的,这很普通的一杯果汁,却叫她眼睛都亮了,就跟刚进城的乡下蝙蝠一样扑扇这小翅膀连连问道,“这,这就是鸡尾酒吧?是吧是吧?”

    一颗黑乎乎的胖蝙蝠围着漂亮的高脚杯团团转,豆子眼亮晶晶的。

    她在电视上见过,可是却从没有真正地见过实物的呀。

    “它好喝么?”胖蝙蝠馋得流口水,扭着小身子很虚伪地问道。

    黑马尾少女看见韩队不在,自己成了胖蝙蝠眼里的熟人,眼里多了几分得意。

    “这不是鸡尾酒,不过你可以叫它彩虹果汁。”

    “为什么不是鸡尾酒呢?”

    “因为没有倒酒。”

    “为什么不倒酒呢?”

    “成年人才能喝酒。”

    软乎乎一颗胖蝙蝠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肚子。

    “我也成年了。”她用意味深长的豆子眼看着黑马尾少女。

    “……是么。”看这奶声奶气的小样儿,不像啊。

    “要喝,要喝。”胖嘟嘟一团的小蝙蝠拿自己毛茸茸的小身子蹭了蹭黑马尾少女的手指。

    这都能拒绝,那简直不是人!

    黑马尾少女荡漾着一张情伤深重之后的三无脸,往果汁里加了一点点度数很低的薄荷酒。

    一颗胖蝙蝠迫不及待地把小脑袋埋进了高脚杯,小爪子在光滑的酒杯上滑来滑去,美滋滋地喝这没有酒味儿,香香甜甜的鸡尾酒。

    片刻,一颗小脑袋从空荡荡的酒杯里抬起,猛地打了一个嗝儿。

    她觉得有点热,眼前有点儿发花,还有一种莫名的,从前没有遇到过的兴奋还有勇气。

    “韩队!”

    一道熟悉的笔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胖蝙蝠眼睛突然亮了,想到这几天韩宁对自己的照顾,感激得不得了,猛地扑了出去。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在半空出现,扑进了伸手扶住她的英俊的青年怀里。

    “你,你总是亲亲我抱抱我。”小脸儿很圆润的女孩子脸颊带着一点酒醉的微醺和红润,“嗝儿”了一声,哼哼唧唧踮脚搂住了青年的脖子。

    她吧嗒把自己的嘴巴啃在了青年微冷的嘴角。

    “我也亲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