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81.养女(十一)

181.养女(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想把罗医生给凉拌了!

    她沉默地看着罗医生不把自己当外人。

    “我请客。”看见白曦偷偷对自己翻白眼儿, 一声精英范儿坐在小面馆儿里的英俊男人笑了。

    他发现,打从三百万到手儿, 似乎觉得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这位白小姐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是直线下降啊。

    “那怎么好意思。”白曦咳了一声说道, “怎么可以叫你请我吃面。”

    她重重地重复了一下“吃面”二字。

    罗医生顿时懂了。

    他笑眯眯地带着眉开眼笑的白小姐出了面馆儿, 直接往豪华餐厅去了。

    反正别人请客不花钱,白曦吃得心满意足。

    她还最后叼着甜点, 看着这很豪华的餐厅, 眼睛里亮晶晶的。

    “医生, 你真是好人。”吃饱喝足的小姑娘就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了。

    看她一副很贪心的样子, 罗医生微微挑眉。

    “喜欢么?”白曦用力点头。

    灵灵八感觉到了什么,可是想了想,没吭声。

    宿主脸皮薄,这欲擒故纵的男女之间的小游戏, 看破, 不说破!

    灵灵八再一次挺了挺自己的小光团儿。

    “那下次还带你来。”

    “不好吧, 无功不受禄。”白曦虚伪地说道。

    “没关系, 我赚得多, 就喜欢给人花钱。”

    “那医生你这个习惯真的……也就是遇见了我, 不然没人会纵容你呀。”白曦还得了便宜还卖乖,伪装遗憾地说道。

    罗平的眼底露出压抑的笑意,一只手撑在脸颊上, 含笑看着埋头又开心地叫了一份香蕉船努力花他钱的小姑娘。她看起来小小的, 又喜欢香蕉船喜欢得不得了, 就仿佛有了这样的好吃的什么都愿意做似的。

    这小抠门儿也是这世上最不贪心的女孩子了,罗平脸上带着一点笑意,可是突然冷冷抬头,看向对面,正坐在一张桌子上不知在说些什么的一对儿青年男女。那个高挑英俊的男人西装革履,看起来脸色有些平淡,另一个美丽又伤心的女孩子,是陈晚。

    迎着罗平的目光,那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正埋头吃香蕉船的白曦的身上,脸色顿时变了。

    “小……小曦!”

    他霍然站起,顾不得陈晚被自己丢下,几乎是踉跄地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白曦拨冗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一愣,之后下意识看向罗平。

    “陈靖安,你吓到小曦了。”罗平停了停,对正呆呆看过来的白曦轻声说道,“这是陈家大少。”

    “罗少的面前,谁敢自称自己是大少。”陈靖安看似冷静地回了这一句,却下一刻就把目光全都放在了白曦的身上。

    他一双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激动,抬起手想要摸摸白曦的头,却又有些惶恐。他已经知道陈董事长找到了白曦的事,也听宋秘书提起了白曦的一切。一张看起来并不大清晰的偷拍照上,那美丽得叫人心生动摇的女孩子看起来很单薄,很可怜。

    他昨天一夜没睡,想要去找自己的妹妹,可是却又怕她不高兴。

    她不想他们接近她,打搅她现在的生活。

    他努力想要克制,可是在突兀地见到妹妹的时候,哪怕是已经在商场上修炼得万分沉稳的年轻的精英,却还是无法忍耐。

    这么多年,他一直想着她,也记得她。

    她那个时候小小的一团,却已经会奶声奶气地趴在他的怀里叫哥哥。

    一夜之间,她就不见了,他看起来没有异样,可是却总是在心里想着她。

    她的妹妹……会不会有人就像是他们疼爱她一样爱着她,给她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

    他也怕她吃苦,这么多年,他每一天都在请人,请警方协助,寻找自己的妹妹。

    可是当年她走丢得没有半分痕迹,连警方都觉得很奇怪,因为一个年幼的孩子怎么可能完全没有半点痕迹地就消失了呢?

    警方更倾向与她是被人抱走,陈家那段时间疯狂地资助警力打击人口买卖,解救出了很多很多的孩子,可是每一个都不是他的小曦。

    他都已经绝望,可是在这个时候,又看见了她。

    不需要她自我介绍,也不需要所谓的亲子鉴定,也不需要谁的认可,仿佛是血脉之中的独特的牵绊,他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是自己的妹妹。

    陈靖安看着慢慢站起来,个头儿只到了自己胸口,看起来纤细柔软,美丽得叫他骄傲的女孩子,眼眶慢慢地红了。

    他的声音嘶哑,又带着几分胆怯,轻声问道,“小曦,你还记不记得哥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软弱的时候,一双眼睛专注地看着他的妹妹,看见白曦想了想,轻轻地点头,只这一个小小的点头,却仿佛救赎了他,叫他忍不住落下眼泪来。

    他无法忍耐,伸手,用力地把妹妹抱进自己的怀里,力气大得叫小姑娘发出了小小的闷哼,又急忙把她放开紧张地问道,“有没有伤到你?”

    白曦摇了摇头。

    她当然记得陈靖安。

    上一世,就算是原主做了很多很多的坏事,甚至在外已经被人揭穿了真面目,被人唾弃,可是在他这里,他却永远都是她的哥哥。

    他甚至为了她,和陈晚断绝了关系。

    他不再见陈晚,也拒绝承认陈晚是陈家的一份子,只是为了原主能好过一点。

    直到原主死去的时候,他那么伤心,甚至无法再面对陈晚,从此以后,哪怕知道陈晚是无辜的,却再也没有和她有任何联系。

    白曦:“不对啊。他这么喜欢原主,为什么没有功德?”如果是前几个世界,这样激烈的感情,就有资格做功德的提供者了。

    灵灵八一愣,也努着光团儿凑过去认真端详陈靖安。

    灵灵八:“他身上有功德的痕迹。”

    白曦:“……说人话。”

    灵灵八委屈,又垂了垂自己的光团,似乎在演算,片刻,恍然大悟:“他把功德给了你妈。”

    白曦:“我妈?”这显然说的是白母,灵灵八也不大怎么承认陈夫人是她的母亲。

    灵灵八就很疑惑了:“转移功德,大概是为了叫你妈在这一世能过得更幸福一点。”唯一的女儿死去,白母会有什么心情那就不用说了,陈靖安把自己的功德给了白母……

    灵灵八:“大概你妈的功德不多。”白母虽然平常会做一点好事,可是这点小事积攒的功德未必会能够驱使这个世界重来,可是如果加上了陈靖安或者陈董事长的功德,那么白母身上的功德足够用了。

    而且,因为白母是唯一的功德的提供者,如同白曦这样的穿越者,只会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白母的身上,而不会再对看似没有提供功德的陈家父子有任何兴趣,这显然是放弃了自己应该会有的幸福。

    灵灵八就茫然脸:“真的很奇怪了。”

    白曦:“功德还可以转移?他们自己愿意的?”

    灵灵八不吭声了。

    它吭哧吭哧,很久之后才有些羞愧地:“我不知道。这题太难了。”

    作为年度十佳系统二十年,它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功德是不可切割,更不可能给别人的,可是陈家父子……

    白曦:“……算了。”

    灵灵八震惊脸:“算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算了?”如果可以剥夺功德,那世界不都乱套了么?到时候心怀贪婪的人夺走善人的功德,想要重来一次自己的人生什么的,那他们这些穿越者的存在意义就没有了。那甚至会引起各种可怕的,为了争夺功德得到自己的利益的血雨腥风。

    白曦:“不然怎么办?你又不知道原因。”

    灵灵八顿时严肃起来:“我们应该向上反馈。”

    白曦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就算是有人剥离这份功德,也没有恶意。你看,我这位亲哥身上的功德一点儿都没有反抗的痕迹就被转移到了我妈的身上,也没有便宜别人,我就觉得吧,这有可能是他自愿的,你说呢?”

    陈靖安自愿送出自己的功德给指定的人选,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不算是危险。更何况白曦就觉得,这件事儿似乎并不是有恶意的样子,因为最后只不过是为了叫白母这个可怜的,失去丈夫还有女儿,一无所有的女人,能够重新获得幸福。

    她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感激愿意出手的那个人。

    如果没有陈家父子的功德,这个世界当然依旧可以重新来过。

    可是那时,一份幸福被分成三份,白母又会得到多少呢?

    灵灵八:“你这是隐瞒天道,是三观不正。”

    白曦:“那你要举报我么?”

    灵灵八沉默了一会儿,光团明明灭灭。

    很久之后,它小小地叹了一口气:“我什么都不知道。”它紧张地扭开了自己的小光团儿。

    白曦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点笑意,伸出意识,摸了摸这只小系统:“谢谢你。”

    灵灵八默默地,绝望地想,今年的年度十佳系统,年度最值得信任系统,年度……统统木有了。

    它吸了吸自己的光团,蹭了蹭白曦的手心儿,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白曦却已经笑眯眯地抬头看着对面,高挑又英俊的男人。

    他很帅,在这样奢华的餐厅里站着,吸引了很多很多大美女的目光。

    陈靖安和罗平是完全不同的英俊,和罗医生那种仿佛扣着假面具,时不时还要露出真面目并且眼底其实对大多数人都充满蔑视的气场完全不同,陈靖安是一种非常耿直的英俊。

    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无需任何的修饰,而所有人的心目中第一感觉,就是他英俊,英俊得无以复加,英俊得理所当然,也咄咄逼人。他和白曦都是相同的气质,因为白曦本人,也是美丽得甚至当初叫宋秘书都面红耳赤。

    他们兄妹其实很像。

    都拥有夺目的漂亮,没有半点的掩饰还有谦虚。

    “你没有伤到我。”虽然陈靖安的身上没有功德了,白曦也不需要再对他负责,而是一心一意地为了白母,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缓和了眉眼。

    “是么,是么。”陈靖安一双很好看的手无处安放。

    他紧张得不像话。

    罗医生脸色有些冰冷地慢慢站起来。

    在医生的面前搂搂抱抱,这么亲热,问过医生没有?

    “小曦,父亲已经和我说了你的事。”看见罗平走到白曦的身边,就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就令人不能忽视,陈靖安在看见白曦和罗平的熟稔时,莫名在心里一跳,觉得这里头似乎有什么不对。

    可是见到妹妹的惊喜还是叫他没有更多地理会这点微不足道的异样,他知道白曦现在一定对自己会感到陌生,唯恐吓到她,努力叫自己的样子更加正直,对白曦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哥明白你的想法。这样其实很好。你妈妈抚养了你,不要说你,连我都很感激。”

    白曦怔怔地看着他。

    他用理解的眼神看着她,哪怕他心里那么难过。

    “对不起。”

    “傻丫头,没有什么对不起。”陈靖安伸手,精致优雅的手试探地,犹豫地摸了摸白曦的头发。

    他沉默了很久,看见白曦对自己有些抗拒,似乎明白了什么目光温柔起来。

    “你放心,以后我不会打搅你的生活,你可以和你妈妈过和从前一样的日子。”见白曦诧异地看着自己,陈靖安突然想要吸烟,却还是忍耐着,很理解地说道,“你们母女之间的感情,是没有人能够打破的。小曦,你不愿意回到陈家……也,也可以。”

    他觉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颗心都要裂开了一样,却还是露出柔软的表情温柔地说道,“我们不会把你抢走,你永远都是白家的女儿。可是小曦……如果你妈妈知道陈家的事,她也希望……有更多的人疼爱你。”

    白曦垂了垂眼睛。

    “你们对我很好很好,我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正因为心软,所以我才不能接近你们。”

    她对陈靖安笑了一下。

    “因为你们对我好,我会很喜欢你们。到时候我妈怎么办呢?我的喜欢分给了你们,我妈的幸福就少了。”

    “你是这样想的么?”陈靖安柔和地问道。

    他微微俯身,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白曦。

    白曦就觉得吧……陈晚会喜欢上自己的大哥,喜欢得无可救药,还是有道理的。

    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就仿佛自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你的确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小曦。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你更重要。连母亲都不行。”陈靖安轻声说道。

    白曦震惊脸。

    “你说出来了,小抠门。”罗医生突然发现,这陈靖安很碍眼。

    这男人出现的一瞬间,自己的风头全都被夺走也就算了,他本来就不喜欢引人注目。

    可是白曦的眼里都没有自己,这就太不像话了。

    “我不是故意的。”

    英俊得无以复加,只靠脸就能够无往不利的男人迎着妹妹无辜的眼睛,纵容地微笑起来。

    “好,你说的都对。”

    罗医生沉着脸,默默地想着让陈家破产的一千种办法。

    他冷哼了一声,突然福至心灵,低声问道,“再吃一个香蕉船么?”

    “好的呀!”白曦霍然转头热情地点头。

    罗医生对嘴角微微一抽的陈靖安挑了挑眉尖儿。

    陈靖安顿了顿,也轻声问道,“那来一份芝士蛋糕么?”

    “好的呀!”超神作家白小姐的小脑袋再次转了过来。

    她站在两个最出色的男人中间,左右逢源,幸福得不可思议。

    “都要两份,我妈还没吃过呢、”她还得寸进尺。

    “好。”陈靖安纵容地点头,看着白曦的眼睛亮了,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小曦,我和父亲不会抢走你对你妈妈的那份爱,因为你可以不要付出对我们的感情。”

    看见白曦怔忡地看着自己,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轻声说道,“只要不要排斥我们,和我们说说话就好了。而且小曦,你觉得你妈妈心里的幸福是什么呢?她也一定会觉得,你得到更多的人的爱,对她来说才是幸福。”

    这的确会是白母的心情。

    可是白曦却不想承认。

    她只是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很为难。

    陈靖安的功德给了白母,其实又何尝不是对白母这么多年疼爱原主的报答呢?

    “我不逼你,你回家慢慢儿想。小曦,无论你想多久,哥和爸爸都等着你。”

    白曦看见他退了一步,给自己喘息的空间还有时间,迟疑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

    陈靖安微笑起来。

    “哥,这……就是小曦么?”陈晚站在一旁,几乎不能相信那个正在微笑,娇纵得几乎没有原则了的男人,是陈家大少陈靖安。

    他是个严谨的,感情内敛的人。

    就算是对从小儿看着长大的陈晚,他很照顾,可是,也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与感情。

    他是优秀的,令人仰望的,高高在上,叫她拼命抬起头来觉得永远都不会触碰到的存在。

    可是现在,仿佛神祇走下了神坛。

    这一刻,陈晚突然明白了亲生的,还有收养的之间的天差地别。

    就如同陈曦和陈晚。

    一个是美好的黎明与最美的晨光,另一个……

    她想到陈董事长在陈夫人笑吟吟领她回到陈家时很平常地说,“这孩子,以后就叫陈晚。”

    可是她却只能够是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