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7.养女(十七)

187.养女(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婚?!”

    陈夫人没想到亲儿子的嘴里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陈靖安是多么孝顺的好儿子, 把她这个当母亲的看得很重。

    可是孝顺又温和的儿子的嘴里说着这样冷酷的话。

    他怎么敢怂恿自己的父亲母亲离婚?

    “不可能!你父亲不会这样对我!”陈董事长是多么地爱着她啊。

    就算当年她丢失了他们的女儿, 陈董事长也从未埋怨过她一句。

    陈夫人觉得, 儿子现在一定是在欺骗她。

    “如果母亲你现在回家, 正巧可以遇到父亲。他正在等着你。”陈靖安虽然看似冷静, 却还是忍不住, 带着几分沙哑地低声问道,“母亲,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的问题。当年,是不是你叫司机把小曦送走, 把她给扔了?还有。”陈靖安眼角一根神经在剧烈跳动, 看着目光闪烁了一下的陈夫人轻声问道, “事务所两年前就已经找到小曦,可是你却隐瞒了下来, 还给了事务所一笔钱, 叫他们闭嘴?”

    “没有!”陈夫人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问自己这样犀利的问题,顿时否认。

    “转账的记录,要我给你看看么?”

    陈夫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因为当初对事务所很放心, 所以她打给事务所的封口费, 是用自己的账户。

    那时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件事会败露。

    白曦当初被抛弃的时候年纪那么小,能记得什么?当然不会自己找回陈家来。

    陈董事长父子一向信任她, 既然这件事交给她办, 就绝对不会有半点疑心。

    所以, 她那个时候是真的无所顾忌。

    “我, 我……都是因为小晚呐!”陈夫人知道儿子既然什么都查出来了,那自己就算是否认,儿子也不会再相信自己。她顿时委屈地哭了起来,抱着脸色僵硬的陈靖安的手臂,把自己鼻青脸肿的脸哭得更加狼狈,哽咽地说道,“靖安,我都是为了小晚啊!你也是疼小晚的是不是?她是养女,从小儿就想得多,如果白曦回家来,那小晚怎么办?小晚的心里怎么会好受?!”

    “你和你父亲一定会宠着白曦,那小晚多可怜呐!”

    她哭着说着自己的委屈,陈靖安的脸色已经苍白得叫人感到心疼了。

    “更何况,这丫头就是一个灾星!”

    “母亲,有什么话,你和父亲说。”陈靖安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曾经优雅美丽的贵妇人在此刻掀开了自己的面具,露出她真正的脸孔的那一刻,陈靖安几乎不寒而栗。

    他甚至在听到曾经的司机和保姆的回答的时候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是这样丧心病狂的女人,可是在看到陈夫人到了现在还在为自己狡辩,他只觉得身体虚弱得厉害,浑身血脉都在乱跳,眼睛赤红。

    如果她不是他的母亲,他现在就能弄死她!

    “你怎么可以……小曦才多大……”陈夫人没有否认,那在陈靖安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真的是她干的。

    他恍惚地还记得当初白曦走失的时候,陈夫人伤心还哭泣的样子。

    可是现在想起来……

    “母亲,你的心太狠了。”哪怕……陈夫人嫌弃白曦,把白曦送到一个不如陈家的家庭去抚养,那陈靖安都不会如同眼前这般觉得陈夫人是毒蛇一样。她的心太狠毒,叫陈靖安不寒而栗。

    难道陈夫人真的想不到,一个三岁的,穿得很昂贵的孩童的名牌裙子,还很漂亮的小孩子,当她被丢在一个龙蛇混杂的小镇上,到底会遇到什么么?她甚至连一个好结果都不肯给自己的女儿。

    想到这里,陈靖安已经痛彻心扉。

    他在这一刻发现,无论陈夫人曾经多么疼爱他,对他没有半点不用心,可是他都没有半分原谅眼前的女人的想法。

    因为他原谅自己的母亲,他的妹妹就太可怜了。

    他庆幸,也真的很感激白家在那个时候对他的妹妹伸出了手,然后一心一意地把她养大。

    怪不得……小曦不肯原谅陈家所有的人。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陈靖安的身上,他就算到死都不会原谅。

    “母亲,我没办法原谅你,也没法再面对你。”陈靖安慢慢地松开了握紧陈夫人手腕的手,他的眼眶通红,英俊的面庞上,两行眼泪滚落,看着紧张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轻声说道,“我想父亲也绝不会原谅你。母亲,这件事是你做错,而且……”

    他想说点什么,却觉得自己其实已经不再需要说什么了,一把将陈夫人的手给拉开,听着她哭天抢地地跟在自己身后要给自己解释,却没有回头,而是走到了白母的面前。

    白母有些瑟缩地看着他。

    她发现了,似乎陈夫人和她儿子打起来了。

    打得好!

    “小曦,小曦真的是这世上最好的孩子。”觉得他和陈夫人不一样,白母鼓起勇气,来夸奖自己的女儿。

    看着她那张苍老的脸上都是担心,陈靖安微微地笑了起来。

    他英俊逼人,白母都看呆了,又去看一旁的白曦,就觉得,这两个一定是兄妹啊。

    都是这样好看。

    “小曦当然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孩子,因为她有这世上最好的母亲教导她。阿姨,谢谢您这么多年,对小曦的疼爱和照顾。”陈靖安给白母认真地鞠躬,看见白母慌乱地摆着手,似乎无所适从,脸上露出几分温和与感慨,轻声说道,“也多谢您,当初收养了她,叫她可以有一个安稳的童年。”

    他彬彬有礼,看起来是个有钱人,可是却没有陈夫人的尖酸刻薄,白母不好意思了,有些急促地说道,“不是不是。其实我应该感谢你们家把小曦……不是这个意思……”白母嘴笨,说不出来,可是目光却变得有些黯淡。

    “小曦在我们家里,过得一直都不好。”哪怕她和丈夫拿出所有的财产来养于白曦,可是白曦的生活里还是缺失很多其他女孩子拥有的东西。

    “她本来就是千金大小姐……”

    “可是除了您,谁还会给她这样的爱呢?”

    或许,白曦来到白家真的是天意。

    就算陈夫人当年没有抛弃白曦,可是她不爱她,他的妹妹在那样厌恶与排斥的环境里长大,陈靖安觉得很心疼。

    “世界上谁会不爱自己的孩子。”白母觉得陈靖安这说的是废话。

    她只是给了白曦她本就应该得到的。

    陈靖安微笑了起来。

    他欣慰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妹妹、

    白曦对他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仿佛是在叫陈靖安看看,自己的妈妈是怎么样叫她愿意到处娶炫耀的好妈妈。

    英俊的男人勾了勾嘴角,抹去了眼角冰冷的一滴眼泪,对白曦点了点头。

    “你们……还想要回小曦么?”白母不安地看着陈靖安问道。

    之前,她以为陈家全家都不想要白曦了,所以就想,这个孩子她再也不还给陈家。可是现在她发现,原来陈家还是有人疼爱白曦,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她曾经理不清心里的感觉,舍不得极了,可是却又不想耽误自己的女儿。然而,当白曦在陈夫人的面前却只喊了她一声妈妈,甚至为了她和陈夫人冲突的时候,白母就想要自私一回,真的不想把白曦再还给陈家。

    她紧张得不得了。

    陈靖安愣了一下,露出一个温煦的笑容。

    “没有人能带走只属于您的孩子。”他温和地说道。

    白母的眼睛顿时露出了喜悦的光。

    她急忙搓了搓粗糙的手,想要去握陈靖安的手表示感谢,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想要收回。

    英俊的男人伸手握紧了她满是老茧和细刺的坚硬的手。

    这是一双经历过艰难生活的手,然而陈靖安却觉得这双手比他母亲养尊处优的手美丽一百倍。

    “谢谢你。”白母从来没有这样感激过谁,当陈靖安代表陈家愿意把白曦留给她,她满心喜悦,却又觉得对不起陈家。

    陈家是找了白曦十几年的亲人,白母就想,如果这一刻白曦丢了,自己也要找十几年,那得是多么痛苦的折磨。她是一个心软的人,在陈靖安的温和之下,犹豫了片刻就轻声说道,“可是小曦也是你们陈家的女儿。以后,你们也多过来看看小曦吧?只要是对她真心好,那就都可以来。”

    “妈。”白曦轻轻地唤了一声。

    “多一个人疼爱你,妈高兴。而且小曦啊,对你家里人公平一点,这么多年,他们的心里也很难受。他们也爱你。”

    白母看着微微一愣的白曦,轻声说道,“不然,你伤了家人的心,这也是不对的。”

    陈靖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个时候的心情。

    他从未见过白母这样宽容的母亲。

    “谢谢您。”

    “这都是应该的。犯错的不是你们,你们也一直都没有放弃小曦,那当然值得小曦的爱。”

    白母最恨的就是陈夫人了。

    她觉得只要陈夫人受到报应,那她什么都可以原谅。

    “哥,怎么你成了布景板?”罗艺把锅背在背上,觉得好轻松啊,慢吞吞地背锅来到脸色沉着的罗医生的身边轻声问道。

    罗医生勾了勾嘴角,冰冷地看着陈靖安的背影。

    “我让他十分钟的表演。”

    “你不怕……”

    “我怕什么。小曦都请我吃过牛肉面。”罗医生顿了顿,优美的手指晃了晃,侧头看着自己的弟弟挑眉说道,“两次。”

    小帅哥手里掌握着罗氏娱乐公司,那见过多少的男男女女爱恨情仇啊,硬是没想明白牛肉面这是个什么梗。

    难道是他奥特了?

    作为娱乐公司的掌控者,理应站在娱乐八卦最前沿,可是现在自己竟然连牛肉面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罗艺默默地背着锅蹲在地上。

    他被打击得不清,罗医生却显然顾不上他,也等不及十分钟,越过蹲在地上的弟弟就走到了陈靖安的身边,看着白母现在简直在用看天神的目光看着陈靖安,罗医生心里轻啧了一声,还是在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来,扶住白母的手臂温声说道,“不要都站在这里,今天是搬家的好日子。至于别人家的事,就叫别人家自己去解决为好。”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别人家”的陈家大少。

    陈靖安:……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罗家大少?

    他总是出现在自家妹妹身边,不会是图谋不轨吧?

    看见妹妹那张美丽得仿佛能够发光的小脸儿,陈靖安的心里顿时生出巨大的危机,看罗医生的目光,仿佛是防着耗子偷蛋的老地主。

    “对了,小曦可优秀了!”白母本来嘴笨,还唯恐自己粗俗被人笑,所以在陈靖安的面前很收敛,当听到罗医生的提醒,她顿时就想到了自己一定要炫耀的事,急忙对陈靖安很快乐地说道,“她现在写文呢,可受大家欢迎了。她还卖了小说的什么,什么权力。反正咱们家现在要住的房子,就是小曦用卖了小说的钱买下来的。”这是叫白母骄傲得无与伦比的事情。

    她迫切地想要和白曦的哥哥分享,叫他也一块儿骄傲。

    就仿佛是每一个写文的作者,家里的亲人也特别喜欢拿着自家孩子的文章出去炫耀。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是值得骄傲,证明了自己孩子的事。

    陈靖安没有想到白曦还有这天赋。

    “混口饭吃。”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她妈玩儿命吹她。

    现在超神作家已经升级成为宇宙作家。

    “小曦写的小说叫什么,我去看看。”陈靖安感兴趣地说道。

    “不了吧……”陈靖安这双用来看企业发展业绩资金的眼睛,看她的小说大概会不适应吧?

    “我和父亲都特别喜欢看小说!”陈家大少义正言辞地说道。

    白曦沉默了一下问道,“你们喜欢看女性向言情小说?”

    英俊的男人同样沉默了一下,慢慢地点头,“……嗯。”

    罗平就觉得陈靖安真的很碍眼。

    “一个叫桃花妖,一个叫太后传。笔名叫狸猫精。”白母急忙说道,“特别好看!”

    哪怕陈家大少对言情小说很不了解,也从这文名和笔名里听出了巨大的敷衍。

    “起名无能。”白曦毫不愧疚摊手说道。

    “这文名挺好的,开门见山引人入胜,直接点题,非常有创意。文名也很可爱。”陈靖安昧着良心夸了一下,他虽然是在和白母与白曦说话,可是其实一直都在留心陈夫人。

    看见陈夫人已经匆匆地离开,应该是回家去,趁着自己和陈晚或许都不在家里的时候去哀求陈董事长不要抛弃她和她离婚,陈靖安抿了抿嘴角,对白母温和地说道,“小曦有这样的天赋,那很好。我觉得这个工作很合适小曦。”

    “她写文会很辛苦,请您做照顾她一些。”

    “我就要辞职专心照顾小曦了。”白母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都是欢喜与安宁。

    “那就好。”陈靖安顿了顿,对白母再次鞠躬,这才告辞转身走了。

    他一路上没有停顿,直接回了家里,就听到别墅里正传来陈夫人激烈的哭声。

    陈晚脸色惨白地坐在别墅外的角落里,雪白的脸上满是泪痕,看见陈靖安走过来,陈晚急忙迎过去哽咽地说道,“哥,父亲要和妈离婚。”

    她听到了陈董事长质问陈夫人的很多事,在听到白曦小时候丢失的真相的时候,她几乎控制不住心里的痛苦。她没法央求陈家父子原谅她妈妈,所以,看着陈靖安哽咽了很久,却什么都没法说出口。

    看见她恐惧不安,陈靖安顿了顿,轻声说道,“不要担心。就算家里发生变故,可你还是陈家的女儿。”

    “如果父亲一定要离婚,我想跟着妈。”陈晚却垂下了眼睛轻声说道。

    陈夫人做了错事,陈家父子怨恨她情有可原,可是陈晚又怎么能抛弃抚养自己自己的母亲呢?

    她抬头,看着陈靖安微笑起来。

    “哥,小曦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孩,只要你把真相告诉她,她不会不原谅你。”

    “你跟着母亲生活,她或许会对小曦一样伤害你。”陈靖安对养在家里多年的陈晚说没有一点兄妹感情,那是不现实的,对陈晚皱眉说道,“她在我的面前还在说,是为了你才不让小曦回家。”

    看见陈晚怔忡地看着自己,他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俯身看着她轻声说道,“小晚,我对你的确没有和对小曦一样的感情。可是你在我的心里也是需要被照顾的妹妹。你什么都不要管,母亲更不要管。你该和北平结婚,嫁妆都不是问题。北平的心思你该明白,你会很幸福。”

    只要脱离陈家,陈晚其实会很幸福。

    “我也……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陈晚对他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摇头说道,“我会学着和北平交往,可是哥,我能像公主一样长大,是妈带给我的。”

    她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别墅。

    陈靖安心里叹息了一声,也跟着进去,却看见此刻,陈董事长已经把一份厚厚的离婚协议,丢在了狼狈地坐在地上,鼻青脸肿都来不及治疗的陈夫人的面前。

    他没有再看陈夫人一样,也没有理睬她的哭求,径直走了。

    陈靖安顿了顿,跟着陈董事长离开。

    别墅里在寂静了一秒之后,爆发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

    “这个灾星!”她的感觉没有错,白曦,真的是克她的,甚至拆散了她这美好的家庭!

    陈夫人抱着离婚协议书眼睛里哭出了血,可是罗医生显然也不轻松。

    陈靖安在那一天冲突之后消失了好几天之后,这一日,罗医生正坐在自家小恋人明亮整齐的房间里,叫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喂她吃罗夫人叫人送来的婆婆牌爱心甜汤,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好的时光。

    做邻居天天见面依偎在一块儿,罗医生更不爱上班了。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刺耳地响起。

    罗医生一手给中场休息的白作家吃甜汤,一边接通。

    “哥!坏了!”罗艺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

    “你慌什么?怎么了?”这弟弟真是不成器,罗医生觉得遇到一点小事就咋咋呼呼天塌下来的样子,简直不成熟。

    “哥,真的不好了。大嫂……”小帅哥已经很熟练地管白曦叫大嫂了,飞快的说道,“大嫂桃花精的那篇文,有人和我们竞价版权,都已经抬到八百万了!”

    罗医生顿时脸一沉。

    还有人敢抢罗家的生意,活腻了?

    “就是陈家,陈靖安啊!”罗艺更苦逼地告状。

    怎么对付他大嫂的亲哥?

    这题太难了,他不会做啊!

    “他是不是想死?!”

    陈靖安明显是包藏祸心。

    罗医生只觉得陈家大少哪儿哪儿都有,叫人火大。

    一碗牛肉面都没有混到,谁给他这么大的自信,敢跟医生抢小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