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9.养女(九)

179.养女(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夫人没有想到丈夫竟然和自己说的是这件事,顿时脸就白了。

    “老陈, 你在说什么呀。”

    她本想把白曦这件事永远给压在心底再也不提把这丫头带回家的事。

    反正宋秘书不是一个多嘴的人, 只要她不提,丈夫永远都不会知道白曦已经被找着了。

    那样……

    想到白曦的威胁, 陈夫人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对了,不能,绝对不能叫那个死丫头回到家里来。

    那是专门克她的灾星, 打从怀了她, 她遭了多少罪自己都数不清。

    双手微微颤抖,可是陈夫人的脸色慢慢地恢复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你还敢跟说我不知道!”陈董事长气得眼前发黑, 不敢置信地看着穿着得体, 雍容华贵,对家里每一个人都很好的妻子, 声音越来越大,高声质问道,“你敢说你不知道小曦住了院?!她生病住院, 你竟然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你还是当妈的么?!还有,既然找着了小曦,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别跟说我什么惊喜, 我不信这个!”他雷霆之怒, 顿时就叫别墅里的声音安静了下来。

    “爸爸, 你不要骂妈妈, 有话好好说。”

    从客厅里急忙跑过来一个美丽单纯的女孩子。

    她穿着一件很好看的鹅黄色的裙子,看起来很美好,也很关心陈夫人的样子。

    看见陈董事长这样疾言厉色,她急忙伸手扶住了陈夫人的手臂,露出几分担心与茫然。

    “妈,和爸爸有话好好说,不要吵架。爸爸,妈这几天休息得不好,可是为了不叫你担心,都不叫我跟你说。”她露出几分央求来,对脸色阴沉的陈董事长请求说道,“妈很担心您,爸爸,您也多关心关心妈吧。”

    她很乖巧,也很懂事,在陈董事长猛然看向自己的时候,看着他眼里的那冰冷的审视,吓了一跳,又觉得有些茫然,觉得自己似乎最近并没惹惹爸爸生气。

    她是陈家的养女,因为从小儿被收养,所以一直努力做一个乖巧的女儿。

    她一直都很珍惜这份亲情,所以懂事乖巧,在看见陈董事长这样冷漠的目光的时候,觉得心里很难受。

    “小晚啊,别担心,我们没事。”想到白曦那一副盛气凌人,恨不能把自己置于死地的不孝的样子,在看看陈晚的贴心,陈夫人都分不清到底谁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亲生女儿是个讨债鬼,她简直都要被那死丫头给害死,可是养女却一心一意为了自己,想到这里,陈夫人的目光温柔了很多,一手护着陈晚轻声安慰说道,“我和你爸爸只是有一点小误会。小晚,别担心,没事的。”

    陈董事长看着她慈爱的样子,简直要气死了。

    对亲生女儿那么无情,对个养女这么好,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他并不在意家里多收养一个养女,当初,也是唯恐妻子因为女儿失踪心里痛苦,所以才答应了她想要养一个养女的请求。

    因为他想,妻子有了养女这个寄托,多少也会把对小曦的思念勉强收敛。

    可是谁知道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妻子这看起来压根儿就对白曦没什么感情的样子。

    “你对小晚这么好,是不是忘了,小曦才是咱们亲生的?!”他看不得眼前这么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厉声问道。

    他当然也对一向孝顺温柔的陈晚没有什么意见,甚至也很疼她,也知道她在这件事里很无辜,或许会受到伤害。可是对于一个父亲来说,亲生的,历经苦难的女儿,和被自己娇宠养大,养于豪门从未吃过半点苦的养女相比,白曦比陈晚在他的心里要紧多了。

    他无法不为自己可怜的女儿抱不平,那么此刻,陈晚的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也知道陈晚孺慕自己这个父亲,他的话对她的伤害很大,可是……

    有什么伤害,比得上他的小曦吃过的苦呢?

    想到白曦这么多年……他看到宋秘书给自己拿的那些资料,他就觉得自己的心给撕裂了一样。

    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他的女儿从不需要他的补偿与弥补,只想要他离她远远儿的。

    如果不是还有一点坚持,陈董事长几乎要呕出一口血来。

    “老陈,你在说些什么呀,小晚听了得多伤心,什么亲生的不亲生的。”

    看见陈晚努力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事,叫自己不要担心,陈夫人的心软成了一团,急忙抱着犹豫了一下的美丽少女,抬头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不高兴地说道,“在我的眼里,小晚就是我的女儿!是不是那丫头去找你了?我就知道,这种下等人,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可是有好处能拿到,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放手!这种丫头我见得多了,不就是看见陈家有钱,所以就想要被认回来过好日子么!”

    她说得理所当然。

    陈董事长顿时摇晃了一下。

    “她想要被认回来有什么不对?我在外打拼,她哥哥在外打拼,都是为了叫她过公主一样的日子!”

    “可是你没有看见……”

    “我没有看见什么?没有看见你羞辱她是个你口中的下等人?没有看见你看不起她,看不起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这么可以这么做,小曦碍着你什么了?”陈董事长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面对自己的妻子,他陡然在这一刻发现,自己似乎并不了解总是很温柔美丽,总是默默地照顾着自己家庭的女人。那种似乎真心实意地看不起白曦的样子,叫他的心里都凉透了。

    有这样的亲妈,难怪他女儿不愿意回来。

    “她没有礼貌,还虚荣,贪图荣华富贵,真是,就像水蛭一样吸咱们的……”

    陈夫人才说到这里,突然感到眼前闪过一道残影。

    清脆的耳光声重重地携着力道,甩在了她的脸上。

    陈夫人被这个耳光打得头一偏,捂着自己的脸颊,转头,看着站在门口浑身发抖的丈夫,惊呆了。

    “你打我?你为了那么一个一无是处的死丫头打我?!”他们结婚这么多年,陈董事长一直都爱惜着自己的妻子。

    他是难得的从不在外沾花惹草的男人,也对外面的诱惑没有兴趣,只守着自己的妻子和家庭过平静的生活。他对物质的需求也不大,陈氏集团非常富有,可是他每年最大的花销,也只不过是给各个寻人事务所打去的资金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打了自己的妻子。

    他却并不觉得后悔。

    “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孩子,做父母的,都只应该爱着她。更何况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你嘴里的小曦,和我亲眼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陈董事长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找到的小曦?”他已经开始不相信陈夫人是刚刚找到白曦的了。

    她隐瞒这么多,谁知道她还隐瞒了什么?

    曾经他相信着在女儿丢失之后很自责伤心的妻子,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去相信自己的妻子会不在意自己的孩子。

    他在外忙,多少顾不上,所以,他把寻找女儿的事都托付给妻子,因为他觉得这世上再也不会有比一个母亲更想要找到自己女儿的了。

    事务所的电话大多留的是陈夫人的联系方式,他也时不时会去打电话询问,可是总是日复一日的“对不起”。

    可是现在,陈董事长觉得自己对寻人事务所都变得充满了怀疑。

    他们是真的没有找到么?还是……

    “没错,我早就找着她了,可是她太丢脸,浑身就没有一样儿优点,回到咱们这个家里,家里就永无宁日了。”陈夫人心一横,就坦白了起来,她的脸还是火辣辣的,却带着几分严肃地看着陈董事长苦口婆心地说道,“老陈,你是被那丫头给骗了,她根本不是你看见的那样好。她是想骗你,想骗你的钱,想要在咱们身上捞一笔!她这么个心机女,如果回了咱们家,咱们家非叫她给败光了不可!”

    “这个家本来就是她的,她败光了,我也愿意!”

    看见陈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陈董事长沉默了起来。

    “小曦不肯回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妻子轻声说道,“她不回来一天,我也不会回来。”

    他转身就要离开。

    “爸爸!”看见陈夫人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脸色惨白,陈晚顿时惊慌了起来。

    如果陈董事长真的离开,那这个家,她有一种预感,就回不去从前了。

    哪怕陈董事长并没有说“离婚”这样可怕的字眼,可是他明显是要分居,更有甚者,陈晚看见陈董事长眼底的冷漠,就觉得,爸爸的眼神似乎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爸爸,妈知道错了,你原谅她这一次吧。”陈晚还没有很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恍惚地听懂了一些,似乎是陈家的大小姐被找到了,可是妈妈不愿意叫她回来。

    她多少明白,陈夫人不想叫陈家大小姐回家,或许是因为心疼她,很怕她受委屈的原因,因为从刚刚开始,陈董事长看她的目光就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慈爱。陈晚觉得很痛苦,她心里背负的感情太多,如今加上这件事,几乎叫她崩溃了。

    “如果,爸爸,如果是因为我,那我愿意离开陈家,那样小,小曦是不是就愿意回来了?”陈晚哽咽地央求,“求您别走,别生妈的气。”

    “你错了,并不是因为你。”陈董事长轻声说道。

    他在意的,并不是陈晚妨碍了他的小曦,而是在意着陈夫人这个做亲妈的,对亲生女儿的无情还有残忍。

    “我只是……只是觉得这么多年的感情,似乎都是个错误。”

    他丢下这样一句叫人如坠冰窟的话,转身走了。

    陈夫人顿时跌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起来。

    她本就是仗着丈夫这么多年对自己的感情才敢无所顾忌,哪怕是知道白曦这件事败露也笃定丈夫舍不得埋怨自己。

    可是……似乎是她错了。

    由着低声哭泣的养女抱着自己一遍一遍愧疚地说着对不起,陈夫人想到白曦曾经在昏暗的楼道里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只觉得不寒而栗。

    她进退不能。

    白曦如果回到陈家,当年她走丢的真相就会被丈夫知道,那时,丈夫更加不会原谅她。

    可是如果白曦不回陈家,丈夫就似乎也不会再回来了。

    陈夫人一筹莫展,几乎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不过对于白曦来说却一点儿都不担心。

    网络上她的小说反响很好,这才发表了几天,就已经签约然后得到了很多读者的支持,两篇文都已经渐入佳境,一个是未来权倾天下的太后的传奇一生,另一个是甜甜美美时下最流行的甜宠仙侠文。

    反正白曦觉得自己有的是故事往里面填充,因为至少太后的一生是她真正在一旁旁观了一辈子的事。所以她只不过是写了一本回忆录,当然刷刷刷地块,并且无论是服饰还有礼仪都非常考究。

    虽然桃花精的故事她编得多了点,因为并未亲生经历,不过……谁还没被宠过咋地?

    她的手速很快,一晚上的功夫,就可以攒下很多的存稿。

    看着文下小天使们嗷嗷嗷地表示不够看,白曦骄傲地露出一点小尖牙。

    她觉得自己精神百倍。

    只不过是几天的功夫,她就看见自己两篇文的收藏和点击评价越来越多,这种满足感,甚至超过了一开始想要赚钱的那种心情。

    那是感到自己被喜爱着的满满的幸福感。

    灵灵八默默地陪伴着白曦一块儿熬夜写文。

    比起零零发总是滚到小黑屋失联,灵灵八就这点最值得夸奖了。

    它无时无刻都在陪着宿主,一点儿脱岗消极怠工的意思都没有。

    正是半夜的时候,白曦开了窗子,夜风吹进来,带着一股夏日特有的气息。

    她看着被吹起来的窗帘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真的想要钱,然后买一个大房子。

    她不想回想曾经白父白母是怎么挤在客厅里,在大热的天里面,憋闷闷热的客厅里度过盛夏的。

    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她就看见门轻轻地被推开了,白母正拿着一杯牛奶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看见白曦坐在电脑前诧异地看着自己,白母的目光游移了一下。

    “妈,你怎么还不睡?”都十一点了,白母白天要去做工,很累的,白曦早就叫她早早儿休息。

    “你也别睡得太晚,先喝杯牛奶补一补。”白母看见白曦不高兴了,却莫名地觉得心里满足得不可思议。她觉得自己的女儿一下子就长大了,变得懂事了,也知道心疼母亲了。可是她却总是觉得,自己并不希望白曦这样懂事,变得乖巧。

    因为白曦似乎懂事之后,就变得很辛苦。白母自认在白曦这些写作上是帮不上忙的,只能努力要给她一点营养或是生活上的照顾,把牛奶递给她轻声说道,“如果觉得累,就空一天不要写了。小曦,身体要紧,赚钱什么的,还有我呢。”

    她当然知道钱对她们母女很重要。

    可是她舍不得叫白曦这样熬夜,天天在电脑前面枯燥地写文章。

    如果叫女儿付出的这样多,那她宁愿自己辛苦一点赚钱养家,也不要白曦辛辛苦苦地工作。

    “一天不更新,吃饭都不香。”白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写文真是有毒。

    “那也别弄得太晚了。”白母关心地说道。

    “好。”白曦一口喝了牛奶,在白母的怀里蹭了蹭。

    “回头把工作辞掉吧。”

    “诶?”

    “以后都有我呢。”白曦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

    “那不行。”白母摇头说道。

    她怎么可能叫孩子来承担生活的重担?没有给她一个富足的童年,她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好嘛好嘛,辞工以后,妈要全心全意地照顾我呀。以后我成为超神作家,那生活上需要您嘛。”白曦就忍着肉麻撒娇,因为她知道,只要是为了她,别说辞工,就是叫白母上刀山她都愿意的。

    见白母露出几分迟疑,她急忙又蹭了蹭说道,“我天天都要写文多么辛苦,需要您天天照顾我,要围着我转,我不要有事分心叫您顾不上我。”她可怜巴巴的,白母顿时犹豫了。

    “妈,你考虑一下。”把被自己唬得有些迷茫的白母给送走了,白曦就看见大半夜的,手机亮起来了。

    一条信息,来自的是罗艺的手机号码。

    那个帅气的少年离开白家的时候和她交换过手机号码,说是能签约的时候就短信通知她。

    白曦没想到签约会这么快,更没想到签约短信竟然是大半夜的传来了。

    小帅哥够拼的呀,目前还在公司累成狗吧?

    白曦看了一眼这价值三百万的短信,发现罗艺通知自己明天就去娱乐公司签约。

    她觉得这速度很快,都不用自己往客厅搬。马上就能换新房子的节奏,看了看时间,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告诉罗医生。

    这么晚了……罗医生明天还要上班……

    灵灵八:“你应该打电话给他。”

    白曦就当没听见,立刻睡觉养精蓄锐,第二天醒过来,挑了一件很漂亮的裙子去了罗艺给自己发的地址。

    高大的现代化的三十层的商务大厦,来来往往都是精英,白曦被人带着到了签约室,推开门的一瞬间,惊呆了。

    就……签个影视合约,这签约室里满满登登二十来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个正在吃奶的幼崽是个什么情况?

    身后的门怦地被关紧。

    超神作家白小姐沐浴在发绿放光的目光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群狼环伺瑟瑟发抖的兔子。

    弱小可怜又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