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9.总裁,请留步(十九)

149.总裁,请留步(十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兄长的凶煞表情, 二少服了。

    “是的是的, 是你的,都是你的。”

    二少的心中是茫然的。

    他也没想跟大哥抢小大师,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金总这才满意地靠在白曦的身边, 侧头挑眉问道,“你累么?”

    “不累。”

    “我给你捏捏。”金总面对拒绝充耳不闻。

    白曦的心中也是一片茫然了。

    嫂子和小叔子在这一刻, 都被金总给统一打败了。

    不过今天晚上金家二少真的太惨了。

    简直就是黑夜惊魂。

    金铭的身上还带着鬼鬼的厉鬼的气息呢,都差点儿没镇住那红裙女鬼。

    可见为了在人心中得到一个“谁更美“的答案, 女鬼们无所畏惧。

    特别是当白曦心满意足地窝在金总的怀里, 听男人给自己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就更有感触了。

    这简直是为了成为第一大美女什么都能干掉的节奏。

    她对金铭之后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就完全不在意了。在她看来,这经历得越朵, 成长得多快,没准儿金家二少就因为这些事成长起来了呢?白曦也没有把这些见鬼的放在心上,其实就算她不去,那女鬼也顶多吓唬吓唬金铭,哪怕那女鬼存了害人的心,可是鬼鬼留下的气息还有自己给金铭的平安符和驱鬼符也不是吃素的。

    说句游戏里常说的话,就是二少血厚, 那女鬼都破不了二少的防呢。

    只不过是比较吓人而已。

    白曦没有把这事儿当回事儿,而且和金卓因为自己答应和他交往,和金家的人好好儿地庆祝了一下。

    她默认搬进了金卓的房间。

    金老太光速把她从前卧室的门给锁上了。

    老太太现在就想白曦和金卓天天睡一块儿。

    白曦觉得和金卓一块儿睡挺好的。

    男人的手臂可靠有力, 叫白曦就觉得, 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的那种空荡荡的感觉, 都不见了。

    她安稳地在男人的怀抱里睡去,然后又难得睡得格外香甜,一梦到天亮,蹭了蹭男人的胸口,才慢吞吞地从男人的怀里往外爬。

    她的日子过得不错,可是宁何的日子就过得不怎么样了。对于一个在心中默默期待那只曾经差点把自己给吓死的鬼物直接将兄长给解决掉的心里怀着莫名阴郁的弟弟,宁何在家里等了好些天,却都没有得到什么叫自己惊喜的消息。

    他失望地听说宁轩已经生龙活虎,开始在医院用笔记本电脑隔空处理宁家的生意和各种往来。更叫宁何诧异的是,宁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把本属于宁何负责的很多的项目,分给了其余的兄弟。

    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实在想不明白,宁何也觉得万分愤怒。

    他是高材生,从名校毕业归国,一心一意在家族之中做事。

    就算是大哥,也不能这样为难他,打压他。

    如果现在被大哥打压下去,那么等大哥真的出事之后,他的位置也会比别的堂兄弟更落后。

    到时候,怎么去争夺继承人的位置?

    他的手都在颤抖。

    为了给自己一个答案,他怒气冲冲地去了医院,想要问一问,为什么大哥要打压他。

    可是刚刚用力地推开了病房的门,他就听见似乎自己的大哥在细声细气,很慈爱地说着什么,他一愣,就听见大哥斯文的声音很温和地说道,“鬼鬼,再喝点鸡汤么?虽然没有金家的好喝,不过医院里的别有风味。”

    他下意识地走过去,就看见自家大哥的手里正端着一个小碗儿,捧着,对着对面的空气在温煦地微笑。那对着空气说话的样子充满了诡异,似乎对面还有什么在回应着他。

    看见宁何走进来,宁轩一愣,继而若无其事地把碗放在了自己的手边。

    那个位置,看起来仿佛有什么也坐在他的身边一样。

    电视里,正演着喜洋洋和灰太狼。

    哪怕病房里的温度不低,可是一瞬间,宁何的身上还是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大哥,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宁轩笑了笑,垂头,似乎很疼爱地看了看身边。

    那一眼叫宁何毛骨悚然,甚至连宁轩都仿佛带了一点诡异的感觉。

    “你身边是不是有什么?”宁何战战兢兢地问道。

    宁轩的样子,太古怪了,甚至因为病房里没有别人,只有动画片的声音在响起,叫宁何英俊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想要动一动身体,可是莫名地感到有些压力,看着靠在病床上戏谑看着自己的大哥,宁何一瞬间几乎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许久之后,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飞快地说道,“我是来看看大哥,你最近恢复得怎么样了?”他的声音里带着慌乱,宁轩就笑了。

    他抬手,在宁何惊恐的目光里在半空揉了揉,似乎在揉一个人的头。

    看那个高度,还有手掌的形状,显然是个小孩子。

    “我以为你是来看我有没有去死的。”反正父亲母亲也不在,不必兄友弟恭,宁轩笑得格外温和。

    他抬眼,斯文从容的眼睛里,带着几分锋芒。

    宁何突然屏住了呼吸。

    “大哥,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很想转身就离开,可是脚下却跟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甚至眼睁睁地看着宁轩对自己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有些诡异的病房里,他觉得兄长的牙齿有些尖锐,诡异得吓人,甚至脸色都似乎泛着青白的颜色。

    这是一种令人惊恐的感觉,在那一刻,宁何想到了很多,突然就想到,他大哥车祸,那样严重,到底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在车祸里活下来?

    那个莫名其妙的白大师,只不过是宁轩隐藏自己身份的道具。

    那样惨烈的车祸,就算是天神也绝不可能保护他的安危。

    他战战兢兢,竟然一瞬间想到……或许他的大哥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此刻在他面前,对他微笑露出了莫名诡异意味,甚至动作神态都充满了阴森的男人,他或许……

    再想到那天晚上站在自己床边垂头看不清楚面容的那个鬼魂,宁何顿时就仿佛想到了什么。

    那个鬼魂,或许就是他大哥宁轩?

    他早就死了,却用了别人不知道的办法依旧依附在这个驱壳里,可是夜半的时候,就化作厉鬼,想要害死自己的弟弟?

    所以那个时候宁轩才会说,他就在隔壁,什么都没有听见,并且不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

    因为他就是它!

    宁家大少幸亏没有听见弟弟的脑补,不然一定会觉得这弟弟智商都有问题。

    不过他只是懒得在宁何的面前装出一副虚伪的兄友弟恭的样子,一边疼爱地看着鬼鬼埋头喝鸡汤,一边温煦地说道,“至于你想问我,为什么我会撤掉你负责的项目,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不会让一个想要杀死我的弟弟,成为我面前碍眼的东西。阿何,好好儿从家族里退出来,你可以出国,我可以放你一马。”

    说到最后的时候,宁轩斯文的笑容慢慢地变得冰冷了起来。

    他在商场上,什么人没有见过。

    宁何那一天竟然要自己留在医院,宁轩就什么都明白了。

    弟弟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宁家,就想要他的命。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饶了宁何?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宁何不敢再留在病房里了,他觉得病房格外地冷,似乎宁轩的身边,真的有什么在一同盯着他。这种突然生出的危机,叫他不敢再留在宁轩的面前,免得这个哥哥突然化身厉鬼干掉自己。

    可是他的心里却更觉得兴奋,只觉得终于找到了理所当然地把兄长彻底铲除的办法。

    兄长已经是厉鬼,重返人间,这种事只要去求大师出手,那大哥在那些大师的面前,绝对不会跑掉。

    他成为为家族铲除了鬼物的功臣,避免家族的长辈还有兄弟姐妹被鬼魂伤害,这是最大的功劳。

    因为想到了这些,宁何更加畏惧宁轩会把自己留下,急急忙忙地转身跑了。

    他跑得很快,宁轩也懒得理睬他,反而带着鬼鬼看动画。

    鬼鬼在医院的这些天,他吃得好睡得好,再听听医院里各路厉鬼的故事,觉得这生活充实极了。

    因此,当隔些天,在自己的主治医生那阴沉的目光里宁何带着两个脸色凝重的大师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宁轩忍不住都要笑了。

    “大师,就是他!”宁何指着坐在床边的兄长,大声说道,“请大师收了他!”

    两位大师只当是一个不甘死去因此留在阳间的厉鬼,脸色凝重地看去……

    “宁公子,你是在羞辱我们么?!”大师们气死了。

    不仅是宁何指鹿为马,非要说人家一个大活人是厉鬼。

    更因为宁轩身边正岔开两条小腿儿,呆呆地抬头看过来,歪了歪小脑袋的那个小厉鬼。

    那显然是被另一个大师给收服的呀!

    这还看不懂,那大师们都不要在江湖上混了,明显是人家宁家大少有一位强大的,甚至能够役鬼的大师派遣鬼物贴身保护,那安全得不能更安全,就算这医院发生大事,想必宁轩也会安然无恙。

    作为宁轩的弟弟,宁何难道会不知道这些事?这不是消遣他们是什么?更何况每一位大师都是非常要面子的高傲的人,这种突然冲进来想要斩妖除魔的姿态,明显是对对面的大师是一种挑衅的行为。

    这么做……不好吧?

    “羞辱?”宁何茫然了。

    “我不知道宁公子你为什么要叫我们前来,只是……不要忘记付我们的出场费。”两位大师冰冷地说完,转身利落地走了,只留下一个目光呆滞的宁何。

    这件事在宁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宁何带着大师来收自己的兄长,这不仅是没有兄弟情,还格外地傻缺,叫人看了笑话不说,就算是人家那些大师的嘴里,也对宁何做这种事感到非常的厌烦。

    同样,他显然还得罪了金家的白大师,这样没有脑子,明显是傻子的行为,就令宁父宁母万分失望,甚至觉得宁轩当初把项目都从宁何的手中取走,是一件正确的选择。这样没有脑子的人,留在家族,只怕会引来动荡。

    宁何被抹去了一切的职务,被宁父宁母施舍一样,似乎为了叫他不然闲着惹事,送到了小城市去管理一家破破烂烂的小公司。

    没有十年八年,是不用回来了。

    白曦就觉得,这也算是活该了。

    上一世宁何得到了整个宁家,迎娶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真是春风得意。

    可是这一世,他被从宁家的权利中心赶出去,风华正茂的年纪,永远不可能重新回到宁家。

    他曾经喜欢的女人……想必他这辈子是来不及认识了。

    白曦觉得只要看见宁何落魄,自己就会很满足。

    她参加了金蓝和宁轩的婚礼,看见婚礼上穿着漂亮的婚纱的金蓝幸福地依偎在宁轩的怀里,眉眼之间的光彩,是她看了之后忍不住想要微笑的美丽和安宁。

    她的心里一松,似乎有什么曾经心酸的,无法释怀的感情在抽离,垂头,看着身边一个刻意被空着的空位,上面坐着用黑色瞳孔看着金蓝和宁轩的鬼鬼。

    他看起来呆滞森然的脸上,多了几分灵动,也似乎比从前刚刚和白曦蹲在大街上的时候,胖了一点。

    他一只手握着白曦的手,眼睛里多了一点属于人世的光彩。

    “鬼鬼,你幸福么?”白曦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鬼歪头,注视了白曦很久,突然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或许会被别人畏惧,可是在白曦的眼睛里格外天真的笑容。

    他还是不会说话,可是用力地点着自己的小脑袋,幸福得不可思议。

    他拥有了很多很多疼爱自己的家人,可是却依旧,只肯握紧白曦的手。

    无论是去和金蓝宁轩住几天,还是和洗心革面连女人都不敢碰了的金铭去住单身公寓,最后的最后,他还是会回到白曦这里。

    白曦身份证满二十岁当天,被忍无可忍的金总拖去领了结婚证。

    花朵儿一样的小大师,就这样被金总拖回了家。

    她拿到金总这张长期饭票,果然这一生都再也没有挨饿过,反而被金总养得白白胖胖。

    她的平安符经过多年的检验,被大家公认强悍,每个月卖一张,每个月按心情去收一次鬼,余下的时间,就窝在金卓的身边哪儿都不去。

    这样的生活轻松安乐得不可思议,白曦迷迷蒙蒙,只想如果和金卓在一起永远都不要离开这个世界就好了。

    她喜欢被他庇护,护在羽翼之下,什么都不必担心,什么都不用在意的生活。

    或许会被人鄙夷她只能靠着男人过日子,可是这样的日子,白曦觉得过百年千年都不会腻。

    她和金卓一块儿老去,有了很大很大的家庭,有了很多很多爱着自己的人。

    不再凄凉地一个人,也不再一无所有连生命都觉得没有意思了。

    她觉得这一生,没有荒废了自己的光阴。

    宁何再也不是她生命中的主题,早就被忘到天边儿去。

    据说他和一个小镇的女孩子结了婚,之后又喜欢上了更加温柔可爱的女孩子。

    不过他的妻子显然不是曾经原主那样的温柔款,也不管宁何还是宁家的小少爷,带着自己在小镇上的一大家子兄弟,把宁家小少爷给揍得痛哭流涕。

    他把公司的大部分股权,都摁手印送给了妻子。

    看见他没有什么价值之后,他的妻子痛痛快快地跟他离婚,叫他带着仅剩的一点钱去和真爱双宿双飞。

    白曦觉得这姑娘其实上一世原主应该效法的楷模。

    不过看见宁何的日子过得不好,她也就满足了。

    她在年纪很大的时候,安静地靠在金卓的身边沉沉地睡去。

    直到再一次张开眼睛,她的眼神还有些迷茫,就看见自己身处在一个仿佛是十八世纪风格的非常繁华的西方的宫殿里,她的面前是乱成一团的国王还有王妃,头上……

    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头上,那无尽的星海之中,密密麻麻的战舰,翻开了狰狞的装甲,无数的炮火凝聚在炮口,很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万炮齐发的架势,之后,那个脸色惊慌的中年国王在一个英俊的金发蓝颜,仿佛璀璨的星辰一般的王子般青年的安慰下,失声痛哭。

    “莉迪亚呢?这孩子去哪儿了?”

    白曦眨了眨眼睛,看见那金发王子忧愁地垂了垂眼睛,之后,侧头看了过来。

    他的目光落在白曦的脸上,眼睛一亮。

    “奥萝拉。”他走到了白曦的面前,俯身,忧郁的蓝眼睛令人心碎,轻声说道,“你要帮帮陛下。”

    奥萝拉在这个帝国的神话之中,是黎明与晨曦的女神的意思,白曦眨了眨眼睛。

    她觉得自己的名字改变,虽然依旧是从前的意思,却别扭得很。

    对于她的沉默,王子仿佛当做了害怕,可是他仰头,精致的下颚抬起,看向星海中气势逼人的星河舰队。

    “帝国战败了。”他的声音伤感,轻声说道,“赫尔曼元帅不愧是联邦第一统帅,我们无法阻挡他。联邦要求帝国的皇族前往联邦作为人质……莉迪亚崇尚自由,她不愿意接受那样的束缚离开了。奥萝拉,你也是帝国的公主,作为尊贵的皇族,你有责任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为了帝国的臣民,为了……”

    哦。

    心爱的公主不愿意当人质,拿她当炮灰呗?

    白曦不客气地打断了忧郁金发王子的许多许多的大道理。

    “那你还是王子呢。你比我更尊贵,你怎么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