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5.特警也有春天(七)

195.特警也有春天(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队沉默地把胖蝙蝠给揣回了衣兜里去,捂住, 免得被眼前这俊男美女给蝠道毁灭了。

    白曦在口袋里默默地缩了缩小脖子。

    那个什么……

    这真的不怨她呀。

    原主就是这么称呼的。

    她从不能一夜之间, 就变得和原主不一样了是把?

    在韩宁的面前还能放飞一下自我, 可是在吸血鬼这几位长辈的面前,就绝对不能马虎了是不是?

    白曦在每一个世界,都在努力地扮演者原主的角色。

    她想到这里, 委屈地哼哼了一声, 还抬起小爪子去揣韩宁的手。

    “放我出去。我的爷爷奶奶, 不是坏人呀。”

    韩队就沉默地看着对面的俊男美女脸色更加狰狞了。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微微点头,对那两位吸血鬼致意。

    美艳无比的年轻女人哼了一声,倒是那个年轻的俊美的男人笑了笑, 感兴趣地看着韩宁, 想到他方才第一时间把白曦给护在自己的口袋里,勾了勾嘴角挑眉问道,“行动组一队的韩队长?”他似乎认识韩宁的样子,不过韩宁并不觉得奇怪, 毕竟异种经常会和他们这些特别行动组的成员打交道。他只是点了点头, 就歉意地说道, “白曦并不是……她只是看见长辈,非常开心。”

    那对面的青年和女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带了几分兴味。

    “我知道小曦谈恋爱了, 已经交往好几年, 只是从前我听说是个人类, 所以有些不高兴,没有过来见见。”那个美貌的女人撩起头发,风情万种地笑了笑,美艳的红唇微微张开,带着几分诱惑,那美艳风流简直能把还在吃奶,连喝血浆还得兑果汁的白曦碾压七八个来回。不过,这女人显然也在留意韩宁的神色,见韩宁无动于衷,反而垂头摸了摸正奋力挣扎出一个小脑袋的白曦,不由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你一定要和人类在一起,我也只好来看看。”女人美艳得有些锋芒的眉眼变得温和了很多。

    其实这些年,她也不是没有见过白曦。

    只不过她懒得去见白曦的男朋友。

    平时,似乎她的男朋友也很懂事,每次她打电话要来的时候,都会先离开。

    对于这份懂事,女人就觉得很满意了。

    她虽然并不是那种拥有着异种的傲慢看不起普通人类的性子,可是白曦和她们这些老家伙不一样。

    太钻牛角尖儿,一旦喜欢上谁,恐怕就是一生一世。

    吸血鬼的生命无比地漫长,如果不是被杀死或是意外,那么就可以一直一直活下去,直到疲惫,陷入沉睡等待再一次醒来之后享受生命。

    可是人类,最美好的时光又有多少年呢?

    白曦不会因为爱人容貌的老去就移情别恋,可是如果她的爱人死去,她的感情又该怎么办呢?

    更何况人类的感情太过容易改变,那个人类的男人,真的会爱护白曦一生一世么?

    因为有这么许多的顾虑,所以她一直都在纠结,可是她担心的孩子,这几年一直都在说自己男朋友的好,所以,她觉得或许自己可以相信一次,没有再打电话提前通知就上门,想着出其不意,或许会见到那个男人。

    显然这个机会现在就等到了,欣赏地看着面前挺拔英俊的青年,大美女的嘴角勾起一个动人的笑容来说道,“如果早知道是韩队,我不会阻拦。“

    韩宁在异种之中风评非常好,是难得被异种都夸赞的人类。

    他的品行,也被人熟知。

    这样的人,不是会轻易移情别恋的男人。

    更何况看见韩宁护着白曦的样子,年轻的美女露出笑容来说道,“我是白安,这是白高。”这显然是两个吸血鬼的老家伙在活了很多很多年,转变了很多的身份之后懒得起名儿,面前正用着的完全没有诚意的名字了,不过韩队显然也知道对于起名无能的吸血鬼来说,起两个动听的名字简直比开脑洞还要困难。

    他不觉得白安是在屋檐自己,握了握白安的手,飞快地放开。

    他知道白安是误会了。

    误会白曦这几年的男朋友是自己。

    可是他也没有纠正这个错误。

    他只是如同一个回家的主人一样,看起来很平常地握着金色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正是白天,白曦的家里透明的落地窗敞开,满室都是暖暖的阳光的味道。韩宁看了看,走到了看起来很舒适的客厅里,把白曦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沙发的一个小角落里……不放在角落里不行啊,胖蝙蝠圆圆滚滚的,不用沙发角落卡着点儿,完全不能平稳地坐在沙发上。

    看见胖蝙蝠岔开小爪子稳稳地坐在沙发的角落,韩宁又从一旁的袋子里拿出几个口味不同的血袋来,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说道,“你和你的……长辈先聊。”

    “卧室!”白曦知道他是要给自己整理一些衣服,短短的小翅膀指了指自己的卧室。

    青年点了点头,没有半点害羞地走了进去。

    胖蝙蝠就很没有事干,卡在沙发角角里,抱着一个草莓血袋仰头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白安和白高。

    “怪不得越来越胖。”这明显是被韩宁给惯的。

    看见白曦小肚子鼓鼓的,却还是卖力地抱着血袋歪头看着自己,白安露出几分无奈。

    她很美貌,一旁的白高也是一个很俊美,带着几分邪气的青年。

    “怎么突然来了呢?”白曦的小爪子把血袋紧了紧,好奇地问道。

    “不知怎么,我和你哥……”白安显然不能承认自己是奶奶。

    还奶奶……

    奶奶个熊!

    大美女脸色扭曲了一下,这才和白高一块儿优雅地坐在了熊孩子的对面,涂着非常艳丽颜色的指甲宠爱地捏了捏白曦的尖耳朵,看见她扭了扭,躲在血袋后头很害羞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宠爱地说道,“我和你哥觉得心里突然慌得很,心神不定的,就想来看看你。”在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心里,能叫他们看重惦记的,也只有一个从小养到大的白曦了,见白曦张了张尖尖的小嘴,小尖牙都露出来了,白安挑眉。

    “怎么,难道有我不知道的事?”

    “我摊上大事了!”胖蝙蝠可算找着亲人了,顿时奶声奶气地哽咽了起来。

    她似乎想要哭一下,却没有成功,哼唧了一声。

    “大事?什么大事?”白高手臂撑着扶手,露出了一个有些邪气又俊美的笑容。

    他看起来很年轻,又有一种叫女人会心动的邪气的眼神,可是眼睛的深处,却带着几分不明显的历经世事的沧桑。

    “命案呀。”白曦摇头晃脑,见两位长辈关切地看过来,那虽然嘴上有些嫌弃,可是眼睛里的爱是无法掩饰的。她觉得心里有些难过,不知道上一世,原主不明不白就背负罪名死掉,会是多么令人难过的事情。

    更何况她也知道,虽然白安和白高看起来是很游戏人间,风流浪荡的样子,可是他们一向都有用这一直以来积攒下来的巨大的财富,来建设一些希望小学,还资助着很多贫困的学生。

    匿名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应该被感谢的对象,可是……

    灵灵八:“天道都知道。”

    无论好事坏事,是否隐瞒了世人,可是其实都在天道的眼中。

    不过或许,白安和白高也不在乎这个。

    白曦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把自己的倒霉事儿全都说了。

    白安和白高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沉了下去。

    “吸血鬼?”白高俊美的脸上若有所思,突然冷笑了一声,“好大的胆子。”

    他们是吸血鬼中力量最强大的两位长老,白曦是被他们庇护长大,就算是有一些歪心眼的吸血鬼,也绝对不敢在白曦的面前露出什么痕迹。

    “韩队在保护我。”白曦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肚子,捧着血袋很开心地炫耀,见两位长辈很满意的样子,急忙拍打短短的翅膀卖力地夸奖韩宁。

    她夸得专心致志,完全没有注意到英俊的青年已经站在她卧房的门边安静地听着。他很英俊,是和白高有些阴郁的俊美完全不同的,昭然的正气与凛然。这样充满了正直的青年,白安说句老实话,也的确会是能够吸引一个小吸血鬼的。

    白曦在她和白高的身边长大,看了太多的风情和浪荡,所以,会喜欢这样正气的,还很温柔的男人。

    一个男人,如果会照顾白曦,并且温柔地对待包容她,哪怕他是个人类,白曦也会坠入情网。

    不过白安还觉得有些庆幸,白曦第一个喜欢上的,是韩宁,而不是其他有更多心思的人类。

    “她说的话有些夸张。”韩宁提着一个袋子走过来。

    “这是在做什么?”白安挑眉问道。

    袋子里,有一些衣服露出了痕迹。

    “她要搬到我那里去一段时间。”韩宁简单地说道。

    同居?

    白安笑了笑,看着小蝙蝠天真无邪的目光没有说话,反而有一种乐见其成的感觉。

    “那小曦就交给韩队了。”她和白高对视了一下,这才感兴趣地问道,“更何况韩队也可以近身保护小曦,对了。小曦说得含含糊糊,我还是想要问问,这个尸体上的吸血鬼牙印,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韩队,我们在族里还是有一些地位的。”说起来,吸血鬼内部自称的时候,只会自称优雅的血族。

    不过白安对这种称呼的感觉不大,也不一定要用这样的自称来昭显自己的种族尊贵。

    韩宁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美艳的女人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目光。

    “这么说……你怀疑是小曦的朋友安菲?”

    “没错。”

    “那为什么不审问她?难道还要看着她威胁小曦么?”白安美貌的脸猛地沉了下去。

    韩宁皱了皱眉。

    “我们没有证据……”

    “韩队,恕我直言,在异种的规矩里,证据反而是最不需要的东西。胜者为王,强者为尊,弱者就没有在强者面前口口声声所谓证据的,所谓你们人类的那一套公平的规矩。既然安菲嫌疑很大,那就叫她自己把事情解释清楚。如果不是她,她不是也洗清了自己?”叫韩宁诧异的是,说出这番话的并不是白安,而是坐在一旁笑得很邪气,浪荡,仿佛是一个花花公子一般的白高。

    他用一种很散漫却很优雅的姿态坐在沙发上,看着韩宁勾起一个戏谑的表情。

    “如果她不能说清……我想,就不需要你们人类的审判了。”

    “血族已经慢慢融入人类,我希望两位也能遵守人类的法制。”

    “当然。你看,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人。”

    白高的眼底却带着几分冰冷,看着和自己针锋相对的韩宁温煦地说道,“可是这件事涉及到小曦,韩队,我希望你能稍稍……”

    “不要为难他。”白曦急忙在一旁叫道,“我相信他凭自己的能力,也可以找到凶手。”

    “白曦你……”韩宁露出几分诧异。

    “你说得没错呀,就算是异种,可是想要在人类之中,像人类一样生活,就不能总是想着自己是异种,是不一样的。而且一旦开了这样的口子,那你以后遇到别的案子,难道也要总是走非常手段么?我觉得你昨天和今天分析得那么好,不需要异种上位者的压制,也可以找到办法证明安菲是不是无辜,叫她说实话的不是么?我愿意等的,而且,你总是在我身边保护我,我也不会遇到危险是不是?”

    胖蝙蝠觉得自己说了很多话,嗓子疼,急忙叼住了血袋。吧嗒吧嗒给自己补充水分。

    韩宁的目光柔软了起来。

    他抬手,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

    “我的确不能破坏法度,没有证据,就将安菲抓到行动组来审问。”青年平静地看着脸色有些冰冷的强大的血族,慢慢地说道,“可是,如果她只是被血族内部审问,我只会当做不知道。”

    他的话叫白高一愣,继而,冰冷的眼底慢慢化去了一点寒冰,看着韩宁露出几分和煦来说道,“韩队,你果然名不虚传。”好了,这就是叫他和白安出面审问安菲了,想必安菲是不敢反抗他们两个。

    这样询问出来的结果,韩宁当然也可以听到。

    到时候他并未违反法度,可是却还是会知道想要知道的一切。

    就凭这样灵活的办事手法,白高就觉得这个人类不错。

    “至于一个怀孕的女人,你让我想想。”白高撑着额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和白安相视笑了,挑眉说道,“我们前些天还真遇上过这么一个女人。”他们自己就开了一家非常豪华的私人医院,血库自备,并且收费非常昂贵,只不过他和白安都是有着几百年生命的血族,因此对于医学来说非常精通,能够来到医院的有钱人从来不会感到钱白花了这种。

    他带着几分回忆地想了想。

    “是不是这个女人?”韩宁从衣袋里取出照片。

    照片有两张,一张是很狰狞的死者,另一张,是那女人活着时候的模样。

    “这是在保险柜里发现的。”他侧头对白曦说道。

    白曦只庆幸韩队没有把两张照片给放在和自己一边儿的兜兜里。

    “是他。”白高看了一眼就爽快地说道。

    “你可以肯定?”

    “对于美人,我一向记忆深刻。”虽然这女人的行为非常愚蠢,可是谁都不能否认,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人。白高的眼底露出几分笑意,看着这张照片笑了笑轻声说道,“她的确是在我们医院做过检查,而且……”他靠在白安的身上有些异样地说道,“她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白曦呆呆地问道,“为什么是有趣的女人?”

    “一个人类女人,在发现自己怀了一个怪物的时候,很少会能够笑出来,”见白曦躲在韩宁的怀里呆呆地看着自己,豆子眼懵懂,白高哼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而是狂喜。这么有趣的女人,我当然会感到很有印象。而且,她很高兴地给她的男人打电话。”

    他还记得那个女人充满了喜悦地打给自己的爱人,说着什么“你要当爸爸了”,还郑重地谢了白高。

    “为什么要道谢?”白曦茫然地问道。

    白高沉默了很久。

    “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以为凭借这个怪物一样的孩子,可以得到那个男人。”他点了点白曦的小脑袋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小曦不需要知道这些。”

    韩宁却明白了。

    或许是已经发现男人对自己并不是真心地爱着,所以这个女人,要拿这个肚子里的孩子作为秘密,要挟这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多么愚蠢的想法。

    “如果你和我分手,我就叫所有人都知道,你也是个怪物。”

    她狂喜,是因为以为可以抓住这个男人,分享她和他之间成为父母的喜悦。

    就算他是个怪物,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只是这样的感情是下场太过惨烈,韩宁垂头,把白曦捧在自己的手里,摸了摸她的小肚子。

    这只小胖蝠……还是天真懵懂地过日子就好了。

    白曦很自然地翻了个身,叫他给挠胖肚皮。

    “顺便说一句……”就在白高看不过眼想要继续的时候,就听见房门传来钥匙拧动的声音,之后,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提着一兜沉甸甸的零食,走了进来。

    看见坐在客厅的陌生人,男人微微一愣。

    “你们是……”

    白安飞快地看向同样呆滞了的胖蝙蝠,美艳无比的脸抽了抽。

    “这男人又是谁?”她顿了顿艰难地问道,“怎么也有你家的钥匙?”

    她家小奶蝠可以啊!

    韩宁却猛地看向那个温和斯文的男人,沉默地把僵硬的胖蝙蝠揣进了自己的衣带里。

    灵灵八严肃脸:“修罗场!”

    统生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