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9.特警也有春天(十一)

199.特警也有春天(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宁的眼前有些模糊。

    可是他动作很快, 抬手, 握住了手中的枪械对准了对面的怪物。

    不是怪物不可能。

    两米多高, 甚至几乎到达了顶棚。

    还有那强悍的力量, 完全不是人类能够拥有。

    韩宁努力张开眼, 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怪物。

    它的头非常扭曲,整个面孔都仿佛是被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上面的头部非常巨大, 扁平, 看起来丑陋得不可思议。

    还有它身后正慢慢地探过来的短短的一条尾巴,都叫韩宁在心中飞快地考虑起来。

    这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种异种。

    那些异种和这怪物比起来都很正常起来。

    他眯起了眼睛,谨慎地看着这个堵在自己面前的怪物。

    在他叫出“王行”两个字之后,怪物无动于衷。

    它只是伸出手来。

    那是一只畸形的, 六根手指头长长的,看起来非常难看的手。

    手上覆盖着一层漆黑的甲壳,韩宁的目光缩了缩,却没有退后一步。

    这怪物的力量太大了,他方才承受的那冲撞的力量几乎叫他有些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更叫韩宁感到惊讶的是,他一向是个敏锐的人,却不知道这怪物什么时候接近了他。

    下意识地警惕了几分, 韩宁英俊的脸带着受伤之后的苍白, 盯着那个慢慢看过来,似乎还用一种食物链上层目光戏谑打量自己的怪物冷冷地说道,“我知道是你。就算你的样子改变, 可是你的眼神不会变。”

    他冷淡地看着面前突然低沉笑起来的怪物低声说道, “这么说, 真的是你?!”他已经感受到了王行巨大的力量,拥有这样的力量,的确能够如同凶案现场一样,把那女人给浑身都折断成不可思议的样子。

    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王行会突然对自己动手。

    他如果不自己暴露,不是会隐藏得很好?

    “不亏是韩队。”怪物的声音多了几分斯文优雅,笑了笑,更加狰狞。

    它看起来并不在意韩宁的拖延时间。

    毕竟,韩宁已经重伤,明显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他甚至还微微俯身,露出了一个很优雅却丑陋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就算我真的是异种,也的确攻击了你,韩队,你也没有证据我是所谓的凶手。”

    看见韩宁猛地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王行慢慢地走过来了一些,冷冷地看着这个英俊逼人的年轻特警。

    “我不想和特别行动组的人发生冲突,可是韩队,谁叫你要和我抢我的小曦呢?”它看起来很平静,可是眼里却露出了几分阴冷,对韩宁轻声说道,“我明明昨天已经警告过你,可是你还要和小曦纠缠不清。怎么,以为小曦和我分手,你就可以趁虚而入?别傻了。这个世界上能和小曦在一起的人,只有我。”他的尾巴用力地甩在了墙壁上,墙壁顿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你又知道小曦多少事?我和她在一起很多年,我们说好会结婚,可是你……”

    王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韩宁头上密密麻麻都是冷汗,可是靠在墙上,却叫自己的枪口更加稳定。

    他指着王行,在心里演算如何能击退这个怪物的办法。

    能在特别行动组任职的精英,能力都远远地超过了普通人,就韩宁,曾经无数次在和异种的对抗之中活下来。

    因此,虽然王行看起来强大,可是韩宁却并不害怕他。

    “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你还来说爱小曦,不觉得自己无耻么?”他眯着眼睛问道。

    “还让你的女人来到小曦面前炫耀。还默许她陷害小曦叫她差点死在行动组手里。”看见怪物突然停住了恶意的眼神,韩宁垂目平淡地说道,“既然你想知道,我不妨告诉你。小曦昨天哭得很伤心。因为你的欺骗和伤害。还有你和安菲的背叛。她一向都是快快乐乐,可是仅有的伤心,却全都是因为你。”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王行,沉声说道,“爱一个人,就只应该叫她感到安心快乐。而不是伤害。你想要杀死我,是因为我喜欢她。可是如果你要杀人,就请先杀死你自己。因为你才是伤害她的那一个。”

    “你胡说!”王行厉声道。

    它猛地扑了过来。

    韩宁手中微微一抬,几道银光顿时扑向了它。

    银色的子弹打在了怪物漆黑的外壳上,发出了刺目的火花,怪物闷哼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一个带着一点硝烟的血洞出现在那里。

    “王行,你涉及攻击行动组成员,和我走一趟。”韩宁直起了身体,看起来没有半分异样。

    如果不是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王行甚至会误会自己并没有伤到他。

    “你……”

    “你真是叫我恶心。”韩宁冷冷地说道。

    “什么?!”

    “还有,就算没有证据,可是你之前否认自己的异种身份,我有权怀疑你。”韩宁看着慢慢退后,谨慎地看着自己的怪物,却慢慢蹲下,在地上那刚刚滴落的漆黑的血液上擦拭了一些,放在昨天白曦留在自己衣袋里的一个血袋里冷冷地说道,“你的血同样是证据。你在凶案现场或许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可是……”他看着脸色僵硬的王行冷冷地说道,“我希望你知道,百密一疏。”

    王行却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声音拔高,更加怪异,看着韩宁戏谑地挑眉。

    “你以为我会逃跑?”

    “……”韩宁突然感到王行的样子很怪异。

    眼前的高大的怪物慢慢地缩小,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斯文温和,带着眼睛很温文的男人。

    他捂着自己的肩膀,那里血流如注,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拿起了电话。

    “对不起,我是中心医院的医生王行。”他戏谑地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脸色微微一变的韩宁,慢慢地说道,“我要投诉特别行动组一队队长韩宁。韩队和我因为感情方面发生了争执,他是个第三者,抢走了我的女友,并且诬陷我是杀人犯,还用枪打伤了我。”这声音很虚弱,又很无力,他脸上的笑容却在慢慢地变大,继续说道,“他还打坏了墙壁,威胁我,让我离我的女友远一点。”

    韩宁顿时就知道了。

    王行一开始就没有要杀死自己的意思。

    他只是想要陷害他。

    杀死一个特警队长,王行日后就一定无法在这个城市立足,要永远地被特别行动组通缉,身份地位还有如今的一切都会失去。

    他只是想要毁掉自己而已。

    韩宁没有说什么,看着王行再一次拨通电话,请了急救医生来。

    他心中考虑着很多,却没有什么畏惧,看着那个狡猾的男人在那些谴责地看着自己的医生们面前露出无奈与伤痛的表情,一遍一遍地告诉那些医生他的小曦是多么的不韵世事,因为心存正义,因此被自己这个道德败坏的特警队长欺骗。

    他深情款款,描述着白曦的可怜和单纯,还有自己无力反抗,如今身受重伤的绝望。他在医院里很有地位,也一向都很和气,因此引来了很多人的同情。

    当王行将异种的那一面都隐藏起来,就和普通人没有分别。

    韩宁甚至都无法分辩王行身上的气息。

    “韩队,小曦对你只不过是崇拜还有信任,请你不要再缠着她了,好么?”王行被包扎了肩膀,恳切地对靠在一旁等着被手术的韩宁问道。

    “你真无耻。”韩宁平静地说道。

    王行笑了笑。

    他在白曦家门前的时候,就已经打碎了监控设备。

    韩宁对自己遭遇到的一切,都无从分辩。

    怀疑他又能怎么样呢?

    韩宁一天找不到证据,他就永远都只会是怀疑。

    “韩队!”就在这个时候,医院嘈杂的走廊上传来了交集的声音,韩宁微微一动,就看见白曦踉踉跄跄地拉着黑马尾少女跑了过来。她的眼眶红红的,眼睛里全都是眼泪,显然想不到一觉醒过来,怎么突然一切都变了样子似的。

    看见韩宁还有簇拥在他面前的很多人,白曦不客气地扒拉开眼前这些碍事的家伙,抽抽噎噎地扑到了韩宁的怀里哭着说道,“我听组长说你被投诉了,王行到底是为什么要害你呀?!”

    她觉得韩宁一定不会做坏事。

    因为他是这样正直又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城市安定在贡献力量的好人。

    “小曦。”王行捂着肩膀的伤苍白地叫了她一声。

    她从他的面前跑过,可是眼底只有韩宁一个人,却并没有他。

    这是中心医院,不仅王行,白曦也有很多认识的同事,他们看了看白曦和韩宁靠在一块儿的样子,又去同情地看王行了。

    王医生又斯文又优秀,还彬彬有礼,经常发表一些医学论文,就连业务也是医院的顶尖水平。

    当初他和白曦这么一个呆呆笨笨的小护士交往的时候,简直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那么多优秀的女性王医生都没有去喜欢,只看中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小护士,叫他们说,白曦本应该珍惜才对。

    而且这么多年他们看在眼里,王行对白曦真的好得无以复加,温柔得叫很多人都嫉妒了。

    可是一转眼,白曦竟然还先移情别恋了?

    “你还敢出现在这儿?!”看见一旁一个脸色不好看的医生走过来给韩宁安排手术,白曦听说韩宁的肋骨断了,顿时脸上惨白起来。

    她握着韩宁冰冷的手,转头看着用温柔又伤感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王行,慢慢地从韩宁的身上愧疚地爬起来,不再去接触他的伤口。她雪白的脸都涨红,眼底第一次露出对王行的厌恶,大声说道,“王行,你真是叫人恶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怎么可以诬陷韩队?!”

    “白曦,你这话就不对了。难道不是你先伤害王医生的么?”一旁,就有一个中年女医生对白曦不快地问道。

    “我先伤害他?你先问问他是怎么和我的好闺蜜进行身体交流的好了!”

    这些话,白曦本来懒得说。

    她已经准备好从医院辞职,去白安和白高的私立医院蹭血吃。

    谁知道大清早正抖着自己的小爪子考虑得很美,才从宿舍出来就知道行动组已经乱了套了。

    韩宁被投诉到上级,目前上级反馈到了行动组里。

    如果是普通的诬陷,行动组并不会在意,因为异种都是狡猾的生物,没事儿给自己的大仇人搞个投诉,真是太容易不过。

    电话费才两毛钱。

    可是这次不一样,一向谨慎的韩宁竟然动了枪,对普通人。

    “不要脸!贼喊捉贼!你自己出轨,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一副很深情的样子。你之前和安菲滚床单的时候怎么不说惦记我了?!对了,你说过的呀,你喜欢我是一回事,可是你是个男人呀,你不碰我一根汗毛要等到我结婚的时候,可是你也不能当和尚,你得有女人呀!”

    白曦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或者王行会因为这些被人嘲笑,看见王行的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她更加大声地说道,“你还有脸说韩队想要伤害你?他为什么要伤害你呀?你只不过是一个出轨被我发现,带着你的姘头一块儿从我家里滚蛋的前男友!你都是前男友了,他嫉妒你什么?嫉妒你是个失败者么?!”

    她的声音很大,虽然嗓音还带着软软嫩嫩的声音,可是一瞬间护在韩宁面前伸开一双白嫩的手臂,却气势惊人。

    那几个推着韩宁要去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惊呆了。

    “好好做手术!不然我投诉你们全部!”白曦气势汹汹地对这几个明显是偏袒王行的医生威胁道。

    事实证明,她威胁到了。

    那几个医生也算是对白曦很熟悉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气势汹汹很泼辣的时候。

    空气寂静了一会儿,医生们推着韩宁老老实实地走了。

    “你说他对你动了枪?你值得他对你动枪么你个弱鸡?!”

    白曦显然还不知道王行的异种身份,鄙夷地上上下下打量王行说道,“他一个打你八个,还要动枪留下证据?更何况……我相信他!就算这么做了,也一定有他的理由!”

    王行沉默地看着气得小胸脯激烈起伏的女孩子。

    他只觉得眼眶酸涩,微微抬起手,眼角竟然有一点晶莹的泪光。

    他在韩宁的面前狡猾狠毒,甚至充满了心机,可是在白曦鄙视地看着自己,维护着韩宁甚至伤害他也在所不惜时,觉得几乎无法承受。

    在这个世界上能伤害他的人,或许只有她了。

    “小曦,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公平。”他艰难地说道,“我知道从前……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那你对我又公平么?我为什么要知道我的男友和我的闺蜜鬼混在一块儿,叫你们把我当傻子,然后在我的长辈逼问的时候才承认你们早就搅和在一块儿?还有,我和你分手,不是因为韩队,而是因为你!你也太不要脸了,自己出轨,竟然还能去投诉不相干的人!是韩队怂恿你出轨,叫小三都炫耀到我的面前叫我识趣滚蛋的么?王行,如果从前我对你劈腿不想说什么,可是现在我想说,你对韩队干的这些龌龊事儿,我真恶心你!”

    这……世上都是不缺对八卦感兴趣的人。

    就算是医生们,也对此刻这乱七八糟的各种狗血感到了一点兴奋。

    王行看着白曦,动了动嘴角。

    “你别以为你干的事儿能瞒过人了。我傻,有的是人不傻。你和安菲都恨不能挨一块儿去了,你真觉得别人看不出来是吧?”

    白曦顿了顿,扬起了自己的小脖子。

    “也行。你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没做过呗?那现在我也去医院去举报,就举报你私生活混乱,男女关系复杂,你看看医院会对你怎么干?!”

    “小曦,你不能这么做。”王行轻声说道。

    “你不就是这么恶心韩队的么?你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白曦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辞职信,丢进了一旁的护士长的怀里。

    “我不干了。和这种卑劣的,只知道耍阴谋诡计的男人在一家医院工作,简直叫我窒息。还有王行,我现在一点都不后悔和你分手了。你对韩队做的一切,都叫我认清你是一个小人!”

    白曦本来不想刺激王行,因为这年头儿因爱生恨的戏码太多了,王行如果恼羞成怒把自己是只吸血鬼的事儿给曝光出来,白曦麻烦就大了。她飞快地说完,就看见王行虚脱地靠在了医院的走廊上,急忙一转身,跑了。

    她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行动组的投诉,组长都已经压了下去,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王行在普通人面前诋毁韩宁,可是现在他才是对别人关注并且非议的那一个。

    这样卑劣的人,还有自己出面曝光,也会叫韩宁的形象不会受到伤害。

    她觉得安心了,坐在手术室外,蜷缩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怜巴巴地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

    “饿了。要吃。”

    可是这一次,没有人亲亲抱抱她。

    明明才和他分开不到三十分钟。

    “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