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2.养女(十二)

182.养女(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到这里, 看着此刻被陈靖安认真地放在心上的白曦, 陈晚的心里其实是真的有点小嫉妒的。

    她还有点心虚。

    因为这么多年, 她取代了白曦的位置。

    这么多年的幸福还有温暖的家,就仿佛是她……偷来的。

    因为觉得有点对不起白曦,陈晚看起来更加瑟缩了一些, 努力鼓足了勇气对白曦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她为那一瞬间自己对于白曦的嫉妒还有阴暗感到羞愧, 那似乎都不像是她应该有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感到自己很恶心。她在那一刻竟然生出了一种“如果没有找到她就好了”这样的感情,那样, 她就还是陈家唯一的女儿,还是可以留在这个家里,快乐而幸福。

    可是下一刻,陈晚恶心得几乎要吐出来。

    她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想法出自于自己。

    怎么可以……

    其实, 如果能叫家人都感到释然快乐,她宁愿自己离开,也想白曦回到陈家。

    “这是小晚。”陈靖安对白曦轻声说道。

    白曦对陈晚心里对自己是什么想法没有感觉。

    当初又不是她把自己给丢了的。

    当初也不是陈晚主动要求被收养的。

    见陈晚对自己微笑起来, 眼睛里充满了善意, 白曦点了点头。

    她不嫉妒陈晚,也对她没有什么恶感,可是却也没有一见如故然后咱俩当好姐妹的意思。

    “我是白曦。”白曦客气地说道。

    她并没有生气,甚至也没有骂自己这个小偷偷走了本该属于她的那份幸福和宠爱,陈晚看着光风霁月的美丽的少女, 觉得自己更加阴暗。

    她紧张地抿了抿嘴角。

    “小曦, 你喜欢吃蛋糕么?”看见一旁的服务生把香蕉船和芝士蛋糕都送过来, 白曦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都要拔不出来了,陈晚福至心灵,急忙说道,“我,我会做很多种蛋糕的。如果你喜欢,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她的心里充满了复杂,可是却努力想要对白曦更好一点,来弥补这么多年自己占据的那份感情。她看着和自己同年纪的白曦,就觉得,或许同龄女孩子之间,更有话题。

    “不了。”白曦笑了笑说道。

    “我买给她。”罗医生拍了拍白曦的小脑袋漫不经心地说道。

    还亲自做……

    对于罗医生来说,想要什么,直接买来就可以。

    他又不缺钱。

    白曦欣慰地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的小本本儿上。

    白曦:“医生竟然愿意给我花钱,这真是太好了!”小抠门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她热爱一切不用自己花钱的行动。

    灵灵八:“这不是很正常么?”

    白曦:“正常?医生给我花钱很正常么?”

    灵灵八想了想,根据自己二十年年度十佳系统和最受人信任系统的经验严肃表示:“你要多花他的钱!”

    白曦沉默了:“为什么?”

    灵灵八:“都是为了爱。”

    白曦觉得灵灵八有毒。

    如果这系统不是刚刚感动了自己一下为自己隐瞒了功德的问题,她没准儿真把这系统关进小黑屋了。

    白曦:“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灵灵八:“嗯。”这个宿主格外脸皮薄呢。

    它扭了扭光团不会去做一个会叫宿主感到紧张的系统。

    “我还没吃完呢、”白曦觉得自己馋了,看见陈靖安和陈晚似乎要跟着自己天荒地老的样子,迟疑了一下试探地问道,“那我先吃点儿?”

    “好。”陈靖安还是微笑着点头,看见白曦坐下埋头苦吃,顺势就坐在了她的身边,撑着下颚侧头,含笑看着自己的妹妹。

    他的眼睛里当然没有别人了,更肯定也没有罗医生了,罗医生绷着脸坐在了这家伙的对面,一双冰冷的眼睛在温和的假象化去之后,变得令人心生寒意。陈晚就坐在了罗平的身边,她今天本来就是带着心事来的,心里忧心忡忡,可是看见陈靖安这么开心,也不愿意再说出扫兴的话。

    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他那么温柔,那么英俊,坐在那里就熠熠生辉,把别人的光辉全都压过去。

    那样卓尔不群的男人,那么温柔疼爱的表情,这是世上每一个女孩子愿意付出一切也想要换取的温柔。

    可是他似乎只能看到他的妹妹。

    别人在他的眼里不知道一提。

    “小晚,你也可以点一些。”就算是陈靖安这样对陈晚说话的时候,陈晚也知道,他的心里自己是无所谓的,只不过是一种很绅士的礼貌,这男人因为家风耳濡目染,对女性一向都很照顾,那么不是出自认真在意的心情,可是却总是叫人觉得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

    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叫很多的女人沉迷其中。包括陈晚自己。

    可是现在,或许对于陈晚来说。梦已经碎了。

    也早就碎了。

    当陈靖安亲口对她说,要她嫁给别人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在哥哥的眼睛里,或许是一个需要照顾温柔的小妹妹,可是却永远不是他喜欢的女人。

    当年,她却就是因为他的这样温柔的样子而爱上他。

    眼眶酸涩了一下,陈晚急忙点头,看起来没有一点难受地说道,“那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两……三份提拉米苏。”陈靖安对一旁的服务生说道。

    他转头摸了摸咬着叉子,嘴角还带着一点蛋糕的白曦柔声问道,“提拉米苏喜欢么?”

    “还好吧。”

    “这里的黑森林蛋糕也很好吃。”陈晚急忙说道。

    她看见白曦的眼睛隐蔽的亮了亮,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

    她也觉得……昨天晚上陈夫人和陈董事长吵架的时候,她嘴里的那个很不礼貌,很凶很坏的白曦,似乎和眼前的女孩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妈妈又隐瞒了白曦的存在,不愿意叫她回到陈家了呢?

    陈晚下意识地苍白了自己的脸。

    她怔怔地看着正期待地转着大眼睛考虑是不是要来一块儿黑森林的美丽可爱的白曦。

    是……因为她么?

    因为妈妈爱着她,不愿意叫她这个养女在亲生女儿回来之后在家里无法立足,所以才会决绝地不肯叫白曦回到陈家。

    一想到这里,陈晚就浑身发抖。

    她的确在那么一瞬间想过,如果白曦不回到陈家就好了。

    可是她却绝对不肯真的希望白曦永远不能回到陈家,得回本就属于她的这一切。

    更何况,白曦不回家,那爸爸和哥哥都不会开心,和妈妈的裂痕也永远都不会消弭。

    “这里还有很多的美食,小曦,你喜欢的话,我给你一张餐厅的会员卡,吃什么,就记在卡片上,不用你花钱好不好?”陈靖安是一个一旦温柔起来,就几乎能叫人无法抗拒的男人。

    这英俊的男人一出场,本来还在白曦面前存在感很高的罗医生顿时沦落成了布景板。这比起大方程度来,只请一顿饭的罗医生显然是输了啊!白曦叼着叉子都觉得吧,似乎陈靖安这大腿更粗一点。

    罗医生眯着眼看着陈靖安。

    这陈家大少简直有毒!

    他强烈建议他来医院找自己看看脑科,如果能被拖上手术台就更好了。

    妹妹是给别的男人疼的,而不是陈靖安自己要疼的!

    他这样温柔体贴,把别的男人对比成了渣渣,他妹以后怎么找对象?

    “不要了,会员卡什么的,听起来很堕落啊。”白曦一瞬间心动了一下,不过超神作家白小姐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呢。她一转眼就能理智地拒绝了,看见陈靖安对自己微笑,似乎连自己拒绝一下她都觉得她可爱,白曦默默地在这种爱都要泛滥出来的目光里小小地打了一个寒颤小声说道,“而且……吃遍全城才是正道呀。”难道叫她抱着一张餐厅的会员卡把这餐厅吃到吐啊?

    薅羊毛人家都知道不要可着一只羊薅呢。

    餐厅也不能天天就吃一家儿,要广撒网是不是?

    陈靖安看着理直气壮的女孩子,转头轻轻地笑起来。

    他一会儿才欣慰地回头看着白曦,目光柔软。

    “小曦,你能这样可爱,我的心里很高兴。”这说明虽然白家贫穷,可是真的在用心地抚养了白曦,才会叫她这样,就算小贪心也总是可爱无比的。

    “马马虎虎吧。”白曦美滋滋地说道。

    虽然是她哥,不过好歹是个帅哥,被帅哥夸奖,谁心里不乐意呀。

    “拉面其实也很好吃。”罗医生漫不经心地说道。

    白曦想到这医生差点儿狮子大开口吃掉自己十五块,顿时脸色扭曲了。

    特别是医生还要凉菜!

    这简直就是邪教!

    吃牛肉面还需要凉菜么?!

    乱弹琴。

    白曦心里心有余悸,陈靖安却茫然地问道,“拉面?”

    “小曦之前请我吃了顿饭。”罗医生靠在椅子上,努力用最平常很平静的表情说道。

    他挑眉,看了看陈靖安。

    在陈靖安拼命想要给白曦花钱的时候,罗医生已经能让小抠门给自己花钱了。

    这,就是差距。

    他笑了笑,抬头探身过去,给白曦嘴角的蛋糕抹去。

    陈靖安沉默地看着白曦,哪怕刚刚和白曦缓和了关系,似乎妹妹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甚至还有点小排斥,可是英俊的,对女人总是礼貌却排斥的黑发男人带着几分忧郁地轻声说道,“小曦,我也希望你请我去吃拉面。”

    白曦的心都被刺痛了。

    十块钱难道又要木有了?!

    这些败家男人们。

    “这个……”

    “你要拒绝哥哥么?”

    “我没钱。”白曦仰头,吃了人家的蛋糕却还敢用耿直的表情拒绝人家的请求。

    翻脸无情,吃了就跑,说的就是白作家了。

    “可是你请罗少吃面?“陈靖安犀利地问道。

    白曦茫然地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冰冷冷酷又不见踪影了的英俊的罗医生,就觉得他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一种“本宫尚在,尔等只能为妃”得正宫的感觉。

    白曦:“……我最近是不是宫斗写得多了?”她家太后娘娘目前就处于在后宫独孤求败的境界里。

    灵灵八含蓄地表示:“这都是爱。”

    白曦:“哈?”

    灵灵八:“真爱!”

    白曦:“真爱?”

    灵灵八:“你用十块钱,证明了对罗医生的爱。”

    白曦:“不的吧……”

    灵灵八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它觉得这宿主真的是……承认一下真爱有那么难的么?

    “我请医生吃面,这原因很多了。”白曦正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请了罗医生吃面,顺便再炫耀一下自己的三百万,就听见罗平已经在一旁温煦地说道,“当然是因为她愿意为我花钱。”

    穿着深色衬衫,看起来一副精英脸孔的罗医生对陈靖安笑了笑,挑眉问道,“难道这段时间陪伴她的人不是我么?我当然是她很喜欢的人,小曦,你说呢?”他笑着看向白曦,白曦正要否认,就看见罗医生一只手拍在了桌上的一张菜谱上。

    这餐厅似乎可以打包。

    吃不了拎着走。

    白曦慢慢地看着罗医生那只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轻声说道,“对。”

    陈靖安揉了揉眼角,起身说道,“我去洗手间。”

    他真的是……罗家大少这种小人得志看了真想叫人一把把蛋糕拍他脸上。

    明明,他才是白曦的哥哥,可是却总是觉得妹妹被罗平抢走了。

    “我也去一下。”罗平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起身,垂目看了正安静又安分地看着他们说话的陈晚。

    他对陈家养女是好是坏没有兴趣,所以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跟着陈靖安走了。

    “小曦,你喜欢什么还可以再点一点。这家餐厅里的奶油蘑菇汤也不错,还有……”

    “陈晚,你不需要对我这样卑躬屈膝。”白曦打断了陈晚的示好,看见她诧异地看着自己,眼里还带着一点不安,就一边啃自己面前的蛋糕一边平淡地说道,“你并没有对不起我。当初那女人想要收养一个女儿伪装天下太平,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分别。你在陈家过大小姐的生活,和我在外面过着贫穷的生活,关系也并不大。毕竟,造成了我这么多年艰难的,并不是你。”

    “你在怨恨妈妈么?”陈晚没有想到白曦对自己这样宽容,更加羞愧地问道。

    “我不该恨她么?你该知道,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我爸妈那样的好人。你知道如果我没有被爸妈收养,我会遇到什么么?”

    看见陈晚的脸白了,白曦笑了笑,垂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蛋糕。

    “你看,你说起这家餐厅里的好吃的,如数家珍。可是对于我来说,每一样都很美味,很稀奇,因为我没有吃过。陈晚,我本来应该是陈家的大小姐,就像你一样长大,可是你妈,把我的人生当成什么了?”

    她看见陈晚嘴角微动,却说不出话来,就冷淡地说道,“如果你是想要劝我和你妈和好,那就不用说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原谅她。你一定觉得她很可怜,因为我想昨天陈董事长见过我,一定会回家质问她,和她起了冲突吧?”

    看陈靖安的样子白曦就知道,陈家现在肯定乱得要命。

    陈夫人也一定是吃了陈董事长的排头了。

    “可是这都是她活该,你懂么?”

    “妈,妈都是为了我。”陈晚哽咽地说道。

    因为她心生妄念,所以,陈夫人才会做出了这么多的错事。

    也是为了她,所以陈夫人才会抗拒白曦回家,才会和陈董事长父子几乎翻脸。

    “不,她可不是为了你。她那么自私,所谓的为了谁,其实都只不过是为了她自己。”

    无论是对白曦,还是对陈晚,其实陈夫人都是一样的自私。

    她也只不过是为了她自己。

    丢了白曦叫自己心里舒坦了,然后再收养一个陈晚,看着她感激自己把自己当做神明一样去孺慕,也不过是满足她的虚荣心。

    白曦的脸色有些冰冷,她很美丽,坐在窗边,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映照在她美丽却充满了冷然的脸上。

    餐桌前一阵沉默。

    陈晚竟然在白曦这样冷静的目光里,为陈夫人辩白的话说不出口。

    “我很快就要结婚了。”她艰难地,在白曦微微挑眉的目光里轻声说道,“小曦,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或许你会不相信我。可是,我会把你该有的一切都还给你。”

    她努力对白曦微笑起来,眼睛里泛起了明亮的泪花,白曦皱了皱眉,看着对自己微笑的陈晚,轻声说道,“我都说了,我不回陈家,并不是你的问题。”她觉得还是吃蛋糕叫自己的心里更轻松,垂头啃了一口不在意地说道,“你也是。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结婚对象是谁,可是你也不需要为了结婚而结婚。那不仅是对你的不公平,可是对和你结婚的人的不公平。你别把人家当避难所,哪怕他心甘情愿。”

    “好,我会好好考虑。”陈晚点了点头,柔顺地答应,可是却还是小小声地说道,“小曦,对不起。我还曾经很嫉妒过你。”

    白曦哼哼了一声。

    巧了,上一世的原主,还很嫉妒你呢。

    她没有吭声,也没有和陈晚做好朋友的意思,陈晚也不打搅她,垂头也吃自己面前的那份甜点。

    此刻,罗医生信步走在陈靖安的身边,嘴角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屏风后,赏心悦目。

    “罗少?”陈靖安觉得罗平的态度很不对劲儿。

    他眯了眯眼睛。

    罗医生却不是和他交流感情的,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带超神作家白小姐出去吃个下午茶。

    “陈总,小曦不肯说,可是我觉得有必要叫你清楚一些事。小曦当年失踪,陈家家大势大却没有半点线索,并不是她和你们的运气不好。”男人英俊的嘴角泛起笑容,在那一刻,陈靖安的心中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你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