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8.养女(十八)

188.养女(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艺就……

    他垃圾大哥为什么还敢挂断电话?

    这桃花精还要不要竞争了?!

    看着眼前对着自己气定神闲的英俊男人, 小帅哥脸上的神色变得狰狞了。

    “八百五!”

    “九百万。”陈靖安挑眉说道。

    他妹妹的文怎么能落在罗家的手里。

    “陈总,恕我直言。”罗艺就知道,这今天如果买不下白曦的这本桃花精,他哥肯定没完,抹了一把自己的脸, 他皱眉诚恳地看着微微一笑的陈靖安露出恳切的表情轻声说道,“陈家并没有影视娱乐公司,就算是买下这本桃花精……”他嫌弃地表达对这书名的一点鄙夷, 这才对陈靖安继续说道, “也是束之高阁, 不会叫它有登上屏幕的那一天。想必, 这也是大嫂不愿意见到的,你说呢?”

    作为一个作者,当然希望自己的心血是被人看见, 而不是被放在华美的架子上。

    他这话, 的确叫人用心地想了一下。

    “没关系,陈氏会推出影视公司。”陈靖安温煦地说道。

    他妹妹这么有才,以后不定得创作出什么旷世巨著,那以后岂不是更需要有专业的人来打点?

    卖给别人家, 陈靖安觉得自己不放心。

    罗艺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觉得这陈靖安真的太讨厌了。

    “这本书的题材不讨喜, 其实你买了恐怕也会亏掉。”桃花精这文, 当初罗艺看的时候就犹豫了一下。

    他买了太后传, 没有买桃花精, 就是因为现在桃花精这种题材很小众的。

    大家还是都更喜欢娘娘们在后宫美美美,撕撕撕的呀。

    不过罗医生早就叫他把桃花精给买下来,虽然觉得这罗氏肯定是亏了,不过罗艺还是不会拒绝。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简直气死罗家二少了。这厮一下子把加码又推升到了九百万,这简直,简直就是血亏的节奏!罗家二少的心里都在滴血,就想不明白陈靖安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着,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漫天撒钱为了亲妹啊?这种大哥……他也好想要啊。

    罗家二少无语凝噎地看着陈靖安。

    英俊的男人沉默地避开了一些这小帅哥有神的目光。

    “陈少,你还缺弟弟么?”

    陈靖安慢吞吞地站起来,含蓄地婉拒道,“我还有事。二少,有时间我们再谈这文的合约问题。”

    他觉得罗家这简直群魔乱舞,简直都是神经病,理了理自己非常得体的黑色西装,扬长而去了。

    小帅哥很失望了。

    好哥哥都是别人家的。

    他家的为什么……

    “大哥啊?”电话又响了,罗艺随手接通,就听见里面罗医生带着一点冷漠地说道,“跟陈靖安说,小曦不会把版权卖给他。叫他死了心。”似乎觉得罗艺没有听明白,罗医生得意地勾了勾嘴角,转头亲了亲白曦还带着一点甜甜香气的嘴角,漫不经心地说道,“小曦心疼他哥,担心陈家买了会亏钱,所以不会把版权卖给他。至于罗氏……你出阁三百万就可以签约。”

    罗艺沉默了。

    这垃圾大哥是用什么表情来说出上面这样无耻的话的?

    “知道了。替我谢谢大嫂。”妈的这一下子亏了三百万,他大哥真是……到底知不知道赚钱不易的辛苦?

    罗艺陷入了对人生和对亲情的迷茫之中。

    白曦却靠在罗医生的怀里,揪着他的衣领在甜甜蜜蜜地吃喝。她含糊地说道,“你说的话多叫人生气呀。这不对。我不是担心陈家亏欠,而是觉得我的小说还没有达到能卖到那样高价的地步。而且他想要买这篇文并不是因为对它多么喜欢,而是为了拿出钱来补偿我。”白曦窝在医生的怀里,觉得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小声说道,“我不想要这样的补偿。他们想叫我过得好,我能明白。就和你一样,想叫我过得好。”

    罗平其实也是在间接地给她钱。

    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罗平。

    罗医生显然也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同,嘴角微微勾起。

    这或许代表在白曦的心里,他比陈家更叫她亲近,才会将陈家的钱拒之门外,反而来花他的钱。

    灵灵八:“嗯。这就是爱情。”

    白曦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爱情。”

    灵灵八:“加油!”

    白曦:“那我可以叫他请我吃饭了么?”

    灵灵八严肃脸:“三星米其林就算了!你们现在适合牛肉面。”

    白曦:“为什么?”

    灵灵八谨慎脸:“结婚以后再去吃。”

    白曦觉得很茫然,很无辜。

    结婚前牛肉面,结婚后米其林这……剧本反了是吧?

    她只听说结婚前鲜花玫瑰,结婚以后大鸡腿随便吃的。

    灵灵八:“信我!”

    白曦勉强地相信了,试探地揪了揪罗医生的衣角,小声问道,“医生,你要请我吃牛肉面么?”

    灵灵八:“……为什么不是你请他?”

    白曦当做没听见,期待地看着罗医生。

    英俊从容的精英男人垂头,亲了亲她雪白的额头,露出一点柔和的表情轻声说道,“有我在,吃什么牛肉面。我请你去吃米其林好不好?”他的眼底都是温柔,白曦的眼睛瞪圆,在灵灵八阻拦未及的时候一下子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捧着男人英俊的脸凑过去大大地亲了一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道,“医生,我真的很喜欢你!”她觉得罗医生真的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我也爱你。”罗平垂头,轻轻地吻上她嫣红的嘴唇。

    刚刚吃过甜汤的唇瓣柔软水润,令人沉迷其中,罗平微微用力将自己的嘴唇压在女孩子发出了小小呜咽的唇瓣上。

    灵灵八:“……”它更相信这是真爱了。

    暖暖的阳光照在白曦和罗医生的身上,暖暖的,叫人打心里甜蜜起来,两个人唇舌纠缠,沉迷在这甜蜜的游戏里,只是想到白母还在家,罗平忍了忍,轻轻地推开了似乎知髓知味,正一双漂亮的眼睛恋恋不舍,散发着亮晶晶的光的小姑娘给推开一下,给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声音暗哑地说道,“来日方长。”

    白曦坏笑:“来日方长?”

    灵灵八:“有什么问题么?”

    白曦:“……没有。”在这可时候,她真是有一点想念没下线的零零发呀。

    也不知道零零发这改造得怎么样了,听说那可怕的天道局子里蹲的都是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系统,零零发这么一个小光团进去之后,这可怜的统儿也不知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折磨,受到怎样娇花一样的摧残。白曦的心里感慨了一下,这才摸了摸正义的代表灵灵八,起身和罗平一块儿去吃饭。他们径直去了罗平说的一家餐厅,据说这家餐厅刚刚被评为三星米其林,其实叫白曦觉得吧……

    好吧她小市民,这餐厅里的食物的确美味,不过这价格问题……

    “我们正在交往,我当然要为自己的恋人花钱。”

    白曦再次深深地感慨:“早知道处对象会有这样的好处,我……”

    灵灵八:“早就交男朋友?”

    白曦:“早点见到罗医生就好了。”

    灵灵八觉得这位宿主真的是很不博爱,完全不会充满想象力。

    它失望地把自己圆滚滚的光团滚远了。

    只是正在吃饭的时候,白曦听到了一旁传来了一声很熟悉的尖锐的叫骂,这声音太熟了,白曦一转头,就看见面容憔悴不堪,身上的衣服也很凌乱的陈夫人,正手里抓着一个很精致的提包,一下子就摔在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的肩膀上。看着这女孩子疼得呜咽一声缩在她身后的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的怀里,那模样还带着几分依靠和信赖,陈夫人美丽优雅的脸都气变形了。

    “没相信的丫头!不知道去帮我劝劝你父亲,你跑来和别的男人相亲?你的心里就只有男人是吧?你怎么就这么贱,离不开男人了?靖安不要你,你转头就来搭上北平,你还要不要脸?!我是你妈,可是你这心里怎么想的啊?!你父亲要跟我离婚,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行了,没有利用价值了?!”陈夫人最近经历的简直就是地狱。陈董事长已经完全不接她的电话了,就算她用别人的手机打过去,可是听到是她的声音,也会立刻挂断,叫她心里的委屈说不出口。

    可是她真的是很无辜的啊。

    当初怀着白曦,她一直做噩梦,还在怀孕的时候有很多不舒服的反应,仿佛这个孩子天生就是来折磨她的。

    好不容易把这个灾星给生出来,她就病了一场,身体也不好,可是丈夫却专心去亲近那个死丫头,对自己也多了几分敷衍。

    她当然觉得这个孩子不好,这样克自己几乎死掉的孩子,她为什么要留在自己的身边?

    她只不过是……想要把灾星丢掉而已,也是为了陈家全家的呀。

    陈董事长喜欢女儿,那她之后,不也是顺着他的心意给了他一个女儿,收养了陈晚么?

    陈夫人自己是没法儿见着陈董事长了,就把自己的这些心路历程全盘告诉给唯一还愿意陪在自己身边的陈晚,叫她去和陈董事长去说。

    陈晚一向听话,总是能劝说好陈董事长的,可是陈晚答应得好好儿的,却一转头,就来见她的联姻对象了。

    “妈,那些话,我对爸爸说不出口。”陈晚痛苦极了,她没有想到母亲竟然能用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出那样可怕的话。她也没有脸去把这样的话,用同样理所当然的姿态说给陈董事长听。这样可怕的话,叫她浑身不寒而栗。她突然明白为什么白曦会用那样冷酷的模样来面对陈夫人了。她被砸了一下,感觉很疼,可是心却比身体还要疼,流着眼泪哽咽地说道,“妈,爸爸和哥说的没错,真的是你做错了。可是妈,你不要担心,爸爸我不原谅你,你还有我……”

    她无法对陈夫人当初做的事说一句“你做得对”,可是也不愿意抛下陈夫人一个人。

    如果她也走了,陈夫人就真的什么都失去了。

    “你爸爸和你哥说的没错?好啊,你是站在他们这面,也想叫我离婚吗?!”

    陈夫人简直不能再直视这个白眼狼了。

    她如今众叛亲离。

    如果丈夫还愿意和她吵架,那至少还代表他对她失望,代表他在意她。

    可是当丈夫和儿子人影都不见,用沉默的抗拒来表示自己的决绝,陈夫人才明白,她是真的失去他们了。

    他们甚至连吵架都吝啬给予。

    幸福了十几年的家因为这一件事就分崩离析,她所有的幸福在这一刻都失去,那种绝望还有痛苦,在陈晚的嘴里竟然轻飘飘的。陈夫人简直不能忍耐,伸手就给了陈晚一耳光冷笑说道,“看来你还想讨好你爸和你哥是不是?对了,你怎么可能不讨好你哥呢?你爱着他,想要嫁给他啊!”看见陈晚捂着脸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自己,陈夫人只恨不能把这个被自己疼爱十几年却最终背叛自己的白眼狼给打落地狱,看着她身后沉默不语的青年冷笑问道,“北平,你还不知道吧?她心里没有你。她这个不要脸的,陈家收养她,她竟然还敢爱上她哥!”

    她的声音很大,顿时清净的餐厅里就餐的人都纷纷看过来。

    陈晚呜咽了一声,却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她觉得丢脸极了,甚至觉得在这一刻,或许死掉才是最好的。

    她曾经最隐秘的感情,无法说出口的感情,就这样被曝光在阳光底下。

    “一个疯子的话,我是不相信的。”她的耳边传来青年平静的声音,陈晚抬头,看见护着自己的青年冷淡地看着气急败坏的陈夫人,他的下颚棱角分明,带着精致的线条,他把她慢慢地收紧在自己的怀里淡淡地说道,“一个会被丈夫赶出家门,发了疯的女人,说什么话都不值得被人相信。陈夫人,在你离婚之前,我还会叫你一声陈夫人。只是能被陈董事长坚决要求离婚,我猜你一定罪大恶极。你这样的女人的话,能相信么?就凭你竟然侮辱自己的养女,要破坏她的尊严和幸福,我觉得,你说什么都是假的。”

    他的回应,叫餐厅里的客人们都觉得没有错,于是都鄙夷地看着震惊的陈夫人。

    “北平?”陈晚试探地问了一声。

    青年摸了摸她的头。

    “我说过,我什么都知道,也愿意等你。”这样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叫陈晚泪流满面。

    她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每天都在哭,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哪一天,有眼下此刻的安稳和踏实。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却看见远远的一张桌子上,白曦对她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她看着白曦,突然觉得自己从前或许真的狭隘。

    晨曦美好,可是夜晚却有着属于它自己的美丽宁静。

    并不是漆黑无光,而是,充满星光,拥有着只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的夜空与夜晚。

    看着陈晚流着眼泪把自己缩进了青年的怀里,陈夫人气急败坏,又不愿意在这里接受大家的鄙夷,转身气势汹汹就要下楼。

    她穿着高跟鞋,却心绪烦乱,就感到脚下一歪,整个人尖叫了一声,从宽阔的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白曦听到声音,和罗平一块儿来到楼梯那里,看着陈夫人头破血流地躺在餐厅的楼下。

    那似乎是白曦最后一次见到陈夫人。

    她只听说陈夫人头部受到重创,被医院检查之后表示病人不能独自生活,还引发了很多的脑部病症,整个人充满攻击性,所以被送去疗养院。

    她被疗养院的人看管了起来,并且唯恐她爆发更加激动的情绪毁坏一切,疗养院提议陈家最好不要再探望。

    陈董事长没有和她离婚,却也不会再去见她。

    白曦却觉得陈夫人这什么脑部病症怪怪的。

    她提起这个疑问的时候正在和陈晚吃饭,陈晚最后请她一顿饭,之后她就要和自己的未婚夫离开这个城市。

    陈晚只知道陈夫人留在疗养院,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听到白曦的疑问的时候,罗医生和对面英俊的青年同时勾了勾嘴角,白曦觉得她似乎看懂了什么,可是却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陈晚一无所知,也很好。

    她什么都看破,也并没有不好。

    因为在白曦的心里,母亲只有白母一个人。

    她的事业很成功,太后传很快影视化,并且邀请了娱乐园很红的艺人来演绎,叫罗家大赚了一笔,也叫白母更加为自己的女儿的成就骄傲。

    她的妈妈每天都乐呵呵的,喜欢在楼下遛弯儿,用这世上所有父母都会做的举动那样,有些好笑,又真情实感地在别人的面前炫耀自己的孩子。

    可是这只不过是白曦的起点。

    她把自己的写文事业一直一直地继续下去,得到了很多的称赞,并且在很多年之后,当之无愧地被人叫一声大神。

    罗医生一直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可是如果不要每天都和她哥在她面前纠缠牛肉面的问题就更好了。

    两个败家男人……就算大神那也抗不住这两位的败家呀!

    白大神就这样郁闷了医生,觉得自己的私房钱简薄,都赖着两个不懂得生活不易竟然最后还敢简直她去请吃米其林的白家男人。

    她终于明白灵灵八的话了。

    罗医生可不就是婚前牛肉面,婚后米其林么!

    原来遇到这样的败家又虚荣的货色……早知道……她早就踹了这男人了!

    她在最后也很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灵灵八是个好系统,很安静,很淡然,当然,如果不是怂恿她在小说影视化的时候多去看看小鲜肉什么的,那就更美好了。

    她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厉害,在空间休息了很久,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在剥离出去,当她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沉默了。

    紧闭昏暗的密室之中,到处都是腥甜刺鼻的鲜血的味道,白曦觉得这味道充满了一种诡异的,叫自己蠢蠢欲动的香甜气息。

    她双腿有些发软地看着自己面前一具扭曲残破的尸体,还有那到处都是喷溅到了屋顶的鲜血。

    在这样的腥甜的鲜血的诱惑之下,白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两枚尖牙,压在她的嘴唇上。

    她压抑着心里对鲜血的渴望,转身就要离开,可是下一刻,密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英俊逼人,身体里似乎充满了力量的短发青年,穿着一件奇怪的制服撞门而入。

    他的脸冰冷严肃,充满了正气的力量,整个人的眉眼都英俊得不可思议。

    白曦看着他手中的看起来怪怪的一把武器笔直地指向自己,泪流满面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如果她说她是纯路过,也不知道这位特警大哥……

    会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