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66.星际之光(十七)

166.星际之光(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指挥室里就一片寂静了。

    白曦瞪圆了眼睛, 由着那冰冷的手指在自己的嘴边很暧昧地摩挲。

    从她的皮肤上,传来一种令人战栗的触感。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这, 这元帅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

    她也承认, 方才在进门之前, 她偷偷儿对似乎和自己有点关系改善的元帅阁下说好了的。

    看在尼娅大人的情面上,元帅小小地帮个忙, 叫她在莉迪亚的面前炫耀五分钟。

    反正五分钟之后, 审讯室准备好了,她就得送莉迪亚去见见世面了。

    莉迪亚一向自诩万千宠爱的, 把白曦想要刺激一下, 显摆一下,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小梦想,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对么?

    赫尔曼只沉思了一下就答应了,她还觉得银发美男子是个好人。

    看起来冷冰冰的, 其实还是个古道热肠呢。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的嘴里还有一点冰冷的, 被充斥的强硬的触感, 麻麻的, 还能回想到方才被男人肆意搜索的那种窒息感。

    腿还有点软,白曦垂了垂头,眼角抽搐了一下。

    元帅阁下一只手在摸她的嘴角, 一只手强有力地揽着她纤细的, 白裙飘飘的腰肢。

    也幸亏他的手臂强有力地扶着, 不然, 公主殿下早就滑到地上去了。

    “你, 你……”她的声音还有点含糊,实在是自己的舌头方才被吮吸得麻木,现在说话有些不利索。

    可是这个单音,就打破了什么。

    哈尔动了动嘴角,小声唤了一声。

    “奥萝拉。”

    看这丫头把人家元帅给逼的。

    他都说了,不要作死不要作死,为什么公主殿下就是不听呢?

    现在怎么办?

    青年温柔又担忧的眼睛看着那仿佛僵硬起来的黑发少女,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无力吐槽了。他刚刚想要更可怜一下,就看见似乎也惊呆了的黑发少女一下子回过味儿来了,急急忙忙地推开了脸色冰冷的银发元帅,跌跌撞撞,眼里含着泪花儿,就仿佛受到了惊吓的幼兽万分迫切地需要寻找依靠一样扑进了正在昏睡的第一军团长的怀里。

    她吧嗒吧嗒地扑进了银发美女的怀里,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尼娅的身前。

    “尼娅大人!”白曦一副要尼娅给自己做主的小可怜模样儿。

    她还惊慌地回头看了看赫尔曼,看见银发元帅脸色冰冷,银眸却泛起了暗色,仿佛风雨欲来一看就不像好人地走过来,急忙往尼娅的怀里钻了钻。

    她就把小脑袋给塞进尼娅的怀里去,小身子在外面瑟瑟发抖。

    赫尔曼沉默了。

    他默默地看着这姑娘顾头不顾腚的。

    不过,他沉默地坐在了尼娅的身边,看着偷偷偷看自己的黑发少女。

    垂了垂眼睛,他抬手将修长的手指搭在了尼娅的手背上,分出了一点精神力。

    能叫尼娅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不同,对于赫尔曼来说并不难。

    只要分出一部分意识就可以。

    毕竟,元帅和军团长的地位都是位高权重,他也不止一次两次,和尼娅一同出现。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他能够转移意识,在本体与尼娅之间转换,到了现在也并不是一件会令人非常相信的事情。

    “大人!”看见尼娅睁开了眼睛,垂头看着自己,白曦的眼里顿时雾蒙蒙的,委屈得就像是回家告状的孩子。这样的样子,又依恋又委屈,却无端的叫赫尔曼的心里微微发热,他在白曦面对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爱撒娇爱软软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那是不同的模样,却一样的可爱。

    想到方才少女柔软与温暖的嘴唇,刚刚开了荤的元帅阁下就不客气了。

    他也无法控制自己。

    在尝到了这种很难得的甜美之后,每一次都想要再继续品尝。

    银发美女的目光微微一暗,在黑发少女凑过来的时候,抬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下巴,垂头,将嘴唇压在她的嘴角,继而舔了舔。

    所幸,元帅阁下心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嫉妒心,觉得不想叫复制体占太多的便宜。

    不过银发美女带着一点莫名的引诱地垂头吻上了少女的嘴唇,也够惊世骇俗的了。

    白曦顿时惊呆了。

    她看着银发美女满意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白曦:“完了完了,我把大人当偶像,现在偶像要吃我!”

    如果是系统在,现在一定会很耐心地安慰她一下:“反正不能反抗,好好儿躺平叫她来啊!”

    不过显然系统不在,不能给白曦提供任何的建议,在毫无经验,自身感情经历安全空白的白曦独自一人的时候,她惊慌失措。

    那个什么……接下来怎么整啊?

    不亏是兄妹俩啊,这审美高度一致来的,更何况……白曦此刻惊慌的眼睛看着同时垂头看向自己的兄妹,突然微微一愣。

    这两双仿佛透明的银眸,怎么眼神那么像。

    就仿佛是……同一个人在看着她。

    这就是兄妹之间的羁绊?

    白曦呆住了一下,之后一下子摸上了嘴角,想到尼娅那冰冷的嘴唇,顿时连滚带爬地往一旁爬。

    哈尔和他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

    他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

    那个什么……旗舰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的……就算元帅阁下和尼娅大人想要对作死的,反正自己作死哭着也得承受的公主殿下做点儿什么……

    卧室也不需要多走几步路是不是?

    能不能顾虑一下这旗舰上,指挥舱里其他风华正茂的精英们的心情?

    单身精英们都心里苦。

    不过,想到方才两位银发兄妹不同的亲吻,年轻单纯,温柔漂亮的青年耳根子都红了。

    联邦上层都传言,银发家族的族人都非常冷情,可是方才那两个吻……却叫他都忍不住在那么一瞬间,想要试一试那个什么了……

    “哈,哈尔救命。”白曦战战兢兢地爬起来,她觉得现在还是给自己提供功德的哈尔更可爱了,小伙子那么温柔正直,关键是哈尔的心里一定不会对她有什么。不然,上一世早就和原主缠缠绵绵到天涯了。

    在系统不在的时候,白曦对这种来自于感情方面的问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跑到了哈尔的身边小声求救道,“帮帮忙,咱们不是好朋友么?”

    她期待地看着哈尔。

    栗发青年犹豫了一下,去看正坐在一块儿,一同看过来的银发兄妹。

    “其实……”

    白曦报以感激的目光。

    栗发青年慢吞吞地继续说道,“联邦三十年前就已经颁发了新的婚姻法,奥萝拉,你不要担心。三个人……嗯……也是可以结婚的。你可以当做嫁入银发家族……其实这波,你不亏。”

    联邦法典对男女男男女女的组合搭配结婚采取同样的态度,因为科技发达么,那什么从前早古时代的对同性不婚的那种教条,在联邦都不存在的。还有虽然联邦鼓励的还是一夫一妻,不过其实多人一块儿结婚啥的,是公民的自由不是?

    联邦一向崇尚的就是自由。

    白曦震惊地看着竟然能对自己说这种话的恩人。

    ……联邦可以这么结婚么?

    垃圾系统没有跟她说过的啊!

    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对她讲……想到自己曾经还很纯洁地追着尼娅乱转,想要在尼娅面前脱衣服,白曦就觉得……

    这系统算走运了自己掉线。

    不过这回回去,一定投诉它!

    “别害怕啊,其实也挺好的。元帅大人和尼娅大人都是强者,而且……”哈尔的脸红了一下,低声,仿佛一个可以信任的兄长一样把已经失魂落魄,被这丧失的联邦法典给惊呆了的小姑娘拉到一旁去,几乎是贴在一块儿低声说道,“元帅大人俊美,尼娅大人也很美丽,如果你愿意……”

    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反正就算是最纯洁的精英吧,那啥啥的全息小电影儿也没少看。

    三维的,全息的,立体声的,哈尔青年真是经验丰富。

    他还准备回头友情给自己的小妹妹……白曦看起来就仿佛他的小妹妹……

    不知怎么,看着黑发少女跟自己腻在一块儿的时候,哈尔的心里总是莫名的怅然又满足。

    他觉得自己总是想对她更好一点,叫她的眼睛可以落在更优秀的人身上,叫她可以得到幸福。

    “晚上的时候,我给你一些全息光碟,你学习一下。”

    白曦木然地看着口味破下线,也依旧很温柔真诚的青年。

    “你还带光碟上战舰啊?”还全息的。

    栗发青年的脸顿时微微一红。

    “……长路漫漫。”他含糊地说道。

    白曦默默地跟他站远了一点儿。

    哈尔有些受伤地看着这个小妹妹。

    怎么啦?

    就这么一下就鄙视他了?

    “我会投诉的。”

    “哈?”哈尔露出几分茫然。

    只是他虽然心中纯洁,把白曦当做自己的小妹妹,甚至对她的未来出谋划策,叫她直接跟银发兄妹一块儿结婚算了,可是哈尔很高挑漂亮,白曦穿着一件飘飘的白裙子,看起来纤细又柔软,一块儿低声说话的时候真的很亲近,

    哪怕一下子站得远了,却还是能叫人看的出来,那种亲密与信任。莉迪亚已经在元帅大人垂头亲吻的那一刻彻底成了小透明儿,直到现在,也只能看见那些精英们红红的脸偷偷去看把看起来一副受惊吓,其实摆出一副矫揉造作勾三搭四的奥萝拉。

    如果奥萝拉真的干净,没有一点暗示和勾引,人家那对银发的青年男女,为什么会那样亲她?

    亲了她也就算了,也不知道背地里还做了什么恶心的事。

    特别是现在,奥萝拉又去勾引另一个了。

    因为早就和心爱的人什么都做过,所以,莉迪亚就觉得,奥萝拉能在联邦过得还不错,看起来脸色红润,原来是对这些军部高官还有这些精英们付出了身体。

    这真是……玷污了帝国的荣光。

    作为帝国的皇族,就算是活不下去,也不应该为了活命,成为这样的,用身体换取一切的低贱的女人。

    “奥萝拉,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莉迪亚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

    她蓝色的眼睛里,因为白曦的堕落,仿佛充斥着火焰。

    白曦正觉得郁闷得不行,听到这句话,回头,阴森森地转头。

    “你和我说什么?”

    “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知廉耻!和,和男人……”

    “男人怎么了?我还能和女人呢!你嫉妒啊?”小白花儿装起来真的是太累了,白曦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和莉迪亚还真的有点儿姐妹的渊源,两个人都不太适合当小白花,顿时原形毕露,看着莉迪亚愤怒的蓝眼睛,不由想到了远在帝国的皇后和王子的那双同样的蓝眼睛,一把就勾住了身边哈尔的手臂得意洋洋地炫耀说道,“告诉你,这都是我的后宫来着!怎么着,是不是很嫉妒,觉得自己输给我了?”

    哈尔先在那两双陡然冰冷的银眸里输给她了。

    可是他还知道不能给公主殿下塌了台,挤出了一个笑容来,深情款款地垂头看了炫耀得不得了的黑发少女。

    他的小伙伴儿们都同情地看着他。

    演技挺过关的,不过能被逼出这样的演技,哈尔真的是辛苦了。

    “你!”莉迪亚没有想到这个姐姐这么不要脸。

    看起来,当初皇家把她关在乡下这真的没有错,这样的存在,真的是……

    她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却在白曦那陡然变脸里,莫名的心悸。

    还没等她想明白的时候,就看见对面的黑发少女,竟然再一次变脸。

    “好了,可以了,带她走。”知道审讯室已经准备好了,公主殿下就很无情地把哈尔给扔一边儿了。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突然被两个战士给扣住了肩膀动弹不得,一脸震惊的金发少女,慢吞吞地走过去,俯瞰这个曾经为了所谓的报仇,将深爱她的哈尔与原主给到了死亡上的妹妹,微笑着,带着几分莉迪亚从未见过的压迫的眼神轻声说道,“我的妹妹,我忘记告诉你一个很重要的经验。既然和海盗混在一块儿,就得夹着尾巴做人,那种拍了照片给海盗当纪念的事儿,太蠢了。”

    莉迪亚还在激烈无望地想要挣扎,却在那两个强大的战士手里完全不能反抗,听到这里,顿时傻了。

    “想给朋友报仇的吧?”看着惊恐地看着自己的金发少女,白曦勾唇笑了起来。

    “无助,美丽,需要庇护的少女,的确很容易能够打动年轻人的心。特别是……”她很残忍地说道,“满船光棍儿,对象儿永远在梦里的联邦精英的心,你说是不是?”

    哈尔沉默地和小伙伴儿们站在一块儿,默默承受这样的心灵伤害。

    “你早就知道?”莉迪亚看着白曦那双漆黑的,看不出有半点涟漪,却叫人看了就往外冒寒气的眼睛。

    她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你是故意把我骗来,你想要害我?因为你怨恨父皇和母后?!”她一下子就想明白奥萝拉的恶毒心肠了。

    为什么……她怎么可以这么坏?

    “不是你自己自投罗网的么?”白曦就看着永远会把责任推卸给别人,自己永远正直又善良的金发公主,想了想就柔和地微笑说道,“我为什么要亲手害你?我的妹妹,你很久都没有回去帝国,所以大概不知道,就算想要弄死你,也不必我来动手,整个帝国的人民,现在都很想弄死你。你是他们决不再承认,临阵脱逃的耻辱,现在,我才是他们心目中的帝国之光,他们的骄傲。还有你的父皇母后,承认了自己的无耻的对婚姻的背叛,永远都在被人民唾弃,我为什么还要去怨恨?”

    看着莉迪亚不敢置信的眼睛,白曦勾了勾自己的嘴角。

    “很久以前,我就想对你说一句话了莉迪亚。”

    她的声音很轻柔,看着指挥舱门大开,自己所在的机甲班的精英青年们站在门口跃跃欲试,对莉迪亚笑了笑。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用心来深爱一个女人,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没心没肺,叫自己心爱的人去勾引另一个男人,你懂么?”

    她伸手,轻轻地整理了一下莉迪亚凌乱的衣领,又摸了摸她金色的长发。

    “好好儿交待海盗的老巢,我觉得……这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点笑意,却充满了令人不能呼吸的气势。

    精英组都站在门口,还有人低声说道,“奥萝拉虽然没穿军装,不过还是个大魔王。”

    这话,就叫竖着耳朵听着的白曦很满意了。

    她决定把自己失败的万人迷的记忆全部封印。

    “带去审讯室。”她内敛又稳重地对两个战士说,就在这个时候,感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副冰冷的气息。

    冰冷的身体在她背后,近在咫尺,冰冷的手臂环绕向前,两根修长的手指,似乎欣赏,又似乎是……在她的白皙细嫩的脖颈上来回摩挲。

    气势冲天的公主殿下,大魔王,顿时僵硬了。

    冰冷的男人的手指在她的那段雪白的天鹅颈上滑动。

    尼娅冰冷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另一端传过来。

    “哈尔,资料送到我的房间来,我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