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2.特警也有春天(四)

192.特警也有春天(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暴风一样的哭泣, 叫白曦目瞪口呆。

    她呆呆地握着自己的手机, 看着正握着自己手腕儿的英俊青年。

    这个……虽然从背影看上去有点那啥, 可是他们真的没有那啥呀。

    “你, 你找不着对象儿呀?”

    白曦说完话,恨不能抽自己一耳光。

    这真是戳人伤疤呀!队长大哥会不会恼羞成怒, 不保护她了?

    “对不起。”她可怜巴巴地鼓着自己的小脸儿对韩宁哽咽地说道。

    韩宁沉默了一下。

    “嗯。”

    对于自己没有对象这种事,韩队显然也没法儿弄出一个长篇大论, 和一个小姑娘研究一下自己二十多年来单身生活的心路历程。

    灵灵八屏住呼吸片刻, 严肃地松了一口气:“太好了!”

    白曦:“?”

    灵灵八:“他没对象真的太好了。”

    白曦深深地陷入了对自家系统对于人家单身好多年找不着对象的苦逼生活充满恶意的反思之中。

    这灵灵八这么能,咋没蹲过局子呢?

    还年年受表彰, 一定是上面有统!

    灵灵八谨慎蹭了蹭她:“他没对象, 你抢到手, 绝对不是小三。”作为一个三观很正的系统,灵灵八绝对不会怂恿自己的宿主去抢名花有主的男人, 这是赌上了灵灵八的尊严和统格的最后的底线,它一直非常认真地遵守着。

    看见这腼腆的狸猫沉默了, 灵灵八已经有了经验,也不热情地推荐,而是犹豫了一下:“听说行动组一共有三个小队。”言下之意, 叫白曦不寒而栗了。

    她在韩宁沉默的目光里缩了缩小脖子,正在犹豫自己该不该爬起来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轰轰的奔跑声。

    就仿佛是万人奔跑。

    “哪儿呢?小韩的对象长什么样儿啊?!”门外吵杂一片, 这些行动组的精英们显然对韩队充满了关心, 白曦只觉得毛骨悚然, 震惊地看着脸色微微一沉的英俊青年,她突然灵机一动,韩宁就见眼前一花,正躺在床上打滚儿的小姑娘不见了,一颗黑乎乎胖嘟嘟的小蝙蝠儿四仰八叉,袒露着软呼呼的小肚皮,对他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小吸血鬼龇着两颗小尖牙,细细地叫了一声,把胖嘟嘟的小身子挤进了被子里。

    韩宁默默地抬手,把被子盖在她的小屁股上。

    灵灵八惋惜:“多么好的见家长的机会!你为什么变身?”

    白曦自鸣得意:“变成蝙蝠,他们还能认出我是哪只吸血鬼么?”

    只要不露出自己人形的脸,等保护期过了,自己就和韩队拜拜,然后和行动组的各位警官大人们也擦肩而过,相见不相识呀。

    到时候,谁还知道自己在行动组这段时间的黑历史呢?

    这世上的蝙蝠都差不多,想要从铺天盖地长得都差不多蝙蝠的形象作为特点专门去寻找吸血鬼中的一个……白曦笑了。

    她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蝙蝠,各位警官,以后就算想念,也找不着她呀。

    她决定最近一段时间,就在行动组以小蝙蝠的形象出现。

    灵灵八欲言又止。

    白曦:“嗯?”

    灵灵八沉默了一下,公正地:“这大概不能够。”

    白曦对这只总是和自己唱反调的系统已经忍无可忍了。

    白曦:“为什么!?”不说出个理由来,非投诉它不可!

    灵灵八本着做统要诚实的作风:“你这么胖,在蝙蝠里……也很独树一帜。”

    白曦:“……”玻璃心被捅碎一地的绝望和伤心,她,收到了。

    白曦:“你给我等着!”

    灵灵八委屈脸:“忠言逆耳。对了,你昨天没刷牙。”

    白曦就很痛苦了:“谢谢你的提醒啊。”

    灵灵八严肃地挺了挺自己的光团:“为宿主服务!”

    感觉到了宿主的悔改之心,它虽然一向都不大参合宿主在穿越的世界里的行动,还是谨慎地提醒:“记得一会儿刷牙。”没有听到白曦的回答,它决定再次忠言逆耳:“不刷牙,会叫你的牙齿出现病痛,你不会希望一百年后,你的獠牙烂掉,再也不能吸血,是不是?”它很关心宿主的身心健康问题了,和敦促宿主处对象儿的热情一般无二,白曦趴在被子里奄奄一息,抽了抽小身子,觉得自己不用等一百年了。

    等报答完吸血鬼长老们的功德,她就赶紧去死一死,然后送这灵灵八去局子。

    “别怕。”看见单薄的被子底下,一个小小的凸起抽搐了一下,可怜巴巴的,韩宁垂目,隔着被子摸了摸这软乎乎的小身子。

    白曦就勉强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她奶声奶气地叫道,“不要闹绯闻呀。”

    小蝙蝠可怜极了,韩宁想了想,觉得到底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自己去拉她,那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更何况,现在是自己的同事们在闹腾,他从床边直起了身体,转头,看见门口正挤了七八个人,因为拥挤,还把刚刚那个风风火火奔跑出去的中年男人挤进了房间。

    迎着韩宁沉静的目光,中年男人讪讪的,然而看见房间里只有韩宁一个了,不由一愣,迟疑地问道,“那个小姑娘呢?”

    “哪个?”韩宁冷淡地问道。

    “就那个,白白胖胖的那个。”

    被子底下的小凸起再次抽搐了一下,简直万箭穿心。

    白白……胖胖的……

    “她不胖。”似乎感受到了小吸血鬼的绝望,韩宁皱眉说道。

    他这么一副维护对象的样子,中年男人莫名地欣慰了。他急忙笑着说道,“对,不胖,正好儿,和你正合适。对了,她去哪儿了?”

    他就很担心那小姑娘因为害羞,还有大家的热情跑掉,然而说句心里话,这真的是忍不住啊。这特别行动组的心酸,不加入其中那是绝对不能体会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棒棒的小伙子,精气神儿不说,帅气还高薪,还拿着市里的行政级别,那真是……特别适合结婚。

    可是每一年,行动组的精英们都面临找不着对象儿的窘迫。

    行动组的工作太繁重了,虽然异种在人类之中占据的只是少少的一部分,并且大部分都安分守己,可是有那么一小撮的异种,总是能给安定带来巨大的动荡。

    异种如果想干坏事儿,那破坏力比普通案件高多了。

    所以虽然行动组接到的案子不多,可是想要处理起来,却比普通的案件要忙碌得多,几乎全年无休天天加班。

    男女队员找不着对象,更可气的是,还不肯内部消化。

    谁还不想娶个贤内助咋滴?

    只是精英们想得美。

    这年头儿婚姻面前人人平等,怎么好意思只叫另一把付出呀?

    因此,虽然行动组经常和兄弟单位结成互帮互助的对子,努力解决老大难,可是成的就很稀少了。

    韩宁是年轻一代之中的精英,二十多岁就凭着自己过人的成绩成为行动组一队队长,这是三队之中最年轻的一个队长了。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年纪轻轻身居高位的帅小伙儿,恋爱依旧非常愁人。

    韩宁自己也专注事业,也不去相亲什么的,所以,当看到他和一个小姑娘都已经发展到了在房间共度一夜并且大清早还似乎很有兴致地在床上缠绵,整个行动组有点儿资历的,不畏惧韩宁的,都跑过来围观了。

    “……”韩宁没有吭声。

    中年男人疑惑了一下,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懂了懂了,这真是……”可别太热情把这恋爱的小火苗儿给吹没了,男人脸上带着“我懂”的笑容,转头招呼道,“走了走了。小韩处对象,你们参合什么。不过小韩……”他转头对笔直地,如同青松一般立在床边的韩宁笑呵呵地说道,“这可是个好姑娘啊。你要珍惜知道不知道,不许叫人家小姑娘对你失望啊。”他说完了,带着身后的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走了么?”白曦躲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听见,从被单底下怯生生探出一双小尖耳。

    “走了。”韩宁短暂地说道。

    他英俊的脸上露出一点茫然。

    他竟然没有开口解释,自己和白曦没有关系。

    “那大叔是谁?”白曦又探出一颗小脑袋,努力往外扭动。

    “我们组长。正局级。”

    韩宁给她都掀开,叫胖嘟嘟的小身子暴露在阳光底下。

    ……他们组长真是没说错,的确有点……胖……

    英俊的青年默默地摸了摸她的尖耳朵。

    “痒痒。”尖耳朵抖了抖,小蝙蝠奶声奶气地抗拒了一下,又滚动了起来。

    她似乎很喜欢打滚儿的样子,在雪白的被单上黑乎乎一团滚得很开心,不知怎么,韩宁就想到方才这白白嫩嫩的小姑娘滚在自己床上的样子。作为一个可以在人形和兽形之间转化的异种,随时变来变去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着装的问题。

    吸血鬼们早就优雅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衣服在变成人形的时候依旧留在身上,不过这小姑娘穿了一件不长的,看起来很少女的小裙子。

    韩宁一向是个严谨的人,也不大喜欢和女性来往,虽然平时也有美女对他投怀送抱,可是他只是远远地避开。

    白曦是第一个登堂入室,能在他的床上打滚儿并且睡了一夜的女孩子。

    她刚刚人形的时候滚来滚去,裙子都乱七八糟的,一双白白嫩嫩的小腿在床上乱动。

    韩宁沉默地抿了抿嘴角,觉得在这小吸血鬼单纯的目光里,自己却想了这样龌龊的事情很不正义。

    他转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你怎么不摸了?”小蝙蝠自己滚动了一会儿,又滚到他的眼前,歪头,奶声奶气地问道。

    韩宁觉得自己就像是禽兽。

    “别人我都不给摸的!”胖蝙蝠用一种“你赚大了”的目光看着英俊的青年。

    韩宁站在床边很久,手指缓缓落下,揉了揉她的一双软软的小翅膀。

    小吸血鬼又开心地滚动了起来。

    她看起来只有昨天在凶案现场的时候害怕得要哭出来,似乎一夜之后,发现韩队是个纸老虎,她不怕他了,还试图去得寸进尺。

    韩宁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如果有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这样娇气任性,那他一定转身就走。可是这颗胖嘟嘟的小东西,显然叫韩宁心软了。他正俯身想要再去摸摸白曦的小身子叫她开心,就听见落在被子里的白曦的手机响了。

    手机上闪动着一个叫做“王行”的名字。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

    小蝙蝠滚在手机边上看了一会儿,却偏头置之不理,没有理睬这个来点。

    显然电话另一端的人非常礼貌,并不是穷追不舍,只要没人接听就持续拨打电话的性子,在发现没有被理睬,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之后手机提示白曦收到了一封短信。

    白曦懒得看,正滚在被子里,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肚皮,又仰头,看韩宁。

    “饿了。”她歪头看了看闹钟,对韩宁认真地说道,“八点了,早餐时间。”

    她还是一只三餐很规律的吸血鬼。

    韩宁沉默了下去。

    “不接电话?”他鬼使神差地问道。

    “不接。”白曦心说塑料男朋友,一会儿就跟他分手!她小爪子抖了抖,麻利地抹开了手机屏幕去看原主的男友王行会给自己一封什么短信。并不意外,这封短信的语气非常温柔,还带了几分关心。

    并没有谴责白曦没有接自己的电话,而是有些关心白曦今天请假,体贴地问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这样温柔谦和,叫白曦的眼前恍惚了一下,觉得原主那样单纯,还没断奶的个性,的确会喜欢上这样对自己又温柔又照顾的成熟男人。

    那是一个很英俊,又很优雅的男人,叫白曦说句公道话,做医生很合适他。

    王行不仅是医院里的精英医生,还是医学院的讲师,优秀又幽默,原主曾经去听过他的几次公开课,觉得台上的男人,温文尔雅,却又叫她移不开目光。

    那样优秀的男人,得到了很多的女孩子的崇拜和告白,可是原主的记忆里,他的生活却非常自律。

    他从不在外面沾花惹草,哪怕原主很幼稚,很宅,还很怕羞,不肯和他共度夜晚,他都不在意。

    他如同一位绅士一样尊重原主的每一个想法,并且在她需要他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这样完美的男人,当然叫原主爱得眼里再也看不进去别人了。

    如果不是功德问题,白曦真的也信了这男人对原主的一片真爱了。

    守着一只奶蝠当奶爸,这不是真爱根本做不到哇!

    白曦甚至现在还有点迟疑,戳了戳灵灵八。

    当需要系统的时候,白曦就非常和气了,并且很有相逢一笑泯恩仇,既往不咎的意思。

    白曦:“你说,这王行会不会和上个世界的陈家父子一样,把功德转移给了白妈妈?”上一世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白曦觉得那些生活就仿佛隔着雾蒙蒙的屏障,又断断续续,似乎已经缺少了很多。

    她却还是隐约地记得上一世的确是出现过功德剥离的事。不过灵灵八想了想,严肃地摇头:“剥离功德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做过一个世界,不会在短时间再进行第二次试验,不然会引来天道关注。”

    它明显就是拒绝了白曦的痴心妄想。

    别傻了姑娘,真爱什么的不存在的,还是赶紧擦亮眼睛换个奶爸吧。

    灵灵八觉得韩宁就很合适了。

    白曦顿时对这位男友冷酷了,小爪子在手机上划拉了半天,给了一个动静。

    这需要“分手”两个字,男友就成了前男友。

    主动踹了这倒霉男人的白曦在发送信息之后,觉得自己卸下了一个重担,美滋滋地蹭了蹭被子。

    韩宁也正在接电话,不知道听到电话里说了什么,他微微一愣,下意识地露出几分凝重。

    “怎么了?”满足的白曦看见他有些严峻的脸,关心地问道。

    她拿自己的小爪子勾住了韩宁的制服,吊在上面。

    韩宁沉默着捞起她托在自己的掌心,又把她的手机揣进自己的制服口袋,沉默了一下才轻声说道,“那女人怀孕了。”

    看见白曦愣住了,小身子都僵硬了,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安抚她轻声说道,“后勤在解刨尸体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与骨骼正处于怀孕的状态,只不过有人从她的身体里取走了那个胎儿。”取走胎儿的人并没有开膛破肚,而是从正常分娩的通道将那胎儿取走,显然是不希望有人将怀疑的目光放在她怀孕上。

    那么,或许说明,有问题的是那个胎儿。

    韩宁顿时想到了保险箱里会有什么。

    应该是女人做的胎儿影像。

    因为发现孩子和正常的胎儿不一样?

    韩宁若有所思,沉了沉心,托着白曦往外头。

    他为了缓和白曦的害怕,转移话题问道,“方才来的信息是你朋友?”

    “昨天之前是我男友。”胖蝙蝠感谢他的贴心和看不见的温柔,急忙蹭了蹭他修长的手指说道,“我刚才跟他短信分手了。”

    韩宁一愣,垂头看着正美滋滋挺着胖肚皮看着自己的胖蝙蝠。

    他欲言又止,还是沉默了下来。

    她分手是……

    因为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