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1.特警也有春天(十三)

201.特警也有春天(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王行和安菲都失踪了。”黑马尾少女也很愤怒, 却为难地说道。

    韩宁皱了皱眉。

    “不是有人一直在盯着安菲?”

    黑马尾少女顿时露出几分羞愧。

    “就是刚刚的事, 跟丢了。”

    韩宁没有责怪她什么。

    “全力通缉。既然已经罪证确凿。”

    黑马尾少女急忙点头, 之后迟疑地看着韩宁。

    “韩队,这个王行……”

    “不要一个人面对他。”韩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虽然这骨折是王行背后偷袭, 可是王行的力量却还是叫他生出警惕来。只是他没有想到王行这一波竟然这么溜,这明显是知道白高在调查自己, 自己只怕不能平安脱险, 因此,先来打伤了他, 之后抹黑了一把, 再之后就赶在大家还没有能够把他带回去的罪证之前,带着安菲跑了?他对安菲还真的这么真爱?

    跑了也要带着?

    说好了的最爱的是白曦呢?

    “还有, 请他的父母来行动组协助调查。”

    看见白曦愤怒之后蔫哒哒地趴在自己的怀里, 韩宁垂头。

    “怎么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如果说王行的家里真的有三个婴孩儿的尸骨,那是不是说明王行曾经至少和三个女人在一起过?

    他竟然会对自己的孩子下这样的毒手。

    他的父亲母亲没有资格把他变成怪物, 可是王行也同样没有资格剥夺他孩子的生命。

    白曦都觉得有些愤怒。

    更何况她只想知道, 王行既然知道自己的孩子有问题, 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问题,那么为什么……他还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不做避孕的措施?

    还有, 三个孩子的生命的终结, 是不是也代表, 其实不止之前那一次命案和王行有关?

    “我觉得,他大概至少杀了三个人了。”白曦躲在韩宁的怀里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他的心是用什么做的。不论那些女人为了什么接近他,甚至他劈腿,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块儿,可是他竟然能下得去手,去杀死这些和自己同床共枕过的女人,还有她们的孩子么?你一定要抓住他,不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而是为了保护很多很多的人。韩队,我终于感觉到行动组是为了什么在拼搏了。”

    他们和异种战斗,都是为了守护。

    守护着他们身后对异种毫无抵抗之力的普通人。

    白曦觉得行动组的每一个人都很伟大。

    韩宁轻轻地应了一声。

    他叫黑马尾少女给自己办理了出院,并且带着白曦回到了行动组去,一块儿去看王行的父母提供的一些信息。

    白曦再躲在韩宁的衣兜里,小心翼翼地探出一颗小脑袋的时候,就看见曾经对自己万分不满,嫌弃自己配不上自家优秀无比的好儿子的王家父母,现在两个人都陷入了恐慌里。

    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抚养长大的儿子竟然真的如同当年实验的那样继承了异种的基因,并且还能隐瞒了他们三十多年。想到这些年儿子的优秀,还有斯文儒雅,再看着韩宁叫人给他们看过的三个婴孩儿那扭曲狰狞的样子,老两口顿时晕了过去。

    韩宁没有说什么,脸上却露出几分厌恶。

    现在知道害怕了。

    可是当初制造出王行的,不正是这对夫妻么?

    还有脸晕倒?

    他摆了摆手,叫人去继续查王行和安菲的行踪,自己靠在轮椅里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呢?”白曦从他的口袋里爬出来,歪着头茫然地问道。

    “有点奇怪。”韩宁轻声说道。

    “奇怪?”

    “他带着安菲做什么?”

    “他不是和安菲身体交流过么。”小蝙蝠就很懂地说道。

    “不对……”之前在白曦家里的时候,王行可没有和安菲情奔天涯的那种深厚感情。更何况,韩宁想到王行今天跑得那么快,就猜得出来,王行早就想跑了。

    可是在跑之前竟然还非要来暗算他一把,这不是恨得眼睛流血,绝对不像是王行这样狡猾的,从出生就懂得伪装的聪明人会干的事儿。既然会恨得韩宁咬牙切齿,那么,王行深爱白曦这件事,就不需要有半点怀疑。

    既然这样,那安菲又有什么他看重,并且一定要带着离开的理由?

    韩宁觉得这个方面非常奇怪,皱了皱眉。

    “别想了,他大概是路上不能缺女人吧。”

    白曦顿了顿,就急忙说道,“会不会他们躲起来了?”

    韩宁把自己想不通的这些事都放在一旁,闻言微微点头轻声说道,“我已经叫人去查他和安菲,以及亲近人名下所有的房产还有车辆。还有,他从医院离开,我已经请人去调取当时所有的监控设备。”

    他说起这些的时候非常平静,白曦看见他的沉稳,就觉得自己的心里也多了一点热乎气儿。她熟练地拿短短的小翅膀去拍打青年有力的手臂,奶声奶气地劝说说道,“既然这样,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而且,我相信行动组的大家呢。”

    她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

    “害怕了?”韩宁却垂头温和地问道。

    “没有。”白曦才不承认自己害怕了呢。

    只是她恨不能缩成一颗黑团子,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

    “别怕,我说过,我一定会保护你。”一双大手盖在她软软的小后背上,白曦觉得自己的心里稳稳的,软软细细地应了一声,撅着小翅膀拱进了青年修长的手里。

    只是韩宁想不明白的问题,安菲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疑惑。

    她只觉得自己和王行才是天生一对,当王行给她打了电话,约定好一块儿逃离的时候,安菲只觉得自己幸福得想要晕过去了。

    她终于赢了白曦一次。

    这个优秀的,和她这样般配的男人,是她的了。

    不要说暴露了之前的凶案,恐怕会被行动组通缉走投无路这样的话。

    想要在人类世界中生活,哪个异种没有改头换面的本领?就比如白高和白安,不老不死的血族,这样的存在是怎么在普通人的世界里生活了几百年却没有被怀疑的?

    安菲同样是血族,当然也知道能够换一个城市继续平安生活的办法。而且到时候,她还和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在一块儿,那样美好的日子,叫她想一想都觉得想要笑出声儿来。她看着外面的阳光,下意识地微微收拢了窗帘,从冰箱里取出了两罐啤酒,看着沉默地坐在阴影里的黑发男人。

    那男人此刻摘去了眼睛,目光有些森冷阴郁,透着叫安菲无法转移目光的黑暗。

    安菲着迷地看着自己的爱人。

    打从第一次白曦带着微笑温柔的王行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安菲就知道白曦是配不上他的。

    那么傻乎乎天真好骗,甚至会真心实意把一个敷衍她只为了从她的身上得到好处的自己当做好朋友的傻瓜,怎么配得上这样优秀的男人?

    王行温煦又博学,看起来很温柔,可是她那个时候透过王行的眼睛就看得见他眼底隐藏着的阴霾。

    那种无比的冰冷阴冷,只有看见白曦的笑脸的时候才会化开,然后,他就总是喜欢看着白曦微笑,犯傻,纵容她包容她。

    那个时候安菲还不明白王行为什么对白曦那么执着。

    直到她看见王行另一面的样子。

    强大无人能够抗衡的另一面,也是扭曲丑陋的另一面。

    她明白了。

    因为白曦是异种。

    王行自己是异种,所以,会想要给自己选择一个同样是异种,并且在他暴露之后不会厌恶他的女孩子。

    那么她和白曦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也是血族,也是异种,比白曦更聪明,更懂得如何爱一个人,然后知道怎样做一个被人交口称赞的王太太。

    甚至她还知道他杀过人,两个很可怜,以为有了一个孩子作为威胁就可以绑住他的女人。

    她什么都不在意,这样包容着他的罪恶,甚至愿意和他成为共犯,这样的感情,白曦怎么可能给予他?

    所以,当王行在这次离开的时候带上了她,她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这是一种巨大的,来自灵魂上的满足还有胜利。满足于得到了自己最想拥有的这个男人,胜利于自己总是压过了白曦,战胜了这个被长老们宠爱得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公主。

    她美丽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走到了王行的身边坐下,把手里的啤酒放进他的手里柔声说道,“阿行,这里的食物很充足,我们停留几天,行动组一定想不到,我们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这栋房子的房主和他们两个任何一个都没有关系。

    是王行从前为了以防万一留好的退路。

    食物与水,甚至网络都非常充足,安菲唯一觉得有些不开心的,是这房子里并没有血袋。

    她是血族,虽然并不是必须每日都吸血,可是血液才是他们血族力量的本源。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握住啤酒看着自己的男人,伸手,将自己手中的啤酒和王行的轻轻一撞。

    “阿行,你心里爱着的是我,我真高兴。”

    王行沉默地看着她,目光又落在她的小腹上。

    “你有没有怀孕?”他突然声音嘶哑地问道。

    他看着眼前的安菲,就忍不住想到白天里在医院,当自己存着执着的希望,希望白曦能够回头原谅自己的时候,那个有着圆圆的小脸儿的女孩子对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

    他只觉得不能呼吸,手中微微用力,一下子就把手中的酒罐捏爆,冰冷的酒液从他的手指之间喷溅出来,安菲惊叫了一声,然而看着王行那双不再掩饰的阴冷的眼,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急忙摇头说道,“没,没有。”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王行。

    虽然她深爱王行,可是她也知道,王行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她其实想一想之前那个被他折断浑身骨头的女人都觉得不寒而栗。

    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王行会突然这么残暴,以致于叫那个女人的死相那么令人怀疑。

    他曾经还杀死过两个女人,可是却只是平平静静,就仿佛是很普通的入室抢劫案一样,可是这最后一个女人……安菲打了一个寒颤。

    “阿行,你不希望我怀孕么?”安菲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她不是愚蠢的人,当然知道王行的心里女人的分别。

    这男人不在意的女人是不能怀孕的,可是如果他承认了的女人呢?

    迎着安菲小心翼翼的眼神,王行的眼底暗潮汹涌,似乎看着她在考虑什么,很久之后松开了手,一声轻响,酒罐掉落在地上,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安菲美丽白皙的脸轻声说道,“安菲,你和她们不一样。我希望你可以怀孕。”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平直冷淡,可是处于惊喜之中的女人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眼眶都红了,连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么?阿行,你希望我们有个孩子?”

    她想到王行从前对白曦的种种呵护,还有纵容娇惯,忍不住问道,“那小曦呢?”

    “你希望我说什么?”王行反问。

    他现在成了丧家之犬。

    明明有一份最好的体面的工作,有一个这世上最美好单纯的女孩子,他还拥有着那么多对未来的憧憬,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努力地……

    王行猛地惊醒,看着面前欲言又止的女人。

    “阿行,以后,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小曦?”安菲下意识地拂过自己的小腹,在确定王行是喜欢自己的时候,终于大着胆子说道,“她那个天真的样子,说好听的是单纯善良,说得不好听,就是傻瓜一个。而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和没断奶的一样,天天阿行阿行的跟在你的身后粘着你,我都为你委屈。阿行,我不是说过么?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的。是棋逢对手,是彼此都能为对方做点什么。”

    “所以,你所谓的做点什么,就是陷害她?”

    王行突然开口,叫安菲的脸色顿时变了。

    她紧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在发现王行并没有愤怒的时候,猛地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她风情万种地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带着几分蛊惑地柔声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迎着男人冰冷的目光,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那天那么快就离开,就是怕遇到小曦。可是阿行,这件命案总是要有人来背负,不是你,不是我,那就只能是她。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和那个特警队长勾搭上的,可是你看,就算是这个时候,她也能和别的男人搅和在一块儿,移情别恋。”

    女人的声音一丝一丝融入王行的心底。

    王行却无动于衷。

    他只是靠进了身后的椅子里,叫阴影遮挡住自己全部的表情。

    “怂恿那女人去找小曦摊牌的,不就是你么?”

    安菲的脸色顿时变了。

    “我……”

    男人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讥讽,却还是很平静地继续说道,“你早就知道那女人怀了孕,怀的是一个怪物,我不可能还叫她活着,却还是怂恿她去找小曦摊牌,然后再把这件事告诉我,触怒我,叫我必须赶在小曦知道真相之前杀了她。你也知道小曦那天会去找她,所以,你在那女人的身上留下牙印,想要把这件事嫁祸给小曦。小曦胆子小,看见那女人一定会非常慌乱,你又打了行动组的电话,叫他们及时赶到。一旦小曦逃走,行动组必然会出手拦截她,甚至很可能依据当时的证据当场射杀小曦。”

    王行的声音平直,似乎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从一开始你就想叫小曦死。可是你不敢触怒血族,所以还引来行动组。”

    他突然哼笑了一声,笑声阴冷凉薄。

    慢慢地从阴影里探出身,他黑色的眼睛仿佛笼罩着无边的夜色。

    “你想杀了她。你明明知道,我那么爱着她。”

    他这是在带着安菲逃跑之后,第一次坦言地宣告,他依旧爱着白曦。

    安菲简直惊呆了。

    她没有想到王行会知道自己全部的阴暗还有阴谋,更震惊的是,王行竟然还爱着白曦?

    那她算什么?

    “你爱着她?那我呢?你难道不爱我么?!”

    安菲简直要气疯了。

    如果不爱她,为什么连逃离都要带着她?

    他不甩掉她,而是带着她这么个累赘,不正是因为爱么?

    “你?用着比较干净的女人而已。”王行抬头,对她微微笑了起来。

    而是那眼底的残酷还有无情,却叫安菲的眼神都恍惚了。

    “用着干净?”

    “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你还想和小曦比?你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她。”

    黑发男人脸上的笑容深刻了起来,缓缓起身走到失魂落魄的安菲的面前勾了勾嘴角,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一瞬间,安菲发现自己被巨大的力量压制,竟然动弹不得,顿时惊慌了起来。

    她心爱的男人凑过来,讥讽一笑。

    “从惊喜到绝望的滋味怎么样?以为你赢了小曦,却发现在我心里不值得一提的痛苦怎么样?”

    他眼底的恶意,毫无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