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2.养女(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秘书就……

    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回自己的语言。

    “大小姐……”

    “别这么叫我。谁说我是你家大小姐了?有这么凄惨的大小姐没有?”白曦看着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的青年, 不得不努力暗示了一下, 温和地说道,“宋秘书, 你是来看病的……懂了么?”

    她很美丽,一双眼睛在病房里仿佛映照出了最美丽的光彩来,苍白的病房都被这份美丽变得多了几分色彩。宋秘书看着这位看起来很牙尖嘴利的小姑娘, 就觉得吧,自家董事长夫人说的虚荣他是真的看不出来了。

    不好惹倒是真的。

    他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准备去买点儿水果什么的。

    “你也是给人跑腿儿的,别自己花钱买啊,记得要□□。”

    宋秘书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绝望。

    “我爱吃水果,牛奶也买两盒啊。”白曦还在继续说道。

    宋秘书转眼就消失了。

    病房里寂静了下来。

    白曦看着这个空荡荡的病房,想了想,记得刚刚病倒住院的时候并不是这样一个人住的,而是一个病房里挤了好几个人。

    看着白母捧着饭缸有些舍不得吃, 关心地看着自己, 她就问道,“谁给我转的病房?”

    “宋秘书。”白母知道女儿一向都是很厉害的,她也觉得女儿就算是使坏的时候也很可爱, 可是她很担心白曦这样会得罪陈家的心腹, 宋秘书看起来就是一个精英, 如果对白曦的一向不好, 那以后白曦回到陈家,会不会被人欺负呢?白母的心里担心得不得了,虽然饭菜很好吃,可是她也顾不得吃了,很担心地说道,“小曦啊,你对宋秘书和气点吧。以后,你们或许……”

    “客气不客气的,他都是看人眼色的。如果陈家对我不好,他一个打工仔,对我再同情,也不会帮助我。”

    白曦看得很清楚。

    而且,她住院这么久,陈家只来了一个秘书。

    她笑了笑,什么都不想说了。

    “可是,可是……”

    “我不会回陈家,”看见白母震惊地抬头,担忧之中又带了几分欢喜,可是又似乎是不愿意白曦跟着自己过苦日子,白母想要再劝劝自己,白曦摇头,有些冷漠地说道,“从小养大我的并不是陈家。妈,你别担心,以后我会养你。虽然有钱很好,可是我以后凭着自己也会很有钱。”她伸手握住了白母颤抖的手,露出几分柔软来轻声说道,“不管我的生母是谁,妈,你从小把我养大,你是我唯一的母亲。”

    “不行,不行的。”白母摇头哽咽地说道。

    她很快乐,可是却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自私。

    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如果回到家族去,那未来的人生多么光明啊。

    她会有最好的生活,有值得她骄傲的父亲母亲,还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追求她。

    如果她跟着自己这么一个穷得什么都给不了她的妈妈,那些男孩子,谁会多看她一眼呢?

    “为了我的家世还有身份才来喜欢我的男人,我要来做什么?”如果灵魂都是一个,可是只是因为家庭条件不一样就会对她嫌弃了,或者挑剔了,那白曦还得感谢这样的势利眼呢。

    她笑了笑,这才看了身边正双手插在白大褂里,挑眉看着自己的那个英俊的男人,犹豫了一下方才诚恳地说道,“罗医生,谢谢你来看我。不过我真的就是小病,而且……”她叫了这男人一声罗医生,觉得宋秘书方才挺叫人肉麻的。

    在医院里管医生叫罗少什么的……

    这又不是在拍偶像剧。

    似乎这位罗医生也觉得这个称呼更好一点,看着白曦,脸色好看了很多。

    他还会开玩笑,“我不收钱。”

    “那也不用了。”白曦看这男人很英俊高大,白大褂潇洒地穿在自己的身上,是一种普通男人没有的气质。

    很精英的样子。

    “你是陈家的小姐?”罗医生似乎对陈家还很熟悉的样子,不然也不会被请来给白曦看病。

    白曦点了点头,有些满不在意地说道,“或许吧。”她其实这一世,并不想和陈家有太多的关系了。就算是上一世原主死去之后,她的父亲还有哥哥是真心的在伤心,可是最后也只不过是伤心而已。

    陈夫人依旧好好儿地做着她的董事长夫人,甚至连功德,都是她对面正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人给予自己。白曦一向对不给自己功德的小气鬼没有什么兴趣,重点是……她压根儿就不想娶联姻。

    陈夫人简直就是做梦呢。

    “我记得陈家已经有了一个小姐。”罗医生见白曦一脸平静,也不嫉妒,哼笑了一声。

    “罗平。”

    “我是白曦。”白曦觉得这位叫罗平的医生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好惹,不过人还是不错的。

    至少他还出门去叫走廊里的护士给自己量了量体温。

    白曦看着体温计,觉得这才是正确的看热伤风的姿势。

    不然随便请了一个精英医生来给自己看伤风感冒,白曦总是有一种下一刻就要被推去做个核磁共振的惊悚感。

    看着白曦一脸的放松,罗平靠在病房的窗边,看着医院外面,宋秘书正大包小裹一脸认命地拎着很多的东西走进了医院楼里,他就知道,这位陈家的秘书似乎是没有法子来和白曦抗衡的。

    他觉得有点意思,也不急着走了,就看着白曦正小声儿问那个护士自己是不是可以出院,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点。因为都是差不多的阶级混的,他就算是对别人家的女孩儿没有兴趣,也知道一点陈家夫人非常疼爱自己的养女。

    把养女捧在手心儿当做掌上明珠,知道自己的女儿住院人影却不见,这不是有点儿意思是什么呢?

    医生的工作单调极了,他看了这么一出戏,觉得不错。

    “那明天我们就出院。”白曦听护士说自己好得差不多了,很满意地说道。

    “再住两天吧。”白母担心地说道。

    “身强力壮的,而且我就是伤风感冒,您别担心。”原主是一个很娇气的人,叫白曦说这种伤风感冒就在家睡几天就好了,可是原主哭着闹着要来住院。白母也担心她的病严重,所以才会咬了咬牙,哪怕知道住院会花很多钱,也带她来了医院。白曦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正在心中默默腹诽这医院大概生意不怎么行,不然一般火爆一点的医院,想住院也住不进来呀。

    看着病床上那个女孩子生动的小脸儿,罗平眼底就多了一点有趣的神色。

    “大小姐!”宋秘书进来了。

    他比方才恭敬多了,把大兜的水果还有营养品都放在白曦病床的床头柜上,很恭敬地,再也不敢很随意地对白曦说道,“不知道大小姐喜欢什么水果,我都买了一些。您身子弱,这还有一些滋补身体的营养品,我问过了,对您的身体很好。”

    他算是服了,看着白曦侧脸看着自己,眼底眸光流转,不由自主地红了脸。说起来他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这么多年在陈家,也见过了不少的豪门千金,美貌的,特别的,可是就是觉得正靠在病床上对他露出一点坏笑的女孩子,好看得不可思议。

    “谢谢你了。知道我迁怒你,可是你都没说什么。宋秘书,你真是一个好人。”

    白曦觉得自己的脑海里空荡荡的。

    这许久没有零零发的叽叽歪歪,狸生简直寂寞如雪。

    白曦:“在么亲?”

    灵灵八:“不亲。”

    白曦:“……”

    灵灵八:“我是一只正经的系统。”

    白曦沉默地抓头,也不知道这么一只奇葩系统是天道从哪儿给挖出来的。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灵灵八等了等,没有等到回答,默默地,默默地隐身了。

    作为一只优秀的系统,绝对不会妨碍宿主在穿越的世界里想干什么的。

    当然,它还是迟疑地,拿光团蹭了蹭白曦的手指。

    灵灵八:“加油。”

    白曦:“谢谢你啊。”

    灵灵八:“最被宿主信任系统榜单前十名,二十年。”

    白曦都没敢问自家的零零发。

    她抬起手指戳了戳灵灵八胖嘟嘟的小光团,心情好了很多,看见宋秘书正站在自己的身边欲言又止。她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为难一个只不过是来做事的人。

    就算是陈夫人叫人讨厌,可是宋秘书又做错了什么呢?她笑眯眯地在宋秘书紧张的目光里柔和地说道,“宋秘书,谢谢你愿意包容我。以后我不会欺负你了。”她说得很诚恳,正紧张得不得了的宋秘书的心里又突然有了一点感动。

    这个……被虐了之后又为了一点小小的和气感动得恨不能痛哭流涕,宋秘书一下子都要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所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宋秘书急忙点头。

    “陈家为什么要我回到陈家去?”

    宋秘书觉得这个问题叫人非常茫然。

    谁家的亲孩子找着了不想赶紧接回去呀?

    “是因为夫人知道小姐你找着了,所以很开心,想要接小姐回去。”

    “如果她真的很开心,为什么都不来看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怕传染啊?”白曦笑了。

    宋秘书觉得这句话真的不好接啊。

    想到董事长夫人对这位大小姐的那种种的嫌弃还有厌烦,甚至还有很多对她的不好的评价,宋秘书也觉得这其中的确是有不对劲儿的了。

    陈夫人显然是很讨厌这个亲生女儿,不然,谁家亲妈会用虚荣还有各种不好的形容词往自己的女儿身上套?他也在陈家工作很多年了,一下子就想到了陈家正在准备的联姻。想到现在家里的小姐似乎并不想要联姻,宋秘书白净俊秀的脸慢慢地涨红了。

    他想到了陈夫人那张风韵犹存,充满了鄙夷的脸。

    犹豫了很久,在白曦专注的目光里,青年艰难地说道,“陈家正在考虑联姻……”

    白曦的脸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她伸手,握了握青年的手,感激地说道,“能告诉我这句话,宋秘书,我真的很感谢你。”

    看起来二十七八的青年只觉得自己的手里有柔软细腻的触感,慢慢地红了自己的脸,眼睛都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了。

    他面红耳赤。

    “不,不用谢。”

    白曦:“要不要这么纯情!”

    灵灵八:“嗯。”

    白曦抽了抽嘴角,不吭声了。

    “所以,陈家一要联姻,就顿时找着我了?”这时间点也太有意思了,白曦就微笑起来,对眼前这个很好看很斯文,看起来很像是陈家想要用心培养的商业精英的青年温和地说道,“那我觉得,如果没有联姻,我肯定还是不能被找着,是不是?”

    是先找着了她,还是因为联姻陈夫人才“一下子”找着了她,白曦的心里有数儿。她半点儿都不觉得失望,也不觉得陈夫人或许隐瞒了早就找到自己的消息,只有需要自己的时候才跳出来认回自己,这也不算什么。

    反正陈夫人跟自己关系不大。

    宋秘书虽然年轻,可是也很敏锐,发红的脸慢慢地褪去了血色。

    “那说说我的父亲吧。”白曦很轻松地说道。

    “董事长还不知道找到了大小姐。”宋秘书迎着白曦笑吟吟的眼睛,不知怎么有点难过。

    他想到陈夫人那样溺爱着陈家的养女,再看看眼前……她连一份肉丝拌饭都要推给母亲吃,自己舍不得吃,就觉得自己买的水果什么的根本不够,沉默了片刻才轻声说道,“大小姐,或许你对陈家有误解,可是董事长和总经理是真的都很在意你。”

    他想了想才继续说道,“董事长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张照片,不是全家福,是您三岁的时候的照片。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去寻找你。每年给私家侦探还有很多寻人事务所的资金非常庞大。这次夫人找着了你,叫我过来接你回去,说是要给董事长一个惊喜。”

    他看见白曦并没有触动,还是轻声劝说道,“董事长真心心疼你,大小姐,你不要误会他。”

    而且他也觉得,白曦回到陈家是最好的选择。

    董事长一定会补偿她这么多年不在身边的缺失,会对她很好很好的。

    宋秘书觉得她应该得到应有的疼爱。

    “我不会回去。”白曦平静地说道。

    她看见宋秘书犹豫地看着自己,弯起眼睛笑了,收回手,看着白母认真地说道,“我已经有家人了。”

    “可是……”

    “如果我回到陈家,成为陈家的女儿,那我妈又算什么?别和我说什么两个妈妈一块儿疼爱我的鬼话。我只有一个妈,两个母亲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她看着不说话了的宋秘书,脸上夸张的表情沉静了下来。

    “宋秘书,如果你回去见到陈夫人,替我跟她说……她真恶心。”

    宋秘书抿了抿嘴角,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个格外偏执的女孩子。

    成年人的世界,并不像是这些还在象牙塔里的女孩子那样不是黑就是白。

    想要生活过得好,为什么不能妥协一点?

    看着这个青年还想对自己说点什么,白曦回身去扒拉兜儿里的水果,先给白母拿了一个很漂亮的桃子。

    她犹豫了一下,就对靠在病房的窗边看过来的男人举了举另一个桃子,很虚伪地问道,“医生,你吃水果么?”作为一个还在上班的医生,应该是不会吃的吧?

    “谢谢。”罗平走过来,身上还有一点医生身上特有的味道,接过了这个桃子。

    白曦心疼得恨不能满床打滚儿。

    她努力不要回头去数一数兜儿里还剩几个这么可爱水嫩的大桃子了,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一副很大方地说道,“不客气,喜欢就好。”

    她家这么穷,这水果少一个这事儿简直大过天了,心里疼得直抽抽,白曦回头看了看正用一种说不出来的,似乎很同情怜悯自己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宋秘书,吭哧了一下更虚伪地说道,“这桃子是你买的,我就不给你吃了哈。”

    罗平把玩着手里这颗桃子,看着这突然又变得很虚伪的美丽女孩子,闷笑了一声。

    他把桃子揣紧了兜儿里。

    “再给我一个。”他对白曦说道。

    白曦震惊地看着他。

    还带主动要的啊?!

    “出场费。”罗平理了理自己胸口的罗主任的标签。

    这出场费真是摧心肝啊。

    美丽的小病号儿默默地,在桃子里看了看,颤抖着摸出了一颗,递给他。

    罗平伸手接过来,刚刚进门时还冷气四射仿佛讨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点笑意。

    看人憋屈心情好的可耻笑意。

    白曦:“你说这算不算是贿赂?”

    灵灵八郑重地想了想:“这难道不是出场费?”它觉得这宿主大概不懂,就很认真地解释:“这样大牌的主治医生,看病收费很高,你赚了宿主。”

    白曦:“……谢谢你啊。”

    灵灵八:“为宿主服务!”

    今年的最佳优秀系统前十名,有了。

    白曦垂着一颗小脑袋,有气无力,看起来软软的,哪儿有方才的那副怼天怼地的样子。

    罗医生挑眉,修长优美的手指捏着这颗桃子,关切地看着白曦。

    “出场费都给了,不然我给你看看?”他挑眉,英俊的脸上露出一点细微的,可恶的笑容,“心脏科我也精通。”

    白曦:……

    扎心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