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53.星际之光(四)

153.星际之光(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系统的欣慰, 白曦就觉得……

    这系统是不是有毒?

    重力十倍的情况下,叫自己跑一百圈……

    真是不把公主当公主啊。

    “是!”她大声立正。

    这元帅阁下,竟然不喜欢拍马屁呢。

    一想到自己拍了马屁的下场这样凄凉, 公主殿下心里很受伤。

    “带她下去换衣服。”银发男人转头,继续垂头,看起来对白曦完全没有兴趣了。

    明明之前,在白曦离开的时候,还是他打了通讯,叫红发维尔戈军团长威胁皇帝,给了白曦一个很圆满的离开,叫帝国的人民都记住了白曦。

    白曦动了动嘴角, 看向一旁无动于衷, 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一百圈很难的尼娅军团长。

    银发女人垂头, 冷淡地看了白曦一眼,转身就走。

    白曦急忙跟了上去。

    “这么快?”维尔戈正带着几个警卫走过来, 看见白曦竟然这么快就从赫尔曼元帅面前离开, 狐狸眼都微微张开了一些。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靠在一旁银色的墙壁上对白曦眨了眨眼睛问道, “怎么样?了解了元帅阁下了么?”

    他的眼底带着戏谑慵懒的光,白曦沉默了一会儿, 回头看去, 看见一道道的舱门还没有落下, 那个俊美的, 同样穿着军装, 脸色冷淡的男人抬头看着面前的一道道屏幕上的影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了解了。元帅是个好人。”她干脆地说道。

    维尔戈挑眉。

    尼娅停住了脚步,回头安静地看着白曦。

    “元帅真的心胸宽阔,已经把我送到了第一军团。”见维尔戈突然看了尼娅一眼,之后意味不明地看着自己,似乎在重新观察自己,白曦有些茫然,不过还是认真地说道,“我想要去军校,就一定要有能成为军校生的实力。从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想要短时间成为强大的人,就需要有强大的训练,元帅连这些都为我想到,叫我去训练,我真的很感激他。”

    别管元帅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公主殿下就只能在内心安慰自己,元帅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人的。

    不过也的确。

    原主在庄园里最大的活动大概就是干了点儿活儿,劈点柴什么的,想要应对军校与军队的那种强度练习,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一世,原主为了爱情改变的时候,在成长起来的阶段也吃了很多的苦头。

    那是几乎能叫人精神崩溃的训练和强度。

    她觉得自己也应该早点开始这样的强度,然后在舰队抵达联邦之前,就至少不要成为弱小的一个。

    看着白曦一双黑色的眼睛带着光,没有半点对赫尔曼的怨恨,红发青年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明明是我先看中的,怎么给了第一军团。”

    “你有意见么?”尼娅冷冷地问道。

    维尔戈的狐狸眼眯起来了。

    “没有。”

    面对这位红发军团长格外迅速的回答,尼娅微微点头,对白曦示意叫她跟在自己的身边。维尔戈想了想,就走在白曦的一边似乎漫不经心地问道,“听说你从前被皇室薄待,你的母亲因为你的父亲而死。你为什么竟然愿意跟我们离开,叫你父亲的统治继续下去?”

    其实白曦只要拒绝和他们离开,说不定联邦还真有可能用能源炮把皇宫给轰一遍,这不是给白曦和前皇后报仇了么?

    白曦抬头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因为到底是我的父亲呀。我怨恨他,可是,我又爱他。”她充满了感情地说道。

    红发青年勾唇笑了笑,“你固然还是更合适来第五军团。”

    看那睁眼说瞎话时真诚的小模样儿,不知道的,没看过白曦是怎么把皇帝一家给逼上绝路的,没准儿就信了。

    “其实,比起干脆地死掉,我想,现在的皇帝陛下恐怕会更加痛苦吧。”白曦话音一转,露出了几分温和地说道,“名誉,臣民的爱戴还有拥护,还有儿女之间,夫妻之间的感情全都被考验出了裂缝,之后的日子,才是他们最痛苦的。更何况,我的确和皇室有深仇大恨,可是……”

    她的黑色的眼睛落在维尔戈的眼睛上,这一次,没有一点转移与心虚,轻声说道,“我的母亲也是出身平民。皇室或许是罪恶的,可是人民是无辜的。她是帝国的皇后,我是帝国的公主,我同样有义务站出来,站在人民之前。我保护的,并不是那个皇室。而是我的人民。”

    她歪头,莞尔一笑,露出了一点柔软来。

    其实她也只不过十七岁。

    只不过是在皇帝面前的咄咄逼人,叫红发青年忽略了而已。

    维尔戈看着这个有着尊贵身份,可是却穿着最简单的旧裙子的女孩子发呆。

    他嘴角的笑容慢慢地收了回去。

    “你不怨恨他们忘记了你的母后还有你么?”

    “我怨恨,不过这样的怨恨,却并不妨碍我要保护他们的安好。”

    白曦摇了摇头,和不做声的尼娅一块儿走进了更衣室。

    尼娅丢给她一身没有军衔的军装。

    白曦拿着这黑色的军装,就见尼娅脸色冰冷地走了出去。

    她觉得尼娅和那位赫尔曼元帅很相像,就像是……感情有什么缺陷似的,完全没有一点波动。

    不过这不关她的事,等到战舰降落联邦之后,她就可以海阔天空,去军校学习之后,然后大概率会留在第一军团里服役。

    这对于白曦来说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就连未来的前程都已经被安排好了。她对高强度的训练也没有什么害怕,飞快地脱下了自己的裙子,换上了那身黑色的军装。这种军装的材料很有趣,看起来笔挺挺括,穿起来之后身上有一种独属于军人的美感。

    可是却又很修身坚韧,白曦随意地活动,觉得这军装并不会叫自己感到累赘,反而仿佛另一层皮肤一样舒适。

    她满意地理了理自己的军装走出来。

    尼娅靠在她的门边,维尔戈似乎想要和她说点什么,却被尼娅冰冷的眼色拒绝。

    看见一身黑色的军装走出来的白曦,红发青年下意识地吹了一个口哨儿。

    她的身上似乎多了几分英气,叫人看着心里很有好感。

    没有任何一个军人,会对想要自己努力,并不畏惧训练和吃苦的女孩子生出恶感来。

    尼娅很高,走到白曦的面前垂头看了看。

    她什么都没有说,带着白曦走到了一个封闭的训练场门口,掏出一张卡片划开了舱室的门,对白曦微微抬了抬下颚。

    白曦对她笑了一下,钻了进去。

    她一进这训练场就觉得身上就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身上了一样,甚至连脚都艰难得抬不起来,这个训练场有几块透明的玻璃,她回头,就看见尼娅和维尔戈分别靠在舱门的两边,同时看了过来。

    她觉得这个身体有些脆弱,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重力,可是白曦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她想到的,是上一世的时候原主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一步一步走下来,现在她继承了她的一切,她也不会辜负她给予自己的名字。

    她的头上冒气了冷汗,一步一步艰难地跑了起来。

    虽然一开始会叫她觉得透不过气,汗如雨下,可是在跑了大半的时候,白曦开始适应了这种强度。

    这同样是身为帝国皇族才会拥有的有势。

    帝国皇室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皇室的血脉,一直融入的是星系之中最强大的那一部分血脉,这么多年的延续,虽然皇室的人看起来都很脆弱,也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习惯了养尊处优。可是血脉与骨血里的强大,却会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之中被激发出来,真正地成为她的力量。白曦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沸腾,她默不作声,埋头训练,直到几乎趴在地上的时候终于完成了一百圈的训练。

    她虽然有点优势,可是这时候也爬不起来了。

    看见舱门打开,她闭上了眼睛,撒娇一样不肯起来。

    一双冰冷的手把她抱起来,她下意识地蹭了蹭,睁开了眼睛。

    尼娅银色的眼睛垂下来,正在看着她。

    她什么都没有说,轻松地把白曦抱出来,快步走在银色的金属走廊里,之后走进了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是一个一个竖起来的玻璃缸,她把白曦放进其中一个,给她扣上呼吸机。

    白曦就觉得自己慢慢被一种奇怪的液体给淹没了。

    银色的,仿佛水银一样的液体,并不粘稠,有水一样的清澈剔透,仿佛是……尼娅和赫尔曼的眼睛。

    觉得这种液体冰凉,可是却很舒服,在把自己包围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似乎欢呼了起来,几乎干涸断裂的撕裂痛感也在一瞬间都被滋润了起来,变得很舒服。这显然是一种很好的东西,白曦满足地在这玻璃钢里沉浮,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每一颗在刚刚巨大强度之中被压榨出了最后的力量而变得干瘪的细胞都在欢呼着吸收着这银色的液体之中的能量。她的身体变得轻盈,闭上了眼睛,在液体之中沉浮。

    看见她在液体里睡着了,红发青年抱臂站在一旁,突然笑了起来。

    “这小姑娘有点儿意思。”白曦太快就找准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维尔戈本以为自己会遇到一个面对这样的绝境会哭哭啼啼的公主殿下。

    就算有勇气跟着他们离开帝国前往联邦,可是他也在想,这样一个从未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丫头片子,会不会畏惧在联邦的生活,无所适从。

    可是白曦的目标太明确了。

    人家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如果不是你插一手,这丫头本来应该归我。”维尔戈看着一旁无声安静的高挑美人,带着几分戏谑地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用你家族秘传的强化液来修复她的身体。”见尼娅冰冷的眼睛专注地看着银色液体之中的那个黑发女孩子,似乎在观察她的身体力量和潜力的变化,红发青年伸出手,在尼娅冰冷的眼睛的注视之下搭在她的肩膀上挑眉说道,“看来你很看好她的潜力。不过也有道理,她出身曾经那样强大的帝国,身体里还有强者的血脉,或许会被激发出更多的潜力。”

    “明天开始,你来训练她格斗技巧。”

    “你真的不担心?她的根还是在帝国。”

    “她的未来是联邦。”尼娅平静地说道。

    她就算说着这样本该热血的话,却依旧是冷冷的。

    红发青年垂了垂眼睛,突然笑了起来。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他带着几分怀念地轻声说道,“把每一个拥有资质,可以成为联邦未来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身份,你都不会在意。”他抓了抓自己红色的头发,有些困扰地说道,“一心为了这个联邦,你输送了不知道多少的强者,不过我说……当一个工作狂,每天为联邦鞠躬尽瘁的,你是不是太乏味了一点?”他摊开手,在尼娅沉默地看着自己的目光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去谈个恋爱吧,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军队,还是很美好的。”

    尼娅冷冷地转头。

    她的手搭在了一个小型仪器上,对准了白曦开始扫描。

    当看到上面的数值之后,银色的眼睛里,透出了一点满意的神色。

    短暂,可是却已经是非常难得。

    红发青年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根本就是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么。

    “潜力怎么样?”

    “她大概率可以适应阿尔法级机甲。”尼娅看着数据,银色的眼睛闪动着流光。

    “这么强?”这位奥萝拉公主殿下细胳膊细腿儿的,没想到很抗造啊,阿尔法机甲是联邦最新研制出的顶级机甲,虽然极为强大,不过对于机甲师的要求也非常高,要求有最强悍的身体素质和力量,才能够不担心在机甲高速运转的时候被那高速带来的压力给压成肉饼。

    最近联邦军校在所有的军校生之中只挑选出了不到十个能够有潜力架势机甲的年轻人,已经准备开始投入训练。

    红发青年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你想叫她进入机甲部队?”

    “她很全面。”尼娅却摇头说道。

    维尔戈就露出了几分茫然。

    “她的头脑也很好。”

    尼娅军团长的夸奖都很含蓄。

    红发青年抽搐了一下自己英俊的脸。

    ……直接说这位公主殿下很无耻很虚伪,是很艰难的事情么?

    不过白曦的这种狡猾变通,还有机敏无耻,却恰恰又是一个战舰的指挥官应该拥有的基本素质。

    能当上指挥官的,就没有要脸的。能干到军团长的……那无耻得理所当然,早就成为自己生活之中的一部分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教导她。”白曦明显是被尼娅很重视了,维尔戈有些遗憾,毕竟如果不是尼娅突然出手把这位公主抢走,没准儿这公主殿下就来深入了解自己的第五军团了。

    他漫不经心地靠在一旁,看见尼娅走过去,退去了玻璃缸之中的液体,把微微张开眼睛,浑身湿淋淋的女孩子给放出来摆在一旁的长长的台子上,冷着脸伸出一双苍白的手,将手搭在了白曦的身体上。

    “等等!”红发青年看见她垂目,认真地捏着白曦的手臂,还有肩膀,然后慢慢地要解开她的军装,急忙伸手阻拦。

    “我来吧。”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白曦就在这个时候迷迷瞪瞪地张开了眼睛。

    她感觉有人在一寸一寸地捏着自己的手臂,一下子惊醒了,张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冰冷的银色眼睛。

    看见是尼娅,她松了一口气,对尼娅露出一个骄傲的小表情。

    “我完成啦!”她还是有点炫耀的。

    尼娅没有理睬她。

    “我不是一个会拖后腿的人,我也不怕吃苦。尼娅大人,”白曦艰难地伸出手,握住了压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苍白的手,只觉得这只手冰冷得不可思议,仿佛一团冰一样。

    她打了一个寒颤,却还是露出了一个充满期待与希望的笑容,认真地说道,“尼娅大人,请更加严格地对待我。我想学习更多的东西,想成为和你一样强大的人。”尼娅简直就是女性之中的楷模。

    白曦觉得自己以后如果能成长到和尼娅一样的高度,那自己无论付出怎样的艰辛都是愿意的。

    维尔戈沉默地站在一旁,看着白曦把尼娅的手压在她那小小起伏的胸口上。

    尼娅面无表情地抽离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三十分钟之后你还会继续浸泡强化液,你先躺着,我去去就来。”维尔戈对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的白曦飞快地说完,追着银发美人离开了这个房间。

    白曦更加迷茫了。

    难道这位银发美女,也跟赫尔曼一样,不喜欢拍马屁?

    银发银眼,这样还有些相似的容貌,这两位不会是兄妹吧?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之后的强化更重要,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舱室的另一端无人的走廊里,红发青年飞快地追上了脸色冰冷的银发美人。

    “跑那么快做什么。不就是袭胸么,你这个身体比那丫头的大多了,早就应该适应了才对。而且……你也不吃亏。”

    “你说呢,赫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