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67.星际之光(十八)

167.星际之光(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尔还是很纯洁的。

    面对尼娅那双冰冷的银色眼睛,他觉得很尴尬。

    和小妹妹的窃窃私语, 似乎被两位大人听到了呢。

    不过……

    “您, 您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银发美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公主殿下哭着扑向了自己的同伴。

    她头也不敢回, 带着莉迪亚就跑了。

    其实审讯室里也不大需要整理。

    银色的审讯室的四壁,叫白曦莫名想到了银发兄妹的银色的头发。

    她曾经觉得银色很好看。

    可是现在,她……只想下船。

    不过想到尼娅亲了亲自己时的样子, 白曦还是有点小脸红的。

    就……那种被憧憬喜欢的偶像给亲一亲,那每一个小迷妹不都心里有点窃喜么。

    其实……也不算亏……

    这种想法就在白曦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晃了晃自己的头, 目光再一次清明起来, 看着被捆在自己对面的金发少女, 很久之后吐出一口气坐在她的面前,和气地说道, “莉迪亚,我很善良,也希望看在你是我的妹妹, 以后,我可以放你回到帝国去。”看见莉迪亚惊恐地看着自己, 她垂头漫不经心地坐在一张银色的桌子的桌角露出一段雪白纤细的小腿。看着这很漂亮的腿, 白曦就默默地从桌子上下来了。

    她就发现了,其实裙子也不怎么样。

    还不如穿军装自在呢。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黑发少女给莉迪亚带来的冲击真的太大了。

    无论是自己遭受到帝国人民的唾弃, 还是帝国皇帝皇后似乎受到了什么羞辱, 还是关于这个姐姐对于自己爱人的观点, 都叫莉迪亚浑身发抖。

    她双手颤抖着看着她。

    “或许你还不明白, 现在的我所在的位置,看到的风景,莉迪亚,是你永远都不能到达的高度。”白曦心平气和,其实还是有点炫耀地轻声说道,“你的自以为是,只会叫人觉得你很可笑。你想要报仇,还想迷惑那些年轻人,其实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是你的爱人,我就绝对不会同意。更何况,你不会想一想么?你和另一个年轻人亲亲热热地谈了一场恋爱,回到从前爱人的身边去……你喜欢的那个男人,真的不会心存芥蒂?”

    “你怎么知道我有爱人?”

    “我还知道,你眼高于顶,就算是海盗里的爱人,想必也应该是海盗头子是不是?”

    莉迪亚爱上的那个海盗头子,确实非常俊美,狡猾,聪明,充满了非凡的魅力。

    可看起来刻板的军中精英不同,那样的男人更代表着一种肆无忌惮的野性的魅力。

    可是这样的男人的心,也并不是一个莉迪亚能够抓住的。

    谁家男人会这样轻轻松松,完全不担心地送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羊入虎口?

    他难道没有想过,一旦莉迪亚暴露自己也是海盗的身份,那下场一定会非常凄惨?

    或许会被击毙。

    可是他连一个保护的人都没有派来,就让莉迪亚一个人来了。

    “他只是对我有信心!”莉迪亚才不相信自己多情俊美,对自己宠爱有加,把自己宠上天的爱人会是这样的人。她现在把白曦当做敌人,当然不会相信她的挑拨,充满了怨恨地看着白曦尖声控诉道,“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帝国是你的故土,联邦是伤害了我们故土的人!可是你现在呢?你竟然为了联邦,在伤害自己的亲人,还想要和联邦军部的人在一起!”

    “对啊。帝国什么都没有给予我,我最后作为公主成为人质,已经对帝国仁至义尽。”

    白曦笑了笑。

    “莉迪亚,我不欠帝国任何东西。”

    就因为不欠,所以她才会随心所欲地为了自己的人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该还给帝国的平安,她还给了。

    可是帝国曾经为她做过什么?帝国遗忘了她的母后,遗忘了她,这么多年,其实,白曦只不过是为了原主母女感到伤心。

    相反,本应该禁锢她,警惕她的联邦,却最后接纳了她。

    她能够成为最高级别的机甲战士,更够跟在军部高管的身边参与军部行动,还有学习那些军事理论,就代表自己已经融入了联邦。

    更何况,海盗人人得而诛之。

    如果是普通的,只为了自由冒险,从不伤害别人的海盗,那白曦看见了也只会当做没看见。

    可是莉迪亚所在的海盗团,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无数的鲜血。

    他们的狂欢,还有财宝,都是从别人的手中抢夺而来,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白曦公事公办地坐在了一旁,和自己的同伴坐在一块儿,不去理睬莉迪亚那愤怒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记录仪漫不经心地问道,“莉迪亚,你有没有在海盗行动的时候,伤害过无辜的平民?”看见莉迪亚僵硬地看着自己,她的脸上慢慢地冷酷了起来。

    在这一刻,她身边的同伴就觉得,黑发少女的模样,似乎和赫尔曼元帅的样子有些相像。那种冰冷之中夹杂着危险杀意的样子,令人无比的畏惧。

    “我只是不小心。”莉迪亚也被白曦的眼神吓坏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姐姐的样子,明明还很年轻单纯,可是那种逼人的压迫里,叫她几乎不能呼吸。

    “一切的解释,都叫人恶心。”白曦垂头,她觉得对莉迪亚心存厌恶,几乎到了恨不能把她往外扔到无人星上去算了,很久之后方才冷冷地说道,“我不会问你伤害过多少人。因为作为海盗,我想你不只参与了一次这样的行动。莉迪亚,你甚至没有半点悔过,你觉得只有自己的生命高尚,可是别人的就只是随意践踏的么?”

    莉迪亚对于杀害过那些被抢劫的平民或者商人毫无愧疚。

    那难怪上一世的时候,她坑死拉了哈尔,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回到爱人的身边。

    “还有,海盗的老巢在哪里?”白曦看着莉迪亚轻声问道。

    莉迪亚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可是一双手却紧紧地握紧,露出几分紧张。

    “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能查到。”

    一旁,一个脸色冷峻的精英青年看着那个看起来很美丽的金发少女,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对于军人来说,随意伤害平民的人,都很恶心。

    “不过,如果你开心,我愿意把你放走。”

    “你以为想要跟踪我,跟着我找到我们所在的星球,我会看不出来么?”莉迪亚警惕地问道。

    “你看,你总是把我想得这么坏。我都说了,现在的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很多的怨恨,因为帝国人民的唾弃,都把这份怨恨给抹平了。”白曦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对莉迪亚可爱地眨了眨眼睛柔和地说道。

    她看起来一点儿都没有方才冰冷的样子了,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善良的味道。面对这种变脸绝技,正和两位银发大人一块儿进来的哈尔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不就是百变……大魔王么?

    不过,他的目光落在莉迪亚的身上,在充满了讨厌的情绪之外,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看着莉迪亚这样暴露出真正的,不值得被人喜爱的样子,他的心里有什么沉重的负担,消失不见。

    或许,这才是莉迪亚真正的样子。

    他被自己心里莫名的想法给惊吓了一下。

    其实,莉迪亚的真实样子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莫名地关注莉迪亚,可是他能够感到这份关注并不充满善意,和关注奥萝拉的完全不同。

    他希望奥萝拉幸福,可是面对莉迪亚的时候,却是更沉重的负担。

    他要承认,如果按照自己的审美,自己会被莉迪亚这样美丽得耀眼的女孩子吸引。

    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不会追踪你,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混乱星系磁场混乱,追踪本来也是非常困难的事。而且,你既然敢来,那么,你就一定有可以没有痕迹逃离联邦局部追捕的办法,对不对?”

    看着审讯室里惊讶地看着自己的金发少女,白曦露出一个真诚的表情,和气地说道,“莉迪亚,你走吧。战争,叫女人和孩子走开!”她雪白的脸上更加柔和地说道,“只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错。我只会放走你这一次。还有,看好你的爱人,别叫她觉得你是在军部,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能这样轻易地回到你们的地盘。”

    莉迪亚的脸顿时惊慌起来。

    “你胡说!我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可是你的爱人不知道有没有呀。更何况,你还有个爱慕者。如果叫你的爱人知道你的爱慕者在到处找你,这不好吧?”

    “爱慕者,谁啊?”谁这么奇葩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哈尔好奇地问,白曦一双眼睛确定地看着他。

    “我?”温柔的青年眼睛瞪大了。

    “就是一个小小的名义,比如说莉迪亚叫优秀的指挥官一见钟情,所以,爱慕她的指挥官把她偷偷儿给放了,莉迪亚,你觉得这个理由怎么样?”

    这真是太不怎么样了。

    金发公主咬着牙看着妄图毁灭自己幸福的黑发少女。

    “我没有做过,你不能诬陷我的清白。”

    “杀过平民的混蛋,也好意思说自己清白啊。”白曦轻飘飘地微笑起来。

    她的眼底露出几分黑暗的冰冷,却摆手说道,“不开玩笑了。看在你和我都出自帝国,我只放过你这一次。”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机甲战士,可是赫尔曼靠在一旁看着她,闻言对身边的战士微微点头。

    他的命令没有人会违抗,满心惊慌不知道联邦军部有什么诡计,可是在自己暴露之后又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这个充满了魔鬼地方的金发少女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两个战士走了。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哈尔皱了皱眉。

    “奥萝拉,你放走她,如果不能找到海盗的老巢,我担心回到联邦之后会有人攻歼你。”

    在这次前来的军团之中,因为都是尼娅的部下,所以不会有人对白曦有什么异议。

    可是一旦回到联邦,白曦放走自己的身为海盗的妹妹,这样的罪过就大了。

    “可是她是我的妹妹呀!”黑发少女装模作样,黯然神伤。

    哈尔觉得妹妹算个屁,提醒说道,“她并没有把你当做姐姐。”

    他难得会这么心狠手辣,就想把莉迪亚给收拾了。

    白曦的眼睛弯了弯。

    她欣慰地看着主动要收拾莉迪亚的哈尔。

    这一世,哈尔是真的不会再和上一世那样,因为莉迪亚在大好的,充满了期望与抱负的时候,只能遗憾地死去了。

    哈尔是第四军团长唯一的儿子。

    这么说,她也算是第四军团长的大恩人了。

    “她很狡猾,而且她是一个海盗,比我们更加了解混乱星系之中的情况,想要摆脱我们的追捕非常轻松。”混乱星系之所以叫做混乱星系,就是乱七八糟的,什么状况都有,放了莉迪亚,就仿佛放她回到了鱼儿最熟悉的大海之中。

    哈尔是真的为白曦感到担心了,更担心她会因为这个小妹妹就失去在联邦的大好前途。

    白曦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放心,只看她竟然伤害过无辜的人,我就决不能放过她。”

    可是,她有对莉迪亚更好的审判。

    她想要自由,想要自由自在,想要做海盗……

    这种普通的关押和审判,对于莉迪亚来说,真的太简单了。

    “海盗的老巢,我觉得我知道大概的方位。”白曦的声音很柔和,看见哈尔诧异地看着自己,心说上一世的时候原主就知道了好么?原主在死去之前,早就发现莉迪亚有些不对劲儿,也在莉迪亚的身边发现过一些蛛丝马迹。只是那个时候她尚且并不知道莉迪亚竟然加入了海盗团,只以为这个妹妹很任性,并不是真的喜欢哈尔,还有点可疑。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证实自己的怀疑,就中了莉迪亚的埋伏。

    不过白曦只单凭那些原主已经了解的蛛丝马迹,就知道了一些大概的方向。

    “她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有些像是天堂之花。我听说天堂之花是非常娇弱的,罕见的花朵,生长的自然环境要求非常高,并且,拒绝模拟环境,是不是这样?”

    白曦就摸摸自己耳边的那朵天堂之花,想到自己在莉迪亚身边嗅到的香味,继续说道,“混乱星系能够拥有能够养殖天堂之花的自然环境的星球,应该可以利用战舰主机通过各种计算算出大概的范围。”

    因为能够维持一种环境,需要很多的外界的星系的环境还有磁场的配合,这种计算或许白曦不能做到,可是大型的主机应该能过做到。

    当然,白曦大约知道地点,不过现在她第一次来到混乱星系,当然不能一副“我很懂”的样子。

    她想了想继续说道,“而且,莉迪亚来得很快,这说明其实海盗的老巢或许并不远。也正因为这样,才会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战舰被歼灭,然后几乎是前后脚跟着我们来到了无人星。”她微笑起来,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范围缩小,其实还有很多她有些可疑的地方,我觉得暂时咱们不着急去寻找海盗的据点,因为莉迪亚很胆小,她需要绕很多的圈子。”

    “而且虽然混乱星系磁场混乱,可是她不该叫我给她整理衣服的。”

    白曦这才得意洋洋地微笑起来。

    “难道你……”

    “微型追踪器,军部新产品,你值得拥有。”

    “谁给你的?”白曦虽然是机甲战士,可是也不会有机会得到军部科研部最新的产品。

    “我。”赫尔曼冷冷地说道。

    白曦早就想要把莉迪亚给放走,所以,银发元帅就顺手把最新型号的追踪器给了她。

    他并没有问白曦为什么想要放走莉迪亚。

    因为他相信她。

    “追踪器非常小,我粘在了她的头发上,除了把自己剃成光头,她就绝对不会跑掉。”这也要感谢科学家啊,竟然能做出无视混乱星系把乱七八糟的磁场的追踪器。

    推理和科技双管齐下,海盗们一个都跑不了。

    白曦一副我很聪明的样子,沐浴在大家的目光里,并且给大家提醒了一下。

    可以开始备战,准备和海盗们的全面冲突了。

    这一回,她非把海盗和莉迪亚一块儿灭了不可。

    灭点灭地小公主扬起骄傲的头,走到半路,就感到自己的腰间一紧,冰冷的手捂住她的嘴,转眼就被拖进了一个银色的,气息冰冷的房间。

    她惊慌失措,吓得眼睛喷泪。

    面对赫尔曼和尼娅,她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就想跑。

    特别是这房间……有床啊!

    公主殿下怕死了。

    她看起来怂怂的,恨不能贴在墙壁上,赫尔曼冷冷地看着眼泪吧唧的黑发少女。

    尼娅的身体已经靠在了床头,他的本体现在承载着全部的意识。

    银色的长发垂落,他慢慢地解开自己身上的军装,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敞开的军装之下,是苍白却坚硬的胸膛。

    “奥萝拉,我和尼娅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了不了……”

    “你想要我和尼娅?”

    “不了不了……”白曦喷泪,顿时就想到该死的联邦婚姻法了。

    三人行什么的,都是邪教!

    “这么说,你要尼娅?”

    “不了不了……”

    “原来你是想要我。”元帅大人满意地直起身体,满意颔首。

    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