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1.养女(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想到了这些,青年不着痕迹地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子。

    只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女孩子, 穿着宽松的病号服, 看起来有些瘦小,可是却意外地露出了几分楚楚可怜来。

    就算是董事长夫人很不屑地说起过这女孩儿金玉其外, 可是青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

    苍白美丽,惹人怜惜, 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

    白曦还真的挺想说话的。

    她在心里默默地呼唤她家垃圾系统。

    上一个世界这系统意外掉线,虽然原因不明,可是作为一个好宿主,白曦还是很关心它的。

    更何况……

    没有系统,谁知道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情况啊!

    白曦不承认自己功利了,只是默默地,充满了期待地呼唤着,呼唤着……

    不大一会儿,她听到了一声清脆的上线的声音。

    “天道灵灵八为您服务。”

    白曦的笑容僵硬了。

    这系统的声音僵硬冰冷,根本就不是和她经常互怼的那只。

    而且, 她家系统名叫零零发的呀!

    白曦就很客气了:“您是?”

    灵灵八用充满了系统自带非常僵硬, 感情平直的声音:“请多指教。”

    白曦对这样一本正经的系统没辙,硬着头皮关怀自家垃圾系统:“零零发呢?”

    灵灵八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 觉得这个问题似乎并没有超纲, 没有会触及穿越规则, 冷静地:“正在系统监狱进行服刑。”

    它说得很正义凛然, 白曦顿时就震惊了,这显然是自家垃圾系统蹲局子去了。只是这太奇怪了,她家系统也没干什么坏事儿不是?这虽然她家系统贱格了一点,嘴坏了一点,贪心了一点,垃圾了一点,统格缺失了一点,可是也不至于去蹲局子吧?

    这样的系统……似乎还真应该蹲个百八十年的。

    白曦沉默了。

    灵灵八顿了顿,继续严肃爆料:“被人举报。”

    白曦:“不是我!”

    灵灵八:“……当然不是你。”

    白曦咳了一声就很好奇了。

    这世上竟然还有比她还要仇恨零零发,要把它塞局子里去的家伙。

    白曦:“是谁啊?”

    灵灵八严肃地:“匿名举报。宿主注意,就算实名举报,天道也不会透露举报人信息,以免引来报复。“它这一本正经的就很没意思了,白曦不由怀念自家活泼的零零发,垂头呆呆地思考了一会儿方才有气无力地问道,”它得蹲多久?“这系统也够倒霉的,连举报人都不知道,以后画了圈圈都找不着诅咒的对象呀。她还是想要争取一下自家的零零发,好奇地问了一句。

    “两个世界。”

    灵灵八严肃地说道。

    它看起来一丝不苟,完全没有半点幽默细胞,面对白曦公事公办。

    白曦就好奇了:“那我能知道它犯了什么事儿么?”

    灵灵八继续思索,片刻,冷酷地说道:“收受贿赂。”

    这个罪名不小啊。

    到哪儿都是被和谐的命。

    白曦抬头,呆滞地看着头上的雪白的天花板,很久之后茫然了。

    零零发收受贿赂……不是,它就是一只小小的系统,谁会贿赂它啊?

    白曦:“不是我!”她可没有为了挑一个好一点的简单世界就去贿赂零零发啊。

    灵灵八继续沉默了。

    “嗯。”

    “嗯是什么意思?”

    灵灵八严肃地说道,“我是一只正直的系统!”

    白曦觉得大概灵灵八脑袋不大灵光。

    她吭哧了一声不吭声了,请求灵灵八给自己传递这个世界的信息。

    虽然灵灵八看起来老古板,没有幽默细胞,还似乎不能理解她的小俏皮,可是工作效率还是很不错的,转眼就把这个世界的信息传递给了白曦。

    白曦再次陷入了沉默。

    白曦:“说好的甜文呢?”

    灵灵八:“警告!宿主有妄图挑选世界,走后门嫌疑!”

    白曦:“……就小小地抱怨一下。”

    灵灵八:“我是一只严肃的系统!”

    白曦默默地垂头了。

    她白日天服了。

    这个世界的故事其实非常的简单,无外乎就是豪门恩怨啥的,只不过白曦穿越的这个身体依然叫做白曦,她是城中豪门陈家的女儿,是陈家董事长夫人十月怀胎上下来的亲生女儿。只不过这位董事长夫人不走寻常路,当初怀着这个女儿的时候,就天天做噩梦,似乎觉得这个女儿和自己天生犯冲。

    因为生下了白曦之后身体非常虚弱,还贫血,她对白曦就十分不喜欢。

    不过陈家也不缺钱,本来也可以把这位陈家小姐给好好儿养大。

    只是一次,陈夫人在带着女儿逛街的时候,不小心把只有三岁的女儿丢在了街,再想去寻找,却已经找不到了。

    十几年前的科技水平还没有到处都是摄像头的地步,一个才三岁的小孩子走丢,哪怕报警,出动了陈家的所有的资源寻找,也并没有找到。

    陈家找了一年,失望不已,最后不得不收回了人手,只留下陈董事长背着妻子在暗中慢慢地查找。

    陈夫人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当她的董事长夫人了。

    她早年已经生了陈家的继承人,又丢了一个并不得自己喜欢的女儿,所以也没啥以泪洗面什么的。不过因为还是想要一个女儿,所以,她去孤儿院收养了一个讨自己喜欢的,很温柔懂事,一点都不像是自己那个亲生女儿一样讨人嫌的美丽女孩子当做自己的养女。

    她很疼爱这个养女,也很宠爱她,把她当做亲生的女儿。养女同样投桃报李,努力地融入了陈家这个大家庭,成为陈家可以自豪的大小姐。

    她还真的是很善良。

    只不过在长久的相处之中,她绝望地发现自己爱上了陈家的继承人,自己养母的儿子。

    养母鼓励她去追求自己的儿子,因为她希望长长久久地把自己喜欢的儿子和养女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个家里,看起来美满又温馨,永远不会被从外界打碎屏障。

    只是陈家大少只把她当做妹妹,虽然很喜爱她,可是却并不想和她结婚。

    陈家需要联姻,陈家大少千挑万选,给养妹挑选了一个非常好的家庭,门当户对,都是豪门,而对方对自己的妹妹早就喜欢了很多年。

    陈夫人舍不得看着养女天天背地里哭泣的痛苦,看见丈夫和儿子都同意联姻,也知道联姻是对家族的发展有利的事情,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用来联姻,养女和儿子终成眷属,这不是最合适的么?

    于是在十几年后,陈家再一次出现在了原主的生命里。

    她那个时候很狼狈,并且对豪门与奢侈充满了向往。因为从小被贫穷的家庭收养,早年养父去世,只剩下了一个没有文化,也没有能力,只能做最低贱的工作来供养自己的女儿的养母,原主的心里是自卑并且愤怒的。

    她是那样美丽,甚至比同龄人都要好看,可是当同龄人穿着漂亮的衣服,每天谈论着要去哪里一块儿看电影,游戏,追星,喝下午茶的时候,她却只能捏着口袋里每天仅有的午饭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觉得自己不该是这个样子。

    她这样年轻美丽,还很聪明优秀,轻轻松松就考到城中第一的大学去,怎么可以有那样令人羞耻的家庭?

    她甚至不愿意叫人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丢脸的女人。

    所以在外,原主是从来都不会和养母走在一块儿的。

    因为早年养父养母并没有隐瞒她是被收养的孩子,所以原主总是在心里幻想着,自己其实是有钱人家的女儿。

    她也埋怨自己的养父母,为什么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就算是她小小年纪就走丢掉,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多去那个地方问一问,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母亲呢?

    如果找到了,那她现在就不会这样狼狈了。

    她可以过着大小姐的生活。

    于是,当陈夫人叫人找到了她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抛弃了自己的养母,头也不回地跟着人回到了陈家。

    金碧辉煌,豪门千金,她拥有了很多很多的漂亮的裙子还有曾经只有在梦里才会拥有的东西,父亲和哥哥因为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恨不能把这世上的一切都弥补给她。她很幸福地做着千金大小姐的梦,享受着父兄的愧疚的宠爱。

    可是唯一令她心里不痛快的是家里的那个鸠占鹊巢的养女,她抢走了自己那么多年的爱,却在她回来之后并没有被赶走,而是陪着似乎并不喜欢自己的母亲陈夫人一块儿留在家里。

    原主非常痛恨,做了很多陷害欺负这个养女的事。

    同样因为愧疚自己抢走的是本属于原主的爱,养女默默地忍受了一切。

    她对原主的刻薄与欺凌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在养母的面前打掩护。

    甚至,她是觉得抱歉的。

    如果没有收养她,或许陈夫人就不会安心地,再也不去寻找自己的女儿。

    因为有了她,养母再一次有了女儿,所以对亲生的女儿,就不再重视,也不再挂念。

    面对养女的沉默与隐忍,原主变本加厉,同样对养女即将联姻的那位豪门的大少爷起了心思。

    她为了得到这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大少爷,做了很多很多的错事,最后被大家发现,惊慌失措之下想要杀死养女,却在慌乱之中自己从别墅的顶层跌落。

    她的死叫她的父亲和兄长非常伤心。

    哪怕知道她做错了很多事,也气她,可是他们却还是舍不得唾弃她。

    这或许是血脉的力量,也或许是亲情与血缘的牵绊。

    白曦就揉着眼角不说话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难得会接到恶毒女配的剧本。

    白曦:“虽然这女配挺恶毒,可是我要说,她亲妈也不是什么好货。”原主的确很坏,也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无所不用其极,可是陈夫人难道就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她早年丢掉了原主,长大之后在原主回到家里,还厌恶她鄙夷她。没有管教过她的人生,却在鄙夷她的那些缺点,自己高高在上,就仿佛成了正义的化身,这不是太可笑了么?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就算原主做了很多坏事,可是能够批判她的人里,永远没有这位不合格的母亲。

    灵灵八惜字如金:“嗯。”

    白曦:“?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灵灵八顿时严肃了:“宿主是自由的。合格的系统,不会发表任何指向性评论!”

    白曦:“……你可真是一只好系统。”

    灵灵八:“年度优秀系统前十名,蝉联二十年!”

    白曦顿时好奇了:“那零零发呢?”

    灵灵八难得犹豫了一下:“优秀的系统不说同行坏话。”

    虽然它什么都没说,可是白曦觉得自己似乎懂了什么。

    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小,小曦啊?”白母颤巍巍地,有些畏惧地在一旁叫了一声有些失神的女儿。她本来想要去碰碰女儿,可是看着白曦雪白柔软的皮肤,垂头看了看自己粗糙的都是小刺的粗糙的手,还是急忙垂下了手。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听错了,女儿方才竟然主动叫了自己一声,看见美丽的女孩子转头安静地看着自己,她急忙退后了一步低声说道,“我,我去给你买点牛奶回来。”

    “妈。”白曦从病床上伸出手,拉住了这位母亲的手。

    她是白曦的养母。

    可是她给了白曦亲生母亲一样的爱。

    就算是原主没有走丢,白曦觉得,陈夫人也绝不会有白母这样对原主深沉的爱了。

    她省吃俭用,努力满足女儿的愿望,知道女儿的成绩好,有着很光明的前途,她甚至自己连菜都舍不得吃,也在省钱给女儿积攒学费。

    她总是想把最好的给女儿,也曾经对女儿感到抱歉。

    因为她没有文化,没有见识,所以给女儿丢脸,也不能叫她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她只有自己的爱,可是现在……

    眼眶酸涩,白母呆呆地看着自己被女儿拉住的手。

    她不能再拖累自己的女儿了。

    “秘书先生。”她有些岣嵝起了自己的腰,看着自己面前斯文俊秀,一看就是拥有着良好的教养的青年,只觉得只有这青年代表的世界,才是自己女儿应该拥有的。她的眼里含着晶莹的泪光,小声说道,“小曦之前生病了,请你慢慢地对她说好不好?”女儿的亲生母亲找来了,她舍不得她,可是……或许叫女儿回到那传说中很有钱的大家庭去才是最好的也说不定。

    她的女儿就像是小天使,应该生活在天上的乐园里。

    “谢谢你,太太。”这个俊秀的青年并没有鄙视这样一位全心全意爱着女儿的贫穷的母亲。

    他对白母点了点头,看向白曦。

    白曦却没空儿理睬他。

    “妈,你过来坐。”

    “我,我站着就好了。”白母受宠若惊地说道。

    白曦只是一把把她摁在自己的床边,问她,“你今天吃饭了么?”

    “吃了。”白母心虚地说道。

    “馒头和咸菜啊?”白曦没有错过白母的心虚,看向身边一个还带着热气儿的饭缸,那里面是香喷喷的鱼香肉丝和白米饭,拌起来吃香得不得了,可是原主却很嫌弃,觉得不喜欢,所以发脾气不肯吃。

    她顿了顿,伸手拿过饭缸,把它塞进了白母的手里轻声说道,“趁热吃。”看见白母舍不得,想要推开留给自己,她笑了笑柔和地说道,“如果你不吃,那我以后就不吃饭了。”

    她的威胁叫白母的手抖了一下。

    她是舍不得叫女儿饿着的,只是也舍不得吃这样好的饭菜。

    可是她的心里又觉得幸福又快乐,在女儿关切的目光里,急忙垂头吃了一口。

    饭菜很美味,可是她的眼泪却一滴一滴落进她饭缸里。

    “白小姐。”一旁的斯文青年更加迷惑了。

    董事长夫人给他的资料里,白曦应该是一个非常自私,非常刻薄并且虚荣的女孩子。

    可是……

    “我是陈家的秘书,你可以叫我宋秘书。”他看见病床上羸弱单薄的少女仰头,露出一张美丽无比的脸来,哪怕明知道这少女或许并不是看起来那样心地纯良,可是他都忍不住为那份美丽失神了一下,急忙说道,“陈夫人派我来和你说一下你的身世。你并不是白家的女儿,而是十几年前,陈家走丢的大小姐。”他屏住了呼吸一瞬,却发现这少女并没有很惊喜的模样。

    她反而兴致缺缺,只专注地盯着母亲吃饭。

    “现在陈家……”

    “陈家是刚刚找到我么?”白曦侧头似笑非笑地问道。

    这个时候,一位高大挺拔的男人穿着医生的白大褂皱眉走了进来。

    青年一愣,回头看到那个脸色不大好看的英俊男人,急忙恭敬地说道,“罗少,麻烦你帮我们大小姐检查一下……”

    白曦就看着那男人胸口上的标签沉默了。

    她就是一热伤风……为啥出动脑外科主任亲自检查?

    是不是傻?

    这大神出场费一定不少吧?

    “别给我检查,”白曦拒绝说,“我没钱!”

    她顿了顿,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嘴脸。

    “你家夫人叫人来医院探病,不带点儿慰问品啊?人情呢?礼貌呢?这么抠门,好意思么?”

    还豪门贵妇人呢。

    陈氏不是要破产了吧?

    宋秘书:……

    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