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3.养女(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医生对自己真的很不友好。

    白曦沉默了一下,假笑着说道, “真的不用了。我很健康。”

    反正上一世的原主是坠楼死了, 除此之外身体倍儿棒,一点儿都没啥别的毛病。

    看见罗平眼底带着几分笑意看着自己, 白曦就觉得这医生真的挺坏的。

    他明明都看出来了,自己是一个小气的人。

    “罗少……”

    罗平似乎很不喜欢这个称呼,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不笑的时候, 英俊的脸变得冷酷,叫人看了生出畏惧。

    根本就不像一个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

    白曦都觉得病房里的温度顿时就掉下去了。

    宋秘书似乎知道罗平不喜欢这个称呼,可是看他有些纠结的样子,又仿佛除了这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白曦就觉得宋明书这不行啊。

    连她都知道问人家叫一声医生呢。

    “大小姐,我先走了。”宋秘书觉得自己是无法说服白曦的,他犹豫了一下,就看见白曦正转头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的脸微微一红,就听见这美丽无比的女孩和气地对自己说道,“那请你帮我和陈家带个话儿。”

    白曦看见白母舍不得吃那颗桃子, 放在手上看了一会儿还妄图重新塞回兜兜里, 伸手就干脆地把吧桃子给掰开了按进了白母的手里,这才淡淡地说道,“我也不想要什么好处, 就希望以后, 陈家不要再打搅我的生活。”

    宋秘书欲言又止, 还是什么都没说, 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地走了。

    他本以为会把白曦带回陈家,可是现在明显看出来,人家根本不乐意回去。

    董事长夫人对她的那些评价,其实真的都是错的。

    宋秘书是领陈家薪水不假,不过他却更忠心的是陈董事长,陈夫人这样的操作,他的心里生出几分怀疑,又忍不住想要给白曦讨一个公道。

    如果董事长出面,或许认回陈家的事儿,还有转圜的余地。

    “小曦啊,你不要这样说,以后陈家真的不管你了怎么办?”白母知道女儿是一心想要过好日子的。

    白曦笑眯眯专心逼着她把桃子吃了,这才不在意地说道,“不管就不管了呗。又不是他们把我养大的,怎么着,现在我长大了,他们还想白捡个大闺女啊?”

    白曦其实对于原主走丢这件事,充满了疑虑。上一世的时候,原主被接回陈家天下太平,所以并没有人质疑这件事。只是叫白曦想,这件事其实充满了疑点,毕竟一个三岁的孩子,就算是陈夫人一不小心没有注意叫她跑开,可是那小短腿儿的……也跑不了多远吧?

    可别跟她说陈夫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隔了几个小时才发现她丢了。

    更何况,虽然街上人多,也确实没有什么监控设备,可是出动了那么多的警力,竟然找不着一个孩子。

    陈家恨不能把土地都给翻过来了,原主一个三岁的孩子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曦记得自己当初是在隔壁的小镇上被白家收养。

    三岁的孩子,是怎么跑到隔壁小镇的?

    靠自己的两条小短腿儿啊?

    而且,如果是被人拐走……那她竟然还能走到白家那时摆摊的摊位上,那么自在自由,人贩子也太善良了不是?

    垂了垂眼睛,白曦的脸上露出几分冰冷来。

    她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她本能地非常厌恶陈夫人。

    看着白母珍惜地一小口一小口吃了桃子,剩下的白曦无论怎么说都舍不得吃了,白曦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如果当初,原主没有被好心的白家夫妻收留,那么现在会是什么命运呢?

    她不知道,因为想一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妈,明天记得给我办出院手续。”白曦又不是一个娇气的人,更何况她还是想要赚点儿钱花花的。她摸着下巴就想一点儿无本儿买卖,她经历的世界不少,所以技能不少,虽然又很多是吃天赋的,一旦离开那个世界的身体就不会那样优秀,可是有很多的知识却是她一定不会丢掉的。

    比如……白曦雪白的手指在被单上跳动,就想到了一个不需要叫自己的这个贫穷的家里付出什么本钱,也没准儿能赚到钱的途径了。

    投稿给杂志社。

    她的脑海里充满了各个世界的悲欢离合的故事,光陆离奇,并且有很多很多,都是令人会觉得很美好的故事。

    这些故事对于一个贫穷的少女来说,是最大的财富。

    “妈还有钱呢。”白母急忙说道。

    “如果我不出院,陈家人还得来。烦他们。”

    白曦顿了顿,摸了摸白母粗糙的手,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

    “妈,以前是我不懂事,我再也不会那样了。以后咱们好好儿过日子,我养你,好不好?”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温柔乖巧地对自己说过话,白母却只觉得女儿这是长大了。这做人父母的,无论儿女是好还是坏,其实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情。

    从前白曦不懂事,白母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女儿,更何况大病一场,女儿懂事了。她想要流眼泪,哽咽了一声,还是急忙说道,“妈还能动弹呢。你上大学要紧,而且,自己赚钱,你自己留着花吧。妈都有。”

    白曦只是弯了弯眼睛,什么都没说。

    罗平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

    他英俊的脸此刻露出几分锋利与冰冷,可是却似乎并不是对白曦才这样。

    白曦抬头看了罗平一眼。

    年纪轻轻就做了科室主任,还似乎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可是此刻这个男人看起来却似乎并不怎么高兴。

    “医生?”这母女俩亲亲热热的时候,医生是不是就很碍眼了?

    “你好好休息。”罗平微微颔首,带着两个桃子走了。

    他真是奇怪,笑的时候也是他,可是不笑了的时候,更是他了。

    白曦摇了摇头,并没有把罗平方在心上。

    她第二天清早就出了院,和白母回了自己的家。

    因为心疼她刚刚大病了一场,白母很奢侈地打了车,一直到了一个很破旧的楼房前。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楼房只有七八层高,看起来已经很陈旧了,似乎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连楼洞口的门都不翼而飞,现在拿着一个破木门挡住了一点,白曦对于这样破旧的楼房其实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就是一个家而已,好的坏的,能住,能遮风挡雨,有自己的亲人就行了。

    她们住在顶楼,是个一居室,白曦住在房间里,白母住在客厅的一张小床上。

    看着自己的房间布置得很好看,甚至还有一台看起来很贵的电脑,白曦默默地坐在了桌边,摸着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不吭声。

    整个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全都在她的身上。

    她下意识地看着敞开的门口,白母已经开始忙忙碌碌。

    似乎觉得白曦在医院的时候没有营养,白母躲着白曦的目光,偷偷儿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摸出了一小把整整齐齐放在一块儿的零散的纸币,数了数,这才把钱都揣进了口袋,和白曦招呼了一声就出门给女儿买一些好吃的。

    白曦看着她走了,转身就把电脑给打开了。她觉得自己应该双管齐下,打开浏览页面,就去搜索这个世界的各种投稿信息。她翻找了一下,发现了好几本主打青春言情的少女系杂志。

    白曦看着杂志上的约稿函,眼睛亮晶晶的。

    一篇大概八千字的稿件,这些杂志财大气粗,愿意给出到每篇稿子三千块。

    三千块,在白曦和白母的生活里,已经可以好好儿地过一个月了。

    白曦觉得自己的小宇宙都要爆发了。

    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继续在网络上浏览。

    这个世界的文学系统看起来还是很完善的,并且似乎非常注重这些文化产权,白曦对于那些网络上的各种所谓的千万百万不感兴趣,她只知道先脚踏实地地赚点小钱花花。

    这世上,为了钱,没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更何况上一世白曦可是做了星际机甲战士的超级精英,手速恨不能达到光速,如果不是需要构思情节,白曦觉得自己都可以飞升了。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好意思抄袭曾经自己看过的那很多很多的有名的,注定会受到别人欢迎的作品。

    因为那样虽然容易,可是总是叫她觉得这仿佛是一种窃取。

    她只是含蓄地把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个世界修改了一下。

    因为这个世界对于武侠非常喜爱,白曦就把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个武侠世界的故事给改了改。

    曾经她在那个世界里遇到了自己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年纪轻轻的双腿残疾的少女,她一双手将这个江湖搅动得天翻地覆。她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温煦娴静的女孩子,可是江湖上却很少有人不畏惧她,敢叫她的名字。就算她常年隐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可是她的声名却流传得无比遥远。

    她的人生是传奇,白曦想了想,不要脸地截取了其中最开始的一部分。

    江湖之中最优秀的名门剑客,被公认的未来的正道武林的领袖,在他三十岁那年,终于决定成亲。

    他的眼神总是充满了忧郁,又总是带着悲情,这叫他的身上多了一种与其他鲜衣怒马的名门侠客完全不同的风韵。

    他成名江湖的时候不过二十多岁,当年一剑刺杀魔教妖女,引领众多武林豪杰将魔教歼灭,成为武林的传奇。

    他名震江湖,是正道侠女们心中最憧憬的英雄,可是却直到三十岁,才勉强准备成亲。

    这个消息,也同样令人心碎。

    白曦的手指顿了顿,默默地看了一下字数,觉得应该长话短说。

    不过就是一场背叛,当年的正道剑客遇到了魔教的姐妹,姐姐年方十六,妹妹只有八岁。他爱上了姐姐,却畏惧那个年幼的妹妹,那是一个眼神仿佛能够看破人心的诡异女孩子。

    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和这风华正茂的年轻的剑客陷入了炙热的爱情,断定他们不会幸福。她的眼神清冽又清明,可是她的姐姐却并不肯相信自己的妹妹。她执着地相信自己的爱人,然后在爱人的花言巧语里,把爱人带进了魔教之中。

    魔教被里应外攻破的时候,年轻的正道剑客一剑入心,刺进了那个叫他感到畏惧的孩子的身体,然后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抱着妹妹从悬崖跳落。

    她的最后的眼神令他终身不能忘记。

    时光流转,他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却发现自己心爱的女子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看起来依旧很年轻,可是双腿俱断,遥遥地看过来,对他微微一笑。

    他陷入这场对于旧时恋情的怀念里,和自己饱经沧桑的爱人再也不能分开。

    魔教的妖女本就是那个八岁的女童,他当年杀死她,然后心爱的女子花了八年的时间才愿意原谅他。

    他不能对自己的爱人再放手,终日和她在一起,甚至忘记了自己和天下最大的门派之间的联姻,他沉迷在爱情里,忘记了很多很多事,也不知江湖上发生了很多事,最后一切的罪行却都指向了试图悔婚的自己。

    当他发现自己百口莫辩,最后被人撞见与魔教余孽勾结的时候,已经身败名裂。当年的那些名望与功劳,都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当他拼着最后的力气回到自己和爱人的隐居之所,却只得到了一封信。

    他的爱人早就死去,当年八岁的女童被愧疚无比的姐姐护着跌落悬崖,她看着自己的姐姐摔死在自己的面前,却被她好好儿地护在怀里。

    她废了腿,受了重伤,在地狱里挣扎,然后从地狱里爬了回来。

    她要的,也只不过是这个辜负了她姐姐的男人如今的下场。

    白曦也不知道男人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因为自家好友给自己带着笑容讲述的时候,她觉得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活着比死去更绝望。

    不过刷刷刷地打完了这篇文,白曦沉默了。

    白曦:“我觉得我最近有点危险。”

    灵灵八开始准备心理辅导。

    白曦深沉脸:“甜甜蜜蜜不好么?这文这么报社,大概卖不出去啊!”这世道最喜欢的就应该是卖萌甜甜风,白曦就很担心了。

    灵灵八想了想,安慰她:“或许会有杂志喜欢中二风。”这叫什么来着?这叫青春的疼痛文学吧?灵灵八听说有一种文学吧,那越惨越好,越苦逼越叫经历过人生的阵痛,而且白曦的文笔很优美,把一场爱情给描写得花儿一样,在开篇的时候破镜重圆,那真是恩恩爱爱叫人看了为之一笑。只要不看最后一千字,那真的是非常圆满的一个爱情故事了。

    它还建议:“你可以裁掉最后的结局。”

    白曦严肃脸:“那怎么行!赌上作家的自由,我拒绝!”她飞快地保存文档,然后找了一个据说就要这种成长阵痛的青春文学杂志,给发过去了。

    灵灵八觉得这宿主很奇怪。

    既然都已经决定了,那为什么还要问它呢?

    白曦笑了。

    她正摸着下巴决定来一个真正的甜甜的爱情故事,表达一下自己内心对真善美的追求,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

    手机上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接通了电话,然后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有些不快的声音。

    “白曦,你真是没有礼貌!”

    白曦咔擦一声挂断了电话。

    似乎这个举动令人非常生气,下一刻电话又响起来了。

    白曦就根本不接通了,顺手把这电话给拖进黑名单,继续在网页上找自己的财路。

    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钱更叫人充满耐心的存在了。

    她没有理睬,可是不久之后,却听见自家的大门被敲得震天响。

    这样没有礼貌,白曦就觉得很不高兴,皱眉走到门边,透过了门镜看到门外正在用力拍打房门的女人。

    雍容华贵,美丽矜持,妆容精致,一副豪门太太的样子。

    这是陈夫人。

    看见是这女人,白曦挑了挑眉,慢吞吞地打开房门,堵在门口,看着面前的女人。

    楼梯口走冷着脸走上来一个穿着很干净挺拔的英俊男人,他的眼底充满了厌恶,又似乎非常生气的样子。

    白曦虽然只见过罗医生一面,可是却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叫人害怕。

    仿佛凶兽一样,带着无比的压抑走上来,连气势汹汹的陈夫人都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她有些嫌恶地看着这黑漆漆的走廊,把自己还带着碎钻的鞋子小心地挪了挪,不要碰到那些肮脏。

    “陈夫人,”罗平没有看向白曦,一双令人瑟缩的漆黑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不安的陈夫人冷冷地说道,“你竟然敢偷看我的患者档案!”

    陈夫人似乎很忌惮他,不安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又急忙解释说,“罗少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因为护士说白曦的档案被你拿走了……你不知道,这丫头没有礼貌,还不知道感恩,明明只是小病,非要住院,这真是太任性。自私成这样,我当然也很生气。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子!”

    “像你。”

    白曦靠在门口,悠然地笑了。

    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