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64.星际之光(十五)

164.星际之光(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 对于元帅大人这个评价, 白曦还是认可的。

    那照片的确是挺埋汰的。

    “那现在……”一旁,哈尔犹豫了一下。

    “先降落到无人星。”赫尔曼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指尖儿。

    冰冷的指尖儿, 因为这儿女孩,染上了一点温暖的温度。

    白曦就觉得,她家尼娅大人看着自己的样子……

    “给摸?”她觉得尼娅是想摸摸自己的样子, 急忙凑过来讨好地问道。

    赫尔曼就却之不恭了。

    少女乌黑柔软的头发被轻轻地揉了揉,那顺滑的触感, 在他敏感的指尖儿放大了。

    白曦的眼睛弯了起来。

    尼娅大人原来真的是有些不一样了。

    竟然还主动要摸摸她。

    莫非……是因为被她按摩之后,终于发现她的好, 所以就抛弃了元帅那个渣兄,想要弃暗投明,转身和公主殿下一块儿奔向星辰大海了?

    看见她开心地笑了起来, 完全没有方才面对自己本体时的小敌意, 赫尔曼的指尖儿顿了顿,突然有些不悦,手中的停顿叫白曦疑惑地抬头看着自己,他垂了垂眼睛方才冷冷地说道,“赫尔曼和我是一样的。”

    见白曦露出几分茫然, 他继续说道, “以后,你对他就要如同对待我。”他算是看出来了, 奥萝拉对尼娅的感情非常深, 这种深厚, 虽然赫尔曼并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了尼娅,可是也不得不顶着尼娅的壳子,来叫这黑发少女对自己的本体和气点。

    那种不时翻个白眼儿什么的……

    “大人,你对元帅是不是太好了?他对你可坏了。”白曦就小小声地说坏话儿。

    赫尔曼就看着这个鼓着一张奸佞的脸,妄图挑拨自己本体和复制体之间关系的黑发女孩……

    这丫头……是帝国的奸细吧?!

    手中用力,银发美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接受你的投诉!以后,对元帅不许有半点冷淡,听见没有!”

    她从来不会用这样沉重的样子对自己说话,白曦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又下意识地看了面前的银发美人一眼。

    “大人……”

    “怎么了?”

    “没什么。”白曦心里有些不安,却还是小小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来。

    她看起来娇小又可爱,完全没有半点的威胁,可是刚才干的事儿就有点儿可怕了,那是挥舞着巨星机甲就差点儿给海盗战舰给扒了皮的猛人。还有她身后的那几位精英组的青年,在第一次驾驶阿尔法机甲出战上,展现出了无比的强悍,甚至最后都没有别人什么事儿了,三下五除二就把人家的战舰给轰成了碎片。

    唯一叫哈尔捡了一个便宜的是,机甲精英们对海盗没有兴趣,叫哈尔捡漏,扫射了一下当时在星海之中四散奔逃的海盗,总算没有被机甲战士把风头都给抢走。

    面对这样彪悍的战绩,哪怕白曦笑得再可爱,可是也没人觉得她是一个柔软善良的人了。

    当联邦舰队分成几股四散进入混乱星系,赫尔曼的旗舰,也降落在了无人星上。

    “为什么要在无人星上停留?”白曦好奇地问道。

    混乱星系的星球上,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生存。

    为什么不去那些有人迹的地方,至少也会知道一些海盗的动向什么的。

    因为很快这颗无人星就要卷入被精密计算过的宇宙风暴,到时候只要一开始混乱,那尼娅自然就可以以独自驾驶战舰抵御宇宙风暴换取大部分战舰平安的理由消失在这混乱星系之中。

    尸骨无存,就不会有人再会去寻找尼娅,尼娅的失踪,也会被当做理所当然。赫尔曼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精致却冰冷的下颚,抬眼,沉默地看着正很好奇地带着几个同伴扑到一旁的战舰窗口上去看外面无人星的白曦。

    尼娅的身体要回收封存在他的家族之中。

    所以,对外,尼娅只能对外界宣告彻底消失在混乱星系之中。

    当初会选择前来混乱星系,就是因为这里充满了危险。

    突然爆发危险,折损一位军团长,只要赫尔曼自己不会觉得妹妹死去就伤心要和联邦讨个说法,那联邦显然就不会追究。

    尼娅有了掩护同伴撤离的功勋,又有了正当对外无法提供出尸体的理由,真是非常叫人满意。

    可是……奥萝拉怎么办?

    赫尔曼抿了抿冰冷的嘴角。

    他的精神力第一次有些不由自主地在跳动。

    如果说……尼娅能够继续坚持,那么赫尔曼其实并不介意自己的意识在本体与复制体之间来回穿梭。

    可是尼娅的身体本身就已经开始崩溃。

    她无法再承受自己的精神力。

    就算赫尔曼愿意尼娅存在,尼娅也真的无法继续下去了。

    “大人!”白曦的眼睛转过来,看见赫尔曼正安静地看着自己,急忙笑着用力招了招手叫道,“外面很好看啊!”

    最危险的地方,总是伴随着最美丽的景色,那远远的,无人星上一道道在地表喷薄而出的赤红或者热烈的火光与雷电,把有些昏暗的无人星都映照得仿佛镀上了最美的光影。明明灭灭的光透过了战舰的窗口照在了白曦的脸上,她如同乌木一样的黑发之下,是比雪还白的美丽的脸。

    一朵天堂之花安静地在她的耳边盛开。

    赫尔曼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他握紧了自己的手。

    明明,他是那么不喜欢总是叽叽喳喳的人,总是会叫自己的心情引起波动的人。

    明明,他和奥萝拉之间,也只不过是见了短短几面,也总是她剃头挑子一头人,总是美滋滋地追在自己的身后。

    他曾经觉得她麻烦,可是她不在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在那个时候,换回尼娅的身体,等在她的机甲室外,想要和她一块儿去赏花。

    这是一种很陌生的波动。

    他是真的觉得引起了自己这种异样波动的女孩子叫自己很烦恼,可是却总是想要见见她,鄙夷一下,然后再见见她。

    “大人快来!”白曦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在和自己最好的伙伴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似的。赫尔曼不由自主地走到了她的身边,和她一块儿看向外面那仿佛彩虹一样一道道映照在天边的风景。

    看了很久,他突然冷冷地说道,“去近的地方看看。”见白曦诧异地看着自己,他有些不在意地说道,“下旗舰,用你的阿尔法机甲一起去看。”无人星行这点危险,是无法破坏阿尔法机甲的防护罩的。

    近一些,会不会她更开心一点?

    “真的可以么?”尼娅军纪严明,白曦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可以。”赫尔曼顿了顿,突然眯着眼睛说,“赫尔曼和你一起去。”

    “我想和大人一块儿去。”白曦就不开心地拒绝。

    赫尔曼就:……

    他忍了忍,这才皱眉问道,“我和赫尔曼有什么不一样?!”

    他们是同一个人,有着同样的意识,行为举止,还有一切对她的说话的方式。尼娅从来都没有谄媚过奥萝拉,赫尔曼甚至比尼娅对白曦更加善良一点,显然没有当众把奥萝拉给打成狗什么的。因此,赫尔曼就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比起来,奥萝拉更应该喜欢对她还算不错的本体,而不是总是在揍她,或者总是远远把她甩开的尼娅。

    “我喜欢尼娅大人,不喜欢赫尔曼元帅,当然特别不一样啊。”白曦认真地说道。

    赫尔曼凉薄的嘴角,慢慢地抿紧成了一条直线。

    “如果我希望呢?”他突然想要试探一下,奥萝拉对尼娅到底有多么的纵容。

    白曦认真地想了很久。

    “如果是大人的愿望,那我愿意的。”

    元帅大人一下子陷入了艰难的选择。

    是高冷地叫这个不识抬举,竟然不知道讨好元帅大人的丫头滚远,还是捏着鼻子接受“尼娅”给本体的恩惠,默默地跟着奥萝拉去看无人星上的美景。

    “大人,为什么你不去?”

    “我很累,要休息。”见白曦顿时露出一副很体贴的样子,赫尔曼冷着一双冰冷的银眸缓缓地说道,“赫尔曼是我的兄长,我不能看见的风景,赫尔曼看到过,对我来说,就和我看到过一样。”

    他似乎在暗示着一脸不明所以,只是老老实实点头的女孩,冷声说道,“奥萝拉,对于我来说,赫尔曼是我的延续,是我的未来,你懂么?”他的话非常含糊,白曦茫然了一下,乖乖地点头。

    “如果尼娅大人你喜欢元帅,那我会学着尊敬他,亲近他。”

    白曦觉得第一步大概就是要带着元帅大人去看风景了。

    看见尼娅转身就去睡了,一旁赫尔曼元帅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自己,白曦小小地瘪了瘪嘴角。

    她带着银发美男子一块儿登上了机甲。

    机甲之中的空间并不宽敞,只不过白曦作为一个女孩子很娇小,赫尔曼也可以勉强坐进来。

    银发美男子目光冰冷地坐在驾驶舱里,看着把自己挤在角落里的黑发少女,沉默了片刻冷冷地伸出了元帅大人的友谊的双手说道,“你可以坐在我的腿上。”

    驾驶舱就这么大,他坐在驾驶舱里,作为机甲驾驶员的白曦当然被挤兑得没有了地方。他觉得就算空间不大,可是他也愿意忍耐。这挤在一旁,怎么操作机甲呢?看见黑发少女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己,赫尔曼露出几分不耐。

    白曦:“这破下线的垃圾元帅!竟然想要骑乘位!”

    坐大腿……

    这简直就是应该被和谐的节奏!

    没有人回应她这句话。

    白曦顿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失落。

    系统在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可烦它,恨不能天天关它小黑屋,回头给它举报信。

    可是系统不在的时候,白曦觉得自己好寂寞啊。

    她忧愁地叹了一口气,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想不到,系统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突然掉线音讯全无什么的,真的是太叫人惊慌了好么?

    难道真的被投诉了?

    垃圾系统不会以为是她干的吧?!

    天知道,她可是一只从不背后投诉,光明正大当面怼的正直狸猫。

    似乎看见黑发少女美丽的脸上露出几分挣扎来,赫尔曼皱眉,突然伸出修长的手。他看起来很高挑,突然伸手,把单薄的黑发少女一把就给捞到了自己的怀里,看见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似乎僵硬了,整个人陷入了一场极度的震惊里,也不在意,伸出手来穿过她纤细的,被军装勾勒出了美丽线条的腰肢,一双苍白冰冷的手压在了操作盘上。

    本来就有些拥挤的,甚至连空气都变得稀薄的操作仓里,白曦和身后银发美男子的呼吸都仿佛纠缠在了一起。

    男人的身体前倾,冰冷的胸口压在了白曦柔软的背上。

    他俊美的脸就在她的脸颊边上。

    就连呼吸都是冰冷的。

    呼吸与身体都纠缠在一块儿,在这寂静又有些叫人紧绷的空间里,似乎多了一点莫名的暧昧。

    白曦震惊了!

    坐大腿就足够破廉耻的了,可是现在这突然压过来是个什么情况?

    她甚至都能感受到元帅阁下那冰冷的体温。

    感觉到手臂间这黑发少女似乎乖乖的,远远比和尼娅在一块儿的时候还要乖巧,赫尔曼心中莫名生出了几分愉悦。他并没有身前少女心中想到的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想要代替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孩子来操作机甲。

    军部研发阿尔法机甲,赫尔曼对其内部的操作完全了解,此刻一双修长的手在操作台上穿梭,他看起来游刃有余,又觉得似乎前方的女孩子很温暖。

    银发家族的血与身体,永远都是冰冷的。

    他的身体,在这样的温暖前,似乎完全没有抵抗力。

    这对于一贯冷清的银发家族来说,温暖是危险的,是要抗拒的。

    可是赫尔曼冰冷的银眸闪动,却并没有把这个太过温暖的小身体给扔出机甲。

    看在她很亲近尼娅的份儿上。

    元帅大人面无表情地想着。

    身后,更多的机甲早就超过了这样想太多的公主和元帅,撒欢儿一样去无人星上蹦跳去了。不过再也没有一个机甲战士会跟白曦与赫尔曼一样,这么破廉耻地挤在同一个驾驶舱里。

    大多身体素质强悍的机甲战士,体型虽然不一定是彪形大汉,可是也绝对会是充满了力量的,并不会如同白曦一样娇小。一个人就差不多占据了整个驾驶舱。更有甚者……就算机甲战士们干,可就算是这旗舰上的比如哈尔这样再温柔的青年,也绝对不会选择为了一点美景,就去和机甲战士们挤在一起,坐大腿。

    坐男人的大腿,那就更过分了!

    白曦看着同伴们撒欢儿地走了,徒留哈尔为首的青年指挥官们望着远方兴叹,有些不安的扭了扭。

    “别动。”赫尔曼正在操作机甲飞入了无人星,冷冷地说道。

    白曦:“……这台词怎么有点儿十八/禁?”

    还是没有一只光团在她的身边絮絮叨叨了。

    白曦觉得自己失落得不行。

    下一个世界的时候,如果系统上线,就对它好一点吧?

    在她满心的纠结里,巨大的钢铁机甲已经冲入了无人星,穿行过了那些喷薄的火焰泪光,甚至浑身都沐浴在这样美丽的火焰里。浑身蓝光缭绕的机甲沉浸在美丽的火光之中,轻巧地穿行跳跃,叫人移不开眼睛。直到这巨大的机甲一下子就跳上了无人星上一处突出的位置,然后停了下来。

    他所面对的方向,是无人星最美的那道仿佛彩虹一样的光带。光带缓缓地在无人星的上空游走,优美慵懒,映照的光彩照亮了无人星的半片星空。

    白曦顾不得自己和赫尔曼的座位问题,呆呆地看着外面的那大片的光带,简直被这样美丽的景色给迷住了。

    赫尔曼的银眸里照耀出了那光带的影子,他侧头,看着白曦眼里的惊艳。

    “喜欢么?”他突然开口问道。

    白曦用力点头。

    虽然不怎么喜欢赫尔曼,可是在这样几乎令人窒息的美丽里,白曦觉得还是很开心的。

    冰冷的银眸闪过一道暗色。

    似乎在调整坐姿,银发美男子的手从操作台上落下来,似乎不经意地扣在了黑发少女柔软的腰上。

    他对那些美景没有半分兴趣,可是看着白曦痴迷的样子,又觉得……

    和她坐在这同样的美丽面前,看着同样的景色,也很……

    “麻烦。”银发元帅扭头,冷冷地说道,顺便把几乎趴上操作台的黑发少女勒住她的腰,用力地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他只不过是怕她跌下去。

    银发元帅面无表情地想着,又下意识地紧了紧自己的手臂。

    她很软,很暖。

    怎么会这么软,这么暖?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机甲的通讯设备霍然响起,传出了求救的信号,远远的,一艘飘飘荡荡的飞船带着遍体鳞伤的创口几乎是坠毁一样砸落进了无人星不远处的巨大的盆地上。

    白曦顺手接通信号,一个眼眶红肿惊慌失措的金发蓝颜少女,出现在了屏幕上。

    “噫!”白曦猛地见到这仿佛娇艳的玫瑰一样动人的少女,顿时眼睛亮了。

    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她兴致勃勃,顿时一把拍开在自己腰间很碍事的苍白冰冷的手,转身推了推很碍事的银发元帅。

    “起来!去边儿上挤挤!我要英雄救美了!”

    赫尔曼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