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70.星际之光(二十一)

170.星际之光(二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就……

    她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这位俊美邪佞的海盗头子。

    上一世差点儿被一窝端, 这海盗头子看起来还是有原因的。

    “我说, 你是不是傻?”

    阿尔法级机甲可是最顶级的机甲,有个扩音器什么的,这是多么常用的配置呀。

    公主殿下居高临下地坐在操作仓里,看着下方飞船上脸色冷峻的海盗头子。

    说起来,联邦的军部之中, 还真的少见这样类型的美男子。

    唯一和这个有些邪气的海盗头子相似的, 就是红发军团长维尔戈。

    那家伙一双狐狸眼虽然叫自己挺小嫉恨的,不过白曦也得承认, 维尔戈的确算得上是气质独特的联邦军人。

    不过,维尔戈的慵懒狡猾里还有着正义, 那是根深蒂固的, 来自信念上的正直。

    而这个海盗头子看起来肆无忌惮, 其实更多了几分令人心动的魅力。

    也难怪莉迪亚竟然会爱上他。

    公主殿下感慨了一番,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再帅的男人,如果手上沾染了无辜的平民的血,而且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 那么这男人的下场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

    去死一死呗?

    她的眼底带着同情, 看着那个脸色慢慢绷紧,警惕地看着自己的海盗头子和气地说道, “莉迪亚的确是我的妹妹, 可是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世上, 如果一个妹妹希望自己的姐姐彻底消失, 我觉得吧……”

    她笑了笑, 温和地说道,“作为一个真正的聪明人,是不是就不大应该信心十足地拿她威胁我了?当然,”她话锋一转,“莉迪亚对我没有姐妹的感情,可是我还是很愿意承认这个妹妹的。不过,海盗么,人人得而诛之,为了正义……莉迪亚……”

    白曦也不知道莉迪亚能不能看见自己的表情,只是很轻松地说道,“你能理解姐姐的,哦?”

    “奥萝拉!”莉迪亚没有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样无耻的话。

    可是更令她伤心的,是身边,把枪指在她的额头的男人。

    那么全心全意地爱护着她的爱人,怎么可以在这一刻彻底翻脸,甚至用她的生命来寻求他的生路?

    “莉迪亚,是你先背叛我的。”俊美的海盗轻声说道。

    他的目光里再也没有半点温情,而是纯粹的冷酷。

    当他还是纵横混乱星系的王者的时候,当然愿意为了新鲜感,去宠着一个难得会遇到的,对自己意乱情迷的帝国的公主。

    因为和莉迪亚在一起,叫他似乎都变得更加高贵。

    可是现在,当他同样已经陷入危机,那么一个莉迪亚又算得了什么?

    她并不是他第一个女人,也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愿意纵容她,叫她觉得自己深爱她,也只不过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厌倦。

    “我,我没有!”莉迪亚用力摇头,流着眼泪说道。

    “她是真的没有。”白曦耿直地说道。

    海盗头子远远地看向坐在机甲中的黑发少女,凉薄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讥讽的笑容,挑眉不屑地问道,“你以为我会相信?”

    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不变的忠诚,就算是曾经肌肤相亲,与他朝夕相对的莉迪亚,他也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女,眯着眼睛缓缓地说道,“这世上最不能够相信的就是女人。更何况,莉迪亚,你是不是在怨恨我?因为我在你不在的时候,和别人在一起了?”

    白曦顿时兴奋地张大了眼睛。

    原来还有这样的八卦消息!

    莉迪亚显然也无法面对这样的事,伤心欲绝。

    她刚刚从联邦战舰逃回来,却看见爱人在和另外的两个女子缠绵在一块儿,那种心情,永远是无法描述的。

    如果不是爱人把那两个敢在自己面前炫耀身上暧昧痕迹,耀武扬威想要上位的女人给撵走,她都要坚持不下去了。

    想到白曦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莉迪亚的脸色惨白了起来,颤抖了很久,低声说道,“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真正地爱过我?”

    她为了他的朋友去联邦想要报仇,可是他却满不在乎地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多么像是她的那个姐姐说的话呀?可是莉迪亚还是更痛恨白曦,她觉得白曦才是破坏了她和爱人之间感情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她也不会被爱人怀疑不是么?

    “我真的没有背叛过你。”她不想失去爱人,用最可怜的样子面对海盗头子。

    白曦就呆滞地看着杀气腾腾的战场被改造成了偶像剧。

    “这个……谈感情还是先停一停吧。”白曦的机甲在慢慢升高,操作仓完全闭合,完全地融入了这巨大的机甲之中,手中巨大的能源刀泛起了刺目的蓝色的能量,震荡的能量将四周的空气都排斥开来,整个星球的上空,充斥着炮火和能源准备的尖锐的声音。她猛地挥刀,蓝色的能源刀霍然自高空而下,一刀就劈向了那海盗头子所在的飞船。

    这种一言不合就开片儿才是王道,磨磨唧唧的,叫海盗跑了怎么整?

    反派死于话多,同理,正义差不多也是倒霉在话多。

    先干掉这海盗头子再叙旧啊?

    这一刀干净利落,俊美的海盗没有想到这位帝国公主竟然真的这样无情无义。

    明明莉迪亚还在他的手里,她是真的不在乎妹妹死活啊!

    “废物!”在莉迪亚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俊美的男人在她绝望的目光里,扬手就将她从高空的飞船上丢了出去。

    她在高空之中急速地降落,就看着那个站在飞船上冷冷看下来的男人目光冷酷无比,可是此刻在半空之中同样悬浮的并不仅仅是那一艘飞船,还有很多的海盗已经进入了机甲待命,可是这些从前和她一块儿亲密地说笑,被她当做家人的海盗们,却没有一个对她伸出手。

    他们冷眼看着,露出了海盗特有的冷血和冷酷。

    那并不是对一个同伴会有的眼神。

    就仿佛……莉迪亚突然想到,曾经那些平民的商船上被海盗掳走的年轻的女孩子们……她鄙夷地看着这些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们被海盗抱在怀里受到欺凌,那个时候觉得她们真的是令人厌恶,甚至弱不禁风,只知道害怕求饶,就算是最后被海盗们厌倦杀死,也是活该倒霉。可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或许和那些被海盗们腻了之后就杀掉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不同。

    她在他们的眼里,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莉迪亚绝望地想要说点儿什么,却感到突然天空之上,一艘战舰之中一道光落下,将她笼罩在其中。

    那是能源网,慢慢地将她给拉进了战舰之中。

    她瑟瑟发抖,想到被爱人背叛的痛楚,还有被同伴抛弃的绝望,还有死亡刚刚与她一步之遥,就觉得浑身冰凉。

    无数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她仰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一个栗色头发的青年。

    那个青年的目光温和,可是看着她的时候,莉迪亚觉得,他似乎本不应该用这样冷酷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应该是用爱着的,用关切的,为她愿意做一切的眼神……

    “没有人做错事之后,能够逃脱审判。”哈尔平静地看着这个苍白得就仿佛残败的玫瑰的金发少女,慢慢地俯身,在少女猛然露出几分期待的目光里平静地说道,“而且,我不能叫你这样死掉。奥萝拉是你的姐姐,和你有仇怨,如果你没有经过审判没有人知道你犯下的罪行就死在这里,那么奥萝拉会被有心人认为,是刻意在混乱之中公报私仇,杀了你这个令她嫉妒的妹妹。”

    在莉迪亚不敢置信的目光里,哈尔的目光温柔起来。

    “奥萝拉不需要任何污点。为了你,更不值得。”

    他想到莉迪亚方才说过的话,轻声说道,“你觉得她是帝国的耻辱,你不想叫帝国承认她,那就不要承认吧。就把她留给我的家族。”他看着莉迪亚笑了笑,轻声说道,“没有人稀罕你的帝国。所谓的帝国的荣耀,远远比不上第四军团长所在的联邦名门的荣光。你看不起她,觉得她是乡下来的?可是我却觉得你更可笑。因为你从头到尾,都比不过奥萝拉。”

    栗发青年的眼神,叫莉迪亚失声痛哭。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明明,该得到所有宠爱和维护的,是她才对。

    奥萝拉,她明明只是一个会被人讨厌,甚至没有人会爱她的女人,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喜爱在她的身边?

    “关押起来,不要叫她死了。”哈尔回头,看见银发元帅冷冷地看过来,转头对卫兵说道。

    两个联邦的战士把失魂落魄的莉迪亚拖了下去。

    “元帅阁下,我擅做主张……”

    “你做得很对。”赫尔曼冷冷地说道。

    他的目光只专注地落在屏幕上,那巨大的机甲巨人和海盗们的战斗。

    白曦挥出的那一刀,仿佛是开战的信号,所有的机甲和海盗们已经混战在了一块儿。

    海盗们的机甲身经百战,是少于战斗的联邦的精英军校生们很少遇见的,一时有些手忙脚乱。白曦明白赫尔曼为什么没有出动联邦战舰上的能源炮。

    元帅大人显然打着用这些海盗给她们这些自诩精英可是其实是战场菜鸟儿的军校生们练兵。她看见同伴们在片刻的混乱之后很习惯地组成了彼此的帮助,在那些穷凶极恶的海盗之中厮杀,那巨大的轰鸣还有海盗被时不时击中炸开的爆炸的光芒,都叫她的心里充满了豪迈的感觉。

    她对上了那个俊美的海盗。

    飞船变形,变成了一个精悍无比的机甲。

    白曦不得不承认,这位海盗头子的确是非常难缠的对手。

    阿尔法机甲是最先进的机甲,可是却和经验丰富,狡猾无比的海盗只能打成一个平手。

    如果这个俊美的男人没有堕落,他其实可以同样是联邦之中最优秀的战士。

    可是他却没有走向正途。

    白曦不为他感到遗憾,她只感到愤怒。

    明明有着这样强大的实力,可是却并不是为了守护,而是为了罪恶。

    他甚至比那些在他手下厮混的海盗还要该死。

    巨大的愤怒燃烧在她的胸口,白曦的眼睛泛红,一双手飞快地在操作台上跳动,爆发了自己最大的潜力,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远去了,炮火,厮杀,还有一切,只有眼前的敌人令她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走他。

    也不知道战斗了多久,甚至连她的身体都在阿尔法机甲的高速战斗之中变得无法支撑,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她感到巨大的能源刀似乎劈中了什么,之后,仿佛听到一声不甘的叹息。

    机甲面前,突然炸开了一团刺目的火光,眼前那架凶悍无比的机甲,化作了巨大的火球,向着下方坠落,轰鸣之中,一切都化作了尘埃。

    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有什么在慢慢地融化。

    她停顿了一下,抹了嘴角的血迹,看着自己甚至开始微微颤抖抽搐的双手,脸上露出了大大的,只属于胜利者才会明白的笑容。

    她抬头,看见战舰在慢慢地压下来,仿佛是在迎接他们这些军校生。

    现在的菜鸟,总有一天会成为军中的支柱。

    她回到战舰上,看着自己同样露出了满足和自豪的同伴,在同伴之中大笑了起来。

    远远的,俊美无比的银发元帅大步走来,他的眼里也带着真切的温柔。

    那是再也不复冰冷的,属于人类的温柔。

    白曦看着那个俊美的男人,弯起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看见他走过来,她就忍不住要微笑,连自己的心都变得温暖,只觉得……胜利和他,似乎真的是一样重要的。

    如果是他的话,那她愿意试一试。

    试一试自己是不是能够用全部的心情来爱上一个男人,然后和他一路携手,走过这漫长的人生的道路。

    混乱星系的海盗很快就被歼灭了绝大多数,只有少数幸存的海盗也因为联邦军部强悍的清剿退出了混乱星系。

    白曦带着一身的荣耀回到了联邦,然后在赫尔曼的默认之下,被第四军团长带回了家。

    她成为第四军团长家族中的一份子,本来对于她的身份有些不满的联邦高层顿时就闭了嘴。

    第四军团长是个战斗疯子,是个为了一点小事就敢把自己的同僚们往死里打……参考第五军团的红发军团长就知道了,为了一个新星域,简直被揍成狗。

    谁会和疯子杠上呢?

    更何况白曦的军装上,再也不是空白。

    她作为在混乱星系功勋出众的军人,第一次在胸口,挂上了联邦元帅亲手授予佩戴的勋章。

    虽然联邦这一次充满了遗憾,因为第一军团长尼娅战死在了混乱星系,可是为了和平,军人们永远都在牺牲,尼娅并不是第一个牺牲在战争中的军部高官。他们缅怀她,却还是要沿着每一代联邦军人指引的道路,沿着这条充满了牺牲的道路一步一步地走下去。第一军团却留在了赫尔曼的手中,白曦和她的精英同伴们同样留在了第一军团,很久很久之后,当白曦成为第一军团长的时候,她才知道赫尔曼的险恶用心。

    元帅大人出征的时候最喜欢带领的就是第一军团。

    彼时,第一军团长奥萝拉大人就深深地知道这家伙的心思了。

    在银发元帅的手下,于是夫妻两个或许会因为战斗与出征会出现的分居两地,都不存在了呢。

    白曦就觉得银发元帅充满了心机。

    银发元帅也觉得自己的妻子同样很叫人绝望。

    第一军团高层大多都知道尼娅的内情,知道她是赫尔曼的复制体,可是这也不是他的妻子肆无忌惮地每一次都把早就封存的银发美女美滋滋带上第一军团旗舰的理由!

    甚至,第一军团竟然全都帮着他的妻子遮遮掩掩,就是为了还能够和尼娅继续一同作战。

    “我说过的,要和尼娅大人并肩作战。”白曦的眼睛充满了狡黠。

    她看着脸色冷酷的银发元帅,微笑起来。

    莉迪亚早就被审判之后遣返回了帝国,受到的是知道自己的公主成为海盗被联邦审判的人民永恒的鄙夷,皇室的权威摇摇欲坠,不知何时就会彻底崩溃。

    她的目光,透过了旗舰,落在了自己已经实现的星辰大海上。

    奥萝拉是晨曦与黎明的意思。

    黑暗总会过去,黎明终将到来,就如同她以后的人生。

    她靠在冷哼了一声,却最后轻轻拥住自己的俊美的元帅阁下的肩膀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大星际时代波澜壮阔,白曦也不知道自己经历过了多少的战争。

    她只知道有一天,她在自己的丈夫身边闭上眼睛,再一张开,眼底露出几分恍惚。

    她顺利地完成了上一个世界的任务,帮助哈尔远离了莉迪亚,最后成为了第一军团长,荣光一生,除此之外,似乎……

    还忘记了什么。

    她撑着头,觉得自己浑身都疼得厉害,眼前是苍白的墙壁,还有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身边还有一个点滴架,眼前是一个穿着很破旧的中年女人。

    “小,小曦啊?”看见白曦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她紧张又有些胆怯地走过来。

    她很贫穷,发丝灰白,很苍老的脸,仿佛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

    可是她看向白曦的目光又慈爱又温暖。

    她远远地站着,局促不安。

    “妈。”白曦突然叫了她一声,没有一点的厌烦和鄙视。

    她垂头看着的是自己的手,纤细细腻,从没有干过粗活的手。

    贫困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女儿总是怕被人知道自己有她这样一个贫穷又丢脸的母亲的,正想去给女儿买点好吃的,却猛地顿足了脚步。

    她捂住了嘴回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竟然会耐心地叫了自己一声的女儿。

    她身后不远,一个西装革履的斯文年轻人,露出了一个诧异的表情。

    这是……夫人嘴里嫌贫爱富的白曦?

    不太像啊。

    不过……似乎有点合适联姻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