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6.总裁,请留步(十六)

146.总裁,请留步(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她蓝蓝姐沉默着点燃了一根烟。

    她的表情非常复杂。

    在金总温煦的目光里, 金蓝垂下了头。

    “大概是……有的吧。”

    这一下儿,就连宁轩的目光都落在爱人的身上了。

    他微微挑眉, 看着一脸复杂,几乎要怀疑人生的恋人。

    谁遇上这么一个讨厌的大哥, 都要怀疑人生。

    普通人都羡慕有钱人家的女儿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谁知道,有钱人家的千金, 遇到这种倒霉大哥, 也会想着恨不能重新投胎的。

    “蓝蓝姐,你都忘了?”

    “多大了还听童话故事!这样不对!”金蓝是个短发飒爽的美貌女人,看起来就不是走白曦这清汤寡水缺智商路线的,此刻哼了一声,抬头看了看金卓慢慢地说道, “这件事太羞耻, 大哥, 我也希望你忘掉。”

    什么灰姑娘的, 金家大小姐就从小儿没有听说过,如果叫她给白曦讲一讲什么沈家少夫人和外头小白花儿为了一条祖传项链儿大打出手血撕无极限什么的,还是谁谁谁叫私生子勾搭上了某某某国际高管……这倒是能滔滔不绝的。

    童话故事……骗骗小女生的啦……

    金蓝心酸地发现,自己竟然都没有看过灰姑娘!

    她的童年和少女时期, 到底都缺失了什么?!

    白曦默默地看着她蓝蓝姐给自己加戏。

    不过对于美女姐姐,白曦还是格外有容忍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沉稳的金卓, 抿了抿嘴角还是坐在了金蓝的身边, 今天想要陪金蓝一会儿。

    金卓看见她安安稳稳地坐在她蓝蓝姐的身边,又冷酷地给了一个眼神,叫这妹妹可别说走了嘴。如果从她的嘴里叫白曦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给妹妹讲过童话故事,他非揍她不可!用充满了血腥味道的目光警告了一下埋头吸烟,目光沧桑的妹妹,金总离开了医院,直奔书店。

    书店今天遭遇了史上最大客户。

    儿童读物被席卷一空。

    金总满意地带着大批儿童读物去了公司。

    他忙。

    不过白曦也很忙。

    宁何被吓崩溃了,撒丫子就跑了,并且回到了家里,就跟担心自己状况的宁父宁母说了自己遭遇到了什么。

    宁父顿时大惊。

    “你说医院见鬼了?”他从前还不是很在意这个,可是当白曦横空出世,救了他的儿子,宁父就对这些神神鬼鬼的格外敬畏一些。他也给沈家打了电话,知道有大师出手,花了很多钱才把那个阴秽给送走了,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也发颤,急忙握住了宁何冰冷的手急切地问道,“那你大哥呢?你回来了,你大哥有没有事?不行!我得把你大哥给接回来!”

    他把长子从小当成继承人给养大的,任何一个宁家人,都比不上长子重要。

    看着他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安危,而是去关心宁轩去了,宁何的心里就跟被冰水给泼了一遍似的。

    他怔怔地看着父亲母亲都惊慌了起来,叫车就要去医院。

    “父亲,大哥没事。白大师在。”他忍着心中的心酸急忙说道。

    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叫他的心里莫名的难受。

    其实从前也是这样,宁父虽然在物质还有教导上从未疏忽过他,可是这种看重,却永远都比不上他的大哥。

    有宁轩在的地方,没有人能看得到宁何的身影。

    他习惯了被遮挡在兄长的阴影之中,可是如今却开始不服气起来。

    大哥也同样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一定叫他要落后于大哥呢?他也是海外归来的高材生,也是被人尊重,被人敬畏的有能力的人,如果给他宁轩一样的舞台,他半点都不会比大哥逊色,只不过是……他没有这个机会而已。

    想到机会两个字,宁何的心里就如同有一把火在燃烧,在宁父摆了摆手不说话,只是带着宁母要去医院,他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我陪父亲母亲去。”

    “你不是见鬼了么?”宁母自然是关心儿子的,急忙问道。

    “可是大哥更重要。这还是大白天,母亲,我们把大哥接回来才安心。”宁何看起来,就完全是个懂事的弟弟。

    宁母显然也被感动了。

    宁何从小就是听话乖巧的,她也想着,两个儿子这样兄弟情深,宁轩以后会代替他们,好好儿照顾宁何。

    宁何显然也会一生都维护兄长。

    “那也好。”她觉得宁何很好,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她匆匆地赶到医院的时候,白曦正在和鬼鬼一块儿看着蹲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样的阴秽。

    这阴秽也蛮倒霉的,平常的时间就躲在医院的伸出散发一些厉鬼特有的凶悍之气,维持着自己医院五楼厕所之王的尊严,可是谁知道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比自己更强大的鬼鬼,一言不合就抓着他的头发塞进了隔壁的豪华病房,叫他大半夜的还要加班。

    面对这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厉鬼大佬,阴秽也觉得痛苦坏了。

    阴秽就没有鬼权了?凭什么叫他一晚上专注地看着一个脸色扭曲声音尖锐疯狂的大男人?

    还只能看不能吃,这真是太过分了。

    看着这厉鬼抱头,委屈巴巴的,白曦嘴角抽搐地看鬼鬼一眼。

    小鬼小脸儿惨白,没有血色,阴冷阴冷的,抬头,一双漆黑的没有眼白的瞳仁眨了眨,歪了歪头。

    宁轩正心情不错地翻看对面电视上的节目,给鬼鬼调喜洋洋频道。

    “怎么不找个女鬼?”这年头儿女鬼才吓人呢。

    小鬼又歪了歪头。

    对于美女姐姐他一向都另眼相看,当然,遇到了美女女鬼,他也舍不得叫人家一整晚看宁何那张茄子脸辣眼睛是不是?

    不论是人是鬼,美女都是应该受到保护和爱惜的。

    白曦觉得小鬼可惜了的。

    她家鬼鬼如果能多长个四十厘米什么的,没准儿还能混个鬼界贾宝玉当当。

    鬼鬼又歪了歪头,坐在了他姐夫的身边,又巴巴儿地去看那美滋滋的鸡汤。

    他姐夫很真心地在那阴秽嫉妒的目光里熟练地倒鸡汤给小舅子喝,温煦地说道,“阿何看起来不会再回来了,鬼鬼,你放它走,它看起来很怕。”见鬼鬼有些迟疑,抱着自己最近似乎圆润了一点的小肚子,眨着眼睛看着自己,宁轩就觉得小舅子很可爱了,露出了一个斯文温和的微笑,和气地说道,“它有味儿。”

    厕所之王什么的……就算是闻不到,可是心理上接受不了啊!

    这不是还喝鸡汤呢么。

    宁家大少爷表现出一副很不屑厕所之王的表情。

    可是白曦觉得这过分了啊,不能因为人家的办公地点是厕所,就看不起人家。

    好歹是厉鬼,厕所里的厉鬼,都没看过恐怖片儿咋地?

    这真是一个鬼听到都会沉默的话题。

    金蓝坐在一旁正在看着电视里的喜洋洋智斗灰太狼,听到这里,满腔的对于厉鬼的畏惧都没有了。

    她突然觉得……这些鬼物,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见她美艳的嘴角轻松地舒展开来,宁轩的眼里多了几分笑容,觉得这踩着厉鬼给自家恋人缓解一下恐惧的心情还是很划算的。

    他一点儿都不担心被这些厉鬼找上门,反正他靠山很大,不想被鬼鬼给吃掉,总是要默默地忍受是不是?他并不是天生的阴阳眼,当然看不见鬼鬼之外的厉鬼,白曦却看见那蹲在地上的厉鬼一双苍白的没有血色的手猛地抱住了看不见脸孔的头,好像哭了。

    “姐夫,你别说了。”太欺负鬼了,白曦都看不下去了。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恶意。”宁家大少的嘴角斯文温柔,如沐春风。

    信了他才是见鬼。

    鬼不信,更加缩成了一团。

    白曦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

    她可怜地看着因为性别歧视而遭受了这么多不公平对待的厉鬼,试探地问道,“昨天你辛苦了,要不,我送你回厕所呀?”

    她话音刚落,就觉得阴风一阵呼啸而去,那厉鬼身影都模糊了,扑向门口显然不想和这些连鬼都欺负简直没有半点人性了的坏蛋们在一块儿了。他冲出去的时候很不巧,正撞见房门开了,宁父宁母打开门匆匆地进门。在白曦善良的目光里,门口的厉鬼垂头,凌乱的头发遮住了脸,垂头站到门后让路,等大佬的父母先进去。

    宁何走在最后,走过门口的时候,就觉得突然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门口。

    门后,一个男人的虚影,垂着头无声而安静地站在那里,仿佛站了天长地久。

    他一动不动,仿佛是影子,又仿佛是……

    宁何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心中激烈地跳动,可是在一瞬间的恐惧之后,突然心中生出狂喜。

    这鬼竟然真的到了宁轩的房间!

    没有害到自己,所以他现在在宁轩这里,是想要做什么?

    一瞬间,宁何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不能叫宁轩离开这间病房。

    只要他大哥留在这个病房里,哪怕今天不会,可是终有一天,这个几乎把他吓死的鬼,会无声无息地杀死他的大哥。

    这可比去找一个大师,冒着会被大师出卖的风险诅咒他大哥来得简单多了。

    脚下顿了顿,哪怕浑身汗毛都竖起,宁何的目光努力不要去看那随着病房的门慢慢地关上,展露出的门后的那个男人的样子。那个男人垂着头,头发遮着脸,看不见面孔,透着叫人浑身发麻的寒气,飘荡笔直地竖在那里。

    他什么都不做,只要站在那里就会引发人的激烈的恐惧,哪怕宁何曾经见了一整晚这样的造型,可是还是觉得很怕。他闭了闭眼,忍着心中的畏惧,慢慢地走进了阳光普照,看起来温暖光明的病房里。

    他站在宁轩的床边,若无其事地回头,看见那个人影不见了。

    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瞬,他又垂了垂眼睛。

    “阿轩啊,你昨天晚上真的很好么?”宁母顾不得和儿子寒暄了,急忙握住儿子的手,只觉得这温度怡人的房间里,儿子的手冰冷得就仿佛一团冰,顿时心里咯噔了一声。

    她觉得宁轩的体温有些太低了,忍不住问道,“你这手怎么这么冰?”她看见儿子的桌子上放了三只小碗,对面的墙上,演着喜洋洋,不知怎么回事,就觉得一种叫人毛骨悚然,又说不出哪里怪的异样感油然而生。

    “没什么,刚才我洗了手。”宁轩就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跟自己拉手,歪头,不去看脸的话就特别可爱的鬼鬼微笑了。

    他笑得很镇定,也并没有什么异样,宁母也就相信了。

    至于三只碗,大概是其中一个是给白大师的吧。

    其实白大师一滴鸡汤都没吃上。

    白曦和金蓝也一块儿露出了茫然的笑容。

    “你弟弟说这医院闹鬼。”宁母以压低了声音,仿佛真的唯恐惊扰了阴秽一样,对宁轩低声说道,“阿轩,要么咱们还是回去修养。家里又不是没有私人医生,而且家里的环境,可比在医院强多了。医院里照顾你的只有蓝蓝,我和你父亲都不放心。”她倒是真心关心自己的儿子,宁轩一愣,就笑着摇头说道,“您不要听阿何乱说,医院里咋么可能有鬼。”

    坚定的唯物论者宁家大少摆出一副不相信任何牛鬼蛇神的庄严笑容。

    “可是……”

    “如果有鬼,为什么只有阿何看见了?他大概昨天被金总打坏了头,有了幻觉。”

    宁愿被打成脑震荡,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宁何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他大哥这个说法。

    一般在恐怖片里死不承认世上有鬼的,都是第一个被炮灰的。

    “也许大哥说是真的。母亲,我也没看清,现在想想,或许是头疼的原因。”既然宁轩自己都不愿理离开医院,宁何当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一边走过去安慰犹豫不安的宁母,一边下意识转头,却看见自己的身后,白曦正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这个看起来很单纯,一看就是江湖新鲜人的女孩子,穿得干净素雅,脸上的笑容却充满了一种叫人心生复杂的意味。

    就仿佛宁何心底的任何想法,都被她看在眼中。

    他的那点阴暗,在她的眼中无所遁形。

    “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宁母轻声说道。

    “真的没事。而且就算有事,还有白大师。”宁轩侧头,对白曦微微一笑。

    白大师迅速地进入了工作状态,威严沉稳,超然世外。

    “我最近雇佣了白大师在医院看护我。”宁轩继续说道。

    白曦就愣住了。

    她姐夫怎么还“雇佣”起她来了?

    “雇佣?”宁父也被这个词给震撼了一下。

    “虽然白大师和蓝蓝感情好,她们都说不要客气,可是父亲,我觉得占一个小姑娘便宜,这有点无耻了。”宁轩温煦地看着宁父宁母,看见他们目光闪缩了一下,就知道这两位真是把白曦当成免费保镖了。

    这种事儿就不能开口子,不然有一就有二,今天白曦免费帮了他,下一次宁家的事儿就没完没了,一旦白曦要收钱,没准儿宁家还要觉得白曦过分。他温煦地提点说道,“白大师救了我的一条命,这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咱们总不能当做理所当然,是不是?”

    “你说的对。”宁父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他觉得有点失望。

    “所以,这是小曦你应该得的。”宁轩从一旁的钱夹里取出一张支票,写了金额,放在白曦的手上。

    修长的手把支票送到了白曦的手心。

    白曦和鬼鬼的小脑袋在支票上空汇合了,一块儿拼命地数上头的零。

    七位数哇!

    “这是行业价。”白曦觉得自己成了小富婆,往后买馄饨,也可以买六碗扔三碗了。

    鬼鬼也摸摸自己的小肚皮。

    他也觉得自己可以吃点儿好的了。

    “姐夫,你真是个好人。”白曦就觉得,就算不为了给宁河添堵,她也愿意救下宁轩的。

    多么可爱的姐夫呀。

    鬼鬼已经去拿自己鬼气森森青白的小脸蛋儿,去蹭笑眯眯的宁家大少爷的脸。

    宁轩露出几分纵容,叫鬼鬼趴在自己的怀里,拿小胳膊抱着自己蹭来蹭去。

    金蓝嘴角抽搐了一下。

    白曦却露出几分感慨,凑到金蓝的身边去嘀嘀咕咕。

    “蓝蓝姐,我觉得姐夫往后一定是个好父亲!”

    金蓝干笑了一声。

    宁轩这玩儿命地刷她家里人的好感,简直就是她不想嫁给他,也得叫金家人绑着嫁给他的节奏。

    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大哥和恋人都是心机男,这日子真的过得很艰难了。

    宁轩半张开手,由着鬼鬼和自己玩耍,温和地微笑,看了一眼郁闷地拼命忍住才没有再抽根烟的金蓝。

    他哄了不舍的宁父宁母走了,又笑呵呵很和气地和白曦鬼鬼一块儿过儿童快乐时光,等到金总总算是把童话故事书看完接了白曦回家,晚上推开白曦的房间门,就看见小姑娘正抱着一张支票在床上打滚儿。

    看见他走进来,白曦仰头露出一个快乐的笑容,“金总!姐夫真是个可好可好的人!我真的好喜欢他呀!”她挥着支票,眼睛亮晶晶地对金卓说着宁轩是怎样怎样和气,人特别好。

    金总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