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00.特警也有春天(十二)

200.特警也有春天(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手术室门开了。

    白曦急忙从椅子里跳下去, 扑到了医生的面前。

    她的大眼睛里都是眼泪, 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鉴于这小软妹方才还凶神恶煞威胁自己要投诉,医生抽了抽嘴角, 用最客气的声音说道, “并没有什么大碍,他的身体很出色。”

    韩宁的肋骨确实是断了,所以,现在这医生在完成手术之后, 又开始回想一个关键的令人充满疑惑的问题。如果是韩宁和王行因为白曦发生了冲突,那么问题来了……王行是被韩宁一枪打在肩膀上,那韩宁肋骨断成那样, 又是谁干的?

    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谢谢你!”白曦带着哭腔的声音道谢。

    看起来就没有方才的那样的泼辣了。

    “最近你好好儿照顾他。”

    这医生都说不清心里是在想些什么了。

    就王行那斯文的样子,真的能把韩宁的肋骨给打断?

    他抖了抖,觉得还是不要插手这种三角恋为妙, 叫护士把韩宁推出来送到了病房去。

    白曦跟在床边亦步亦趋。

    黑马尾少女无声地跟着她。

    韩宁的手术很快就完成,这是在她意料之内的事情,看着白曦六神无主的样子,她急忙在一旁打电话回去给行动组报平安。

    只是想到今天王行污蔑韩宁的话,黑马尾少女心里就很纠结了。

    这年头儿,好蝙蝠都被帅哥给啃了。

    明明是她对胖蝙蝠最好, 可是看看, 韩队用一张脸就刷走了这来之不易的胖蝙蝠。

    她心里郁闷极了, 反而不大担心韩宁的伤势。

    行动组的成员谁没有受过几次伤呢?不过是肋骨断了, 在他们的眼里这都不算什么。

    那更激烈的战斗力,肚子被破开内脏往外哗哗地淌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是白曦却觉得很心疼了,她抽噎了一下,红着眼眶跟着韩宁的病床一直到了医院的一个单人病房里。看着护士门忙碌之后都走了,她急忙坐在了韩宁的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小模样儿看起来非常可怜,黑马尾少女都觉得心里软乎得一塌糊涂,哪怕是韩宁是自己最敬重的队长,可是也不得不面无表情地在一旁感慨了一下韩队何德何能,怎么就收服了一只胖蝙蝠呢?

    “我去问问医生情况,你留在这儿陪着韩队吧。”黑马尾少女拍了拍白曦的肩膀轻声说道。

    “那你快点儿回来。”白曦仰头小声说道,“买点儿牛奶什么的,韩队要补补。”

    黑马尾少女陷入了沉默。

    韩队又不是一朵娇花儿……补个屁啊!

    “知道了。要不要给你带袋血回来?”

    “韩队不要我吃外面的血。”

    黑马尾少女心中受到了十万点打击,面无表情地在白曦“我乖乖听韩队的话”的目光里打开房门走了。

    她刚出门,白曦就凑到了韩宁的身边去。

    她白嫩嫩的小爪子戳了戳韩宁的脸,感觉手术之后的麻醉还没有过去,只能小心翼翼地俯身拿自己的脸蹭了蹭他,小小声地说道,“今天都没有抱抱我。”

    韩队这两天都把她给惯坏了,她就习惯被揣在韩队的衣袋里,或是被韩队捧在手心儿里打滚儿被亲肚皮了。她知道韩宁肋骨断了,自己的身体重会压到他,噘着嘴想了想,摇身一变,变成一颗胖嘟嘟黑乎乎的小蝙蝠,扭了扭小身子,蹭到了韩宁的颈窝里。

    软乎乎的小绒毛和青年微冷的皮肤紧密地贴在一块儿。

    白曦占据青年颈窝旁的那小小一点的地方,觉得自己心满意足,方才的慌乱都不见了。

    她满足地伸出自己短短的小翅膀,艰难地搭在青年的脖子上,嗅着他身上特别的味道,哼哼唧唧地撒娇。

    正在这个时候,窗外一道影子落了下来,飞入了病房,稳稳地落在了病床尾部的架子上。

    这是一只体态非常优雅漂亮的蝙蝠,夜色一般优雅深邃的黑色,修长的蝠翼,流畅的线条,一双眼睛充满了睿智。

    简直把正窝在青年颈窝里那颗胖嘟嘟的对比成了乡下的小土狗儿。

    白曦艰难地转身看了一眼,扭了扭小身子,没有吭声。

    “真是……人类的素质真是不行。”蝙蝠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俊美妖异的年轻人,他似乎对韩宁受伤没什么好心疼的……又不是他儿子,白高半点儿不心疼。

    他只不过是笑了笑,走过去垂头挠了挠胖蝙蝠后背上的小肥肉,这才挑眉说道,“不过,他竟然还给了王行一枪,勉强还算凑合。”他方才变身蝙蝠已经在外头听了很多关于王行的八卦,也知道白曦突然发作,把王行给骂得差点儿上了天。

    看着哼了一声的小东西,白高笑了笑,带着几分溺爱。

    “你都没有这样维护过我。”

    “那是爷爷没有遇到和韩队一样的事。不然,我也会维护你的。”

    白高就不知道这一瞬间,是欣慰这小奶蝠还知道维护自己,还是继续为她爷爷憋气。

    正在他想要再接再厉捏一捏这格外胖的小吸血鬼的时候,韩宁微微张开了眼睛。手术的药效在他身体里消失得很快,他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清明,就觉得自己脖子边儿上毛乎乎的。垂头,正对上了仰头看着自己的一双亮晶晶的豆子眼,那双豆子眼呆了呆,一下子惊喜起来,奶声奶气地叫道,“韩队,你醒了呀!”胖蝙蝠一下子就扑到他的脸上,用自己毛乎乎的胖肚皮在他脸上乱蹭。

    韩宁微微抬手,把这小蝙蝠抓住,勉强撑起身靠在病床上,这才垂头亲了亲这疯狂激动的胖蝙蝠的软肚皮。

    胖蝙蝠一下子就心满意足。

    她觉得方才空落落的感觉,现在都不见了。

    “我可担心你了。”她撒娇地拿自己的小脑袋在韩宁的手心儿里蹭了蹭。

    韩宁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不起。”

    “我不会再轻易受伤。”他认真地说道。

    胖蝙蝠哼哼唧唧地扭头,奶声奶气地说道,“你要记得呀!你身上的血,都,都是我的。不能浪费呀!”

    韩宁之前制服上的大片血迹,真是把白曦给吓坏了。

    韩宁勾了勾嘴角。

    “好。”他又亲了亲白曦毛茸茸的尖耳朵轻声说道,“以后我的血,都只给你。”

    胖蝙蝠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

    白高就无语地看着这两位黏黏糊糊的。

    明明韩宁看起来是一个很刻板很正直的青年,没有半点儿花花肠子,不会甜言蜜语的那种。

    他也的确没说什么花言巧语。

    这世上最真情实感的爱情,大概就是韩宁这种,默默地把自己的血奉献给自己深爱的小吸血鬼了。

    白高在心里啧啧出声,实在对自家小奶蝠的手段感到震惊,只不过想到了正经事,他还是随意地靠在了病床边儿上,对韩宁眨了眨眼睛戏谑地说道,“在讨论你的血的归属之前,要不要先听我说说?”看见韩宁安静地聆听,他漫不经心地说道,“关于王行从前的那场医学实验,我的确去翻看过资料,并且询问了如今还健在的,当初参加见证了这项研究的工作人员。”

    一晚上能做这么多事,白高却并没有炫耀的意思。

    他叹了一口气。

    “本来我想今天就告诉你,谁知道你今天就遭到了王行的袭击。”

    “他是异种。”

    “确切的说,他是能够隐藏自己,把自己伪装成为普通人类的特别的异种。”白高想到之前医学资料,还有听到了那几个工作人员的话,慢吞吞地说道,“这件事,当初参与实验并且签字实验失败的几个研究人员,当初的确并没有撒谎,他们的确是真的认为实验失败,包括王家的夫妻。因为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的确是一个普通的婴儿。只不过……”他皱了皱眉,缓缓地说道,“王行的母亲当初接受的是剖腹产,当初给她将胎儿从身体里取出的研究人员,是唯一一个看见过异样的人。”

    “异样?”

    “他看见那个婴孩儿,在他刨开孕妇的肚子的时候,真真切切地看了他一眼。”

    白曦的眼睛直了。

    她自己就是护士,当然知道,婴儿刚刚降生,别说有自我意识,就是眼睛都是睁不开的。

    “那一眼还不是叫他恐惧的地方,而是在他被取出来前,他是一个身上满是黑色异物的怪物。可是在他取出他的一瞬间,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却是一个真正的婴孩儿。”

    因为当初不知道实验到底是失败还是成功,所以……没有人敢做这个手术,当初的那个人主刀,甚至连王行的父亲都离得很远。

    想想经典电影《异形》里的抱脸怪,就知道这些研究人员在怕什么了。

    他是唯一见到这异样的人,也恐惧那个孩子邪异的眼神,所以,在所有人都承认研究失败的时候,沉默地同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个孩子被失望的王家夫妻抱回去,一路优秀成才,似乎当初的那个怪物,是他的一场错觉。

    直到现在,当看到总是斯文有礼,温和谦逊的优秀的青年,那个研究人员都会怀疑,自己或许是真的看错了。

    “当初他在母亲身体里的时候,也应该做过很多的检查的呀。”白曦急忙问道,“超声波没有发现他是个,是个……”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阻止她,不许叫她说出那样的羞辱的词汇。

    她下意识地收紧了自己的翅膀。

    原主的意识残留的部分,竟然直到现在,明明她都可以掌控这个身体,甚至可以对王行恶言相向,可是在最后的底线上,她无法说出口。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超声波一切正常。不过……我听了那个手术的研究员的话,就猜想,或许王行的意识早就存在,他在他母亲的身体里的时候,就已经本能地学会了伪装。”

    这是和任何异种都不同的可怕的本能,叫他选择了对自己最安全有利的一面,甚至最后保护了他的存在。只不过白高想,王行的这种本能,并不是种族本能,因为如果真的证实了王行和安菲之间的一切,那么,叫那个死掉的女人怀孕的,必然就是王行。

    可是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明显能够看出不是人类的。

    白曦动了动嘴角,觉得有些可怕,又有些……说不出口的厌恶。

    “虽然他罪大恶极。”她蔫哒哒地趴在韩宁的手心儿里小声儿说道,“他很坏,我特别讨厌他,一辈子看不见他才好呢。可是我想说,造成这一切根源的,都是他的父母。他们为了所谓的实验,为什么就可以毁灭一个孩子的一生呢?为什么对异种充满了渴望?所谓的制造,简直是这是世上最恶心的事情。为了一己私利,造成自己孩子的不幸还有人生的改变,这也不配做一对父亲母亲。”

    “他们或许认为,他们没有去祸害别人家的孩子,而是用了自己的孩子,这本就是伟大的牺牲。”

    “那为什么不把基因打进自己的身体?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胖蝙蝠细细的声音软软地说道。

    白高无奈地看着白曦。

    “你心疼王行了没有?”

    “我恨不能现在就把他剁碎掉!”胖蝙蝠尖耳朵折了折,愤怒地叫道。

    “真是公私分明的小丫头啊。”

    白曦这么厌恶王行,可是却在这场实验上非常公允。

    叫白高说,王家那对夫妻也是不能被人原谅的。

    把自己的孩子当成私有物,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叫自己的孩子的人生变成什么?

    “还有,快点把他缉拿归案!虽然他可怜,可是他干的坏事儿更多,更不能原谅!难道自己的从前很凄惨,就能做错事么?这都是不对的!”

    白曦哼哼了一声,回头从韩宁的掌心圆滚滚地跳出来,挥了挥自己短短的小翅膀对她爷爷很轻快地说道,“爷爷,谢谢你!不过你再接再厉呀。我家韩队受伤了,可疼。”她缩了缩自己胖嘟嘟的小身子,在白高抽搐的目光里很胳膊肘往外拐地使唤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说道,“去找证据!爷爷,我看好你!”

    “你!”俊美的青年眼睛都直了。

    这真是……很多年没见过这么耿直不做作地偏心男人的吸血鬼了。

    “加油!”胖蝙蝠卷了卷翅膀,给他使劲儿。

    看见白高恨不能想抽她的样子,她开心地在韩宁的身上打滚儿。

    “骗你的,爷爷,我舍不得你累着呀。”小吸血鬼能过得这么潇洒,每天没心没肺受到长辈宠爱被养得胖胖的,当然是有理由的。

    她从韩宁的身上一路滚到白高的面前,扬起自己……早就胖得看不见了的小脖子,挥了挥小爪子把韩宁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巴拉过来,熟练地拨通了行动组的电话,扭着黑乎乎的小身子艰难地推到了韩宁的手边,仰头奶声奶气地问道,“我是不是贤内助呀?”

    “是。”韩宁目光柔软地看着这颗小吸血鬼,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不是经常会笑,可是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得叫白曦爪子都麻了。

    “白先生,你给与我们的帮助已经足够。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我们的工作。麻烦您到这个程度,您已经是我们……”

    “来点儿实际的。”胖嘟嘟的小蝙蝠看见她韩队又好了,顿时奶声奶气地说道。

    韩宁垂头看着她。

    “我爷爷是热心好市民,给行动组提供了好多的帮助,要奖状,要锦旗,要奖金!”

    这下儿没人会说胖蝙蝠胳膊肘往外拐了吧?

    小吸血鬼得意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肚子。

    白高看着这小东西,无奈地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自家孩子。

    怎么这么招人疼呢?

    “因为我最爱爷爷啦。”胖蝙蝠仰头讨好地说道。

    白高看了韩宁一眼。

    “孝顺长辈的才是好孩子。”韩宁没什么可嫉妒的。

    那种喜欢一个人充满占有欲甚至不允许她喜欢自己的家人生命里只能有他一个什么的,都不是韩宁人生剧本里的风格。

    大概隔壁霸道总裁家才有这画风。

    “行了,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管了。记得锦旗还有奖金啊。”就在白高又满意地开始询问韩宁的家庭环境还有工资收入啥的,度过很漫长的时间,直到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白高顿了顿,转身变身蝙蝠飞了出去。

    他刚刚飞出窗外的一瞬间,黑马尾少女走了进来,她正看见一颗黑乎乎的蝙蝠飞走,因那蝙蝠太瘦不好看,因此没有半点触动,只是飞快地走到韩宁的面前说道,“韩队,组长已经拿到了申请令,搜索了王行的家。”

    她一向都是个三无少女的作风,只有看见胖蝙蝠才会狂热一下,可是此刻,脸捎儿都是白的。

    “怎么了?”韩宁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轻声问道,“难道找到了证据?”他思索了一下,突然问道,“找到了那个胎儿?”

    黑马尾少女努力牵动嘴角,压低了声音嗯了一声,又摇了摇头。

    “不止一个。是三个。都泡在福尔马林里……”

    白曦一愣,不由自主地联想阴暗的房间里,被浸泡起来的三个必定非常古怪和人类不同的孩子,只觉得后背发凉。

    灵灵八还真的说对了。

    王行还真是恶贯满盈。

    想到这些恶行,她愤怒得眼睛都瞪圆了。

    “抓住他,把他也塞罐子里!”

    死亡都是对这王八蛋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