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5.总裁,请留步(十五)

145.总裁,请留步(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够了啊。”

    金总简直要拿不稳家庭和睦这剧本了。

    他特别想揍金老太。

    “你别讳疾忌医啊。”金老太是真的担心大孙子的身体了。

    白曦嘴角抽搐, 坐在一旁, 努力用纯洁的目光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明白。

    “这个你就不要喝了。”金老太一边给孙子递过去, 一边对白曦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喝了也没用。你哥喝就行。”

    这么重口味的话,就叫白曦很尴尬了。她小小地咳嗽了一声, 含糊地点了点头埋头吃包子不敢去看金总那张隐忍的扭曲的脸。飞快地吃了包子,她就上楼去画符静心, 不大一会儿,金卓推开她的房门走进来,脸色压抑, 也不知道喝了那王八汤没有, 看见白曦正整理着桌上的符纸,对白曦说道, “我送你去医院。”

    “你不要工作的么?”

    “送了你我再去工作。”金卓掐了掐白曦的脸。

    白曦忍不住想要笑一下。

    她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把画好的符纸都塞进背包里,她背起了小包包,就和一个学生妹一样儿,跟着金卓就往外走。

    金老太用慈祥担忧的目光看着金卓的背影。

    白曦觉得金总的表情非常耐人寻味。

    “家里真好。”和金卓坐在车子里,白曦看见金卓侧头挑眉, 就小小声地笑着说道, “家里热热闹闹的,感情还都这么好。”别看金卓总是跟家里人打打闹闹的,可是金卓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 对家人也很好很好的男人。

    就算是金蓝口口声声嫌弃金卓, 也更像是幸福的抱怨, 而不是真心的讨厌这个哥哥。白曦喜欢这样温暖的家庭,她的心里有些感慨,看见男人哼笑了一声,红着脸说道,“我也很开心。金总,你对我真的也很好很好。”

    她觉得自己最幸运的事,就是被金卓捡回了家。

    她一无所有,可是金卓却给了她一个新的,可以依靠的避风港。

    女孩子漂亮清澈的眼,在透进车窗的淡淡的光线里,晕染出了叫男人心中宁静起来的柔软。

    金卓抬手,把白曦揽在怀里。

    “蓝蓝姐也是这样被抱着么?”

    “不是。只有你被这样抱过。”金卓的声音有点低哑,并不清越,可是好听得厉害。

    他的身上还有淡淡的香烟的味道,白曦也觉得很好闻。

    她满足地蹭了蹭金卓的西装。

    车子里变得安静了起来,白曦在这个有力的怀抱里更觉得安稳轻松,叫自己昏昏欲睡。直到到了医院,她才有些不情愿地离开金卓的怀抱,和金卓一块儿进医院。

    虽然鬼鬼不在她的身边,可是金总在,白曦也懒得去看那些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的阴秽。她和金卓一块儿到了宁轩的房间,一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隐忍而恐惧的声音,“大哥,我真的,真的没有骗你!”

    白曦的眼睛顿时亮了,急忙跑过去看八卦。

    宁何脸色苍白,病号服皱巴巴的,站在宁轩的病床前,神色惊恐,脸色惨白,一双眼睛神经质地四处看。

    惊弓之鸟,就能形容他了。

    宁轩头疼地正靠在病床上,看着大清早上就疯狂地冲进自己病房的倒霉弟弟。

    他当然知道弟弟遭遇了什么,这群坏蛋使唤他鬼小舅子干坏事儿,也没有瞒着他呀。

    鬼鬼消失的时候干了什么,他也门儿清。

    只不过这些都不能说出来叫弟弟知道就是了。

    更何况叫宁轩觉得,弟弟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不然永远管不住自己的嘴。这是得罪了心慈手软的白曦,吓唬他一下也就算了,如果下回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还不尸骨无存?他揉了揉眼角,看见白曦提着一个保温桶走过来,眼睛里都是善良,抽了抽嘴角,伸手接过了白曦给自己带的保温桶,打开了看了一眼,见是鸡汤。

    “阿何,你说的事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就在我的隔壁,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宁何昨天晚上是惊魂一夜,据说惨叫求救了一晚上,可是宁轩是真的没有听到。

    隔壁昨天太太平平什么声音都没有。

    虽然医院隔音,可是他相信如果宁何真的惨叫,自己肯定还是能够听到的。

    更何况医院里的护士们半夜也都是巡夜的,怎么都没有发觉宁何病房的异样呢?

    想到金蓝早上只吃了一点医院送来的营养餐,宁家大少很心疼的,忙着给金蓝把鸡汤倒出来,想叫恋人多喝一点。

    “大哥,我说都是真的!”宁何没有想到中心医院竟然闹鬼,想到昨天晚上在病房里发生的事,他就瑟瑟发抖,已经不敢留在自己的病房里了。

    他看见自家大哥无动于衷,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样子,手足发凉,声音颤抖地说道,“我真的,真的看见有一个男人站在我的床边上,一直看着我!”他想到午夜梦回的时候不知怎么清醒过来就看见床边站着一个男人,垂头,看不清楚面容,几乎呼吸都要停止了。

    宁轩笑了笑,心说这弟弟该知足了。

    要不是看在宁家大少的份儿上,还能只有一只鬼啊?

    不过他弟弟这病号服的裤子和上衣似乎不是一套儿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弟弟的面子,还是不要问了吧?

    宁家大少对弟弟可不是金总兄弟之间那塑料兄弟情,他是真心的呀!

    他不以为意,只叫头也不抬,免得笑出声儿来的金蓝赶紧趁热喝鸡汤补补身子。

    宁何简直要气哭了。

    他大哥为什么不相信他?

    “男鬼?”白曦站在这个时候诧异地问道。

    她一出声,宁何顿时吓了一跳,然而看清楚身边的是白曦,宁何英俊惨白的脸突然就变得亮了起来。他想起来白曦是个会驱鬼的小大师,他遇到的这诡异的事情,大哥不相信他,可是白曦是一定会明白的。

    不知道为什么,宁何的心里就生出了一种他和白曦是一国的的想法,他心中充满了期待,急忙用力点头,颤抖着对白曦说道,“没错。他,盯了我一个晚上!”

    他惨叫了一个晚上,都觉得自己性命不保。

    挣扎着冲下床想要打开病房的门,却始终都打不开,最后,他还是在天亮的那瞬间,死死关闭的房门才霍然大开。

    那个男人的影子也消失不见,他浑身寒气直冒,哪里敢在病房里呆着,急忙冲出来求救。

    “不能吧。你一个大男人,男鬼看你一个晚上做什么?这不合适吧?”白曦小声儿问道。

    她眨了眨眼睛,露出几分无辜和茫然。

    “不合适?”

    “盯着同性,不觉得太过分了么?就算是要看,医院里美女那么多,他看你一个男人不觉得没意思啊?”

    “……这不是重点吧?”宁何简直不能直视这小大师了。

    生死关头,这白大师显然还在纠结着男鬼的伦理道德思想问题呢?

    “这真的很重要啊。总是要找到理由,为什么人家看上了你。”看见自家鬼鬼正坐在宁家大少的身边,宁轩竟然也给鬼鬼倒了一碗鸡汤,仿佛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小鬼正埋头享受鸡汤的好味道呢,不去看那鬼气森森的小脸蛋,从背影看,还真的是一个小可爱来的。看见宁轩还真的把鬼鬼当成一个小孩子放在心上,一个人的真心总是能看出痕迹,宁轩能想到给鬼鬼分一碗鸡汤,还记得他,这就是很重要的心意了。

    不过鬼鬼有点缺德。

    女鬼有的是,逮个男鬼真是一言难尽啊。

    “重点是这医院闹鬼啊!”宁何高声叫道。

    他草木皆兵,只觉得自己已经不敢留在这个医院里。

    甚至,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无时无刻,都在被盯着。

    那是一种无法排解的恐怖的感觉。

    “药可以乱吃饭可不能乱讲啊。“宁何的声音拔高的瞬间,病房门正好儿被推开,今天巡视的医生和护士们走进来,听见宁何这种指控,医生的脸都黑了。

    虽然宁家是个大家族,有钱有势,可是在中心医院里造谣医院闹鬼就太过分了。这医生显然也是一个很直接的人,皱眉说道,“宁少,子不语怪力乱神。请不要因为你一时的失误,就要把责任推到医院头上。我在医院已经工作三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半点不好的事。”

    “宁少,您的病床已经重新铺过了,您尿……我们不会对外说的。”小护士小心翼翼地补充。

    这位宁家少爷显然是因为自己昨天半夜尿床,脸上过不去,非要说医院闹鬼。

    别开玩笑了好么?

    医院里会不会闹鬼,他们这些医生护士们能不清楚啊?

    他们经常半夜在医院里巡夜的,怎么什么怪事都没有发生呢?

    “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听到被曝光尿床的事,宁何顿时俊脸涨红了。

    他一向是自傲的。

    出身名门,从小就是优秀的人,顶着高材生的光环一路长大,在国外进修,作为精英回国,在家族之中也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

    他春风得意,可是却突然一下子这完美的人生就被打破了。

    打从昨天挨了金卓几脚,他的脸丢光,正在抑郁恐怕不久之后就要传言自己被金卓打断了肋骨住院却不能拿金卓如何是好,还没有调整自己的心态,自己尿床,水淹病房的事儿恐怕又要闹得人尽皆知了。

    他的双手颤抖,想到昨天半夜那诡异的事情就满心的惶恐。这一刻,他也了解了沈伯父嘴里的对于这些事情的恐惧,那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叫他战战兢兢,顾不得鄙夷地越过自己去观察宁轩情况的医生,转身看着白曦。

    “白大师,你能不能送给我一张平安符?”白曦的平安符都能把他哥从车祸里救出来,想必面对鬼,也会有很好的效果。

    那医生回头鄙夷地看了一眼宁家这位少爷。

    还演上瘾了?真当大家都傻子啊?这世上哪儿有鬼!

    小鬼正翘脚儿坐在医生的身边享受鸡汤的美味。

    “平安符?不给。”白曦对宁何露出了一个和气善良的笑容。

    宁何脸上的期待慢慢地僵硬了。

    “平安符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可能说有就有。”她摸了摸身后的小包包,面对宁何央求的,虚弱的,示弱的可怜样子,一下子就想到上一世的时候,他面对原主能够驱逐鬼物时的排斥和厌恶了。

    既然本心是厌恶身怀这些秘术的女孩子的,那又何必如今,要忍着心中的排斥想要交好呢?白曦觉得做人要有最起码的真诚,看着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宁何和气地说道,“不就是撞鬼了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再说了,张嘴就白要……我姐夫都不敢这么说话呢。”

    宁家大少沉默地听着白大师那自己当垫背的。

    摸了摸自己病号服里的符纸黄金甲,他没有吭声。

    “可是,可是我们以后是姻亲啊。”

    “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平安符。我现在没有。下个月请早,我没准儿可以卖给你一张。”

    下个月他就要凉了啊!

    宁何惊恐地看着铁面无私的白大师,突然回头,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大哥。

    “大哥,你还有没有平安符?”

    “你口口声声医院闹鬼,然后你管姐夫要平安符?你自己亲大哥的死活你都不顾了是吧?”白曦眨了眨眼睛看着脸色惨白的英俊男人,上一世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风度翩翩,都是精英的样子,从来都没有这样失态的时候。

    他的风度,似乎只有顺风顺水的时候才会存在,一旦发生了他无法掌控的事,他不会如同金卓一样沉稳犀利,仿如山岳镇住一切的气势,而是一下子就变了个模样。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宁何。

    原主对他美化得太多,也或许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

    所以,她以为他很好,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

    “我,我只是……”

    “你们兄弟睡彼此隔壁,如果有鬼,飘一飘就飘到这屋儿来了。”白曦笑眯眯地说道。

    医生背对着她叹了一口气。

    小小年纪,尽搞一些封建迷信,现在的小丫头们呐……

    大概是个中二病吧。

    作为一个医生,他清楚地知道这世上什么病都能治,只有中二病是绝症,无药可救。

    给同样笑不出来,突然发现弟弟原来是这么一个王八羔子的宁家大少检查完身体,叮嘱了几句,这医生带着人走了。

    “大哥,我不是,我没有……”

    “你不用解释了。”宁轩的心里有些失望,可是却失望不大,毕竟他也没对兄弟情抱有多大的期待,只是亲耳听见宁何问自己要平安符,他的心里难免郁闷。

    斯文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看着弟弟和声说道,“平安符,我也没有。”宁家大少撒谎得面不改色,比白大师强多了,态度非常从容,脸色非常平静,完全没有一点表演的痕迹,温煦地说道,“如果你害怕……”

    “我可以和大哥你一个病房么?”宁何的眼睛亮了。

    开什么玩笑呢!金蓝怕鬼,就算是有鬼鬼在,不会叫金蓝见鬼,可是想到房间里有看不见的阴秽,金蓝也是害怕的呀!

    宁家大少继续温文微笑,“……我会请医生给你换个病房。向阳的。”

    宁何顿时露出绝望的表情。

    “蓝蓝也在我的病房里,你一个小叔子住进来不合适。”宁轩的理由非常充分。

    宁何不说话了,沉默很久,又去看了看身边的白曦。

    他觉得白曦莫名地叫自己感到熟悉。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又叫他再一次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似乎可以更加风光,她也应该会听他的话才对。

    “你剩下的肋骨是不是也不想要了?”金总没走,看见宁何这么一个小白脸似乎要打白曦的主意,冷冷地问道。

    宁何听见他的声音就觉得肋骨疼,急忙收回目光,战战兢兢。

    看了笑容斯文温煦的大哥很久,他咬了咬牙低声说道,“我会想想办法。”既然白曦不给力,那他只好再去找能够帮助自己的高人。更何况,他的心底还有一点隐秘的心情。

    宁轩的平安符已经没有了,白曦最近画不出平安符给宁轩作为补充,他大哥现在毫无防备。

    如果再出一次意外,会不会……

    如果说宁何从前从未动过这样的念头,那么这次的车祸,简直就是叫他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

    据说有些大师,也可以作法,悄无声息地就叫人失去生命,还叫人无从查起。

    莫名的情绪在宁何的眼底翻涌,他咬了咬自己的嘴角,转身,捂着胸口走了。

    “我觉得他想要做坏事。”白曦今天也在卖力地挑拨宁家的兄弟情。

    “呵呵……”这小姑娘眼底的期待都要溢出来了,宁家大少爷觉得很辛苦。

    这种迫不及待希望自己兄弟互相扯头花是个什么情况?

    “小曦,鬼鬼昨天留在医院,你在家还好吧?”金蓝急忙在一旁问道。

    鬼鬼是白曦的役鬼,可是却留下陪她,金蓝觉得很抱歉了。

    “挺好的。”金总无声地将手压在尴尬的白大师的肩膀上,对金蓝笑了笑,关心地说道,“还是叫他留下来陪你。你更需要他。对了,”金总顿了顿,对妹妹温和地问道,“你还记得哥给你讲过的灰姑娘的故事么?给哥重复一遍,哥看你有没有忘记。”

    面对金总亲切的脸,金家大小姐:……

    见了鬼的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