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3.养女(十三)

183.养女(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亲手把小曦给扔了。”

    “你说什么?!”

    陈靖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世上最荒谬的言论。

    一位母亲, 会狠心地把自己十月怀胎的亲生女儿给扔了?

    “不可能!”他的手脚冰凉, 几乎是立刻就否认了这句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罗平的话却总是在他的心里翻滚。

    “不可能?你觉得,当年一个三岁的孩子真的能够在商场走失?她专心看商品, 人流拥挤把孩子挤走了,孩子太小所以没有人留意她被挤到什么地方去?”

    罗平笑了笑,露出几分讥讽。

    “以你母亲的身份,当年在商场,坐的可是贵宾室。”

    贵宾室里会有人挤人的情况么?

    更何况就算陈夫人是在走在商场的路上因为人太多导致白曦走失,可是她干什么吃的?

    女儿一下子脱了手,她第一时间难道不是去找孩子?

    只要她立刻就去找, 白曦一个小孩子又会被挤出多远?

    总不能隔了个几小时, 陈夫人才发现自己的女儿……

    哎呀,竟然不在自己身边了呢。

    这还是亲妈么?

    罗医生虽然在医院的时候对医患的事儿不大感兴趣,可是也见过很多很多的母亲,用心在疼爱孩子,在她们的心里,孩子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所以, 他当然就看得出陈夫人的虚情假意。

    “我言尽于此,所以,你也该明白, 为什么她不肯回到白家。”见陈靖安一下子就扶住了屏风, 脸色苍白, 罗平理了理自己的衬衫漫不经心地说道, “陈总,你该劝陈董事长一句,不要这么多年,还认不清自己的枕边人。”

    看见陈靖安垂着头不说话,甚至看不见他的脸色,罗平不觉得他此刻受到了冲击有什么不对,平静地继续说道,“还有,作为一个母亲,这么多年,她在家提过小曦没有?因为有了养女在身边作安慰就忘记自己的亲生女儿……你听她鬼扯。”

    陈靖安的呼吸急促粗重,肩膀微微颤抖,显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罗平无动于衷。

    他将这件事揭破,不过是为了白曦抱不平,也是为了叫陈夫人日子不好过。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昏暗的走廊里,陈夫人穿得华贵美丽,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蔑视白曦。

    哪怕白曦不喜欢她,可是亲生母亲那样厌恶自己,白曦的心里真的会一点都不难过么?

    就算白曦不难过,可是他也不会叫伤害了她的人有好日子过。

    陈夫人做着高高在上,丰衣足食的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日子也够久了。

    面具也戴得够久了。

    “你好好想想,我和小曦先走。”罗平觉得陈靖安今天肯定是没心情和自己一块儿在白曦面前争宠了,笑了笑,转身走了。

    他走到白曦的身边,坐在陈靖安之前的位置里,温和地问道,“吃好了么?”

    “饱了。”

    “这几样给我打包。”罗平叫服务生给自己打包了几样餐厅很受好评的糕点,看见白曦感激地看着自己,推了推面前的袋子温煦地说道,“这个回去给白伯母吃。还有,你晚上工作总是很晚,饿了的话,就吃点点心。”他付了账,看见陈晚急促地站起来看着白曦,压了压嘴角平淡地说道,“陈总一会出来,你等着吧。”他没有对陈晚又什么更多的情绪,在他的眼里,她也不过是一个陌生路人。

    罗医生对路人一向都不真情实感。

    “小曦,今天……谢谢你。”陈晚轻声说道。

    她顿了顿,轻声说道,“我知道妈伤了你的心。我不会厚着脸皮请你原谅她。只是……爸和哥都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看见白曦安静地看着自己,她轻声说道,“爸昨天就搬出去了,说不愿意原谅妈。还有哥哥,你以为我为什么和哥哥要在这里吃饭?因为哥哥昨天也没有回家。”她想到曾经温暖的家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吸了吸鼻子,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轻轻地说道,“我没有立场请你原谅妈的偏心。可是对不起小曦,我还是很爱她。”

    陈夫人对她真的很好,是在用母亲一样的感情吧她养大。

    就算……所有人都说陈夫人是坏人,可是她对陈晚,却从来没有一点不好。

    无论是抱着怎样的心情,陈夫人是在用养小猫小狗,还是自私地为了想要满足她的心,或是真心实意,对于陈晚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

    那是她的母亲,无论是好还是坏,都是她的母亲。

    就像是儿女很坏,做父母的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开握紧了儿女的手。

    她也不会放开陈夫人的手,无论她是不是那么恶毒。

    用震惊的面目来控诉陈夫人从前做的一切,然后和她做出切割,她无法做到。

    “哦。”白曦点了点头。

    “真的……对不起。”陈晚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哽咽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无声地让开了白曦和罗平离开的路。

    “无论以后怎么样,可是其实,小曦,你大概不会相信,也会觉得我很自作多情吧。我真的很想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姐妹。”

    陈晚方才听了白曦很多的话,关于联姻的真相和人选。她也不由自主地说了很多的话,关于她的爱恋,看见白曦诧异地转头看着自己,她安静地站在一点阴影里轻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你回到陈家来代替我去联姻。享受了陈家这么多年的养育,联姻是我对家里的报答,也不会叫你去承担我的责任。”

    她弯起眼睛微笑起来。

    这一刻,白曦得承认,她还是挺好看的。

    “享受到多少,就承担多少。更何况我知道,虽然是联姻,可是爸爸和哥哥给我挑选的是最合适我的人。”

    那个人什么都好。

    她知道嫁给他会很幸福,很富足地如同在陈家一样的生活,然后波澜不惊地度过这一生。

    她只不过是……不爱那个人。

    可是她却愿意去学着做一个好妻子,而不是一个会辜负了别人深情的人。

    她也会学着努力忘掉。

    “其实……其实或许我对哥哥的爱,只不过是我很胆小,很贪心。我爱着家里的每一个人,想到以后要离开这个家就惶恐不已,所以才会有如果能嫁给哥哥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因为如果这样,我就不会离开这个家,永远做爸爸妈妈的孩子。”

    陈晚用自己最理智的声音说着这些话,她最后露出一个满是泪光的笑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白曦轻声说道,“真是奇怪小曦。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是这些话,我没有对妈说,却都告诉了你。”

    “我是垃圾桶吧。”白曦木然地说道。

    她真是……为什么要听陈晚的心路历程?

    上一世都已经听过一遍了好么?

    难道是希望她用心记住,回头给她开个长篇啊?!

    陈晚噗嗤一声,哪怕心情激荡伤感,却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早点和爸爸哥哥和好吧。”她看着白曦目光柔软地说道。

    白曦哼哼了一声,转身和罗医生一块儿离开了餐厅。

    她走到楼下,站在罗平的越野车前,忍不住抬头去看餐厅的那透明的玻璃墙。

    陈晚站在玻璃墙之后,对她用力地挥了挥手。

    “她还算是个明白人。”罗医生看见白曦坐上车,探身过来给她扣安全带。

    越过了少女柔软的身体,他拉着车边的安全带的时候,突然顿了顿。

    密闭的空间里,他几乎和白曦贴在了一块儿,手臂之下就是她微微起伏的带着一点线条的胸口。

    罗医生突然沉默了一下。

    作为一个精英医生他不得不说一句,十八/九了,怎么还没有发育?

    要不要看医生?

    他可以帮帮忙的。

    “扣好了没有?”在罗医生开始了一段关于人生未来还有发育以及幸福的思考时,白曦就觉得这姿势有点叫人慌乱了。那是一种莫名的紧张,她甚至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唯恐叫他听出自己的急促,还有不想叫自己的胸口上下起伏引起他的注意。

    这种紧张的心情在面对罗医生抬头莫名的目光时更加清晰了起来,她看见男人英俊的脸慢慢地凑到了她的面前,薄唇几乎是擦着她的嘴角而过。

    “我们回家?”

    灵灵八:“宿主,他对你的胸不满意。”

    白曦:“……”这垃圾灵灵八是怎么用正直的语气说出这么碎三观的话的?

    灵灵八更严肃了:“男人都喜欢大胸的。”

    白曦:……回头肯定投诉它!

    灵灵八见她无动于衷,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一下:“要不然叫他给你揉揉。胸不大,搓衣板不好的。”

    这会影响幸福。

    白曦:“胡说!搓衣板也有春天!”

    灵灵八露出了学术辩论的姿态:“宿主,根据我穿越的五百八十个世界,胸大胸小,严重影响手感。”

    白曦觉得天道一定是个偏心货。

    纯洁嘴笨小可爱零零发去蹲了局子,这明显需要和谐的垃圾灵灵八竟然还做了二十年最佳系统。

    这必定是上头有统。

    真是没有想到,系统界是这样黑暗。

    灵灵八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应,觉得自己在这场辩论赛中胜出了,还最后提醒了一下:“如果他揉揉还不行,那你就真的需要看医生了。专业的,你需要名片么?”

    白曦默默地把自己关进了小黑屋。

    灵灵八不愿意进去,那她自我放逐一下好了。

    “先不回去。”在小黑屋里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的狸生,顺便诅咒了一下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举报了自家零零发,白曦这才蔫头耷脑地从小黑屋里爬出来。

    她在灵灵八给自己一点奇怪的灌输之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是看见此刻罗平几乎趴在自己的身上,近在咫尺,哪怕没有和自己有半点身体上的接触,可是却觉得自己的皮肤都忍不住绷紧,仿佛有什么在跳动。

    她紧张得不得了,甚至忍不住咽口水,还色厉内荏地说道,“我不怕你!”

    罗医生挑眉。

    “不是,我的意思吧,就是在我的心里,医生你是一个好人。”白曦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补救,在罗医生意味深长的目光里转头故作镇定地说道,“就去看看房子。这买房子我不懂,你帮帮忙吧。”

    她觉得车里的温度似乎升高了很多,自己的脸颊和耳朵也忍不住发烫,哪怕对零零发嗤之以鼻,可是她在看见男人给自己拉好安全带抬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目光落在他的手上。

    毋容置疑,这是非常好看的手。

    苍白修长,骨节分明,有一种冰冷的禁欲的优雅。

    想到这样的手要压在自己的胸口帮自己长大一点,白曦急忙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她觉得自己脸红得就要燃烧起来了,更觉得自己的心跳得不得了。

    罗平已经开车,看见这女孩子在一旁不知道想到什么,用一种很羞耻的目光看着自己,哼笑了一声。

    “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拎包就能住的,还得是我能买得起的。”别看三百万听着很多,可是这城市的房价认真不便宜,白曦听听都是一脸血。

    上个世界她做了一辈子的第一军团军团长,那可是军部高官,完全没有买房的压力好么?挥挥手就是一颗星球被买下来的节奏。这个世界沦落到了买个房还不一定攒够钱,这人生落差可真够大的呀。她心疼地摸一摸自己的一张小卡片,对罗医生有些犹豫地问道,“我大概买不起吧?”

    “我认识一家开放商。”罗平笑了笑,转头对白曦说道,“其实就是罗氏名下的地产公司。你是罗氏的合作伙伴,当然可以享受罗氏的内部价。”

    “你可不要亏本卖给我。”白曦听到是罗氏的地产,急忙说道。

    这些有钱人,就喜欢一掷千金,说送人一套房子就送人一套房子。

    “你想多了。”罗医生倒是很想送白曦一套房子,不过他也知道白曦倔强,绝不可能收下自己这样贵重的礼物。

    这就是这姑娘的有趣的地方了。

    什么水果牛奶小恩小惠,她接受得格外痛快,还非常贪心,时常跟他预约“下一次”。

    可是罗平却敢保证,一旦自己敢给她贵重一些的东西,这姑娘一定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可以成本价卖给你,以后你也可以安心写作。以后如果和罗氏娱乐签约,也可以彼此打个内部价。”罗医生这幅公事公办的样子,倒是叫白曦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试探地问道,“那得多少钱呀?”

    “三百万吧。”罗医生转头对她笑眯眯地说道,“高档小区,安全性很不错,而且风景也很好,对面就是市中心公园。电梯房,精装修,一百平的房子,家具都已经齐备,就是给你们这样想要赶紧搬进来的住户留着的。而且你放心,这房子已经空了半年,不会叫你吸入有害的气体。”他把这房子说得天花烂坠的,白曦已经主动把自己的卡双手奉上了,却还是疑惑地问道,“这么好的房子,空了半年没有卖出去么?”

    “本来我想住。”罗平温和地说道。

    这房子离医院也非常近,他平常医院的工作忙,常常有手术到凌晨或是通宵,再赶回家有些疲惫。

    所以他在罗氏开发的这个小区留了房子。

    “那我买了你怎么办?”

    “没关系,对门我也买了。”什么是有钱人,这就叫有钱人。

    买房儿眼睛都不眨,就跟别人家买一袋大米一样。

    白曦心动了。

    她小声问道,“你真的觉得我可以买么?”

    “不卖给你,我也不会让别人住。”罗平淡淡地说道。

    他之所以留下了这一整层楼,就是讨厌有外人进驻自己的空间,哪怕和自己住对门也不行。

    这是一种奇怪的地盘意识,可是却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放了身边这个女孩子进来。

    罗平侧头对她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一百平还小,欢迎你和我住在一起。”

    “注意开车。”白曦绝望地说道。

    她为什么又坐上了罗医生的车?

    医生开车各种不看路,还手脱方向盘。

    “怕什么。”

    罗平笑了笑,带着白曦去看了房。

    房子真的很叫白曦满意。

    无论是简约却温馨的装修和家具,还是这簇新又宽敞的房子,或许没有大别墅那么大,可是白曦却已经很满足了。

    只不过满意的后果,是三百万还没有一天,就和她说了后会有期。

    赚了一大笔心情很好的罗医生捏着白作家的小卡片,愉悦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俯身看着走出小区抱头蹲下的美丽女孩子。

    “天都这么晚了,也该吃晚饭了。小曦,我请你吃了午饭,晚饭,咱们去吃牛肉面?”

    他今天非吃上不可,叫陈靖安知道,谁才是白曦的真爱。

    这叫什么?

    远亲不如近邻。

    三百万成了固定资产,目前兜儿比脸还干净的超神作家顿时痛哭流涕了。

    还吃牛肉面!

    十五块的。

    “医生,”她哽咽着,红着眼眶抬头,发自肺腑地伤心控诉道,“你太贵了。”

    可就算哭着,心痛着,也要请他吃面。

    这才是叫白曦纠结的地方。

    她竟然不愿意拒绝他。

    憋了很久的灵灵八发出幽幽的来自灵魂的叹息。

    “这就是真爱啊……你们真配。”

    它都相信爱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