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5.养女(十五)

185.养女(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哪怕是在一个月前有人会对自己说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罗医生也一定会把他拖上手术台。

    能说出这么蠢的话, 必须是脑子坏掉了呀。

    可是现在, 他不这么想了。

    白曦窃喜。

    不过, 她很装模作样地虚伪说道,“这不好。你还要上班呢,不然我们明天见面再说吧。”

    那种得意的小声音,简直要从电话的另一端冒出泡泡儿来。

    罗医生的笑容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明天是明天, 今晚是今晚, 我现在就想听到你的声音。”

    白曦开心得在床上到处打滚儿。

    白曦:“你说的对!谈恋爱的确是叫人很开心的事情。”

    灵灵八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

    它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光团儿。

    这就是顶级系统和蹲局子系统的完全不同了。

    就比如零零发, 业绩怎么能达到它这样的程度呢。

    灵灵八:“为宿主服务!”

    它羞涩地扭了扭, 白曦觉得它还真是很顺眼, 摸了摸它就继续和罗医生说一些很没有内容的话题, 他们聊了很久,白曦直到电话挂断,才突然想到了什么, 嘴角抽搐地说道,“看来我跟他更真爱了。”

    电话费不要钱的呀?她竟然在和罗平腻歪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电话费的问题, 这当然是爱情到了一定境界了。想到罗平答应自己明天下班过来接她们一块儿去新家,白曦就很开心了。

    她抱着手机钻进被窝,就算熟睡的时候,脸上也挂着大大的笑容。

    白母第二天没有舍得叫醒她, 直到日上三竿在, 看见白曦从房间里踢踢踏踏地走出来, 这才端了饭给她。

    这也不知道算是早餐还是午餐了, 不过白曦看见这是昨天带回来的吃的,还有糕点,急忙和白母一块儿分了吃。她吃得很满意,毕竟,这真的是很难吃得到的美食。

    白母看见她吃东西香喷喷的,就觉得比自己吃的还要香甜。看见白曦把手里的糕点都放下,这才关切地问道,“昨天罗医生在,我没有问你。小曦,你怎么突然和罗医生谈恋爱了?”白曦和罗平认识的时间短,虽然罗医生一副精英范儿,白母还是紧张地问道,“他对你是认真的么?”

    她很怕白曦年少单纯,会被这些年长的精英骗了感情。

    做母亲的人,大概都是这样患得患失。

    白曦笑了起来。

    “可认真了。他家里人也挺好的,签约的时候我们见过,他们都很喜欢我。”

    连奶崽儿都带来围观她……应该是喜欢的吧……

    白母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当初一定要把白曦送回陈家,也是因为,这社会上看家庭出身的太多。

    白曦如果跟着她这个没钱的妈,或许和她谈恋爱的男人不在意,可是男方的家里怎么想呢?

    现在白曦能得到罗平家里人的喜欢,那就太好了。

    “咱们的房子就跟医生住对门儿,往后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他的人品了。”白曦看见白母欲言又止,急忙问道,“妈,你想说什么?”

    “小曦啊,妈这几天想了一下。”白母看见白曦关切地看过来,紧张地抿了抿嘴角,饱经风霜变得粗糙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决心来轻声说道,“我想过了。你知道的,你是陈家的孩子。从前妈一直想把你还给他们,是因为妈想,他们这么多年没有抚养你,一定对你心有亏欠,会好好儿对你。可是……”她动了动嘴角,看着白曦轻声说道,“现在妈不这么想了。小曦,你愿意和妈过,是不是?”

    她心里是痛恨陈家的。

    那是一种隐隐的恨意。

    刚刚从宋秘书的嘴里知道白曦的身份,她只顾着为女儿高兴。

    可是现在,当她脑子清楚,发现陈家到现在,出现在白曦面前的只有一个宋秘书,她就不想原谅陈家。

    她明明捧在手心儿的小曦,为什么陈家会这么冷淡?

    他们不爱她么?不想要回她么?是不是也看不起她?

    白母也承认,曾经的小曦有很多的缺点,可是,这不是应该被陈家嫌弃的理由。

    做父母的怎么可以嫌弃自己的孩子呢?

    陈家如果不想要白曦,她如果回到陈家是不是也不会得到应有的感情?如果是那样,那她不想叫白曦回到陈家了。

    她没钱,可是却愿意把一切都给孩子。

    “我当然跟着您过。”白曦看着白母脸上细细密密的皱纹,笑了起来。

    她妈虽然没有陈夫人的那种美丽优雅,也没有陈夫人岁月沉淀之后的从容涵养,可是在白曦的眼里,她妈比陈夫人美丽一万倍。

    陈夫人显然不知道自己被嫌弃得不得了。

    不过她现在也顾不上亲生的了。

    她一夜没睡,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神色憔悴。

    陈董事长这说不回来还真的不是气话,整整昨天一天都没有来一个电话,这对于陈夫人是不寻常的,因为她和陈董事长的感情一向都很好,是被人羡慕的模范夫妻,陈董事长也经常会打电话给她和她说说话免得她在家里寂寞。这都是这么多年来夫妻之间的默契,可是陈夫人却在陈董事长突然冷淡了下来之后发现,这种默契叫自己已经习惯,一旦冷却,自己甚至都无法安睡了。

    她的心情很不好,脸色不好看地坐在别墅里。

    陈晚走下别墅的楼梯的时候,看见陈夫人穿得雍容华贵的衣服在喝补品。

    想到昨天见过白曦,陈晚有点心虚,却还是走到了陈夫人的身边。

    “妈,你的脸色不好看,是不是休息得不好?”她看了看陈夫人喝了的是燕窝,松了一口气。

    她怕陈夫人为了强打精神喝咖啡什么的,反倒弄坏了身体。

    看见她温温柔柔地坐在自己的身边,心里眼里都是她这个做妈的,陈夫人的心情就多了几分愉悦,把手里的补品放在桌子上,感慨地说道,“这个家里,也只有你还把我放在心上。你爸和你哥……”

    她又急忙问陈晚道,“你昨天不是去见你哥了?他说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她也知道,夫妻之间的纽带不仅有感情,还得有儿女。哪怕陈董事长再气她,可是只要陈靖安这个陈董事长唯一的儿子站在她这边,陈董事长还是会妥协的。

    迎着陈夫人期待的目光,陈晚不由想到了白曦。

    她不愿多生事端,免得陈夫人以为是白曦撺掇陈靖安不回家,含糊地说道,“哥公司好忙,我听说他要在公司住一段时间。”

    她想到昨天当罗平带着白曦离开之后,陈靖安回到自己面前时那恐怖的脸色,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陈靖安一向是从容的,哪怕动怒,也带着一种满不在意的洒脱。

    可是这一次,她看见陈靖安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脸色却叫她几乎不敢呼吸。

    她也不想再劝陈靖安回家里来,所以默不作声,被陈靖安送回了家里。

    陈靖安转头就开车走了,陈晚想到哥哥那冷峻的,隐隐压抑怒火的脸色,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的手。

    “工作忙?”

    “是啊。哥是年轻人,爸上了年纪,很多事都要给哥做。”看见陈夫人相信了自己的样子,陈晚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妈,还有一件事我想和您说。”她紧张地屏住呼吸说道,“我要和北平结婚了。”

    陈靖安要她联姻的那一家的对象就叫做李北平,这是一个有些土气的名字,来源于长辈在那个年代的怀念还有希望。可是那个男人其实是一位很优秀的人,他一路在国内的名校毕业,然后回到家族中做事,很英俊,其实也算是和她一块儿长大。

    李家和陈家是世交,他们从小儿玩儿到大。

    他知道她只不过是一个和陈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女,还是愿意娶她,愿意对她好。

    陈晚其实很感激陈董事长父子。

    这所谓的联姻,其实更像是家中长辈给自己挑选了合适的,会愿意对她后半生负责的丈夫。

    李北平从小就喜欢她,照顾她,就算知道她心里另有其人,可是他说愿意等。

    他说,她总是会有一天回头,发现原来除了陈靖安之外,还有值得她珍惜的人和感情。

    陈晚怔怔地看着别墅的角落。

    或许……她本就应该从不切实际的爱恋中退步抽身,然后去寻常一个爱着自己,自己也会爱着的男人,和他共度一生。

    “北平?”陈夫人却没有陈晚这样的释然,眼睛顿时竖起来了,一下子握住了陈晚的手严肃地问道,“你不是喜欢你哥的么?”

    看见陈晚紧张地看着自己,她急忙摸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的脸柔声说道,“你喜欢你哥十几年,这么多年的感情是能随便放下的么?小晚啊,你可不要放弃你最爱的人,以后都会不幸福的呀。还是……你哥跟你说了什么?”她怀疑地看着陈晚。

    “哥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我的心事。妈,我只是觉得北平也很好。更何况,我姓陈,之前的事还有感情,就叫它过去吧。”

    陈晚不想给陈靖安添麻烦。

    就算是不会在一起,可是她也希望能和陈靖安之间,不会闹得那样难堪。

    看着陈晚央求的样子,陈夫人的脸色却猛地一沉。

    “什么过去,这怎么能过去?!你喜欢靖安,那就应该好好争取!你哥身边也没有别的女人,除了你,他还真心对过谁?你对他而言是特殊的,是独一无二的。小晚啊,除了你,妈不想任何人站在你哥身边。而且不好么?以后你和你哥结婚,那你就可以长长久久地留在家里,留在妈的身边。外头那些狐狸精,妈很讨厌。”

    陈夫人几乎是苦口婆心地劝着陈晚,因为她不仅疼爱陈晚这个女儿,更在意的是,陈晚孝顺她。

    儿子娶了妻子就胳膊肘儿往外拐,只心疼妻子去了,对妻子言听计从,她不知道听身边的朋友抱怨过多少次。

    外头的那些女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嫁给陈靖安之后,她这么做妈的,在儿子的心里就没有地位,或许还会被儿子遗忘。

    可是陈晚不同,她从小儿就孝顺,还一心一意把她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给自己做儿媳妇儿,那这家里她还是说了算的那个。

    “妈,你应该相信哥的眼光,不会喜欢那些坏女人的。”陈晚有些痛苦地说道。

    其实陈夫人都说错了。

    她对于陈靖安来说并不是独一无二,也不是特殊的。

    对陈靖安独一无二的,是白曦才对。

    她想要说点什么,却还是忍耐着没有说出口。

    她虽然对白曦有嫉妒的心情,也明知道陈夫人不喜欢白曦,可是却不希望再从陈夫人的嘴里听到对白曦的羞辱。

    那并不会叫她感到高兴。

    只会叫她显得更加卑劣。

    “你哥现在就不听话,不把我放在心上,以后娶了别人那还了得?而且,你嫁出去,那我不是很寂寞?”

    “就算我嫁人结婚,可一辈子都是您的女儿。以后我还会常常回来看您的呀。”

    “那怎么能一样?!”陈夫人一下子甩开陈晚探过来的手尖锐地叫道。

    陈晚一下子没有心理准备,诧异地看着突然变得格外恼怒的陈夫人不知所措。

    “你,你真是没有良心!”如果是从前,陈夫人绝对不会这样尖刻,可是刚刚遇到了白曦这个讨债的,现在连陈董事长父子都明显和她有了裂痕,陈夫人难免心烦意乱。

    她本以为陈晚是家里最听话的那一个,可是陈晚却再三地不肯听她的话,这叫陈夫人心里的火儿几乎压抑不住了,看见陈晚怯生生地站起来,她一把就把陈晚给推到一旁冷笑说道,“怎么,是你现在翅膀硬了,还是看见你爸和你哥和我吵架,觉得你可以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了?!口口声声孝顺我,你就是这么孝顺我的?你是不是忘了,没有我,你还在孤儿院当你的没爹没妈的孤儿呢!我把你养大,也没有害你,你还不知好歹?!”

    她看见陈晚低低地哭了起来,顿时心里更生气了。

    “你真是没用啊!你从小在你哥身边长大,到了现在靖安都不喜欢你,你,我真是白养你了!”

    “妈,您别生气。是我的错。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不听你的话。”

    “那你去和你哥说要嫁给他!”陈夫人命令说道,“如果你哥不愿意,你哪怕脱光了呢,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还会把你给推开?”

    她说得理所当然,陈晚却觉得后背发亮。

    她怔怔地流泪,透过眼里朦胧的水雾看着这个几乎是陌生人的养母。

    “不。”她很久之后,摇头流泪拒绝。

    “你!”陈夫人看着这个竟然敢拒绝自己的女孩子,一下子想到的,是白曦的那张嘲讽的脸。

    她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这亲生的还有收养的,竟然都是讨债的。

    她想到这儿多年对陈晚用心的疼爱,几乎把这世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了陈晚,可是这小白眼狼……

    叫她听自己的话去做一点并不会伤害她的事,竟然都不愿意。

    心里只有自己,哪里有她这个妈。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白眼狼,当初我为什么要收养你!”陈夫人气急败坏地推开陈晚往外走。她现在终于发现了,她这辈子简直就被女儿给害惨了。

    白曦害她和丈夫闹翻,养女陈晚竟然还是个白眼狼,早知道这样,她为什么要花心血去养大陈晚?难道就为了叫她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添堵?她气得不轻,就想去朋友的家里去转转散散心,一路叫司机把自己送到了朋友的小区。

    这小区对面就是市中心公园,环境非常优美,空气也好,周围的商场医院什么都不缺,还是罗氏开发,质量有保证,陈夫人也觉得这小区很不错。

    她下了车正要去见朋友,却见对面,白曦正和白母一块儿从一辆越野车上亲热地走下来,罗平空着手站在她的身边。

    一位很帅气的小帅哥一脸扭曲地提着一个大大的包裹。

    他就知道,他哥对他永远都没有兄弟情。

    把他喊来竟然是为了当苦力的。

    “罗艺,辛苦你了。”白曦力图做出长嫂的风范。

    小帅哥看着她一脸虚伪,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为人民服务。”

    白曦被小帅哥高尚的情怀震撼了。

    白母看着他们亲近地说笑,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每一条皱纹里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她握紧了女儿的手,觉得自己已经满足得人生都没有遗憾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一位身上穿得很高档,面容精致的中年贵妇人快步走了过来,这样高贵的女人叫白母不由自主地自卑了一下,可是却在这个时候听到她对白曦冷笑着说道,“白曦,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夫人看了罗平还有他身后罗艺手里的锅碗瓢盆,再看看白曦,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露出几分鄙夷来说道,“怎么,靠不上陈家,知道陈家不给你钱,你就去给人做情妇了?白曦,你想得真美,罗少只不过是和你玩玩儿,你有什么资格……”

    她的话刻薄无比,正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位美貌高贵的贵妇人的白母一愣,霍然抬头。

    “你敢骂我家小曦?!”她听不懂别的,可是情妇也是明白的。

    这女人竟然羞辱她家小曦是情妇?

    这样充满恶意。

    只会干粗活儿,没啥文化的女人顿时跳起来了,一口就唾在了陈夫人的脸上,粗糙的,满是细刺的手就跟锅盖一下,糊在了陈夫人保养得白白净净的脸上。

    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一个照面儿就被抽翻在地。

    白母已经扑上去,抓住她的头发照着她的脸打。

    一大串儿来自市井的叫骂冲破天际。

    “自己做情妇做出经验了啊?!看谁都是情妇!我家小曦和罗医生男才女貌谈恋爱,见过家长的!你个老情妇看谁都是贼!活该你一辈子当情妇!”

    “咣当。”

    看着之前还很胆怯很感激自己来帮忙的白母摇身一变,彪悍凶残……

    小帅哥手里的锅都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