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3.总裁,请留步(十三)

143.总裁,请留步(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总的肯定叫大家很尴尬了。

    一转眼弟弟就被揍趴下来。

    奄奄一息中。

    宁家大少在兄弟之情的敦促之下,挣扎地抬起身体艰难地看了一眼。

    “平安符大概都救不了阿何了。”他看完了, 压低了声音对金蓝耳语。

    金蓝……

    她真的没有看错人。

    她哥和宁轩都是王八羔子。

    “小点声, 伯父伯母还在。”宁轩这看起来也太幸灾乐祸了。

    宁轩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遗憾的口气, 一定比不上弟弟们看见自己还活着的失望。

    看宁何方才那小模样儿, 他都觉得心疼极了弟弟……做哥哥的没去死,真是对不起了呢。

    压低了眼神,宁轩的眼底带了一抹冷淡。

    他并不在意弟弟们的野心, 宁家这样的家庭, 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兄友弟恭, 他从小儿就有觉悟, 弟弟们会觊觎自己继承人的位置, 也有心胸来包容这些弟弟们的野心。

    毕竟,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无可撼动,弟弟们自然会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 不敢忤逆自己。只是他不悦的是宁何的蠢。他甚至都看不出金卓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也看不清楚白曦对于金卓心里的定位, 急功近利,还没有说中重点。

    就算他想要看重提拔宁何, 可是宁何的表现对于宁轩来说,是不合格的。

    “怕什么,父亲母亲也顾不上我。”

    宁何在急忙冲进门的护士们的急救之下, 艰难地喘出一口气来。

    宁母颤抖地给他掀开上衣, 就看见几个清晰的大脚印, 淤青,狰狞,看起来叫人感到畏惧。

    有一个小护士伸手轻轻摁了摁宁何的胸口,宁何顿时发出一声闷哼,豆大的汗珠儿从头上滚落,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大概骨折了。”小护士青春逼人,漂亮可爱,对宁母怯生生地说道。

    显然白衣天使们也想不到,这样的高级病房里,一声惨叫就出了一个病号啊。

    金家二少看着宁何的惨状,都没有心情欣赏护士小姐们可爱的脸,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他哥幸亏还没有这么揍过他。

    他一下子又相信亲情了。

    虽然宁何不是长子,也不怎么受重视,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看见他被紧急进门的医生护士们抬上了病床推走了,宁父眼角乱跳。

    看见宁父的脸忽青忽白,明显的压抑着心中的激荡,金卓嗤笑了一声,正要说点儿什么再嘲讽一下,却听见怀里的女孩子突然小小声地问道,“他是不是真的骨折了?”

    看见宁父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白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金总跟大家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我的本事有限,更何况大师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位沈先生,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钱的。这样的有钱人什么大师请不来呢?只要花够钱,那大师比我这个半吊子强得多。而且……”

    她羞涩地笑了笑。

    “我也不想抢人家的生意。”

    白曦其实觉得原主上一世的重伤蹊跷得很。

    原主不说自己受伤的灵符,就说鬼鬼。

    鬼鬼是厉鬼,实力非常强悍,在无数的危险里都能把原主保护得好好儿的。

    可是原主却在鬼鬼的保护下受重伤,特别是伤到最后,竟然是失去了能够作为大师的资质。

    她怎么就觉得这里头不对劲儿呢?

    大师们也是要吃饭的,也都有行规,就比如出动一次,解决一件事之后要收到多少费用,这都明码标价,也是生活的来源。可是原主上一世为了宁何,大肆不收钱给人白干,叫宁何得到了很多的人情,可是其实也是坏了行规。

    人家有钱人有免费的了,为什么还要去花很多很多钱去请大师来呢?原主或许觉得自己是在帮忙,可是其实她做的事只怕引起了众怒,那些大师或许不会对她一个不懂事的小辈亲自出手做什么,不过……

    引导一下,叫她有个什么失误或者疏漏叫她从这行滚蛋,也不是不可能。

    白曦又不是被爱情糊住了眼睛,怎么还可能做这样引起众怒的事。

    “就算是我去驱鬼,我也不会白干,而是要按行规和标准收费的。”她看着宁父红着脸说道,“而且,我年纪小,没有那些大师们的经验和能力,请我并不划算。如果沈先生真的害怕,我想,他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也不应该只躲在房间里害怕,而是赶紧把这件事给解决掉。”她这话说得就很有道理了,就比如宁父,虽然在心里生气,可是听到白曦的解释,心里也咯噔一下。

    他意识到儿子差点儿得罪了一个最不能得罪的群体。

    就比如这些大师们,的确心胸都很宽阔。

    可是如果上杆子打人家的脸断人家的财路……

    这个……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什么的……

    “也别叫令公子再说什么‘你还要收费?!’这样的话了。不然,难道以后还要求大师做雷锋啊?”白曦更善良地提醒。

    “白大师,真的多谢你的提醒。”宁父现在都觉得金总的脚踹轻了。

    他恨不能把宁何的骨头都给打断算了。

    想想自己差点引起大师们的不满,他背后都觉得发凉。

    “没什么,都是一家人,我也是为了蓝蓝姐和姐夫的。”白曦就露出一副大家都是一家人的顾家表情。

    宁父的眼睛微微一亮,觉得自己对金蓝更加满意了。

    家世好,自己也好,还是小大师的姐姐……

    这样的儿媳,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么?

    “那就都是一家人。”宁父厚着脸皮“一家人”了,对白曦爽朗地笑道,“我就不说多谢了。”

    显然宁父已经把倒霉儿子给忘到脑后去了。

    宁轩笑了笑,咳嗽了几声,捂着胸口躺下了,顺便把病号服里的平安符什么的重新塞了塞。

    他并不是自私不愿意把保命的东西给父亲母亲。

    而是……一旦这个口子开了,那白曦岂不是要给宁家更多的灵符?

    得到得太轻松,就会叫人理所当然地伸手,一旦白曦不肯,就会叫人觉得白曦小气,反而心生怨恨。

    这就是人心。

    哪怕下个月宁轩去金氏花钱去买,他也不想叫家里知道,白曦给了自己这么多。

    这个时候,外面门被推开了。

    战战兢兢的小护士走进来,怯生生地说宁何已经从医生那里推回来了。

    他断了一根肋骨,只能留院观察。

    “就在隔壁给他再开一个房间。”宁父叹了一口气。

    “叫他在医院多观察吧,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白曦眼睛转了转,急忙说道。

    她还推了推金总的手臂,更善良地羞涩笑了,“不过,金总你对他手下留情了,真的挺好的。”

    原来被踹断一根肋骨,都是手下留情的程度么?

    宁父突然也想吸根烟。

    “我家金总可是连鬼都怕呢!”白曦骄傲地说道。

    这句话没有半点儿骗人的地方,鬼鬼还有医院里的阴秽的确都很畏惧金卓。

    可是宁父却觉得白曦很夸张。

    不过大师么,夸人也都这么与众不同,宁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似乎无依无靠的失孤少女,和有金家做靠山的女孩子真的不一样。

    白曦还是那个白曦,可是宁家人对白曦的态度,却分明变得不一样了。

    白曦目光落在身边的男人的身上,抿了抿嘴角,小声地说道,“金总,谢谢你。”

    “刚才你说我是谁家的?”金总却只听见了这句话。

    白曦的脸顿时红了。

    “我就是随便说说。”她不敢看金卓,觉得小心肝儿扑通扑通跳,因为垃圾系统为了不知名的原因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更动心一些。

    她觉得心里有什么要从波澜不惊的平静之中翻涌出来,从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叫她哪怕只要坐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就觉得很开心,就想要靠着他的肩膀美滋滋地偷笑。她的眼睛也总是能落在他的身上,在看见他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得到他的关注。

    不过,人家是把自己当妹妹来的。

    白曦垂了垂小脑袋,有些失望。

    “是你是我家的,还是我是你家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压在她的耳边,带着几分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

    这样有些沙哑,还有男人身上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叫白曦屏住了呼吸。

    “就,就是你家的也没什么不行的呀。”她小小声地说道。

    这句话其实就跟表白也差不多了。

    已经是白曦最后的勇气。

    不过,唯恐金总看出什么,她还是鼓着小脸儿小声说道,“你家的妹妹。”

    难道这个世界,要她拿“守在你身边永远做一个你喜欢的小妹妹看你娶妻生子”?

    白曦觉得这肯定是个虐文。

    她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委屈了。

    “妹妹。”金卓听着白曦有点委屈的声音,敏锐地感觉到什么,凑了凑,勾了勾嘴角低声问道,“什么样的妹妹?”

    “大哥。”金蓝觉得忍无可忍了。

    这一病房人呢,她哥想要浪,是不是先回家去浪?

    到时候这俩怎么讨论哥哥妹妹之间……金蓝觉得自己都无法直视兄妹二字了。

    “哥,你和小曦之间是不是……”在白曦茫然抬头的目光里,本身很浪,也有一双善于发现奸情的眼睛的金家二少终于从宁家高材生被暴揍的惊恐之中回过神儿来了。

    他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看见金卓揽着白曦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目光冰冷,干笑了两声不敢说话了。不过他显然也是对宁何非常讨厌的,这年头儿,邻居家的小孩都很讨厌,而且,一想到宁何方才道德模范的那样儿,金铭就更觉得这是一个伪君子。

    他想要给伪君子扒扒皮,眼睛滴溜溜也转了起来。

    一时之间,病房里突然沉默了下来。

    白曦和金铭的目光,都落在了正老老实实陪金蓝压惊的鬼鬼身上,目光殷切。

    就算金卓看不见鬼鬼,可是他一向对小鬼有几分感应,顿时就把目光扫向鬼鬼的方向。

    鬼气森森,脸色是没有血色的死白的小孩儿,就在他家姐夫怜爱的目光之下,僵硬了。

    宁轩一下子就想通了什么叫金总连鬼都怕他。

    金卓冲着空气,勾了勾手指。

    鬼鬼眨眼就笔直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哪怕知道他看不见,依旧乖巧可爱,看起来无害又单纯。

    “父亲,母亲,你们去看看阿何吧。”宁轩真是觉得他鬼小舅子可怜得不行,见家里的长辈们都走了,这才带着一些谦和的笑容对金卓建议说道,“金总,你对鬼鬼要疼爱一点。他还是个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不寻常,不过人家多乖巧呀。

    看见宁轩假笑着拉拢鬼心,金总嗤笑了一声,一双长腿交叠冷眼看向这个笑容很虚伪的未来妹夫,挑眉说道,“他是个孩子。可你不是。”

    宁家大少爷从这里面听到了威胁,果断闭嘴,并且给了小舅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他重伤中,不想再断肋骨了。

    “知道我要叫你干什么么?”金卓漫不经心地问道。

    鬼鬼乖巧地双手交叠在身前,很乖地点了点小脑袋。

    “别吓死就行。”金总虽然看不见,却相信鬼鬼肯定不敢拒绝自己,吩咐说。

    鬼鬼又急忙点头。

    金铭嘿嘿地笑了起来。

    他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医院虽然很有一些阴阳规则,不过有鬼鬼在,往隔壁塞一两个……

    白曦觉得自己如果是宁何,大概真的笑不出来的。

    那肯定老惨了。

    “要找个有分寸点儿的。别闹出人命。”白曦还在叮嘱鬼鬼,觉得自家小鬼第一次出任务,可别坏了金总的事儿。

    小鬼表示收到,不见了。

    不大一会儿,他心满意足地回来,往他姐夫的病床上一窝,不动了。

    白曦真想问问她家小鬼到底送了宁何一个什么样儿的惊喜,不过看见小鬼窝在病床上不吭声,小身子都缩成一团,似乎很疲倦的样子,就不敢打搅了。

    把人家医院里的坐地户,地头蛇给强行驱使去干坏事儿,小鬼只怕也得很用力了。

    宁家大少就沉默地看着小舅子惨白惨白的小脸儿冲着自己,正在露出一个狰狞,叫人浑身发凉的笑容。

    ……鬼鬼从不笑,一笑简直不能看。

    虽然这只是因为大概鬼鬼……小孩子么,恶作剧之后都会偷笑来的。

    不过宁家大少还是觉得这个笑容有点白日惊魂的味道。

    大概鬼鬼也知道自己笑起来不好看,还知道躲着金蓝还有白曦,笑的时候还记得把脸冲着自家姐夫。

    这份荣幸,宁家大少收下了。

    “咱们也回去吧。”金铭虽然很喜欢这小护士什么的,不过他从来都不和良家女孩儿纠缠不清的,这些小护士美女医生姐姐的,都只能看不能吃。至于那位诈尸的美女姐姐,那就更叫人胃疼了。

    在发现白曦的平安符真的格外灵验之后,金家二少的心一下子就荡漾了起来,他蠢蠢欲动,心里乱跳,捂着自己激动的心就带着几分希冀地对金卓说道,“大哥,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不要给我留饭。”

    男人的脸色陡然一沉。

    “家里只剩下你和小曦还有老太太,大哥……”金家二少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

    “玩儿得开心点。”金总干脆地说道。

    “你放心吧。”金铭顿时就松了松自己花花绿绿,看起来很花哨的衣服领子。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开心了。

    想到自己连梦里都被喜洋洋支配的恐惧,二少就很痛苦了。

    那真是看见一只羊都觉得格外眉清目秀的绝望生活。

    “晚上在外面小心点。”金卓还是叮嘱了一下。

    “大哥,你放心。”金铭除了喜欢和美女姐姐们谈情说爱,别的特别老实,也不喜欢打架,更不喜欢和人作对。他很自信的,更何况白曦的平安符给了他无比的勇气,金家二少就觉得吧,只要自己和美女姐姐们坦诚相见的时候都戴着平安符,那基本上自己安全得就跟在太空堡垒里一样儿了。

    美女姐姐们总不会有车祸现场那样可怕的伤害力吧?

    而且,金家二少狡猾地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

    白曦不肯给他桃花符……

    不过刚才白曦拼命地往金蓝和宁轩怀里塞宫中灵符的时候,二少顺手牵羊,摸了三只桃花符。

    大概率,今天能走桃花运。

    他就带着奇怪的笑容,脚下发飘地走了。

    白曦还是很礼貌地和金卓一块儿告辞。

    鬼鬼留下保护金蓝和宁轩。

    白曦有些不自在地和身边高大的男人走出了病房,下意识地往隔壁宁何的病房看了一眼。

    阴气四溢,似乎宁何房门外的灯光都变得有些阴暗了起来。

    这鬼鬼是把多少阴秽给扔隔壁去了?

    看了看现在还是白天,只怕到了夜晚宁何就得完,白曦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愿望。

    她不就是想多抓几个鬼扔渣男的床上么。

    利用原主拿到那么多的好处,还嫌弃原主跟鬼物打交道?

    真是捧着碗骂娘啊。

    想到这里,她就格外满意了。

    她觉得心里很痛快,美滋滋地仰着头凯旋一样跟金卓回了家,安慰了金老太之后吃了晚饭。

    夜深人静,白大师准备休息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她疑惑地打开门,就看见穿着黑色棉布衬衫的金总站在门外。

    “小鬼今天在医院不能保护你,我煞气重,陪你睡。”

    金总走进门,坦然地上床,靠在床头对白曦伸出手,眼底暗沉。

    “有我在,你别怕。”

    白曦:……

    怕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