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7.总裁,请留步(十七)

147.总裁,请留步(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慢慢走到了白曦的面前,深深地遗憾今天在医院为什么没有打断宁轩的爪子。

    竟然敢挖金总的墙角。

    他夹起了小姑娘白嫩嫩的手里的支票。

    一百万就把他家的小大师的心给收买了。

    金总眯了眯眼睛, 猜测着宁轩的险恶用心, 看白曦小狗儿一样趴在床上努力抬头看着自己, 目光单纯,挤出了一个温煦的笑容。

    “喜欢他还不如来喜欢我。”

    “诶?”

    “小曦,你来喜欢我。我出十倍。”金总财大气粗, 一下子就给支票多添一个零。

    白大师郑重地表示拒绝。

    “我不是贪钱的人!”小姑娘顺手把金总爽快写给的支票也卷起来收好,谴责地看着这个妄图用金钱收买自己,侮辱了自己高尚的人格的男人。

    “我要听童话故事。要听卖火柴的小女孩儿。”

    金总:……

    一天就失宠, 金总真是为灰姑娘很心酸了。

    不过,幸亏金总是个博闻强记的人。

    这个故事他白天刚看过!

    一瞬间,金总有一种押题命中的惊喜。

    勾了勾嘴角, 他依旧靠在昨天的那个床边, 把在床上打滚儿的小姑娘给揽在自己的怀里, 用温煦的声音说着童故事。听着白曦趴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他这才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来, 伸手, 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他觉得在夜晚, 只要安静地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安静地睡去, 就觉得心里满足得不得了。看见小姑娘乖乖地趴着, 他伸手把她往怀里按了按, 这才一块儿睡了。

    白曦早上起来的时候, 看见男人正闭着眼睛。

    外面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 照在房间的地上。

    房间里的气温很凉爽。

    她撑着自己的手臂, 看着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男人英俊的脸。

    伸出一根白嫩嫩的手指,她眨了眨眼睛,轻轻地勾画他的棱角。

    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为你用心,甚至会去看有点幼稚的童话故事来叫你开心,那这个男人,她觉得值得她喜欢,也值得她去相信。

    至少,他是真的用心了,还不仅仅是敷衍地,比如说只看一个灰姑娘,想要哄她也不认真。

    他把童话故事都看了,然后张嘴就来。

    忍不住探身,蹭了蹭金卓的脸,白曦小小声地笑了一下。

    金总的眼睛霍然张开。

    白曦无辜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她的眼里还带着很开心的笑容,金卓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子的脸,目光落在她触碰自己的脸颊上,突然明白了什么,突然翻身,把软软的女孩子给摁进了被子里。

    他倾身而下,带着叫白曦都惶恐的凶猛,嘴唇急切地寻找过来,找到了软软的嘴唇,就轻轻地舔咬,还没有等白曦回过神儿来,就感觉自己微微张开的嘴唇被撬开了缝隙,男人有些灼热的呼吸顺着舌尖儿充斥了她。

    她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他抓得很紧很用力。

    被沉重的男人的身体压着,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压得透不过气,却又觉得身上坚硬的男人的身体叫自己莫名地想要接近。

    想要靠着他,把自己都缩进他的怀里去。

    还想要他更用力地对自己做点什么。

    小小地哼哼了一声,白曦的小腿用力地踢动了一下,明明只是一点小小的动作,却只觉得金卓的身体都绷得更加坚硬,灼热的呼吸急促地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还有颈窝上蔓延。

    一只修长的大手慢慢地在她的身体上游走,从翻起了一点的睡衣的下摆探进去,探向她的那微微有些起伏的青涩柔软。只是被轻轻地捻动了一下,白曦的身体霍然就绷紧,几乎要弹起来。她觉得有些疼,可是却突然没有了力气,由着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起伏上抚弄。

    她瘪了瘪嘴角,正觉得自己处于弱势了,却只觉得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突然将脸埋进了她的颈窝里不动了。

    他把手收了回去,然后抬起身体,一张英俊的脸上都是忍耐。

    一滴滴的汗从他的额头落在白曦的脸上。

    金卓低低地咒骂了一声什么,飞快地起身离开了躺在被子里眼睛有些茫然涣散的小姑娘。

    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总是叫白曦很满意的房间的温度,叫她突然有点冷。

    “疼呀。”白曦委屈地捂着胸口,缩在被子里。

    金卓用力地揉着自己的眼角,努力不要回头去看着女孩子美丽又委屈,还在控诉自己的样子。

    他想到手中细腻柔软的触感,都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万分想要回头重新把她给按进被子里,叫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疼痛。

    他想到她会在自己的手里低低地哭泣,委屈地喊疼,就觉得心里有压不住的邪念。

    这真是……

    太危险了。

    金总回头,看白曦还在委屈地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用自己人生之中最大的忍耐把她收在怀里,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有些用力。”

    他抬手想要给她揉揉,只是看见白曦红透的耳尖儿,还是忍不住垂头咬住她的耳根低声说道,“我只是很高兴。”他的指尖儿重新搭在白曦的胸口,白曦一个激灵,急忙拍开他罪恶的大爪子,侧头避开了他的嘴唇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高兴?”

    “我很高兴,我能够得到你。”他费尽心机,不就是为了这一天。

    所以,当一张开眼睛,看见白曦的眼底有了对自己的喜欢,哪怕只有一点点,金卓也觉得足够了。

    他当然是狂喜的。

    没有想到这样短短的相处,白曦就愿意把心交给自己。

    “你早就得到我了。你不是我哥么?”

    “以后你也叫我哥?”金卓眯着眼睛突然问道。

    白曦嘴犟地点了点头。

    “挺好的。”金总微微点头。

    他莫名地想到了什么,又垂头,咬了咬白曦的嘴角,带了几分笑意。

    “那我以后不叫了。”白曦却警惕地说道。

    “叫吧。”金总低声蛊惑。

    他这么怪,白曦就更警惕了,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指着他露出了谴责的表情。

    “再也不叫了!”她觉得自己很应该在这个时候借着撒娇的机会往床下爬,因为自己叫了一声哥,这男人有什么都戳到她了。

    那种兴奋叫白曦毛骨悚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十八岁呢,白曦就觉得这金总真的很作孽,一边往床下爬,一边小声说道,“换个人,这都能蹲局子了!”她虽然穿着单纯的睡衣,可是背对着金总往床下爬的样子,还是叫男人忍不住伸出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纤细的脚踝。

    指尖儿轻轻地划过她白嫩的脚面儿,白曦几乎从床上滚下去了。

    “别以为鬼鬼不在,我就不能反抗了!”白曦威胁地说道,“放开啊,我可是大师!”

    “他就算在,我也不会放手。”白曦的小脚丫白白嫩嫩的,金卓觉得很可爱,还捏了捏。

    白曦都要气哭了。

    这不是勾引大师么!

    她扭了扭自己的小腿,看见男人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笑了,顿时就觉得格外地危险。

    话说昨天一整天的童话故事竟然都没有升华一下这位金总……可见这人的罪恶面得多么的深重呀。

    白曦都觉得不寒而栗了。

    鬼见愁的男人,真的都很可怕。

    “你想要做什么?”白曦色厉内荏地问道。

    如果这金总真的要那啥啥,反正她也无力反抗,就只能躺好享受了。

    白大师的眼睛圆滚滚的,还带着一点狡猾的小期待,明明也很开心,偏偏要做出“我其实一点都不想”的小模样儿来,金卓哼笑了一声,一手扣着小姑娘的脚踝,一手就打开了白曦床头一个柜子的暗格,竟然从里面摸出了一个漂亮的白金镯子来。

    这镯子很朴素的样子,只有一点点花纹,白金看起来很漂亮,上面只点缀着一些细小的碎钻。就在白曦以为金卓会把这个镯子给自己戴在手腕儿上的时候,金总伸手,轻轻地把镯子扣在了白曦纤细雪白的脚踝上。

    镯子有点大,在白曦的脚踝上有点撑不住的样子。

    白曦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这镯子有点儿不大寻常。

    怎么像是个手铐的样子?!

    “这是什么?”

    “给你戴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了。”金卓满意地摸了摸白曦的脚踝,终于松开了,声音里带着一种叫白曦不寒而栗的沙哑和欲望。

    白曦连滚带爬地滚下了床。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明知道金总这人煞气重,鬼都怕,竟然相信他是个好人,还把自己给赔进去!

    鬼都望风而逃的男人,简直就是那个鬼……哥?

    “不要了,不要了……”白曦深深地后悔了,就为了一张长期饭票,这简直是要自己命的节奏。她踩着房间里的地毯就往外跑,看起来慌慌张张的,怂怂的,一点儿都没有方才竟然主动去摸金总的厉害劲儿了。

    看着她被吓得不清,金卓这才挑眉哼笑了一声,慢慢地起身走到了拼命转房门却打不开的小姑娘伸手,伸手从后面将她柔软的小身子拥在怀里,垂头舔了舔她的脸颊。

    女孩子肉眼可见地僵硬了。

    “是你先摸了我。我是能随便摸呢么?我亲都亲了,摸也摸了,会对你负责的。”

    多么好的总裁啊。

    别人家的总裁都是睡了未必负责,她家金总是就算没睡也一定负责。

    “以后都叫你吃得饱饱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对了,昨天管家说家里做出新口味的冰点,要不要尝尝?”

    金卓太知道白曦的弱点了,果然看见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小大师顿时荡漾起来,拼命点头还回头蹭自己嘀嘀咕咕“金总你真是好哥哥”谄媚狗腿得不得了,哼笑了一声,俯身把白曦的镯子给打开,轻声安慰道,“不是要拷着你。只是这镯子做大了,我昨天想拿来和你的手腕比一比,重新调整一下。”

    他怎么可能拷着她。

    白曦真的想多了。

    他可是她哥!

    鬼鬼不在,白曦识时务者为俊杰,点了点头。

    揽着她,金卓伸手打开了房门。

    他并没有锁门,只不过白曦方才激动之下,拧错了方向。

    白曦一看是自己的错误,又觉得金总是个正人君子了。

    这不是一开始纯是来给她讲故事的么。

    人家没想干坏事儿。

    “新口味是什么啊?”她喜欢金家的冰点,凉凉的,叫自己打心眼儿里甜蜜又凉爽起来。

    “奇异果味,你喜欢以后给你调更多新鲜的。”金卓把白曦带出来,叫她去下面等着吃饭,自己回了房间洗了一个冷水澡。不过洗这个澡时的心情就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金总觉得自己洗冷水澡的日子不会太多了,满意地看着浴室里自己强壮有力的身体很久,方才出去穿了一件很能体现自己身材的衬衫,扣子只扣到胸膛,一边挽着自己的袖口,一边走到了楼下。

    看见白曦在和金老太说着什么,他不客气地走过去坐在白曦身边,伸手把白曦抱在怀里。

    “你们两个!”金老太的眼睛顿时亮了。

    白曦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这给人家当着住家大师,还撬了人家的大孙子。

    这也是没啥职业道德的监守自盗了。

    “我们快结婚了。”金卓很满意地说道。

    白曦顿时愣住了。

    “结婚?”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一个男人怎么对一个女人负责呢?当然是结婚啊!看见白曦欲言又止,金卓慢慢地说道,“我知道你觉得太快,不过我们的感情基础很扎实,当然可以结婚。”

    他的话引来了金老太的热切认同,老太太就在一旁慈爱地笑着说道,“他说的没错。我也觉得你们感情很好是该结婚的时候了。”她已经在憧憬以后白曦和金卓结婚之后自己的幸福生活了,并且在佣人上早餐的时候,暗示佣人今天可以多给自己两颗巧克力庆祝一下。

    “可是我还没有到二十岁。”白曦乖巧地说道。

    “这不是问题。”金卓笑了笑,摸了摸白曦呆住了的小脸蛋儿。

    “我不介意。”

    “可是国家介意。”白曦急忙说道。

    “先举行婚礼,证儿以后再领。”金老太也在一旁急忙说道。

    这祖孙两个是很怕白曦以后幡然悔悟,撒腿就跑的节奏。

    趁着白曦还是恋爱脑,没有认清金总的真面目,一定要把婚事给真正定下来!

    金老太都有点儿急了。

    “可是……”

    “都交给我,你只要结婚的时候出场做新娘子就好。”金卓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见她迷迷糊糊地就点了头,一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被忽悠得昏头转向的样子,越发地温煦可亲,看起来就像是邻家大哥哥一样儿可靠,只差叫白曦摁手印儿把自己卖掉交给自己。

    不过这样开心的事,当然要叫全家都知道,金总给金蓝和金铭都打了电话,叫家里人晚上都回来,作为对白曦的重视。

    他要重新介绍白曦的身份。

    作为他的妻子,金家的一份子。

    白曦觉得金卓的心意叫自己心里酸酸涩涩的。

    那是一种很甜蜜,很开心,甚至都叫自己无法形容的幸福和温暖。

    因为想要重新介绍白曦,金卓今天都没有去工作,而是留在家里,等金蓝一进门,金总看见白曦一下子坐得笔直,有些紧张起来,挑眉,警告地看了金蓝一眼。

    金蓝默默地收回了揶揄的表情,只露出恭喜。

    “鬼鬼在医院陪宁轩呢。”其实说起来,白曦是金蓝以后的嫂子了,不过白曦一想到短发美女管自己叫嫂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抿了抿嘴角,见金蓝并不介意自己的嫂子比自己还小了这么多,不由小声儿说道,“蓝蓝姐,我不是有意的。我就是真的很喜欢金总。”她看起来很紧张,金蓝都觉得自己有点太坏了。她早就看出来她哥的险恶用心了,却没有告诉白曦。

    “我不生气,我觉得很开心。小曦,我很喜欢你,难道你不愿意和我们做一家人么?”

    “怎么会!”白曦的眼睛瞪圆了。

    “我大哥喜欢你,我们全家也都很喜欢你。你没有做错事,也不需要对我道歉。相反小曦,或许是我该对你说。”

    白曦看着金蓝认真的眼睛,一下子就明白了。

    “你也是为我好。”

    “那一开始把你骗进金家,也是我的错了。”金蓝笑眯眯地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看着这个小大嫂滚进自己怀里和鬼鬼一样儿撒娇,金卓刚才去厨房了,这才满意地抱住了白曦柔软微冷的身体。她一边抱着白曦,一边又好奇地问一样很欣慰的金老太,“二哥呢?这么重要的一天,他不会还要夜不归宿吧?”她和宁轩腻歪到了晚上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好么?

    可是金铭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之前电话里答应得好好儿的晚上回来,现在还不见人。

    金卓和白曦宣布正式交往,都敢不回来?

    是不是想死?

    就在金蓝觉得金铭大概要过不去今年这个夏天的时候,金卓专门买给白曦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刺耳的铃声。

    白曦接通,就听见金家二少战战兢兢又努力压低唯恐被听见似的的声音了。

    “大,大嫂,粉红恋人酒店,你,你快来……有鬼……”

    他紧张得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白曦沉默了。

    夜路走多了,二少翻车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