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7.特警也有春天(九)

197.特警也有春天(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默默地想了想。

    她几乎不能直视王行的眼睛。

    这家伙……

    口口声声说着真爱, 这是把原主当傻子糊弄啊!

    还不是勾搭好闺蜜?

    不要脸!

    她心底的气愤在这个时候膨胀到了极点, 几乎要压过了心里的怀疑。

    韩宁沉默地垂头,亲了亲她的小翅膀。

    白曦翅膀很敏感的, 哆嗦了一下毛茸茸的小身子,仰头, 呆呆地看着他。

    “心情好点了没有?”英俊的青年低声问道。

    “好了。谢谢你韩队。”白曦急忙蹭了蹭他, 很感激了。

    习惯了被亲小肚子之后, 白曦都觉得韩队的举动……没什么不对劲儿的。

    哪怕是正专注地看着王行和安菲, 白安的目光也抽搐地扫过自家缺心眼儿的小奶蝠。

    这小东西真是……运气怎么这么好呢?

    怎么就撞上了韩队这样的帅哥, 看起来很很轻松的样子?

    “小曦……”王行的眼睛眯起来了。

    白曦哼了一声, 撅着胖嘟嘟的小身子往韩队的怀里钻了钻。

    韩宁抬头, 冷淡地看着王行。

    “白曦要和你分手, 我觉得很正确。”看见王行的眼睛微微一缩, 英俊的青年脸色冷淡地说道, “既然你不能一心一意对待白曦, 那就不配得到白曦的感情。”

    他可是做特警的出身, 当然看得出来王行和安菲之间有猫腻,男人和女人之间一旦有暧昧, 哪怕掩饰得再好,也会情不自禁地留下痕迹来。就如同方才,安菲就下意识地去握王行的手。那一瞬间,韩宁为白曦感到很心疼。

    她呆呆的一只小蝙蝠, 傻傻的, 单纯又懵懂, 这两个人是在用一种什么心情,在她的面前做戏?

    明明已经暗度陈仓,可是却糊弄着对这些都不敏锐的白曦。

    把白曦当成什么了?

    韩宁微微上挑的眼猛地冷厉了下来,看着王行缓缓地说道,“两位的亲密,还提醒了我一件事。”他锋利的眼紧紧地看着脸色微微一变的王行,轻声说道,“白曦之所以会和我在一起,是因为她卷入了一场命案。”他紧盯着王行,却见那个斯文的男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似乎安全不能相信一眼,许久之后,王行沉默很久指了指桌上的那两张照片,沉声问道,“是这场命案?”

    韩宁皱了皱眉。

    他看着似乎震惊得无以复加,甚至无法掩饰的王行。

    他本在安菲和王行在一起的那一瞬间生出了怀疑,可是看王行的样子,却像不知情。

    这是一种来自于经历了很多案件和狡猾的犯人之后的敏锐。

    倒是王行身后的安菲,脸色有些不自在。

    “小曦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这已经是王行第二次否认白曦会杀人了。

    这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自信的样子。

    韩宁摸摸藏在自己怀里哼哼着要要血袋的胖蝙蝠。

    “可是我在凶案现场看见她。”看见王行沉默,斯文的脸变得冷淡了下来,那一刻,韩宁突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就仿佛是……被凶兽盯住了一样。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他警惕地看着这位王医生,却看见王行垂目,从桌子上拿起了那张看起来七扭八歪的照片,冷淡地说道,“就算在凶案现场出现,也有可能只是机缘巧合。更……”他的目光突然停在了那女人脖颈上的牙印上,还有那张被毁掉容貌的脸。

    “王行,我怕。”安菲紧张地低声说道。

    她似乎在白曦面前,不愿意再掩饰自己和王行的亲密。

    王行并没有理睬她,也或许是没有听见,倒是白高,俊美的青年笑了笑。

    “天天都吸人血,看见了尸体有什么可怕的。”

    安菲只觉得白高的眼神就仿佛毒蛇,战战兢兢地站在王行的身后。

    她知道,白高和白安并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一旦他们想要厌弃谁,那只怕自己连尸体都不会被找到。

    “这世上血族多不胜数,就算是有印记,也未必是小曦留下。”王行走到了白曦的面前,也不理睬白曦正躲在韩宁的怀里,柔和地看着眨着一双豆子眼看着自己的小蝙蝠,柔和地说道,“小曦,对不起。你最害怕的时候,我却没有在你的身边。”

    他似乎没有看见他身后的安菲正脸色更加惨白,眼眶里含着泪专注地看着他,白曦一歪头,就看见了安菲的样子。

    她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安菲和王行之间很亲密,她勉强还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些端倪。

    只不过原主只当做好朋友和自己的男朋友相处得好,还很开心,因此从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想起来,安菲露出的马脚,之前就已经很多。

    “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勾搭我闺蜜的男人,脚踩两条船,不要脸!”胖蝙蝠奶声奶气地说道。

    她挺着一颗软软的小肚子,两只短短的小翅膀叉在两边,瞪着王行这个渣男。

    “以后你离我远远儿的,渣男,不要脸!”她呸呸了两声,钻进韩宁的怀里去。

    “韩队,还是你好。”小奶音颤巍巍的,很稚嫩,却叫韩宁勾了勾嘴角。

    灵灵八:“可以的!韩队,有了!”

    王行沉默地退开了一些,回头看了安菲一眼。

    安菲紧张地和他对视。

    “口口声声喜欢我家小曦,原来你还挺博爱的,闺蜜也能吃得下嘴。”白安讥讽地看着这两个贱人,转头看着安菲说道,“既然你要做这样的事,那就该知道自己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以后……再敢出现在小曦的面前,你……”她还是忌惮韩宁在身边,就对紧张得几乎要晕过去的安菲缓缓地说道,“你一定会后悔自己是一个长生种。”

    这句话令人心生恐惧,安菲娇躯颤抖,几乎站立不住了。

    “长老,我……”

    “现在不说这个。你既然是小曦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一定会知道她的行踪。所以……昨天晚上,安菲,你在哪里?”

    白高专注地看着安菲,就仿佛突然生出了几分爱情似的。

    安菲打了一个寒颤,她和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的王行对视,又抿着嘴角看着照片。

    “您怀疑是我杀了人么?”她紧绷地问道。

    “你说呢?”白高笑眯眯地问道。

    他俊美的脸上,却慢慢地闪过了肃杀之色。

    安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破釜沉舟一样,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看着白高轻声说道,“我和王行在一起。昨天一整晚,我们……”

    她回头,看着正坐在韩宁的怀里抱着一颗新血袋给自己补充营养的胖蝙蝠忍着眼泪,突然一下子扑到了她的面前,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愧疚伤感还有难过哽咽地说道,“小曦,我,我真的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我是情不自禁呀。我,我真的很喜欢王行。”

    “哦。”胖蝙蝠表示心中毫无触动。

    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安菲抬起了脸,哽咽地看着白曦。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无耻。可是我是真的爱他。小曦……你也爱着他,你能明白我的是不是?”

    白曦:“这凶案戏华丽转身成了三角恋,也真够刺激的。”

    灵灵八:“你不懂。”

    白曦:“?”

    灵灵八严肃脸:“三角恋才容易出命案。”

    白曦沉默了。

    灵灵八:“难道你不想手撕渣男贱女么?”

    白曦:“……嗯。”

    灵灵八庄严点头:“你的三观值得我的肯定。”这乱七八糟跟蜘蛛网一样的感情纠葛!

    统生无憾了。

    灵灵八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一个凶案世界里遇到这样缠绵纠结的爱情故事。

    “我为什么要明白这么无耻的爱情呢?”胖蝙蝠摇了摇小脑袋奶声奶气地说道,“奶奶跟我说过啦。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给小曦当牛做马的男人。这个不好,那就换下一个好了。你喜欢他,那就给你。安菲,我觉得用一个男人就能试探出一份友情的真伪,那真的很划算。”胖嘟嘟的小吸血鬼美滋滋地转过去,拿自己耳朵尖儿上的小绒毛蹭了蹭韩队英俊的脸开心地说道,“我现在喜欢韩队啦。从前的那个我不稀罕。”

    “韩队韩队,你愿意在以后的人生里饲养我,保护我,照顾我,直到生命的尽头么?”

    白曦觉得先气死渣男贱女再说。

    这种明显是在自己面前炫耀自己的胜利,还很“无奈又艰难”的表演,她就得叫安菲知道,自己不缺一个王行。

    还有比王行好千倍百倍的人等着饲养她。

    白安猛地捂住了脸。

    她觉得很对不住韩队。

    “愿意。”英俊的青年没有半点犹豫地说道。

    “每天都吃六餐,零食不能少,还要亲亲抱抱。”胖蝙蝠得寸进尺地说道。

    “愿意。”

    安菲震惊地看着穿着特警制服,看起来凛然正直,英俊得令人不能直视的青年。

    她回头,却看见王行的脸色阴沉,专注地看着韩宁,突然举得自己接下来的话说出来并不能叫自己在白曦的面前有什么优越感。

    “好了,你还想说什么?”白曦觉得韩队很上道,关键时刻把场子给自己撑住了,心满意足歪着小脑袋,短短的小翅膀抱着韩队精致的下颚问道。

    “我,我……”虽然脸有点疼,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小曦,我知道我不对。”安菲就看见这个时候,冷峻英俊的青年突然垂头,亲了亲胖蝙蝠的小后背……

    这么胖还亲的下去,这特警是不是眼瞎?

    安菲心里发堵,想不明白,这么一颗胖蝙蝠,为什么先得到王行,然后又得到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而自己却要那么难。这叫自觉比白曦美丽无数倍,当然也懂事无数倍的安菲巨大心里委屈极了。

    她努力地忍着心里的难受,对白曦轻声说道,“昨天我和王行一直都在他家里。小曦……我们是情不自禁,也是,也是你懂的,男人和女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我和王行之间才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该做的一切……”

    “安菲,你可以了。”王行突然冷冷地说道。

    “为什么?你还要瞒着她么?”安菲眼眶发红地问道,“那我算什么?!”

    “当初你答应的时候,自己说自己算什么,那就算什么。”斯文的男人褪去了一点柔和,一下子变得冷酷起来。

    他用一种陌生的,又充满了异样的目光看着安菲。

    许久之后,他缓缓收回目光。

    “我不否认,昨天的确和你在一起。可是安菲,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心里爱着的是小曦,至于你……我们之间只是身体上的往来,不会再有其他。”

    他慢慢地走到白曦的面前,专注地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小曦,你该明白我是一个男人。我对我从前和安菲的事无法反驳。可是我只能说,无论我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可是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我不爱她们,我只爱你。”

    白曦差点儿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她现在是真心相信王行不是个东西了。

    这么恶心的话是怎么能说得深情款款的。

    还想感动中国咋地?

    白曦:“我能扇他不?”

    灵灵八公正地:“翅膀太短,扇不着。”

    白曦:“……谢谢你的提醒。”

    灵灵八:“帮到你就好。”

    白曦深吸一口气,努力转头不要看自己面前挺了挺……反正圆滚滚精神抖擞的光团。

    “你真恶心。”韩宁冷冷地说道。

    王行和他对视,突然轻笑了一声,那份专注,仿佛把韩宁记在了心底。

    “韩队,我劝你不要……”

    “我介绍过我自己么?”韩宁突然问道。

    王行沉了沉眼睛。

    “小曦刚才就是这样称呼你。”

    “那你叫得很自然。”

    “当然。小曦在意的人,我一定会放在心上。”

    “这么说,你们两个昨天晚上一直都在一起,没有出门逛逛,联手做个案?”白高简直生来就是克人的,看见安菲战战兢兢地看着自己,悠闲地靠在了沙发里看着自己保持得很优美的手温和地说道,“王行,如果你是个普通人,我当然相信你,因为安菲没有能力一个人把死者弄成这样。可是你身上有一种叫我感到很奇怪的味道。异种的味道。可你却还是个普通人……”

    王行的脸色沉默了起来。

    “我记得你父亲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主持一项非常前沿的医学研究,基因遗传学……”

    “你说都没错,父亲的确曾经把异种的基因在我母亲怀孕的时候打入了我的身体。可是我没有异能,这项研究失败了。”

    王行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沉沉地说道,“如果白先生还会怀疑,可以去翻看父亲留下的科研档案。上面有所有的当时加入这个项目的学者共同的签字。”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无奈的苦笑,转头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对不起小曦,我不得不隐瞒你。因为我是一个失败品,是令人失望的。在你的面前,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很完美。”

    白高捂着嘴看着王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是父亲母亲的孩子,异种基因打入我的身体,母亲孕育我十个月,可是生下我,却依旧是个普通人。没有继承异种半点能力。所以这个项目是失败的,我的身体里拥有异种的基因,可是却完全没有半点作用,从我开始,这个项目就此停摆。父亲也不可能去用其他人的孩子实验这样的项目。”王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坦然地说道,“这件事是王家的秘密。父亲母亲希望我不要被任何人歧视,忘掉那段并不美好的开始,所以没有人再提过。”

    他的目光变得柔软了起来。

    “我一直都感到很自卑。人类不是人类,异种不是异种。可是小曦的存在,叫我……”

    “你这么爱小曦,就用出轨来回报她?”白安冷冷地问道。

    “我也是个男人。”

    “小曦这个女朋友是摆设么?”白安讥讽地问道。

    王行沉默了下去。

    “我希望我和小曦之间最美好值得纪念一生的一切,都发生在我和她成为夫妻之后,新婚的那个夜晚。”

    白安什么都不说了,摆了摆手看向白高。

    “你来?”

    “来不了。”俊美的青年懒洋洋地笑了笑。

    他轻哼了一声,看着王行挑眉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会查证的。对了,差点儿忘了告诉你,这女人怀孕了,在我这里做的检查。”

    他对王行微笑了起来。

    “那那个孩子真的很可惜。”王行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坦然地说道。

    “她还来找过小曦,说有一个秘密要告诉她。”白高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死得很凑巧。”

    王行平静地说道,“在医院见的生死离别多了,抱歉,我无法惋惜一个陌生人。”

    “那你很专业。”

    白高称赞了一下。

    “所以小曦,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王行却不在意白高的一点隐藏的讥讽,转身在安菲痛苦的目光里认真地说道。

    胖蝙蝠觉得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恶心,一下子就被有力的手臂勒住了。

    英俊逼人的特警队长抬头,看着一脸诚恳的斯文男人,将心中的警觉和怀疑都不动声色地压在眼底。

    “请带着你的身体上交流的朋友,从白曦的眼前离开。”

    他顿了顿,勾了勾平直的嘴角。

    “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