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6.养女(十六)

186.养女(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论起雍容华贵, 优雅得体, 陈夫人简直就是碾压小市民白妈妈。

    可是如果说起谁动手敏捷, 巴掌又大又厉害, 那显然陈夫人被吊打了。

    她听着耳边震耳欲聋的各种国骂, 简直第一次才发现,原来中华的语言是这样的博大精深。

    当头发被抓住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已经蒙了, 就算是勉强挣扎了几下, 可是之后就已经任人宰割。

    她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雍容华贵什么的都顾不得了,发出一声声的哀叫。

    那声音真是闻者落泪呀。

    “我说, 你不阻止一下么?”小帅哥这真是开了眼界了,人生观都面临着巨大的颠覆,他好不容易才战战兢兢地把地上的锅捡起来, 免得白母回头看见地上的锅,再把这锅底拍在陈夫人的脸上。

    看着陈夫人那凄惨的被撕扯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罗艺觉得陈夫人这看起来可怜。他也不是同情,只不过这是高档小区,住在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 如果看见白母这样痛打陈夫人, 以后白母这形象……

    会不会也会影响白曦呢?

    因为昨天晚上罗平已经通知家里自己和白曦交往, 罗艺当然会为白曦担心。

    “为什么阻止?我妈又没吃亏。”白曦震惊地转头, 觉得自己似乎听不懂小帅哥的话了。

    罗艺:……

    罗艺竟然觉得这一刻, 白曦的回答格外有道理的样子。

    “如果被人看见, 以后会背地里笑话你。”

    “笑话去呗,我以后是要嫁给你哥的。罗家那么有权有势的,她们也不敢在当面笑话我。而且我觉得,你说会不会当着我的面儿,她们还得称赞我一声‘真性情’啊?”

    罗家在城中的地位很高,就算是陈家都在罗家面前挺不直腰杆,更何况是别的有钱人。白曦对于那些什么笑话自己完全不放在心上,反正也不会有人敢当面嘲笑罗家的少夫人。更何况以白曦对这些无利不起早的人的了解,比起嘲笑她,她们或许更愿意讨好她。

    她可是罗医生的真爱呢。

    罗艺再一次觉得白曦说得很有道理。

    他沉默了下去,不去给陈夫人解围了。

    不过……想到陈夫人方才冲上来对白曦就是噼里啪啦一顿羞辱,小帅哥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几分怒容。

    明明都看见他们兄弟俩,也知道白曦和罗平罗艺走得近,却还是对白曦这样羞辱,这是不是没有把他们兄弟放在眼里?

    他想一想就觉得心里有火气。

    “没事,我是医生,我看着呢,最多骨折。”罗医生大概是这世上最没有三观的医生了。不过他端详了一下白母彪悍的作风,有些可惜地低声说道,“早点叫她们见面就好了。”

    早点叫白母把陈夫人给打成狗,那罗医生还用得着在心里为自家恋人生气感到不值得么?他哼了一声,却还是上前扶住了正抓着头发凌乱披散在肩膀上已经跟疯子一样的陈夫人的白母,低声说道,“已经够了。”

    “她骂小曦。”白母力气活儿做多了,此刻也不过是呼吸有些急促。

    “你,你……啊!”陈夫人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她身上高档的裙子乱七八糟,头发都乱糟糟跟鸟巢一样,脸上手上还有露出的脖子手臂上都是鲜红的印记,她疼得厉害,又觉得自己耻辱得厉害。

    竟然叫这么一个小市民给打了。

    “叫你骂我家小曦!”白母的脸色凶巴巴的。

    “妈,别管她了。今天咱们今天搬新家,心情多好呀。”白曦急忙上前扶住了白母,先垂头看白母的手,看见没有伤口,只不过是她妈的呼吸急促了一点,这才放心,殷勤地说道,“妈,我今天特别高兴,因为你护着我呢。”在陈夫人泪眼朦胧里,她心满意足地蹭了蹭白母的脸,也不在意她的手很粗糙,握紧在自己小小的手里,眼底有星光在闪烁,快乐地说道,“以后咱们过的就都是好日子啦。”

    “她和你有过节么?”觉得陈夫人这是认识白曦的样子,白母低声问道。

    “这位是陈家夫人。”

    白曦用无动于衷的声音说道,连眼神都没有给陈夫人一眼。

    在她的心里,陈夫人不说是仇人也差不多了,叫她心疼她,那真的是一定做不到的。

    白母一愣,继而脸色狰狞了。

    “原来就是你,就是你嫌弃小曦,不叫她回家的!”白曦是多么孝顺懂事的孩子呀,白母觉得自己爱自己的女儿都来不及,可是陈夫人呢?

    这么多天,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白曦的情况,可是白母就没见到过这个女人。这做妈妈的,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怎么会这样没有半点疼爱?白母知道,陈夫人一定是伤了白曦的心,哪怕白曦看起来并不在意。可是被亲生母亲厌恶,这对一个孩子的伤害得多大啊。

    白母本来就生气这件事,又想到陈夫人的言论,顿时气得浑身乱抖。

    做亲妈的,诬陷自己的女儿做情妇!

    白曦一个没拉住,她妈又大声骂了两句,扑上去扯着陈夫人不放了。

    这一回,大耳瓜子扬起来,那清脆的响声叫白曦都忍不住捂住了脸。

    真的是……肯定很疼呀。

    “你怎么敢怎么糟蹋小曦?!”如果说不知道陈夫人身份的时候,白母只不过是护崽子的愤怒,那么知道陈夫人是白曦的亲妈,白母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复杂了。

    她的骂声里都带着哭腔,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恨不能付出一切要疼爱的孩子却被陈夫人这样伤害,抓着已经说不出话,嘴角鲜血滴落在裙子上的狼狈女人质问道,“你怎么可以不好好对她?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

    她甚至在这一刻,希望陈夫人死掉就好了。

    她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那些文化人的大道理,恨极了一个人,就只不过是希望她死掉算了。

    她的宝贝,她再也不还给她了!

    “住手!”就在白母用力地抽打陈夫人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车辆刹车的声音,之后,一个高挑英俊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年轻而英俊,精英范儿十足。

    白曦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沉默了。

    白曦:“今天陈靖安如果敢偏心他妈,我就真的不会认他了。”

    灵灵八:“嗯。”

    白曦:“你怎么今天很安静啊。”

    灵灵八委屈:“我每天都很安静。”它又不是话痨零零发。

    白曦沉默了一下。

    她试探地问:“上一世我妈怎么样了?”

    灵灵八想了想,觉得不违反天道条款,含蓄地告知:“白曦过世之后,她有一天给了陈夫人十几刀,然后……你懂的。”失去了女儿的母亲会在看到女儿死去之后那个罪魁祸首的时候做出什么来?

    白母什么都明白,她知道陈夫人在原主回到陈家之后依旧非常厌恶排斥,整天冷言冷语,也知道原主在亲生母亲厚此薄彼中才会那样怨恨夺走了自己一切的陈晚。在她的眼里,陈夫人是夺走了自己心爱的女儿的仇人。

    她每天都在陈夫人住的房子外徘徊,终于有一天看见陈夫人孤身一个人走出来散心。

    她就走过去,冷静地把冰冷的刀子一刀一刀送进了这个女人的身体里。

    在失去女儿的那一刻,她人生仅剩的意义不过是为女儿报仇。

    她就算是死,也要带着仇人下地狱。

    白曦沉默了起来,沉静地看着此刻正被罗平小心地拉开的白母。

    “靖安啊,我,我真的没脸活着了!”陈夫人一度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可是在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她觉得委屈又耻辱得不得了,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服,转头就对握着自己的手腕把自己一把给拽起来的陈靖安哭着说道,“这两个疯女人!她们把陈家当成什么了?你给妈出气,绝对不能放过她!”她的脸上还带着鲜血,看起来狰狞得吓人,另一只手还用力地指向白母的方向骂道,“真是个泼妇,小市民!”

    “我说,你别骂我妈啊。”白曦的脸顿时一沉,护在白母的面前冷冷地说道。

    在她的面前发疯也就算了,竟然还敢骂她妈?

    这女人是不是活腻了?

    “怪不得你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这样的泼妇,没文化又粗俗的中年妇女!这自己没有本事,连养一个……”陈夫人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白曦上前一步,也不在意陈靖安正在看着自己,一把就抓紧了陈夫人的衣领,勒得她直翻白眼儿。

    白曦的脸上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看着挣扎起来的陈夫人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我妈是没文化。你有文化。你有文化心才毒呢。你把亲生女儿给丢外地去叫她三岁就当流浪儿童,你养个养女把她当小猫小狗,这不都是你这么有文化的人干出来的缺德事儿么?”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陈夫人顿时眼睛瞪圆了。

    她惊恐地看着突然说出所有秘密的白曦。

    陈靖安还在她的身边,她没想到白曦竟然会说出来。

    “你胡说!”

    “我没胡说。最毒妇人心呐,我老实跟你讲,如果你没有欺负我妈,这些事儿我或许不会说出来。可是谁叫你让我妈哭了呢?”

    白曦的嘴角微微勾起,美丽得几乎发光的脸精致之中又多了几分阴冷,低声说道,“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三岁的孩子,你以为什么都不记得,可是我却记得很多事。”她抬头去看着沉默的陈靖安,认真地说道,“我没有撒谎。当初,是她叫陈家当时给她开车的司机把我用车拉到了镇上,然后司机把我丢在那里。”

    “不是的!”陈夫人感到陈靖安握着自己的手腕的力气更大了,惊慌地叫道,“她在撒谎!”

    “谁撒谎,谁不得好死,你敢发誓么?!”白曦问道。

    陈夫人尖声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就在她尖锐的声音里,陈靖安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知道。”

    白曦:……

    陈夫人:……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当她觉得自以为独家地爆料了一个大新闻,人家很平静地跟自己表示村网通啊?人家早就知道了,那种心情真的是……

    陈夫人却颤抖了起来。

    她这个时候才隐约地发现事情不对了。

    陈靖安一向对她这位母亲非常尊敬,也非常维护,从前,她哪怕在别人的面前受了小小的委屈,陈靖安也会立刻给她报仇。

    可是她这次都被打成这样,看起来可怜极了,陈靖安却只是沉默,并且看似拉着她在安慰,可是那只越来越用力的手却叫她感到手腕都要断掉的剧痛。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陈靖安,带着几分哀求,因为她知道,如果连儿子都相信白曦的话,那这么多年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好母亲的形象就算是彻底完了。可是她的心里还抱着侥幸,就想着,陈靖安会不会并不相信白曦的话。

    毕竟,这个妹妹这么多年刚刚出现在他的面前,谁知道她是一个什么人?

    被一个底层的没文化泼妇养大,又会动手又会骂人,这家教还有品德,陈靖安心里也该有数吧?

    “母亲,我问你几件事。”陈靖安垂头,看着陈夫人期待地看着自己,黑色的眼睛没有半点动容,更加平静。

    他西装革履,看起来非常优秀,白母站在白曦身后,一下子就又自卑了起来。

    “阿艺,这是谁啊?”她看起来很老实,很淳朴,就跟现在外面的那些中年家庭妇女没什么区别。

    罗艺却不敢相信白母现在看起来很本分很自卑的形象了。

    他很毕恭毕敬地说道,“这是陈家大少。”

    “是小曦的哥哥么?”白母紧张地问道。

    她不知道陈靖安是什么样的人,只担心陈靖安和陈夫人一样不喜欢白曦,会欺负白曦。

    “您别担心,还有我哥在,陈靖安不敢做什么。”罗艺尚且不知道陈家和白家的这其中复杂的瓜葛,自然也不知道陈靖安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不过白曦以后是罗家的少夫人,陈靖安对白曦的态度,在罗艺的眼里什么都不算,所以他很关切地对白母说道,“阿姨,你也累了吧?要不喝点水?”他还真的从自己提着的包裹里头摸出一瓶纯净水,拧开,很照顾地放进白母的手里。

    白母看着又帅气又体贴的罗家二少,都觉得自己无从选择了。

    哎呀,罗医生很好很好,罗二少也很好很好,如果不是小曦先和罗医生谈恋爱了,罗二少也很合适的呀。

    灵灵八正抖着光团留意四周,在这一刻,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

    他们都是博爱党。

    找到了组织的灵灵八很遗憾了。

    如果它能有个身体,一定和白母有很多话聊。

    “还有啊。”白母看见罗艺笑眯眯的,明明看起来是个很意气风发的帅哥,却愿意和自己一个中年妇女耐心地说话,觉得罗家的人真的太好,就越发患得患失起来,给自己洗白小声说道,“我平时不是方才那个样子的。小曦也可温柔了。”她唯恐罗家因为她这样打人骂街的就对白曦的印象不好,忐忑地说道,“小曦是作家呢,还是大学生,阿艺,你知道的吧,这样的女孩子,都很温柔腼腆的。”

    罗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才哪儿到哪儿,他真的舍不得告诉正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白母,温柔腼腆白小姐最近文中的太后娘娘正大杀四方血流成河,那凶残程度比她方才要命多了。

    他都不怕心中藏着无数丘壑凶残的白作家,还会怕眼前这位为了女儿什么都愿意做的母亲大人?

    “您放心,我什么都知道。我家里人都特别喜欢白曦,而且,我觉得您动手的时候……”反正三观都碎了,索性碎成渣渣好了,小帅哥自暴自弃,对白母一竖大拇指,露出雪白的小虎牙,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超帅的。”

    他一笑,还透着几分亲近善意,白母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酸,又觉得欣慰。

    她知道,女儿找到了真正值得她去爱的人。

    还有罗家那样好的家庭。

    她心满意足,就站在那里对陈夫人母子虎视眈眈唯恐白曦吃亏,可是陈靖安却正在冷静地问道,“母亲,当年小曦失踪之后很快离职的司机,我昨晚已经找到。他和我说了一些从前没有听过的话。还有之前家里辞职的保姆……”看见陈夫人的眼睛直了,他突然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来,英俊的脸狰狞无比,压低声音说道,“那几个保姆的说法都是一样的。当年,你甚至偷偷掐小曦的胳膊还有肚子,是不是?”

    他的声音和眼神恐怖极了。

    那不是一个儿子应该会看母亲的眼神。

    更像是看仇人。

    “还有,父亲昨晚和我一块听见这些话。他要我转告你一句话。”

    陈靖安冷静地看着惊慌失措的陈夫人,眼底闪过一抹痛苦,最后成为了失望。

    “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