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91.特警也有春天(三)

191.特警也有春天(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宁再一次肯定了, 这颗胖蝙蝠的生活还挺讲究。

    喝点儿血还得加果汁。

    还有果味要求。

    他看着这已经对自己不害怕的, 还胆大包天敢在行动组面前提条件的小吸血鬼。

    “那再来块儿蓝莓蛋糕吧?”黑马尾少女热切地问道。

    她捧着脸,看着胖蝙蝠的时候眼里充满了异样的狂热。

    胖蝙蝠矜持地想了想。

    “那撒点儿B型血。”小小一颗的小东西抖了抖自己的尖耳朵。

    特别行动组的糙汉们都被这精致的生活态度惊呆了。

    “B,B型血格外好喝的么?”魁梧的青年忍不住磕磕巴巴地说道。

    小小的吸血鬼有些害羞了, 在韩队修长的指尖儿前滚了滚, 小小声地说道, “个人爱好。”

    她期待地用豆子眼看向韩宁的方向。

    灵灵八:“你不恢复身体, 叫他们看看大美女么?”这小小一颗的小蝙蝠,也不能引发行动组精英们的爱呀。

    不引发爱,那怎么谈恋爱?

    白曦目光狡猾:“这才能叫他们更对我温柔点。”

    是对一个有嫌疑的吸血鬼少女温柔呢?还是对一颗胖嘟嘟的小蝙蝠温柔呢?

    显然是后者呀。

    白曦觉得自己今天依旧心机满满。

    她哼哼唧唧地在韩宁的手指前卖力地撒娇,努力争取叫大家都知道自己不是凶手,这种期盼韩队接收到了, 年轻的精英将这小吸血鬼扣在自己的掌心冷静地说道, “虽然她当时在凶案现场,不过我可以肯定, 她并不是凶手。”他虽然年轻, 可是却一向为队员们信服, 因此当他否认了白曦的嫌疑,几个行动组的成员都微微点头,看向白曦的目光多了几分善意。

    韩宁顿了顿, 继续说道,“不过她要留在行动组几天。”

    “为什么?”

    “今天的报案电话本来就很奇怪。”韩宁皱眉说道。

    说起来, 异种们最不愿意招惹的, 就是特别行动组。

    这次的凶案, 疑点很多,特别是在白曦出现的时间,还有报案电话的时间上,真的太巧了。

    能够知道特别行动组的报案电话,这说明报案的本身就是异种,或是与异种关系密切的普通人。那些普通人发现的凶案,都是从公安局转移到特别行动组的手中。

    能够在这样的巧合之下报案,并且笃定凶手并未离开,这显然就说明,当时那个异种就在凶案现场。要么是贼喊捉贼,要么是有不得已不能出现的苦衷,可是唯一叫韩宁肯定的是,白曦这个小吸血鬼,的确是被人盯上了。

    能够知道白曦会出现在凶案现场,并且提前……韩宁想到自己在撞进现场之前,在外面被扣上的那个小门锁,不由细细地看着无忧无虑的小吸血鬼。

    有人把她扣在了凶案现场。

    算好了白曦会到达现场的时间,提前报案,叫行动组和白曦撞了个正着。

    这么说……是有意叫白曦成为替罪羊。

    “你和什么人有过争执?”韩宁突然问道。

    这话说的,原主连吸血都只喝兑果汁的,就别说能和什么人有仇了。

    白曦茫茫然地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

    “你身边的朋友,是不是也有异种?”韩宁眯着眼睛问道,“比如吸血鬼?”

    “我身边都是吸血鬼呀。”胖蝙蝠怯生生地抖了抖自己的小翅膀。

    她就是一只未成年幼崽,虽然独自生活,可是家里的长辈还经常来看望自己,照顾自己,她身边的吸血鬼多了去了。

    不过,他们都爱她。

    “不可能是我认识的吸血鬼,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爷爷奶奶。”小蝙蝠奶声奶气地说道,“对我可好了,照顾我的身体棒棒的!”

    她还想要伸出小爪子来比一个大大的夸奖的动作,却没成功,一下子就在桌子上滚了起来。黑色绒毛绒呼呼的胖蝙蝠一下子从桌子的一端滚到了另一端,生无可恋地在最后的时刻停下来没有掉在地上一世英名尽毁,她挣扎着给自己挽尊,转头,谴责地说道,“桌子太滑啦。”

    韩宁沉默又安静地看着她。

    胖蝙蝠讪讪地爬回来。

    “如果不是你的熟人,那么这个凶手或许只是因为你出现在现场,因此嫁祸你。”韩宁不置可否,他想到尸体上的那两个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的吸血鬼的牙印,总是觉得这并不是一起临时起意的嫁祸。

    毕竟,他从前虽然了解吸血鬼种族,可是却不如白曦一样深刻。如果那女人的血会叫吸血鬼很喜欢,那的确不应该浪费,更何况,韩宁经历过的吸血鬼杀人事件,尸体大多都非常……干净。

    这个干净,就是死者的血,大多都会被贪婪地吸光,而不是弄铺天盖地。

    那简直太不优雅,完全不符合吸血鬼的审美。

    明明那女人的血都已经被放空得差不多,可是却非要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两颗牙印。

    这不仅仅是简单地嫁祸。

    而是有意嫁祸给另一只吸血鬼。

    而那个时候会出现在现场的只有白曦。

    或许……凶手还真的知道白曦会出现,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嫁祸的手段。

    “你要去见死者,这件事和谁提起过?”韩宁看见黑马尾少女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有一杯速冻血浆,还有一小碟蓝莓口味的蛋糕,上面厚厚地铺着一层鲜红的血浆。

    他沉默了一下,看见手边的胖蝙蝠豆子眼亮了,小身体兴奋得扭来扭去,眼巴巴地转着自己的小脑袋在黑马尾少女把盘子和杯子放在面前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滚了过去。小吸血鬼先嗷呜一声啃了一口蛋糕,觉得B型血真的美味无比,转头,两颗小小的尖牙都在闪烁着幸福的光。

    嘴巴吧嗒吧嗒吃蛋糕,她还抖了抖自己的尖耳朵,幸福得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韩宁沉默了一下,伸手把这胖嘟嘟一颗的小东西托在掌心,叫她去喝蓝莓味儿的血浆果汁。

    她小小一团,就和杯子一样儿高,围着杯子团团转却喝不到。

    “我的错!”黑马尾少女顿时痛心地说道。

    “下次给你拿吸管。”看见英俊的自家队长把胖蝙蝠托到杯子的高度,小东西美滋滋地趴在杯子边缘,小脑袋都恨不能埋进血浆果汁里去喝,黑马尾少女实在是忍不住,伸手就在这胖蝙蝠的小身子上摸了一把,满是绒毛柔软的触感,胖嘟嘟的绵软,都叫少女热泪盈眶了。

    正在埋头喝着血浆果汁顺便给自己压惊的小蝙蝠僵硬了一下,回头,呆呆地看着捧脸看着自己的黑马尾少女。

    “不要摸。”她羞涩地扭着自己的小身子。

    黑马尾少女雪白的脸上挂起了两行鼻血。

    她摆了摆手,冲出门口去清理。

    韩宁皱眉,对白曦正容道歉,“对不起,我的组员有些激动。”

    白曦觉得他浑身正气的样子,却似乎很有担当,还会为自己的组员道歉。

    “要征求我的同意才能摸。”白曦奶声奶气地打了一个饱嗝儿。

    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了,小小的蝠翼也舒展开来,瘫坐在青年温热的掌心里昏昏欲睡,小小声地说道,“我谁都没有说,因为我一心一意地害怕,还急着提钱出来。不过……如果是会注意到我的人,应该会发现我的不一样吧。可是我真的不太知道。”原主真的是跟谁都没说,第一次想要凭借自己解决问题,结果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她也觉得这件事有古怪,又觉得有些警惕。

    或许……原主真的在不经意的时间里,得罪过什么不能得罪的人。

    也或许这一次叫她逃脱,可是那个真正杀死女人的异种,会不会来想要杀死她?

    什么?这不符合逻辑?

    都杀人放火搞陷害了,那王八玩意儿还讲什么逻辑啊!

    “好。你同意才可以摸。”韩宁微微点头,看了正有些不好意思进门的黑马尾少女。

    少女黑发黑眼,面无表情,可是看向白曦的时候眼睛简直都能燃烧火焰。

    韩宁迟疑了一下。

    他本来就是想要组员来贴身保护白曦,行动组一队里虽然有几个女性,可是大多都是文职工作,战斗力只怕还不如白曦这个吸血鬼,并不能胜任保护者这份工作。

    唯一战绩彪悍,甚至实力出众连普通的异种都望风而逃的,就是面前这位黑马尾少女。她拥有的力量远远地超过一般的异种,并且一向冷静令韩宁信任。可是看见这马尾少女看向白曦的那种狂热,韩宁觉得不合适。

    以后这小吸血鬼别上门投诉自己天天被骚扰什么的。

    余下的都是男队员,韩宁犹豫了一下。

    趴在他的掌心满足地吃饱喝足的小东西歪头,看着他,很单纯很天真。

    韩宁平静地收回目光,揉了揉眉心。

    “你的情况不明,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韩队的眉眼非常冷静,天生带着一种禁欲的美感,他垂目,在黑马尾少女失望的目光里淡淡地说道,“我会亲自贴身保护你。我记得你说自己是个护士?你最近和医院多请几天假。还有,无论谁给你的食物还有血浆,你都不要吃。”

    如果是熟人陷害,那发现白曦竟然并没有被行动组视为犯人,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顿了顿,抬手摸了摸胖蝙蝠的耳朵尖儿。

    “你的食物,行动组会给你准备。”

    “队长,为什么你不需要申请?”黑马尾少女见自家队长伸手就摸了人家小脑袋瓜儿,胖蝙蝠竟然没有拒绝,顿时感到深深的伤心。

    韩宁抬眼,沉默地看着她。

    他很年轻,可是黑马尾少女却已经垂头认错。

    “白曦的食物,我来准备吧?”她继续问道。

    “不用,我来就可以。她吃的血浆,就用行动组血库里的血。”韩宁断然拒绝。

    特别行动组因为经常出场各种高危行动,并且对战各种高危异种,受伤率常年居高不下,因此本部的大楼里,就有一个非常巨大并且血型包罗万象的血库。

    少女很失望地坐在一旁,慢慢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公款吃喝么?”胖蝙蝠的眼睛亮了。

    它瑟缩地,羞涩地缩了缩自己的小爪子,声音细细的,“那多不好意思。”

    “我付钱的。”韩宁平淡地说道。

    白曦诧异地仰头看着这冷静沉稳的英俊青年。

    没想到韩队真是不占公家的一分一毫呀。

    “那我付钱吧。”她急忙说道。

    英俊的青年摇了摇头,并没有同意。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安慰白曦的话,只是开始和组员们一块儿谈论今日在凶案现场发现的一切蛛丝马迹,一道道的命令都被下达下去,白曦看了一会儿这青年冷静地对组员下达任务,条理清晰并且非常坚定。

    他的下颚线条非常优美,精致之中又多了几分坚毅,并不阴柔。白曦听了一会儿,因为身体上的劳累还有惊惧,慢慢地睡了。这场讨论一直延续到了凌晨三点,似乎是因为经常熬夜加班,因此队员们都精神不错。

    韩宁同样没有疲惫的意思,在结束讨论之后,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有一个吸血鬼要保护。

    他垂头,却看见这只小吸血鬼已经睡得喷香。

    她胖嘟嘟的小身子仰倒,一颗软乎乎的胖肚皮随着呼吸在小小地起伏,似乎唯恐肚子着凉,还知道拿短短的翅膀盖住自己的小肚皮。胖嘟嘟一颗的小吸血鬼嘴巴张开,睡得流口水,呼吸的时候还能嗅到蓝莓味儿还有一点微不可查的腥甜血气。她砸吧了一下嘴儿,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还舔了舔自己的两颗小尖牙。

    韩宁垂头,双手交叉在眼前,沉默地注视着这颗依偎在自己手臂边上的胖蝙蝠。

    他动了动手臂。

    小东西哼哼了两声似乎是在不满,往自己手臂的方向滚了滚。

    黑马尾少女几乎是痛心疾首地提醒,“队长,你摸摸她,抱抱她啊!”

    “少看不良读物。”韩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捅了捅小蝙蝠的胖肚皮。

    没醒。

    韩队无计可施了。

    他想了想,捏着这小东西的翅膀把她放进自己的掌心,托着,这才转身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行动组经常需要加班加点,每一个队长都有一个专门休息的房间,可以住在里面。

    他的房间很单调,只有一张单人床,铺着雪白的被子,一张电脑桌,上面摆放着工作需要的电脑,还有角落的一套健身器材。

    空气里都似乎充斥着一种很单调平静的味道。

    韩宁关上门,托着呼呼大睡,还小小声不知道在说什么梦话“可甜”的小吸血鬼,犹豫了一下,把这小小一团的小东西放在了雪白的枕头上。

    他就睡在床上,闭着眼睛努力睡觉,月光照在他英俊精致的侧脸上,可是这份美景,枕头上,胖蝙蝠却没有半点醒过来欣赏一下的意思。

    一人一蝠和睦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白曦踢了踢自己的小爪子,拿蝠翼揉着豆子眼艰难地在散发着青草味道的枕头上滚动滚动的时候,一歪头就看见了枕头的另一侧,和自己近在咫尺的那张安静的睡颜。

    青年的脸在熟睡的时候多了几分安宁的味道,长长的睫羽微阖,整个人多了几分柔和,可是却依旧英俊得不可思议。白曦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样英俊的人,只是他的嘴唇依旧紧紧地珉起,似乎是在睡梦里依旧操心外面的案件。

    灵灵八:“凑过去亲一口,你不亏!”

    白曦默默地往一旁滚了滚意图远离韩队。

    只是枕头很软,小吸血鬼很胖,微微一动,顺着力道向着相反的方向滚动。

    胖肚皮吧嗒一下贴在了青年的薄唇上。

    胖蝙蝠僵硬了,看着青年缓缓张开自己的眼睛,清明冷静,完全不像是从睡梦中醒来。

    她急忙抱头求饶,“我不是故意的。”

    战战兢兢的一颗小吸血鬼对自己求饶,韩宁没有什么格外的想法,抹了抹嘴角,发现没有什么绒毛糊在嘴上也就算了。

    他只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从拎到房间的白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只手机,放在她的面前说道,“你给医院打个请假的电话。”

    白曦现在最信任的就是这位没有把自己给定了罪的韩队,当然也信服这位有经验的队长的判断,把手机推在床上,小爪子麻利地拨打电话。

    电话接通到了护士长那里,传来护士长温柔的声音。

    “张姐……”奶声奶气的小奶音儿一出,小蝙蝠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是?”

    白曦就发现,自己在作为一只蝙蝠幼崽的时候,是没办法叫人听出是自己的声音的。她只好打破自己本准备在行动组保持蝙蝠的形象博取同情的奸计,犹豫了一下,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女孩子。

    她趴在床上滚了滚,拿起手机,手臂撑着被子找补说道,“张姐,我是白曦。刚才……是我家侄女儿。”她往被子里缩了缩,觉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把自己要请假的意思给说了。

    护士长关心了一下她“家里有点事儿”才挂断了电话。

    白曦觉得自己不需要打别的电话了。

    塑料花男朋友,还有塑料花连功德都不给的好闺蜜,以后别联系了。

    她正想短信分手一下,又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变回胖蝙蝠,正在犹豫的时候,韩宁觉得这一个小姑娘在自己床上打滚儿不好看,走过来俯身拉住她要把她拉起来。

    “小韩!我听说你昨天带回来一个……”

    正在此时,房门被撞开了。

    一个风风火火的中年男子冲进来,看见床上似乎正被青年压在床上的白白净净的女孩子,沉默了。

    转眼,中年男人转身,奔跑出了房间,声音嘹亮,喜极而泣。

    “不得了啦!小韩终于找着对象了!”

    韩宁:……

    白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