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8.总裁,请留步(十八)

148.总裁,请留步(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家二少把自己缩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看起来很单薄的房门外,是一个女子的开始变得尖锐的声音。

    “二少, 你开门啊, 开门啊……”

    似乎是感觉到二少在装死, 敲门声停顿了一下, 突然变成了尖锐的, 仿佛是指甲在门上用力抓挠的声音。

    “开门,开门!”

    那声音已经尖锐到几乎破音,连那扇门都在瑟瑟发抖。

    更叫金家二少无法理解的是, 这都闹成这样儿了, 竟然整个酒店都没有人察觉到异样, 出来看看外面的那个破坏自家大门的……女鬼。

    说起来这个,金铭差点儿又晕过去,此刻眼睛翻白, 努力不要厥过去,手里捏着五枚平安符心中默念阿弥陀佛,身子哆嗦得就跟犯了病似的。

    不过这也跟犯病没什么不一样儿了,金家二少想到外头的那女鬼,心里也不知是什么绝望的滋味, 只恨自己为什么这样英俊, 竟然叫女鬼穷追不舍,就在门外说什么都不离开。一想到如果大门被攻破,自己没准儿还得混一个被女鬼一波儿带走, 金家二少恨不能痛哭流涕。

    他错了。

    早知道是这样, 他宁愿天天抱着鬼鬼看喜洋洋, 再也不抱怨了。

    只是连金铭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到了这种事。

    他好不容易放飞了,可以出来浪,还偷了白曦一张桃花符,当然是浪里浪气地跑到了狐朋狗友的地盘儿去,小伙伴儿们一块儿纵情声色。

    或许是桃花符真的很管用的,从前其实行情不怎么样,据说他看起来虽然有钱,可是穿得太庸俗不招美女喜欢的金家二少,一下子就被两个从前只能在后面饱饱眼福的美女姐姐给看中了。这两位美女为了能和金家二少在一块儿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差点儿大打出手,最后其中一个美女愤愤离去,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金家二少其实也可以牺牲一下双/飞一晚上的牺牲的心态。

    觉得有点可惜,不过软玉温香在怀,二少也不怎么在意了。

    他和大美女一块儿来了粉红恋人酒店,一夜缠绵,最后金家二少都差点儿动了真心,求交往。

    美女姐姐觉得他太蠢了。

    这年头儿走肾不走心的,谁要跟这么一个穿着品位不怎么样,看起来就跟移动金柜似的,也就脸能看的家伙真心交往呀。

    给金家二少丢了五百块钱,美女姐姐潇洒地走了。

    金家二少捧着五百块钱黯然失色。

    他竟然就值五百!

    别以为他不知道,现在外面的行情都涨到一千块了!

    竟然收费都不合格,这很大地伤害了金家二少的玻璃心,他在粉红恋人酒店的包房里打滚儿,回味,还鬼使神差地续租了一天,哪怕伤心,也想着,没准儿美女姐姐突然发现他的好,还能回来再找他呢?

    只是打滚儿半天,家里来了电话,说是白曦接受了金卓的告白,两个人就差领证儿了。想到大哥竟然这样春风得意,金家二少就更加相信桃花符了,从前他大哥不也是每天晚上都对桃花符拜一拜的么。

    因此,二少虔诚地给桃花符拜了拜,并且和金蓝约好,晚上的时候一块儿回去。

    他心里嫉妒得厉害,本就不想去看大哥和白曦甜甜蜜蜜的腻歪样儿,刚刚天黑了一点才要磨磨蹭蹭地离开酒店回家,就听见外头门被敲响了。

    他好奇地透过猫眼往外一看,有些失望,又有些诧异。

    并不是他的美女姐姐回心转意,而是昨天那位抢夺二少失败愤愤不平离场的另一位美女,正站在门口,对着猫眼嫣然一笑。

    她一挑长发,风情万种,金家二少被迷得神魂颠倒,正觉得这位美女也可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就听见手机响了。

    他回去拿手机,一边重新往门口走想要开门把美女给放进来,这个时候电话里的狐朋狗友,就用很遗憾的声音说道,“阿铭,真是太可惜了!好好儿的一个大美女,你说……还不如昨天跟你走了呢。”

    狐朋狗友都是金铭这一路的货色,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唏嘘不已,就觉得这样的大美女真是暴殄天物了。金铭一时都没有听明白小伙伴在遗憾什么,茫然地问道,“什么意思啊?”

    “那美女死啦。就昨天晚上的事儿,听说喝了很多酒还开跑车飚速,车祸啊!”小伙伴的声音透过电波,清晰得不得了。

    金家二少握在门锁上的手僵硬了。

    他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可是却听到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

    “真的死了?”他哆哆嗦嗦,觉得自己的身体跟面条儿一样软。

    “死了。我都去看现场了,车子都变形了,全都是血,啧啧……”小伙伴们感慨了一下,挂断了电话,又去浪了。

    徒留二少一个人,僵硬地,恐惧地,带着无法言说,连尖叫都吐不出声音地站在门口,隔着一扇门,和门对面那不知名的美女相对。

    他胆子还突然大了一下,又透过猫眼去看门口的那大美女,这一下子就看出问题来了。

    那美女虽然是在风情万种地挑着自己的长发,可是那长发带着几分粘稠,在这倒霉的非要搞情趣因此灯光格外昏暗的酒店的走廊上,泛起了一点不祥的血色。还有那美女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可是二少却仔细地看到了地上慢慢晕染出了血色。似乎感觉到了二少的窥视,那美女对着猫眼一笑,笑容说不出的诡异。

    二少顿时哭了。

    他就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睡都没有睡到,这美女姐姐死了还来找他呢?

    难道是因为他格外英俊的原因?

    他就滚回房战战兢兢给白曦打了电话,顺便把自己缩进被子里,似乎发觉了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不耐烦,最后,已经演变成抠门的声音,二少鼓起勇气来往门口看了一眼,顿时就差点儿晕过去。

    那一双尖锐的,指甲变得扭曲丑陋的手,已经抓穿了这房门,开始带着女人凄厉的哭声,一点一点往外掰着门板,有暗红色的鲜血从门缝儿里透出来了。二少只觉得一阵阴风惨惨,鬼风啸啸,更加捏紧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平安符,顺便大叫了一声,“我上头有鬼!”

    抓门的动作突然停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二少就要觉得自己性命不保的时候,听见了门口一个熟悉得叫自己落泪的小姑娘的声音。

    “姐姐,你在做什么呀?”白曦就看见一位美女姐姐,正趴在地上,拼命地抠门,顿时心生怜悯。

    这世道,做鬼也很不容易了。

    那浑身上下都仿佛浸泡在鲜血之中的女鬼一动,慢慢地转过头来。那是一张车祸过后无法言说的血肉模糊的脸,看一眼都会叫人感到无比的恐惧。只是白曦见多识广,眨了眨眼睛,很客气地问,“你要就这样撅着么?不好看不优美呀。”

    她的话顿时叫女鬼有了触动,对于生前是个大美女的女鬼,就算命没了,可是美貌一定不能丢!她用已经掉出眼眶,充满了血丝的两颗眼睛死死地看了白曦一会儿,慢慢地爬了起来,垂着头僵直地站立了一会儿,慢慢恢复成了一个脸色过分惨白,眼底泛起了血色的美貌红裙女人。

    “你来找二少呀?”白曦好奇地问道。

    她一眼就看出来这女鬼不寻常了。

    火红的衣裙,还有浑身都被鲜血染红,这么凶的厉鬼,八成还是死在午夜十二点。

    白曦就觉得金家二少这是不撞鬼则已,一撞鬼就撞了个大的呀。

    这么凶的女鬼,就算是金卓跟她一块儿来了,此刻正站在她的身边,也叫白曦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你也是……?”红衣女鬼阴冷地看着白曦。

    白曦觉得这美女的眼神怪怪的,怎么像是在看情敌?

    “我是他嫂子,来接他回家的。美女姐姐,可不可以通融一下?”见红裙女鬼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白曦又迟疑地小声说道,“这个……二少人虽然渣了一点,可是如果他得罪了美女姐姐,我可以代他向你道歉。话说姐姐,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二少哇?!”难道是感情纠葛?不是说金家二少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走肾不走心小王子么?她抓着头发小声儿说道,“难道他欺骗了姐姐你的感情?那就真不能忍了。”

    “我问他一件事。”这女鬼突然脸色仿佛缓和了一下。

    被小姑娘夸自己大美女,还是很开心的。

    白曦盯着美貌动人的美女姐姐。

    “你可真好看呀。”大美女艳丽型,身材能抵白曦这干扁豆两个,白曦羡慕极了。

    她眼睛里的羡慕都要冒出来了,红裙女鬼一愣,下意识地风情万种地挑了挑自己美丽的长发。

    她忽然让开了房门。

    “你想问什么呀?”白曦急忙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对这女鬼小声儿说道,“虽然你很好看,我很喜欢你。可是如果你想带他一块儿走,那这个绝对不行啊。”

    她就看见自己刚走进房间就一个被团子滚到自己面前,一双青年的手猛地探出来一把就抱住了她的腿。金铭痛哭流涕,抱着自己的救命大嫂,正哭着呢,就看见白曦的身边,一双很漂亮的血色高跟鞋出现了。

    二少开始翻白眼。

    白曦急忙掐人中,叫他挺柱。

    “你想问什么呢?”

    “为什么?”女鬼冷冷地问道。

    “什么为什么?”白曦觉得金家二少太可怜了。

    “为什么不选择我?!”随着这带着几分尖锐的声音,房间里的灯都开始摇晃闪烁了起来。

    看见这美女又有点儿要恢复成车祸现场造型的节奏,白曦急忙拖着金铭躲到了面容冷厉的金卓的身后。金总今天也难得见鬼,只是嗤笑了一声,抬了抬下颚对那个血肉模糊的女鬼冷冷地说道,“人我都不怕,我还会怕鬼?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叫你连鬼都做不成!”

    这可真是神鬼怕恶人了,那女鬼呆滞了一下,只觉得这男人的身上煞气逼人,叫自己感到无比痛苦,畏惧地退后了一步,突然指着金铭尖声叫道,“为什么昨天他选了那个小贱人,却不选择我?!难道我不是最好看的那一个么?!”

    “您就是为了这个非要追着二少不放的呀?”白曦顿时无语了。

    “我怎么可以输给那个女人!”女鬼还在尖叫,顺便拔头发。

    白曦沉默了。

    这种纠结,干扁豆是不会懂的。

    如果不能胜过自己的对手,那简直死都不能闭眼!

    “我明明想要双/飞的。”二少委屈地哭着说道。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一秒。

    “为什么不单独选我?!”那女鬼突然觉得,这金家二少是不是傻?她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

    “她亲了我一口,你没亲,当然她主动,她先来啊。”

    这个理由,叫白曦和金卓沉默了。

    女鬼的眼睛却突然亮了。

    “如果我们都亲了呢?你更喜欢谁?!”

    白曦无声地踢了踢二少,二少秒懂,忍着满心苦逼的心情,哽咽地说道,“当然选择你了。”

    做花花公子的,都得有睁眼说瞎话“你最美!”这种神技能。

    这句话话音刚落,红衣女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狰狞却喜悦的满足的表情,阴森森地哼了一声,飘然远去了。

    灯光恢复了一开始的亮度,连整个房间里,也似乎多了几分暖意和人气。

    “以后别出来玩儿了。”白曦就想不到,人家这位很凶很凶的红衣女鬼,人家就是来讨个说法的。她心中感慨了一下儿这年头儿厉鬼们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小性格,一边垂头,带着长嫂的慈爱摸了摸金铭湿哒哒全都是汗水的头发说道,“没事儿了。别害怕了。”

    只是她就看见从英俊青年的衣服里怀,突然滚出另一枚很熟悉的桃花符,顿时眼角抽搐,无语地捏着这桃花符起身。

    “起来,别装死!”金卓毫无同情心,踢了踢地上的弟弟。

    “再叫我趴会儿。”金铭是起不来了。

    他直到现在,想到方才抬眼看见的那女鬼的脸,都恨不能眼睛瞎掉算了。

    “你是不是想死?”黑发男人冰冷地问道。

    知道这大哥没人性,可是没有想到大哥竟然这么没人性的青年哭着扶着墙爬起来,哽咽地问道,“她不会再来吧?”

    “只要你别再挂着这桃花符,大概人家懒得理你。”人家女鬼看起来就是和对头相爱相杀,也没怎么把金家二少放在心上,这不觉得自己并不是输给了对头,就心满意足地走了么?

    白曦捏着桃花符就看着这命大的二少同情地说道,“我都说了,二少你不合适用桃花符,你这动机不纯良,作风又浪,一不小心就要成桃花煞。不过人家的桃花煞都是人,你更凶,直接成了厉鬼啊。”

    她摇晃着小脑袋感慨了一下。

    这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要命啊。

    “我就是拜一拜。”

    “真的,别拜了。最近修身养性吧。”白曦叹了一口气。

    她把桃花符都收起来,见金铭手里捏着平安符,就点头说道,“还好,还知道拿着符。”看着二少已经浑身全都是大汗,整个人软得跟面条儿似的,连眼神都涣散了,白曦就觉得二少的下场很要花花公子们都引以为戒了。

    这在外面浪,怎么可能不翻船呢?不是今天翻,也是明天翻,反正都得倒霉。

    她还耐心地说道,“美女姐姐很讲道理的。我看她也没有要你的命的意思。”

    只不过是心中不甘,自己成了对头的手下败将,就一定要在对头得到的这个男人身上得到比对头还要好的赞美。

    “不过惹什么都别惹女鬼,下一次你真的不会这么幸运了。”白曦还吓唬二少。

    二少已经扶着墙哭着点头了。

    他站在门口,就见酒店的走廊似乎缺少了一种方才感觉的扭曲的诡异感,连那昏暗暧昧的灯光都变得正常了一些。

    只是他是真的不敢留在这酒店了,连滚带爬地穿上了衣裳,亦步亦趋地跟在白曦的身边。

    他觉得只有他家小大嫂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大嫂,你今天赶来救我,真的很辛苦啊。”二少打从被鬼鬼吓过之后,就多了对鬼物的忍耐力,竟然没有晕倒,还能在白曦身边围着团团转。

    直到到了酒店门口,他拉开了家里的车门先钻进去,又在金卓冰冷的目光里把白曦拉进来坐在自己的身边,狗腿地说道,“我给大嫂你捏捏肩膀,真的太操劳了!”一边说,他一边殷勤地给白曦捏肩膀,还跃跃欲试要去捏他小大嫂的腿。

    金总忍无可忍,一把拎住这青年,从另一面拖出来,塞到了前面的座位。

    他冷笑了一声,坐在白曦的身边,一只大手在白曦震惊的目光里搭在她的腿上。

    “她是我的。这里,这里,也都是我的。谁碰,谁死,嗯?!”

    金总的目光,利箭一样,尖锐森然,刺在了二少的身上。

    比鬼还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