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8.养女(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话说的, 就叫人很郁闷了。

    谁会不心疼自己亲生的呀。

    陈董事长也算是纵横商场的一代精英, 硬是叫罗医生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更何况,中年男人现在感受到的是震惊。

    “你说,我太太去找了小曦?!”

    他回头,诧异地看了同样惊讶的宋秘书。

    依旧穿着一件很斯文的西装的年轻人用茫然的目光看着自家董事长。

    “董事长,我不知道夫人去找过大小姐。”而且,竟然还说了那样过分的话。

    宋秘书一点都不怀疑陈夫人会对白曦说出很刻薄很羞辱, 甚至会叫罗医生都看不下去的话。

    因为他还清楚地记得, 陈夫人曾经用嫌弃厌烦的样子吩咐他去看望据说在住院的白曦的时候, 那鄙夷和高高在上的点评。

    她仿佛把这世间一切的缺陷与不美好, 都加注在了白曦的身上。

    那种刻薄和厌恶, 就仿佛是在看一个讨厌的人, 而不是看自己的亲生女儿。

    宋秘书紧张地抿了抿嘴角, 看着白曦站在高大英俊的男人的身后垂着头不说话, 也看不清她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她已经受到了罗平的维护,可是他却还是感到心疼。

    他都没有办法想象,当一个这样年轻的女孩子, 在见到自己亲生母亲的时候, 听到亲生母亲的嘴里说出那样恶毒的语言,会是什么心情。

    宋秘书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多管董事长家里的家事, 可是这一刻, 他却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道, “夫人似乎并不喜欢大小姐。大小姐住院,夫人也没有亲自过来,而是吩咐我来看她一眼。”他这些话其实早就对陈董事长说过,可是之前中年男人只不过是以为陈夫人是先叫宋秘书来探路,之后她随后就到,可是现在他猛然发现,或许现实和自己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我……不知道。”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愤怒,还有憋闷,还有难过,一双眼睛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小曦,如果我早知道会这样,我不会叫你母亲这样对你。”

    他想不明白妻子到底为什么会对他们的女儿这样刻薄,可是想到家里找了白曦这么多年,陈董事长还是含着眼泪对白曦伸出手哽咽地说道,“小曦,你相信爸爸。爸爸以后不会叫你再受半点委屈。咱们回家吧。”

    他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

    可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却愿意卑微到泥土里。

    “爸爸,爸爸真的很想你。”

    可是在她需要维护的时候,似乎站在这孩子的面前并不是自己。

    陈董事长看着白曦比对自己更亲密的样子躲在罗平的身后,只觉得自己不能呼吸。

    他的双手颤抖,眼里充满了期待。

    “如果是陈家的话,那么我不会回去了。”白曦站在罗平的身后,被他扣住手腕,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看见陈董事长诧异地看着自己,她笑了笑。

    “我已经又有了爸爸妈妈。董事长。”她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那才是我的家。或许那个家贫穷又没有地位,可是我在那个家里长大,我爸妈用自己能给予我的最好的一切把我抚养长大。或许他们也不伟大,还看起来有点丢脸,可是……”她看着猛地脸色变了的陈董事长,轻声说道,“我爱他们。在我的心里,他们才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或许你很想念我,可是我想……”

    她安静地,用一种柔软又温柔的样子对陈董事长一笑。

    “比起董事长你,我还是更想要那个家。”

    陈董事长猛地捂住了心口。

    他觉得眼眶酸涩,一下子就明白了白曦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是陈家的大小姐,可是……她永远都不会回到陈家。

    她有了新的父亲母亲,也深深地爱着他们,她的心里,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的位置。

    “董事长,这么多年你寻找我,所以心里一直都很难过,很怕我过得不好。可是你现在已经找到我了,也看见了,我生活得很幸福,也很平静。你的心里可以放心,我并没有被人伤害过。既然放心下来,那请你以后不要再为我担心了,也不要……”

    白曦想了想才小声说道,“也不要再打搅我和我妈的生活。我知道,陈家很有钱,可是我不在乎这些。我用自己的努力,也可以过得很好。而且,陈家人的存在,会叫我妈很痛苦。”

    “我不想叫我妈难过。她想给我最好的,可是她不知道,奢侈的生活并不意味着最好的。对于我来说,我妈才是最好的。”

    她的笑容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和快乐,也是用最认真的样子,请求自己,不要打搅她的家。

    陈董事长喉咙里发出了压抑的声音,摆了摆手,抬手压住了自己的眼睛。

    “同样,董事长,我也很感激。感激你当年生下了我,也感激你想念我这么多年,一直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我。”

    白曦顿了顿,给他深深地鞠躬。

    她的眼眶也微微发红,可是脸上却带着大大的笑容。

    “你并没有伤害过我,知道你想念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一边说,一边感到自己的脸上,修长干燥的手压在自己的脸上,慢慢地拭去了她眼角的一滴眼泪。

    白曦:“他就不能拿张手帕?”

    灵灵八:“他的手很干净,我可以保证!”

    白曦:“……你观察得很仔细么。”

    灵灵八严肃地挺了挺自己的光团:“一心为了宿主观察四周,质量的保证,你值得拥有。”

    白曦:“你真是和零零发完全不同的系统。”

    灵灵八觉得这句夸奖非常好,可以打满分:“为宿主服务!”

    零零发蹲局子了,灵灵八成为年度十佳系统,这就是最大的差距呢。

    白曦哽咽了一下,抬头,看着正垂头看着自己,脸色变得有些冰冷的高大男人。

    “我就是,就是有点小难受。”她小矫情地说道。

    “没事,都交给我。”

    “那不行,这是我的事,怎么能麻烦你呢?”不然回头是不是又要叫她请拉面?白曦觉得心酸极了。

    一碗拉面十块钱呢!

    “小曦,你……爸爸觉得你很好。”陈董事长心里格外痛苦,他无法排解这种被亲生女儿排斥在生活之外,甚至被当做陌生人,看着她就算被自己找到也再也不会走到他的身边。他这么多年,多么想要亲一亲自己的小女儿,想要她在自己的怀里撒娇,可以很任性很娇纵很不听话,会做很多叫人啼笑皆非的小坏事,可是那才是父女之间才会拥有的感情和亲密。

    因为笃定自己一定会保护她,所以,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想做什么都可以。

    “爸爸为你骄傲。”他却还是努力用欣慰的目光,透过眼里迷蒙的泪水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这样优秀,也有这样美好的品德。

    就算是找到了自己的显赫的家庭,可是,她依旧对养于自己长大,为她的成长付出一切心血的那个贫穷的家不离不弃。

    “爸爸要感谢你的……你的父亲母亲。”因为他们把她养成了这样优秀的女孩子。

    陈董事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如果是商场上的对手看到,一定会很惊讶。

    因为哪怕是陈氏集团在最艰难的时候,陈董事长都从来都没有这样流过眼泪。

    泪水顺着他已经带了细密的鱼尾纹的眼角流淌过他坚毅的脸,他满怀慈爱地看着正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子,摆手拒绝了宋秘书拿给自己的手帕,努力露出笑容来轻声问道,“那小曦,爸爸知道你不愿意舍弃现在的家,爸爸不强求。可是……能不能和爸爸在外面见见面?爸爸一定不会打搅到你的生活。”

    他已经是在用最卑微的姿态,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为了女儿,什么都愿意做,什么尊严都愿意放下。

    白曦一愣,之后,露出了柔软的笑意。

    “还是不要了。您或许不知道,我妈总是觉得是因为她的原因我无法过上好生活。她总是想把我还给陈家。如果我和您走得很近,她知道了,我想她并不会觉得我背叛她,而是会感到高兴,想要把我快点还给你家,叫我过上大小姐的生活。可是我还是想,比起什么大小姐的生活,我还是愿意住在四十平的小屋子里,因为那里有我最重要的人。董事长,我是我妈的全部,可是……我并不是您的全部。”

    她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看见陈董事长伤感的样子。

    他失去自己的女儿已经十几年,应该早就已经在心里有了坚硬的保护壳,就算是面对自己的拒绝,也可以承受。

    轻轻地用一只手拉了拉罗平的衣摆,白曦看着这男人的大手更加用力地扣在自己另一只手腕上。

    她觉得有点疼。

    罗平沉默地松开了一点,却没有再对陈董事长露出半点讥讽和排挤,只是点了点头,拉着白曦走了。

    “你真的不愿意跟他回去?”罗平开着车,看见坐在身边的美丽女孩子正揉了揉自己红肿的眼睛,之后就兴致勃勃地趴在车窗上往外看了,皱了皱眉说道,“他似乎和他太太的态度并不一样。”

    罗平本以为陈家都不重视白曦,可是看着陈董事长那种小心翼翼又泪流满面的样子,又觉得似乎他对白曦还有一点真心。他想了想诚恳地说道,“你也可以认他,然后叫他改善你的生活。你不需要像现在这样辛苦,到时候陈家也会补偿你和你母亲。”

    就比如陈董事长之后的请求。

    他不奢求白曦回到陈家,只希望能够照顾她,补偿她。

    到时候白曦依旧可以留在白母的身边,母女两个人的生活也会在陈家的帮助下过得很好了。

    “可是我有能力用自己的手创造美好生活呀。”白曦无所谓地说道。

    不知为什么,如果换了别人,罗平只会觉得这种回答愚蠢得可笑。

    可是他现在的心情却莫名愉悦,嘴角微微勾起,只觉得就算是白曦这样蠢蠢的拒绝,也单纯又可爱。

    “对,你也不需要依靠陈家。”他抬手,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

    “注意开车!”我的妈呀,这老司机开着车就敢一只手放开方向盘,白曦惊恐地握紧了安全带。

    “……你怕是看不起我的技术。”罗医生抽了抽嘴角。

    “我相信你的技术。”白曦急忙讨好地说道。

    不然这家伙为了证明自己来个双手脱方向盘那就坏了。

    “相信我的技术?”宽敞的越野车里,男人的声音一下子就暗哑了。

    白曦沉默了。

    灵灵八的资料是不是误传给了这位罗医生了?

    她偏头,一张小脸儿微微地红了,显然是听明白了。

    “你竟然听得懂?”

    “你怕是看不起我的知识面!”漂亮的小姑娘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儿。

    灵灵八:“你的知识面不都是纯爱版么?”

    白曦:“……嗯。”

    不过,糊弄糊弄这罗医生还是没啥问题的。

    “现在我知道了。”看起来这小姑娘还很骄傲的样子,罗医生只觉得自己喉咙里压抑的闷笑都要忍不住了,他看见前面是红灯,踩了刹车,顺便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回头就看见这女孩子已经转头全神贯注地看向窗外。

    她的雪白的侧脸在五光十色的夜灯之下变得迷离又美好,叫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觉得白曦真是一个很矛盾的女孩子,小气得不得了,可是在明明能够在诱惑之下,坚定地拒绝。

    就是这份矛盾,叫他移不开目光。

    “你以后可以依靠罗家。”他的手臂撑在车窗上,温和地说道。

    “是呀是呀,合作愉快。”白曦一提起合作,眼睛都亮了。

    三百万一到手,她一定跟她妈一块儿每天买四碗豆浆,喝两碗扔两碗!

    看着白曦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罗平又笑了一声。

    他开车在街上行驶,行驶到了一个便利店旁停下车,走下去,不大一会儿拎着一袋东西上车,把这好大一袋的东西塞给白曦。

    白曦就看见里面都是牛奶巧克力还有很多的真空包装的肉食,她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就看见英俊的男人转头假笑着对自己说道,“谢谢你请我吃拉面,我很喜欢。这是给你的回礼。”他买了这么多的好吃的,那可是比拉面贵多了,白曦心酸了一下那十块钱,顿时抱住了这口袋吃的。

    “医生,咱们俩是朋友。不客气哈。”她还很虚伪。

    罗医生觉得自己真是再也没见过这么虚伪的小姑娘了。

    “那你下回还想吃拉面么?”看看,这姑娘已经想要“下一次”了。

    罗平忍笑,点了点头,挑眉说道,“好。”

    他也再也没见过,这么会自投罗网,自己就给自己订了一下下次约会的小姑娘。

    为了点儿吃的就把自己给卖了,倒是很符合这小姑娘的性格。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正埋头扒拉着口袋默念“回头叫我妈尝尝”的小姑娘。

    白曦头也不抬,灵灵八觉得这眼神没啥问题,食色性也么,系统懂。所以,它没吭声。

    它是不干扰宿主的好系统。

    直到罗医生把白曦送到了家门口,他就打开了车窗,一只手承在车窗上安静地等着,直到最顶层的一个阳台打开,一个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女孩子在昏暗的夜色里对他挥了挥手,明明夜色昏暗,可是罗平却觉得自己仿佛能够看到白曦脸上大大的笑容。他笑了笑,修长的手压在自己最近总是会微笑起来的嘴角上,垂了垂眼睛,这才开车离开。

    白曦大包小裹收获很丰富地回到家里,也觉得今天很开心。

    可是陈家却不开心极了。

    奢华的欧式风格的陈家别墅里,陈董事长几乎是筋疲力尽地回到了家里,家里灯火通明,里面传来的是妻子和养女的欢声笑语。

    如果是平时,他总是会会心微笑,觉得自己在外的打拼和付出,为了这样的笑声都是值得的。

    可是今天,陈董事长却觉得自己无法正视这样的温馨和快乐。

    在这份温馨和美好之下,是他的女儿,这么多年的艰难的生活。

    他面无表情地走进去,看见客厅的餐桌上琳琅满目,很丰盛,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

    “大小姐连肉丝饭都舍不得吃。”宋秘书的话在陈董事长的耳边传来,他又用力地捂了捂自己的心口。

    “老陈,回来了?”陈夫人笑容满面地走过来,看见陈董事长沉默地站在门口,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如同从前一样温柔娴静地笑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公司有事么?”

    陈董事长在看见她走过来要帮自己脱外套时,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我有话要问你。”他的脸色冷峻地说道。

    “怎么了这是。”陈董事长一向是个好丈夫,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对她这样严肃过。

    陈夫人不由心里有些紧张。

    陈董事长眯了眯眼睛,用审视的目光重新看待自己的妻子。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早就找到小曦?还有……你竟然去骂小曦那么恶毒的话,你竟然羞辱自己的亲生女儿?!羞辱我的女儿?!”

    他的声音猛然愤怒。

    美丽温柔的妻子的另一面,突然令他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