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8.特警也有春天(十)

198.特警也有春天(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空气突然停滞。

    在这一瞬间, 王行和韩宁的目光相对, 谁都不肯先转移目光。

    “我不想再看见你啦。”

    胖嘟嘟的小蝙蝠拱在韩队的怀里, 转过身去, 看都不乐意看王行一眼。

    “小曦, 你不肯原谅我?”

    “恶心!早知道, 不要喜欢你就好了!”小蝙蝠大声地叫道。

    韩宁垂头, 摸了摸她满是绒毛的耳朵尖儿、

    王行的脸色猛地苍白了起来。

    “小曦,你不能……”他想说什么, 可是一旁安菲却含着眼泪从后拉住他的手。

    “阿行,小曦现在没有办法接受我们, 你叫她一个人多想一想, 以后,她会……”

    “出轨的男人固然可耻, 可是连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男友都要抢,更无耻。”韩宁抬头, 看着安菲平静地说道。

    他总是一副正直磊落的样子。

    安菲在这样平直的目光里,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阴暗无所遁形, 甚至叫她的百般狡辩都说不出口。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王行用力地闭了闭眼睛,这才轻轻地说道,“小曦, 无论如何, 我都不会放手。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 从前是, 以后也是。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他冷冷地扫过韩宁的脸,这才转身,对白安与白高礼貌告辞,转身就痛快地走了。可是他走得太痛快了,完全忘记还有一个身体交流上的朋友等着自己带她一起走。安菲看王行对自己理都不理,脸顿时苍白了起来。

    “滚。”白安脸色冰冷地说道。

    安菲出身血族,自然也知道被长老厌弃代表着什么,踉跄了一下,转身仓皇地走了。

    “你今天是不是说错话了?”白安这才转头看着懒洋洋靠在沙发里的白高皱眉问道,“你这不是打草惊蛇,明摆着告诉这小子咱们怀疑他了么?”叫白安说,王行解释得有理有据,可是她却更怀疑他。

    现在王行显然也知道他们都在怀疑他的身份还有是不是凶手,凭这小子的狡猾,以后还不一定得怎么警惕,他们岂不是更找不着证据?白安说起来,很讨厌这些人类口口声声的证据,还有所谓公正的审判。

    如果是百年前,直接弄死王行,谁管他是不是真的凶手。

    “就是要打草惊蛇。你看,这心虚的人,不把自己全都暴露了么?”白高哼笑了一声。

    他的眼底多了几分冰冷,看向韩宁的方向。

    “八成就是这小子,不过,我要去查一查当年他父亲的实验资料。”

    “您说,他是坏人么?”白曦从韩宁的怀里探头探脑地问道。

    她看起来嫩嫩的一只,连小尖牙都小小尖尖的,绒毛软乎乎的,白高的目光柔和了起来。

    “以后你就跟着韩队,不要和他单独相处。这小子……”他皱了皱眉缓缓地说道,“我只不过是诈了他一下,如果他的心里没鬼,不会把自己曾经实验过的事解释得这么清楚。这个实验恐怕有问题,很大的可能,当初的实验成功了,可是王家却用自己的办法隐瞒了下来。”

    人类的基因里混入异种的基因,这是一种令人心生恐惧的实验,想必当初停摆,也有很多异种和人类共同的阻挠。

    这种被制造出来的混血,实在令人无法承认。

    人类和异种可以相爱,一同生育属于自己的孩子,那是因为爱。

    可是制造出来的混血,却泯灭了人性。

    更何况如同王行这样善于隐藏自己另一面的异种,很难被人发现他并不是普通人,也无法令人警惕。

    因为比起那些被人清楚也防备的混血,王行的父母都是普通人,谁会想到这样出身的人,会有巨大的杀伤力?

    为善也就算了,可是为恶……

    白高俊美的脸有些不好看。

    “我不和爷爷奶奶在一起么?”白曦突然瞪圆了一双豆子眼,扑扇着短短的小翅膀震惊地问道。

    白安和白高也顿时震惊了。

    “你为什么要和我们在一起?!”

    “可是爷爷奶奶要保护我的呀。”

    “你不是有韩队么?”白安美艳的脸都扭曲了。

    “可是韩队和我没有关系呀。你们才是我的爷爷奶奶呀。”胖蝙蝠歪了歪小脑袋,一脸不明白。

    风情万种的美貌女人都没脸去看韩队的脸色了。

    她动了动嘴角,看着正乖乖站在韩队的手臂上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小奶蝠,沉默了。

    白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俊美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说道,“韩队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不是你要求被饲养的么?”

    “可是我是气渣男的呀。”胖蝙蝠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自己软乎乎一颗小肚皮,还努力踮起自己的小爪子来蹭了蹭韩队精致的下颚,“韩队,你真香呀。”

    方才咄咄逼人,几乎令王行非常狼狈的白高也沉默了。

    “你来。”

    “来不了。”白安木然地说道。

    这样美丽的一对儿青年男女,就用格外专心的目光看着竟然还有脸和韩队撒娇的胖蝙蝠。

    白安现在是真的看不懂新时代的优秀男人了。

    韩队和王行到底看上了这小东西什么?

    胖么?!

    “王行还会再来,我可以继续帮你气他。”就在白安都以为韩队肯定是要翻脸把这胖嘟嘟满足地蹭着自己的胖蝙蝠给扔垃圾桶里甩手走人的时候,就见英俊挺拔的青年只是垂头摸了摸白曦软乎乎的小身子。

    他的话就非常打动白曦了,胖嘟嘟的小吸血鬼陷入了思索之中,小爪子一翘一翘的,显然非常严肃认真。韩宁垂头,拿自己的鼻尖儿在她软乎乎的绒毛里蹭了蹭。

    “还想吃血浆大餐么?”

    “想吃!”胖蝙蝠奶声奶气,毫不犹豫地叫道。

    “还有果味血浆,果味冰淇淋。”

    “我跟你走!”胖蝙蝠扎进韩队的怀里,幸福得就要晕过去了。

    白安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说,我也换这个路线会不会更受欢迎?”她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青年说道,“很轻松的样子。”她和白高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外面也经常和人各种厮混,不过就算是和人类走得最近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么轻轻松松就能够获取美味的食物还有各种亲亲抱抱温柔对待的呀。

    白安简直第一次都要嫉妒自家的小奶蝠了,觉得自己和男人们经常相爱相杀什么的没意思。

    白高笑了笑。

    “首先,你得胖。”他挑眉看着自家同伴问道,“你有么?”

    美艳的女人从俊美的同伴的眼里看见了对自己的鄙夷。

    她不吭声了。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白高还急着去找王行从前实验遗留下的证据呢,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冰冷,对韩宁缓缓地说道,“韩队,我们尊重人类用最公正的办法来处罚异种之中犯错的存在。王行没有证据,那么你不抓捕他,我不会认为你是个迂腐的人。的确,法度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无论是人类还是异种,都是必要的。不过,我希望你能保护好小曦,不要叫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会保护她,用我的生命。”韩宁起身认真地说道。

    白曦正抱着韩队修长的脖子,蹭啊蹭啊的,转头,看着脸色难得严肃的她爷爷。

    “爷爷……”

    “叫哥!”

    “奶奶……”

    转眼之间,美丽的血族男女消失在了门口,房门被用力甩上,力道代表了这对美人的心里的不爽。

    白曦抬头问韩宁,“我说错什么了么?”

    “尊老爱幼,是人类的传统美德,你做得很好。”韩宁修长的手指在白曦的小脑袋瓜儿上揉了揉,看见她眯着眼睛很舒服的样子,又抱着她在房间里拿走了一些她需要用到的生活物品。

    他垂目看见王行放在了沙发边儿上的那袋零食,看见白曦正巴巴儿地趴在自己的肩膀,抱着自己给做的简易血袋,天真无邪的样子,勾了勾嘴角,转身就把这口袋零食给带着离开了白曦的家。

    锁上门,他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手里的钥匙。

    “明天我来给你换把锁。”

    “换锁?”白曦正抱着血袋继续自己的零食时间,抬头,茫然地问道。

    白曦:“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敏锐了?”

    灵灵八:“很正常宿主。不要担心,你只是被原主同化。”

    白曦:“智商都能同化?!”不能够吧?

    灵灵八反问:“不然你怎么在熟人的面前不露破绽?”只有真正地融入原主的一切,才不是演戏,而是真实地和原主一模一样。

    演出来的那种相似,真当熟悉的人看不出来么?

    白曦恍然大悟,觉得灵灵八似乎有点儿道理了。

    “你家的钥匙很多人都有。不安全。”王行也有白曦的房门钥匙,说不定安菲也会有,这两个人在韩宁的心里都是应该被警惕的对象,因此看见白曦信任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他觉得心里一软,随手把星星钥匙给放进了自己的衣袋,这才叫白曦藏在自己的口袋里一块儿往外走。他走到了物业垃圾箱的地方,随手就把王行卖给白曦的零食扔进了垃圾箱。

    在他看来,王行那种混账买来的东西都是对白曦的伤害。

    “你不要伤心。他只是特例。”韩宁干巴巴地劝说。

    白曦在他上了车,启动车子之后慢吞吞从口袋里爬出来,滚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团成一团。

    “这是双重背叛,我很难过的韩队。”她小小声地说道。

    韩宁压低了声音嗯了一声。

    他现在并没有王行因为做错事再也不能被白曦原谅的开心和满意。

    如果这一切都是用白曦的痛苦换来的,他也会感到很难过。

    “其实……如果他们对我说他们彼此喜欢了,我会愿意放手成全他们的。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另一个是我的男朋友,爱情……就算不在了,我也希望是诚实的。如果有了别人,那为什么不来告诉我呢?”

    白曦有些茫然地抬头小声说道,“我并没有威胁他们一定不能发生感情,然后把我抛下呀。我只希望他们能告诉我,而不是欺骗我。而且,韩队。”胖嘟嘟的小吸血鬼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

    “如果王行真的是凶手,那代表他在安菲之外还有女人是么?而且,那个女人还有了他的孩子。”

    那是一种来自于身体深处的伤心。

    难过得无法呼吸,叫白曦紧紧地缩起了小身子,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如果,如果不要知道这些就好了呀。我,我还是开开心心的……”这或许就是原主的心愿了。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或者……就算是知道这一切,也不要用这样惨烈的方式,血淋淋地撕开她身上的伤口。她感到车子似乎停下来了,哽咽了一声,突然忍不住变成了人形,一下子就扑进了身边沉默不语的青年的怀里。

    她的这个姿势很别扭,有些不舒服,可是这个时候却觉得只要有人安慰自己,什么样的姿势都不难受了。

    韩宁看她歪歪扭扭,小身子从副驾驶的座位上扭过来,叹了一口气,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白曦坐在他修长的腿上,侧身,一双雪白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脸埋进了他修长的脖颈里。

    “韩队。”小姑娘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

    她很年轻,一张脸很漂亮,又有一点婴儿肥,韩宁手里扶着她的腰,只觉得手下肉肉的,软软的。

    白曦的眼睛很漂亮单纯,又有一种叫韩宁说不出来的感觉。

    如同被水洗过的干净。

    然而叫他觉得无法转移目光的,是那干净的眼睛之后,似乎还有一道藏得深深的,叫自己着迷的影子。

    “小曦……“他突然低声唤了一声。

    “嗯。”白曦蹭了蹭他颈间的皮肤,嗅到韩宁身上那叫自己很喜欢的血液的味道,心情也好了很多。她肚皮都被亲来亲去了,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感到害臊,可是一只小爪子忍不住诱惑就摸上了韩宁颈间那温热的皮肤,舔了舔嘴角小小声地说道,“韩队,我觉得你一定可好吃了。”

    她一向是只嘴馋的吸血鬼,叫白曦说,原主能被王行看出端倪来,没准儿就是这小吸血鬼偷偷儿躲在人家背后流口水。

    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做,可是青年近在咫尺,微微一动之后却没有把自己推开,白曦的胆子顿时就大了。

    这世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确实是很有道理的。

    为了一口吃的,吸血鬼们什么干不出来呀。

    她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韩宁的脸色,见他垂目,长长的睫羽微阖颤动,露出几分默许的意思,又试探地凑过去,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温热的那一小块皮肤。

    作为一只吸血鬼,她当然知道怎么吸血。

    可是从前她从来都没有直接吸过任何一个人类的血液,包括王行。

    似乎除了韩宁之外,再也没有人给她一种无法抗拒的,想要把自己的小尖牙咬进他的皮肤,想要喝他的血想得不得了的感觉。

    她从前总是挑挑剔剔,不肯去吸血,只是每天抱着血袋解馋。

    可是现在……

    青年在那小小的舌尖儿轻轻地扫过敏感的皮肤的那一瞬间,微微一颤,一双手放在两侧,猛地握紧。

    “你不喜欢呀?”白曦察觉了,趴在他的身上的身体放开了一些。

    “没有。想要的话,你尽管……”

    “还是不要了。”白曦磨磨蹭蹭地蹭了蹭他的脖颈,有些垂涎,却很懂事地小声说道,“你每天都忙得不得了,如果还被我吸血,那对身体多不好呀。”

    虽然她有分寸,可是失血总是不好的。白曦却有些感动韩宁对自己的纵容和爱护,又扑过来抱着韩宁哼哼着说道,“韩队,你对我这么好,所以,所以我也要对你很好很好!”她说这话就真的真情实感了。

    韩宁就听见小姑娘明明馋得不得了,都吞口水了。

    “真的不要?”

    “不要!”白曦有志气地扭头,软软的小身体整个都扑进了韩宁的怀里,似乎为了抗拒那种突如其来的诱惑,急忙把小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要不怎么说心里一难过,失恋一痛苦就会有暴饮暴食的冲动呢。

    白曦现在是明白了。

    之前对韩宁血气香香甜甜还能忍得住,可是这一遭受欺骗,顿时就忍不住了。

    韩宁却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当一个小吸血鬼能忍住自己的嘴,反倒要为对方着想,那显然代表这个人在她的心里是不同的。

    是被她珍惜的。

    “等这个案子结束就让你吃。”他柔和地说道。

    白曦的眼睛亮了亮,哼哼唧唧地说道,“既然你这么希望饲养我的话……”

    看着她美滋滋的小模样儿,白白嫩嫩可爱极了,韩宁只觉得自己的心口都要化开。

    他带着白曦回到了宿舍,开始同居生活,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看着正陷在一颗白白胖胖的羽毛枕头里睡得四仰八叉的黑乎乎的胖蝙蝠,垂头亲了亲她的小肚皮,无声起床出门,来到了白曦的家里。

    他买了新的门锁,换上之后正要离开,却猛地霍然回头。

    一道黑影突兀地出现,撞在了他的身上!

    韩宁只感到胸口剧痛,喉咙一天,喷出一口血来。

    他急促地呼吸,捂住了自己大概断了两根肋骨的胸口,一张嘴又呕出一口血。

    对面,正缓缓走过来的黑影两米多高,丑陋又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