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58.星际之光(九)

158.星际之光(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联邦第一军校精英班, 今天爆发了一场血案。

    当特别训练场地的大门给打开的时候, 十几个精英都趴在地上。

    只有一个黑发黑眼的少女,抹去了嘴角的血迹, 对冲进来的几个教员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

    “骨折了, 求治疗。”

    她看起来笑眯眯的,把自己的骨折说得轻描淡写的, 可是看着她脚下都已经晕过去的那十几个精英, 教员们陷入了沉默。

    他们默默地抬走了可怜的精英们, 顺便看着这个女孩子一脸若无其事地跟着自己走出来, 去医院治疗。

    系统真是被大开眼界了。

    系统:“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这只狸猫竟然还很彪悍。

    经历的世界久了, 它本以为白曦只会卖萌。

    白曦骄傲地抬了抬自己美丽的脸:“当然!狸猫可是战斗种族!”

    系统:……这狸猫对自己的种族是不是存在什么误解?

    不过别管白曦是怎么样的自信,这件事在联邦军校之中真是掀起了巨大的风浪,都没有想到当初也是一层一层选拔上去的精英们,竟然被一个空降的女孩子给打败了。

    虽然这女孩子伤得不轻,可是她真的是太奇怪了。明明有已经醒过来的精英发誓这女孩子受伤绝对不轻,联邦第一医院也给出了结果,这小姑娘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内脏不同程度有损伤, 甚至连身上都到处都是伤口, 可是她恢复得非常快。

    换而言之,就是身体的素质非常强悍。

    并不是看起来那样弱不禁风。

    白曦觉得这完全不需要震惊。

    公主殿下可是在从帝国通向联邦的这一路上, 被第五军团长殴打, 被第一军团长强化出来的精英战士呢。

    更何况还有一个第四军团长的爱子, 在这一路上为她补习了很多军校的常识。

    她那一场战斗, 的确叫自己遍体鳞伤。

    可是只有这样,才能在心高气傲的联邦军校精英们之中站稳脚跟。

    弱者,是永远都不会被人看在眼里的。

    她被扣留在医院一个单独的病房里治疗,医生们对她的身体素质充满了好奇,不过在听到她的身份,还有是被谁进行过强化,就没有人觉得她的来历莫名其妙了。

    帝国的公主,当然会有强悍的身体,更何况银发家族的强化液,在联邦之中非常有名。只不过是因为这种银色的强化液非常罕见难以研制,所以虽然对身体的效果是联邦知名,却从来都没有普及过。

    当然,也有人提出了对尼娅的不满。

    奥萝拉公主是敌对帝国的公主,尼娅却擅做主张,把强效的强化液提供给了自己的敌人。

    对于这样的不满,银发美人都没有大家想象中有元帅出面给她庇护,只冷冷地看了一眼提出这个异议的家伙。

    她只说了这一句话。

    “无能的废物,才会畏惧敌人的强大。”

    白曦在听到有人在医院说起这件事的始末的时候,在知道尼娅是这样回应那些对自己不满的人,觉得心里暖呼呼的。

    所以,在维尔戈亲自来看望她的时候,白曦就忍不住了。

    “大人,尼娅大人真的没有关系么?我是不是给她惹麻烦了?”她临下战舰的时候,红发青年就叫她先动手把这群心高气傲的精英们给打服才有之后的融入集体,那个时候尼娅站在一旁,冰冷的脸上没有反对。白曦也明白,这样的精英的集团之中,一旦处于弱势,就会被人彻底淘汰。

    她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尼娅和维尔戈,亦或是自己帝国公主的背景,在这些精英们之间立足。

    可是,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叫尼娅难做。

    “他不是都说了么,废物才会畏惧强大的敌人。”红发青年靠在病房门口,看着白曦病房里的热闹,对她眨了眨眼睛。

    她的身边围着自己未来的同伴。

    的确,这年月儿,想要感情好,就得一块儿打过架,斗过殴。

    公主殿下打过这一场,迅速地被精英们接受了。

    十几个青年男女围在白曦的病床边上,看到第五军团长亲自驾临,那一双双年轻的,充满了骄傲与朝气的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彩。第五军团长同样是联邦的传奇,他很年轻就跃居高位成为军团长之中的一个,其中付出的也不知道是多少的鲜血。年轻人想要上位,会付出更多的东西,维尔戈年少成名,本来就是他们的偶像。看见红发青年和白曦这样熟稔地说话,几个青年的眼里对白曦露出一点羡慕。

    白曦觉得也的确应该羡慕。

    不是谁都能被第五军团长亲自殴打的。

    她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能够一个打十几个,固然是她的强悍,可是她的确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精英们就是精英们,动起手来,那也不是一般战士的力量啊。

    “你们也很好。”维尔戈看着这些年轻人,狐狸眼里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喜欢看着这样的年轻人,看着他们对未来没有畏惧的样子。

    “不过,公然在学校斗殴。”狐狸眼里露出几分不怀好意,红发青年看见这些军校生的脸色都变了,勾唇笑了笑,温煦地说道,“影响很坏。所以……军部决定惩罚你们。对了,军部会开一场庆功宴。”

    当然,庆的是什么功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反正白曦的脸是抽搐了一下。不过维尔戈显然知道白曦对曾经的故土并没有什么真心,所以对白曦温和地说道,“就不叫你盛装出席了。至于你们,宴会上少了一些侍者,你们可以服务一下。”

    这就是军部对这些竟然敢公然斗殴,其实斗殴得很好的精英们的惩罚。

    白曦抿了抿嘴角,轻声说道,“我也去做侍者吧。”

    “还是不要了。”白曦到底是帝国公主的身份。

    “难道大人还把我当做曾经的公主吗?如果还有这样的顾虑,那么日后,我是无法融入联邦,无法走向军部高层的。”

    白曦弯起眼睛,安静地看着微微一愣的维尔戈,轻声说道,“如果只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个和大家一样犯了校规的军校生,大人也会对我这样特别么?”看见红发青年欣赏地看着自己,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我来到联邦,成为军校中的一员,就已经决定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而且,尼娅大人也会来的,对么?”

    维尔戈觉得重点似乎是最后一句的样子。

    “如果你以侍者的身份进入庆功宴,就做好被人嘲笑的准备。”

    并不是每一个联邦的高层,都有着和赫尔曼一样的心胸,白曦作为帝国公主的身份,已经被很多人知晓。

    看着在病床上对自己露出一个浅浅笑容,还穿着病号服的女孩子,维尔戈虽然在这许多年的战争之中已经把心磨砺得万分坚硬,可是还是对白曦充满了怜爱。

    她会遇到的,并不仅仅是嘲笑。

    “如果我遇到嘲笑,你们会怎么办?”白曦却只是抬头,对身边的几个青年问道。

    “既然是同伴,当然是共进退。”一个英俊的黑发青年眼睛里带着笑容。

    联邦的医疗系统极为发达,严重的伤势也很快就会痊愈,他们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算白曦因为受伤严重还要求被观察,不过其实也只有一点点小小的疼痛而已。她看见围在身边的这十几个青年,顿了顿,突然觉得眼眶酸涩,仰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问道,“同伴?”她要努力,才要不流眼泪。

    “当然。”那个青年似乎是领头的,挑眉说道。

    门口,维尔戈身边,温柔的漂亮青年站在门边,也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

    “维尔戈大人,到时候,我也会出席宴会,所以你不必担心。”哈尔用温柔的眼睛看着微微挑眉的红发青年,目光落在围在白曦身边,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带了一点嫌弃,很懂得看人下菜碟的精英们。

    他跟在尼娅的身边学习了三天,才慢慢地从执念之中清醒过来。并不是只有成为机甲战士,才能成为真正的英雄。机甲战士,或许还可以被称为个人主义的英雄,因为他们的存在,只属于自己,在广阔的星海之中发出璀璨的光。

    舰队指挥官,听起来并不是那样荣耀,以为就算有一点的荣光,也都属于整个舰队,也不会被记住某一个人。

    提到指挥官,会说这位指挥官是多么的优秀强大,可是他的荣耀和成绩之中,却有很多人共同得到这份荣耀。

    一个指挥官,如果没有整支舰队的共同努力,又怎么会得到胜利呢?

    可是第一军团长叫他明白,两种英雄,都是一样的荣耀。

    无论是成为孤胆英雄翱翔在星海之中成为战争胜负的决定人物,还是成为一位承担着无数军人,也被无数军人同心一同奔赴战场的指挥官。

    其实都是英雄。

    他从前的认知很狭隘,也是在用自己的弱点,来拼命走向一条并不合适自己的道路。

    他强于指挥,那么,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承担着更多战士的生命与信任带领他们走向胜利,又有什么不好呢?

    因为心里开始放弃成为机甲战士,所以哈尔的眼里多了一点释然,不过还是对这些精英有些嫉妒的。

    “那你们都照顾奥萝拉一点,难得是个女孩子。”红发青年当然知道,能够成为强大的战士,身体强悍中有太多强化液的功劳。这些能够强大到成为精英的军校生,当然也是来自联邦的各大顶尖的家族,才会得到最完全的培养。

    他带回来的这个小丫头,能够被这些精英们认同,那么,她在联邦的上流社会,就不算是孤立无援了。想到白曦期待地看着自己,维尔戈心情愉悦地说道,“尼娅会来。”

    赫尔曼已经决定很快回归彻底融合本体,所以,第一军团长最近在军部之中异常活跃。

    他在准备将尼娅消失之后的事情都交待清楚。

    白曦用力点头,眼底亮晶晶的。

    这份开心,一直到了宴会这一天。

    联邦的首都星,大部分都是联邦之中位高权重的名流还有顶尖家族汇聚,白曦和自己的同伴在一座非常金碧辉煌的大厦后面房间换好了侍从的衣服,还觉得其实镜子里那个一头黑发被束在脑后,看起来多了几分英姿飒爽的黑眼侍从有点小帅气。她的身边是自己的几个同伴,出身军校的年轻人,身姿笔挺,看起来就和一般的侍从完全不同。

    当宴会开始,白曦就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出去做招待。

    她的同伴也都是名门子弟,都不觉得丢脸,那她也不会觉得丢脸。

    就之前认可了她的那位黑发青年,本身就是出身联邦顶尖家族,亲哥哥还是第十军团的军团长。

    人家也没觉得丢脸是不是?

    她和这黑发青年成为一组,托着个盘子,上面放满酒水,正穿梭在人群里,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看看这是谁?!帝国之光,奥萝拉公主?竟然成为我们的侍从?!”这联邦就算是再强盛,也得有一两个脑残点缀其中,白曦托着盘子转身看去,就看见自己的对面正站着几个年纪也不是很大,看起来也就二三十岁样子的青年。

    他们的眼睛里带着鲜明的恶意,上上下下打量着穿着侍从服饰,年轻美貌的帝国的公主,和常年在军校之中打滚的年轻人不一样,他们看起来更单薄,一脸的纵情声色。

    黑发青年伸手把白曦手里的盘子给拿下来放在一旁,自己也把手里的一个盘子给丢在地上,一脸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真是堕落啊。不过……战败的帝国贡献出来的公主,也只能给我们当做侍从了,你说呢?”那个青年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白曦,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摇摇晃晃地在同伴们嬉笑的目光里尖锐地问道,“对了,我们还没有问一问奥萝拉公主。辉煌的帝国战败,连自己身为公主,却要成为联邦的阶下囚,你的心情怎么样?”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上一世,原主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刁难。

    对于一个战败的帝国的公主,在这些联邦的上流阶级,只成为了嘲笑鄙夷的对象。

    她过得很艰难,每一天都在默默隐忍着这样的嘲笑和羞辱。

    所以,那个时候,哈尔对她伸出手,那是原主生命里最美丽的光明。

    可是白曦并不会和上一世那样默默忍受。

    “感想么?”少女清越的声音在纷乱的宴会上响起,意味深长地看着那个青年微微笑了,“我想,我更为阁下感到庆幸。你生在联邦。”

    宴会之中霍然寂静了下来。

    那青年露出了几分茫然。

    “哈?我当然生在联邦。”

    “你还应该感谢赫尔曼元帅。”白曦微笑着继续说道。

    她对这个青年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不然,恐怕阁下连侍从的工作都找不到呢。”

    “你在羞辱我?!”

    这青年刚才第一句没有听明白,直到白曦已经说得这样露骨,顿时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

    “一个低贱的战俘……”

    “我是联邦元帅亲自请来,成为联邦与帝国睦邻友好的和平大使!”明面上,白曦的确是这个身份来的,当然,有多少人会认可这个身份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显然不会耽误白曦扯着这光鲜的大旗给自己脸上增光。

    她的声音越发清越,在整个宴会之上,音乐都停止的时候高声说道,“我怀抱诚意与和平而来,联邦的元帅与军团长大人都对我礼遇有加,可是现在,阁下,你是在破坏盟约么?你又知不知道,为了联邦和帝国之间的和平,为了不再有更多联邦与帝国的战士无辜地牺牲,我们付出了多少的诚意和代价?甚至我!帝国公主,也作为诚意进驻联邦!现在,阁下,你是想要毁掉大家的心血,践踏战士们舍生忘死换回来的和平么?!”

    她穿着侍从服,却猛地一指那个脸色发青的青年。

    宴会上明亮的光落在她的身上,就算穿得很简单,可是她却漂亮得不可思议。

    “我就说,光论嘴皮子,她是一流的。”角落里,维尔戈正在和银发美人低声说话。

    他还觉得有些怀念。

    真是打从在帝国的皇宫之后,再也没见过这丫头这么犀利了。

    “而且,我既然来到联邦,就抛弃过往高贵的身份,努力融入这个没有阶级的联邦的大家庭。就算是做侍从,可是,也是用我的双手在努力生活,我并不觉得,侍从和公主之间有任何差别。只要为了生活在努力,只要怀抱着对联邦与帝国的善念与期待,公主和侍从在我的心里同样高贵。而且……”

    白曦甩了甩自己的黑发,看着退后了一步带着几分不甘地看着自己的青年圣洁微笑。

    “阁下,你大概并不知道。我之所以被军部要求在宴会上作为侍从,是因为我和我的同伴……第一机甲精英组之间的战斗。”

    她慢吞吞地从一旁的餐桌上摸下一张餐布来,作势就要丢到地上去。

    “你对我的羞辱,我可以看做是……你的挑衅么?”

    ……帝国之光奥萝拉公主第一天降落首都星就和军校精英打架斗殴,把十几个精英打进了医院,这件事已经在联邦高层传遍了。

    你可以怀疑奥萝拉的一切,可是千万不能怀疑她的武力。

    令人想不到的是,她还允文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