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57.星际之光(八)

157.星际之光(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显然不知道自家亲爱的军团长会这样冷酷。

    她是真的累了。

    银发美人的强悍, 显然远超维尔戈军团长。

    更何况今天的重力二十倍,也叫白曦的身体抗不住了。

    她只是撒娇了一下,就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赫尔曼抱着这个在自己胸前蹭来蹭去, 小声不知道在说什么梦话的公主殿下, 沉默了一会儿,向强化室走去。

    他走到半路, 就看见维尔戈和哈尔正站在一起。

    温柔漂亮的青年不知道在央求维尔戈什么,红发青年难得,露出几分犹豫。

    “尼娅大人。”哈尔在看见冷冷走过来的银发美人的时候,急忙恭敬地叫了一声。

    “你怎么在这。”既然已经解决了新星域的归属问题, 哈尔应该和他的父亲离开了才对。

    温柔的青年有些局促不安地看了维尔戈一眼, 这才轻声说道,“父亲已经离开了。”作为联邦为数不多的军团长之一, 每一个军团长身上都有很多的公事,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在彼此寒暄上。他的父亲已经在得到了新星域之后离开,可是他却留了下来。对上了那双完全看不出情绪的银色眼睛, 哈尔鼓足了勇气, 轻声说道, “大人,请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要尝试驾驶阿尔法机甲。”

    每一个联邦青年,都曾经有一个英雄的梦想。

    或许是驾驶机甲成为被人尊敬的机甲战士,或者登上战舰, 成为一个战舰中的操作者……

    他的梦想, 就是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机甲。

    可是机甲战士对身体要求太高, 需要非常强悍的身体。

    能够成为机甲战士,代表着这个战士,是联邦最为强大的战士之一。

    想到这些,哈尔的脸顿时红了。

    “你不合格。”赫尔曼不会给不合格的人一点希望。

    哈尔的目光有些黯淡。

    “不过,你可以跟着训练,你说呢尼娅?”维尔戈想了想,见银色的眼睛看过来,笑了笑和气地说道,“更何况,你也说过,那些军校选□□的军校生也并不仅仅是作为机甲战士,而是全方面的。给哈尔一个机会,我看好他。”

    虽然哈尔很温柔善良,也半点儿不狡诈虚伪,可是他却是非常刻苦,对战舰和机甲的钻研方面知识非常丰富。维尔戈觉得,这样有着对机甲热爱的人,就算日后注定无法成为机甲战士,可是也应该给他一个能够圆梦的机会。

    “随便你。”反正哈尔已经赖在旗舰上,赫尔曼冷淡地说道。

    维尔戈的目光落在了他怀里正睡得很安静的白曦的身上。

    “你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啊。”他带着几分调侃。

    “她是一个战士。”对于战士而言,所谓的怜香惜玉,那都是侮辱。

    赫尔曼对这种没有意义的对话完全没有兴趣,抱着白曦丢下这两个眼神都不大相同的人,把白曦送进了强化室。

    白曦是被冰冷的液体给惊醒的。

    她发现自己又被泡在强化液里了,玻璃罩外面,银发美人正抱臂漠然地看着自己。

    她急忙看自己的衣服,发现整整齐齐的。

    ……她家大人竟然都不知道给她把衣服脱了。

    白曦在呼吸机里哼哼了一声,弯起眼睛,还艰难地想要对自家军团长挥挥手。

    银发美人转身走了。

    白曦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失望。

    背影看多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开心了。

    她安安分分地在强化液里泡了一天,第二天出来,就看见了另一道门外的哈尔。这个温柔又漂亮的青年在看见白曦到时候显然愣了一下,之后露出了笑容,走到白曦的面前俯身,眼睛里充满了柔和的光彩,关心地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他昨天就看见白曦破破烂烂,鼻青脸肿的,对于这么一个受到如此摧残却没有哭闹的女孩子,哈尔的心里充满了好感。

    而且,他莫名地喜欢亲近这个女孩子。

    并不是一见钟情什么的,而是觉得,她像一个小妹妹。

    “还好。”白曦的目光也柔软了。

    她并未觉得上一世原主喜欢错了人。

    因为哈尔真的是一个很温柔,很值得喜欢的人。

    只不过这辈子她是不会喜欢哈尔了,因为似乎比起爱情,她更愿意变得更加强大。

    好奇哈尔为什么会留在第一军团的旗舰上,白曦就问了一句,哈尔把自己想要成为机甲战士的愿望说了,白曦同情地看着这青年。

    没希望的。

    上一世,这青年不是最后还是老老实实指挥舰队去了?

    不过她还是不愿打碎人家最后的梦想,想了想,眼睛一亮就邀请道,“最近我也在看一些机甲和战舰还有战场战役之类的信息,要不然我们一块儿研究吧?”虽然她和哈尔这辈子注定不会再发生什么,可是她还是希望自己和哈尔之间成为好朋友,然后阻止他再一次成为莉迪亚手里的炮灰,在他充满了光明前途的时候,却因为阴谋是葬送在这星海之中。

    在白曦的眼里,那对真正的军人来说是耻辱。

    如果是彼此之间的正面冲突,战死是荣耀。

    可是,哈尔这样的人,不应该死在莉迪亚这样无耻的欺骗里。

    “好啊。”哈尔本以为白曦会嘲笑自己的梦想。

    他的身体素质并不强大,在这点上并不像自己强悍骁勇的父亲,而更像是自己温柔娴静的母亲。

    想要成为机甲战士是他的幼年时就拥有的梦想,可是每一个人总是会对他说“你不合适”。

    白曦是第一个没有劝他放弃的人。

    他的眼睛微微弯了起来,看起来很愉悦的样子。

    白曦眨了眨眼睛。

    哈尔可不是对外界知识毫不了解的从前的奥萝拉公主,他身为第四军团军团长唯一的儿子,从小儿进行的就是精英教育,对任何知识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又很和气,对于白曦一些有些不大高深的问题,一定不会和别人一样嘲笑她,真是一个一块儿学习的最好的小伙伴儿。

    因为彼此之间都很有好感,白曦和哈尔之间就结成了互相学习的小同盟,她没有什么基础,原主从前的知识,也并未涉及机甲方面。

    可是哈尔什么都会。

    此后的时间里,旗舰上的各个角落,就会随机出现两个坐在一块儿埋头研究的身影。

    白曦更忙了。

    她没有想到第四军团长离开得这么快,维尔戈大人一转眼就好了,并且记恨非常,在训练场里把白曦训练得天天爬不起来。

    银发美人又神隐了。

    格斗训练里,哈尔同样学得不错,不过在维尔戈面前不是对手。

    训练场里也开始出现两个同样鼻青脸肿的倒霉蛋。

    维尔戈训练了两天,觉得不行。

    公主殿下怎么和哈尔越走越近的样子?

    “赫尔曼。”红发青年心里警惕了起来,这一天把这两个都塞进了各自的强化室,匆匆地来到了主舱里来找自己的好朋友,就看见无声寂静的舱室之中,几个第一军团的军人目不斜视地站在各自的操作台前,仿佛没有看见第五军团长一样。

    正中间高大的椅子里,银色的长发铺泄在座位里,俊美的年轻男人微微闭着眼睛,无声无息。他的身边,高挑的银发美人张开了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样了?”维尔戈急忙问道。

    知道他是在问什么,短发美人冷冷地说道,“强化度完美。”

    “尼娅还能坚持多久?”

    “半年。”银发美人冷冷地说道。

    看见红发青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赫尔曼冷淡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你发挥一下尼娅最后的余热吧。”知道赫尔曼的本体强化还算是完美,红发青年的脸上露出了一贯的看起来不大正经的笑容。他靠在一旁,看着赫尔曼似乎想要拒绝的样子,这才笑着说道,“反正很快就要抵达联邦。奥萝拉是你亲自送进第一军团,又是你要空降到机甲部队,如果有一点不好,不是叫你这位元帅的脸上不好看?”见赫尔曼无动于衷,他舔了舔嘴角继续说道,“奥萝拉很喜欢尼娅。就当做是……她和尼娅最后的亲近的时光。”

    赫尔曼本想拒绝。

    可是他忍不住想到,那个小姑娘依恋地蹭在这个身体怀里的样子。

    信任,亲近,崇拜,喜欢得不得了,就算是挨揍,她也笑得很开心。

    “三天。”他漠然地说道。

    维尔戈的嘴角无声地勾了起来。

    “三天足够了。”还有三天舰队就会抵达联邦首都星,看起来,赫尔曼对这位帝国之光,还真的多了几分兴趣。

    他觉得轻松了起来,又殷切地叮嘱说,“奥萝拉最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你要提醒她吃饭啊。”

    赫尔曼觉得自己似乎接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你要知道,不正常吃饭,会令身体的素质变差。奥萝拉可是难得一见的优秀体质。她最近都已经适应了一百倍重力。”见赫尔曼沉默,红发青年只当做是默认,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去找白曦告诉他自己是多么卖力地帮助她往自家军团长的身边儿凑了。他一头火焰一样赤红的红发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赫尔曼沉默地站在自己的本体面前,很久,闭了闭眼睛,轻哼了一声。

    对白曦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她没有想到,维尔戈竟然带给自己这样一个好消息。

    “大人,你是说,尼娅大人愿意亲自教导我么?”

    “发挥余热。”红发青年慵懒地笑了笑。

    白曦觉得这个回答叫自己茫然,可是还是有些不安地问道,“我只是一个三等兵候补,这合适么?”

    “你的潜力无穷,你也要相信自己,赫尔曼的眼光从不出错。”见白曦对自己感激地笑了,眼睛里充满了明亮的光彩,红发青年笑了笑,温和地说道,“更何况,就算是现在,赫尔曼也很看好你。你很优秀,也愿意吃苦,也很笨。”这真是一种奇异的品质,当她面对敌人的时候,那样的虚伪并且会依靠一切的助力也要把自己的敌人踩在脚底下。可是当她面对自己的理想,却比任何人都要认真。

    他很少见到会愿意天天追着自己求挨打的小战士了。

    白曦被夸得脸红了。

    不过她更高兴的是,尼娅愿意教导自己。

    “那哈尔可以和我一起接受教导么?”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还真是很喜欢哈尔啊。”红发青年脸上的笑容都要绷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为了赫尔曼真是操碎了心。

    “他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那你自己去问尼娅。”青年觉得自己管不了了,自己又不是元帅他爸爸,为什么要管这么多的闲事。

    未免未老先衰,他甩甩手走了。

    白曦也觉得自己应该去征求自家军团长的同意。

    因此,当她接到通知,去主舱室去找尼娅的时候,就急忙把自己身上的军装给整理得整整齐齐地过去。她一进巨大的舱室,就看见高挑的银发美人正站在赫尔曼元帅的面前。

    那位只见过一面的俊美男人似乎是在休息,合上双目,靠在巨大的椅子里,他的银色的长发长长的,美丽得仿佛银色的月光,可是白曦不怎么感兴趣地转移了自己的目光,无声地走到了尼娅的身边。

    “大人。”她的眼里就没别人,就看着垂头看着自己的银发美人。

    银发美人沉默了很久,带着她走到一旁一个单独的小房间,走进去,里面是巨大的屏幕。

    “三天之后我们降落首都星,在这段时间,我会亲自教导你。”赫尔曼干巴巴地说道。

    他觉得白曦这个女孩子很奇怪。

    她在面对自己的本体的时候,无动于衷,可是却对自己这个尼娅的身体,充满了狂热。

    他还记得她在刚刚走进舱室的时候,面对本体的那种冷淡。

    赫尔曼莫名觉得不悦。

    本体俊美强大,身为联邦元帅声名之外,他承认尼娅同样名声显赫,可是……尼娅并不如本体那样优秀。

    “大人,你放心。我很快就会重新回到第一军团的。”白曦知道自己一旦降落首都星,就会被尼娅塞进那什么阿尔法机甲部队了。似乎这真的是很厉害的部队,哈尔在她提起到时候眼里的羡慕是无法掩饰的。

    想到哈尔,白曦急忙有些不安地问道,“大人,你能一块儿教导哈尔么?他虽然没有强大的身体天赋,可是……我觉得,就算无法架势阿尔法这样强大的机甲,可是会不会以后,他也有一天能够强悍到驾驶低等级的机甲呢?”

    “他是指挥系第一名。”赫尔曼突然说道。

    哈尔的作战指挥成绩非常优秀,实战的成绩,也是历届军校生里最出类拔萃的。

    也是因为这样,他在军校毕业不过两年,就已经成为一个小型舰队的指挥官。

    他能成功地爬到现在的位置,并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是第四军团长。

    因为无论是谁,都不会把联邦军人的生命当做玩笑,交给一个没有能力的人。

    因为没有能力的指挥官,在这瑰丽却危险的星海之中,会将自己的战士带向死亡。

    “也只有三天。”白曦小小声地说道。

    赫尔曼很久不带学生,在成为联邦元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耐心教导这些总是问自己“为什么”的学生。

    只是看着白曦漆黑的眼睛,他沉默了。

    “只有三天。”他冷冷地说道。

    自家军团长大人总是这样嘴硬心软,白曦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急忙通知哈尔过来。

    哈尔觉得白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也知道自己是陪读的,不过和白曦一样珍惜着这次机会,可是三天的时间太过匆忙,似乎是一眨眼,联邦庞大的舰队就开始陆续地降落在了一个巨大的星球上。

    白曦虽然知道离别是为了之后的重逢之类的道理,可是在被人带着前往汇聚了据说军校中最优秀的军校生们的地方的时候,还是感觉舍不得极了。她在尼娅的身边磨磨蹭蹭,最后,还是忍不住,在维尔戈笑得跟狐狸似的目光里,转身就扑进了银发美人的怀里。

    “大人,能够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尼娅教导她,帮助她,完全没有一点保留,甚至……那样冷漠的美人,却会监督她吃饭。

    白曦的眼睛酸涩,鼓起勇气,踮脚,亲了亲银发美人的侧脸。

    她头也不敢回地跟着一个军校来人走了。

    这种离开自家尼娅大人的伤感,在她踏入了一个巨大的场馆,看着十几个一脸桀骜,用鄙夷的目光扫来,完全没有把她这个走后门的放在眼里的军校生时,瞬间消失了。

    军校,是强者为尊的地方。

    “为了我的尼娅大人,还有星辰大海……”

    她喃喃了一声,反手主动把场地的大门给关上了,对对面那几个傲慢的未来同伴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

    她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缓缓地走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