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4.总裁,请留步(十四)

144.总裁,请留步(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没动, 怀疑地看着坦然地靠在床头看着自己的男人。

    金总的眼睛里带着一点点压抑,又透着一种叫人心生畏惧的神色。

    似乎下一刻,就能把她给吞了似的。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

    不好吧?

    白曦摇了摇小脑袋。

    “我不怕。”

    “我给你讲故事。”看见白曦站在一旁, 穿着很幼稚的喜洋洋的睡衣,从前单薄的时候看起来瘦瘦弱弱营养不良,这最近被金总喂养得不错,小姑娘的身段儿就算在宽宽大大的睡衣里也能看出一点起伏。

    金总的眼睛就流连在她小小的那一点起伏上, 看见白曦带着几分警惕地看着自己,默念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金总也算是时代的弄潮儿了, 当然不会错过家里人少,那小鬼也不在的好机会。

    他对白曦招了招手。

    白曦小小地哼哼了一声。

    金总口口声声把她当妹妹, 可是谁家妹妹也不可能大半夜的跟亲哥一个被窝里睡觉吧?

    她摸了摸自己尖尖的小下巴, 更加怀疑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看见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还是有一点点窃喜的。

    看来虽然小扁豆干干瘪瘪的, 也有一个金总似乎想要吃一吃。说明小扁豆也是有行情的。

    不过有点儿摸不准金卓这到底是个什么套路,她就歪了歪头小声问道, “金总, 你从前也这么给蓝蓝姐讲故事么?”大半夜的讲故事?还真的蛮慈爱的呀?白曦总觉得金蓝也不像是爱听睡前故事的类型, 却见对面,穿着棉布衬衫, 胸膛微微袒露出一点, 强壮得叫人窒息的男人还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 “她爱听。最喜欢听我给她讲故事。”

    反正金蓝也不在,想对质都没地方。

    白曦抿了抿嘴角。

    她小小地往前了一步,觉得心里有底儿了。

    这男人看起来理直气壮的,不过这兄妹情深演得有点儿过了。

    看来是想要霸占她这个小大师。

    白大师现在心里特别得意,不过本着女孩子要矜持,她就勉强地说道,“好吧。那我要听灰姑娘。”

    金总面无表情地想灰姑娘是什么鬼。

    没听说过啊!

    从小儿,金总就对这种所谓的童话故事嗤之以鼻。

    他可从来都没有看过什么灰姑娘的故事,努力地靠在床头脸色严肃,见小姑娘瑟瑟缩缩地爬到床上来,伸手把她给揽在自己的怀里,叫她趴在自己的胸口。

    小姑娘在他的胸前扑腾了一下,嘴角抽搐地问道,“金总,你也是这么和蓝蓝姐一块儿睡啊?”她就不相信这金总会那么无耻还承认,可是显然白大师小看了金总,强壮有力,在夜色之下多了几分危险意味的男人点头说道,“当然。我是个好哥哥。”

    这表演得太过了。

    白曦哼哼了一声,满意地在脸边强壮的胸膛上蹭了蹭。

    好了,知道金总对她图谋不轨,她也就放心了。

    可算能赖在金家,拿一张长期饭票,再也不需要饿肚子了。

    心里偷笑,她觉得自己赚了。

    这年头儿大家生活都不容易,大师们也时刻面临着吃不上饭的窘迫,这个时候金总横空出世,想要养她,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她当然愿意了!

    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儿,别把金总给吓跑了。

    “今天天晚了,你白天在医院也很累,早点睡。明天我给你讲灰姑娘。”话说金总真的是很郁闷,明天还得补习一下灰姑娘是何方神圣。

    虽然他也知道灰姑娘似乎代表着一类很幸运,麻雀变凤凰的女孩子,可是具体内容他不知道,还是要好好儿地学习一下的。见白曦点头,趴在自己的胸口,她小小的瘦瘦的,趴在他的身上一点重量都没有,似乎很信任他,相信他真的把她当妹妹看,竟然就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她的气息很微弱,看起来有点可怜。

    叫人看了,都会心中柔软,生出几分爱惜来。

    欺骗这样的小姑娘,都会叫人良心发疼。

    不过金总没良心这玩意儿,垂头看着外面一点月色照在白曦白得透明的侧脸上,她睡得很安静,一双小爪子也趴在他的胸口,就像一只软软的小兽一样,半点都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

    看着这样小小一团的女孩子,金卓的呼吸急促了几分,只觉得身体都硬邦邦的发疼,忍不住抬手拿拇指在女孩子柔软的嘴唇上轻轻地揉了揉,入手的柔软和一点温热湿润,叫金卓的眼底变得更加深邃。

    他许久之后,仰头,面无表情。

    这真是……白曦对他的信任,竟然叫他下不去嘴。

    比起身体的欲望,更叫他心满意足的,竟然是白曦对他的信任。

    他只要想到如果自己做错一些事,就会打碎白曦的信任,叫她用失望的目光看着自己,就觉得自己一点都动弹不得。

    无奈地看着自在地,没心没肺地自己睡了的女孩子,金卓想要点根烟,却还是没有,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揽着白曦睡了。

    他一晚上都睡得很不踏实。

    白曦是个很乖的女孩子,就算是睡着了,也老老实实地保持着一个姿势睡觉,也不打滚儿,也不折腾,金卓不过是夜里给白曦盖了一件薄薄的毯子,给这小姑娘调高了一点房间的温度。白曦似乎很喜欢冷气,这个房间的温度被她调到了十四度。金卓有点担心她的身体,往上挑了一两度,还准备调更高一些,就听见睡梦里的小姑娘哼哼唧唧地又开始撒娇,似乎不乐意了。

    她觉得热了,还踢被子。

    金总:……

    看着抱着自己小小地蹭了两下的女孩子,他只好又把温度给调低了。

    小姑娘开心了,睡着觉还哼哼唧唧似乎很开心。

    这晚上金总就很累了。

    每次这小东西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金总都想把她给就地正法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白曦觉得睡得特别安心,她张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睡在男人的怀里,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嘴里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只咬在嘴里。

    他看起来不知道醒过来多久了,白曦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又觉得有点儿失望,都怀疑这金总是不是真的有难言之隐啥的。不然怎么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睡在他的身边,他竟然还能当柳下惠呢?怎么就不嗷呜一口把她吃掉呢?

    不吃掉她,白大师怎么找借口赖在金家呀?

    白大师今天依旧心机满满。

    “你醒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嗯。”白曦短短地应了一声。

    她努力维持着自己小大师的威严,从金卓的怀里爬出来,翻身,往床下爬。

    男人沉默地靠在床头没动。

    此情此景,特别像是那啥啥之后,男人就吸着一根烟跟她来一句“昨天的事,希望你都忘记!”什么的。虽然看了好几天喜洋洋,内心已经被升华得无比纯真,可是白曦还是看过很多的霸道总裁的套路的,一下子就想到这个熟悉的剧情了。

    不过在她呆呆的目光里,金总什么都没说,只是咬着香烟沉默,很久之后,才侧头对有些紧张的白曦温煦地,慈爱却有些僵硬地说道,“今天晚上我给你来讲故事。”

    看来这总裁对自己还是觊觎的,白曦放心了。

    “好呀。”

    “去洗漱吧,该吃饭了。”金总温和地软化着自己英俊的脸。

    白曦点头,走进了一旁的卫生间里洗漱,趁着小姑娘不在,金总霍然起身,单薄的被子落在地上,男人垂头沉默地看着一个大清早上精神抖擞得几乎不能掩饰的地方很久,看见白曦没有发现,这才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到了门口打开门要回去洗个冷水澡。

    “你怎么在小曦的房里?”金老太昨天好孤单,连鬼孙子都没回家陪自己,睡得不开心,今天醒来得特别早。她正想过来跟白曦一块儿去看动画片,就看见大清早的,大孙子从白曦的房间里无声地走出来。

    这男人穿着的还很单薄,听见自己的声音霍然回头,却只是冷笑了一声,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金老太一眼就看出不对劲儿了,眼睛都兴奋得张大,顾不得什么动画片了,急忙跟着孙子一块儿去了他的房间。

    男人直接走进浴室去洗澡,传来花花的水声。

    金老太就在外面转圈儿。

    很久之后,短短的黑发上滴落着冷水的男人走了出来。

    金老太以与年纪不相符的速度冲上来,目光炯炯。

    “你是不是喜欢小曦?”

    “嗯。”金总把干净的衬衫穿在自己的身上,一边系领带,一边平淡地点头。

    他看起来不想多说,可是金老太顿时亢奋了。

    这真的太不容易了。

    大孙子这金家地产的当家人,这都岁数儿不小了,可是这么多年,一点儿想要成家生孩子的意思都没有。这就叫金老太抓瞎了。

    她就三个孙子孙女儿,孙女金蓝不用说了,想也知道,如果不是这回车祸,她就算是喜欢宁轩得不得了,可是要愿意结婚也不知道猴年马月。二孙子金铭,自称行走的荷尔蒙……不过金老太就觉得这孙子花花公子都算不上,就是个看见女人就腿软的货,听说不想结婚,不然不得为一株桃花放弃整个桃花林呐?

    如果大孙子也不结婚,她啥时候才能抱上曾孙?

    金老太正发愁,没想到一个小大师从天而降了。

    这大孙子明显是动了心,千方百计把人家给骗回家养得白白嫩嫩的。

    她很喜欢白曦的善良和真诚,还有愿意耐心地陪伴老人,一点儿都不会觉得老人很烦,虚伪地面对她。

    金老太也不怎么在意白曦的身世。

    其实父母双亡的孤女……这不是更应该有人加倍疼爱她才对么?

    “那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金老太就等着孙子点头,就立刻拉着这两个去结婚!

    “没有。”

    金总的回答就跟一盆冷水似的泼到了老太太的头上去。

    老太太笑容渐渐消失了。

    她怀疑地看了看大孙子的身体。

    “你是不是……”她犹豫了一下。

    “我身体很好!”反正白曦也不在房间,金总的心里哪儿还有什么见了鬼的祖孙之情!他冷笑了一声,看着失望透顶的老太太眯着眼睛说道,“别坏了我的好事!不然……你就抱不上曾孙了!”

    这个威胁特别无情无义,金老太绝望地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是白曦对自己最孝顺了。她看着似乎身子骨儿有点儿虚却死都不肯承认的大孙子,步履蹒跚,背影凄凉地往门口走。

    “我只是想提醒你,小曦这么可爱,招人喜欢着呢,你可别被人挖了墙角。”

    白曦纯善真诚,还乖乖的很孝顺老人,这是多少人家希望得到的好媳妇儿哟。

    金总顿时就想到昨天医院里那个被自己踹骨折了的小子了。

    他的脸一黑。

    不过,想到白曦对自己倒是有一点与众不同,更何况睡都睡过了……金总有些无耻地觉得,自己在白曦的心里应该是与众不同的。

    心情各异的祖孙两个没什么好说的。倒是白曦,今天穿得很素雅的小裙子下楼吃早饭。看见金总和金老太对坐在饭桌上彼此默默无语,她歪了歪小脑袋,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来乖乖地说道,“奶奶早安,金总早安。”

    她还叫“金总”呢,金老太就瞪了对面不争气的孙子一眼,招手叫白曦坐在自己的身边笑眯眯地问道,“昨天休息得怎么样?小曦呀,奶奶还是要谢谢你。”

    她虽然喜欢宁轩,可是也没有为了宁轩谢白曦这么真心的地步。

    她谢的是白曦同样救了金蓝一命。

    听说车祸现场很凶残,金蓝就算是被救下来,也绝对不会毫发无损。

    “没什么,蓝蓝姐也是我喜欢的姐姐呀。”白曦笑了笑,看见餐桌上什么都没有。

    “我叫他们炖点汤,所以一会儿再吃早饭。”

    看见白曦懂事地点头,金老太不由感慨地说道,“还是小曦你乖了。你看看小铭,再看看你卓哥。”倒霉玩意儿金家二少可算是放飞了,就跟脱了牵引绳儿的哈士奇似的癫狂地去夜生活,昨天半夜迷迷糊糊地打电话说和几个狐朋狗友去狂欢,据说三两天也不能回来。至于金卓,就更不用说了。看见白曦对自己一笑,可乖了,金老太满心的疼爱,还拉着白曦的手问,“鬼鬼什么时候回来呀?”

    没有鬼鬼的日子,老太太吃饭都不香甜了。

    “鬼鬼在医院呢,蓝蓝姐有点怕,我也觉得鬼鬼在医院能叫蓝蓝姐安心。”

    其实就是给金蓝壮胆。

    医院怪谈虽然多,不过哪儿那么多危险。

    虽然有阴秽,不过人与阴秽井水不犯河水的,大部分怪谈,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就算金蓝没有鬼鬼陪着,也啥事儿都不可能有。

    不过把小鬼留在那里又不会叫白曦掉块肉,为什么不叫金蓝更放心一点呢?

    “那就好。”金老太关心地问道,“你去今天还医院么?”

    “去!”

    “那就替我给你蓝蓝姐还有姐夫带点儿鸡汤,补补身子,也压压惊。”金老太迟疑了一下,就低声问白曦,“小曦,你觉得你姐夫这次车祸,会不会是……”

    她觉得这车祸太突然了,宁轩是宁家的继承人,这世上古古怪怪的事情那么多,她不得不在心里犯嘀咕。白曦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才诚恳地说道,“我不大会看相,如果是会相术的大师,多少能看出一些。就比如姐夫从前是什么面相,突然有了横祸,又是什么面相,是犯小人还是什么的……”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小曦,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看见白曦似乎因为自己没有帮上什么忙有些愧疚,金老太急忙安慰她。

    “不过,我留给姐夫很多的平安符,可以保证他的安全。如果之后还有这样的横祸,那我觉得,大概就不是偶然了。”

    白曦也不能从上一世推断出宁轩到底是不是被人有意给害了。

    不过若真的有人做这样的事,那狐狸尾巴终有一天会露出来。

    一次是意外,两次就不是了。

    “你也别只想着他,你姐夫自己不是吃素的,又有平安符,你就不要担心了。”

    金老太就不要白曦往自己的身上大包大揽。

    她心疼白曦这股子单纯劲儿,谁对她好,她就恨不能挖心掏肺,急忙说道,“吃早餐,吃早餐……”

    白曦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儿,笑呵呵地点头,享受着金老太对自己的心疼,就看向对面。

    金卓不知道听了多久,正专注地看着她。

    他的眼底陌生又叫人战栗的暗潮,叫白曦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自己的身子,下意识地就胆怯地避开了他的视线,落在了佣人端上来的清粥小菜包子上。

    正中间,还有一个大大的汤盆,散发着很香的气息。

    “快吃快吃。”金老太已经主动去给她突然黑了脸,杀气纵横的大孙子舀汤了,关切地说道,“多喝点,补补!”

    白曦一双小爪子扒在餐桌变化,惊呆了。

    大清早上喝王八汤……

    ……金总确实得补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