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1.总裁,请留步(十一)

141.总裁,请留步(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抬头, 呆呆地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颚。

    她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都点热。

    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怎么能对自己的兄长有一点小心动的感觉呢?

    这怕不是被打断腿送到德国治疗的节奏,

    更何况, 如果金总知道自己的小妹妹竟然对他心怀觊觎, 那内心多受伤呀。

    我把你当妹妹, 你却想扑倒我什么的……

    白曦小小地哼哼了一声,握紧了男人的西装里不吭声了。

    因为她看见进门的都是谁了。

    是宁家的人。

    上一世的渣男, 正脸色发白,同样带着几分忧虑地跟在后面走进来。

    他无疑是很英俊的, 和宁轩有几分相似, 只是却没有宁轩那样浑然天成的斯文温和……换句话说就是衣冠禽兽的程度还不大合格呢。

    他也很年轻, 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套颜色很浅, 很衬托他气质,叫他看起来挺拔又温文的休闲服。他在进了病房门的时候的确是带着几分关切与慌乱的,毕竟,白曦也记得上一世他曾经对原主带着几分感慨地说起,自己对宁轩这位大哥还是充满了感情的。

    这个时候, 他还想要专心地做一个好弟弟,以后成为宁轩的左膀右臂。

    一切的野心,都是从宁轩车祸之后。

    所以,白曦正密切地看着这个男人。

    他的确是在看见宁轩只不过是骨折, 却没有更多的生命危险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之后, 白曦却从他的眼睛的深处, 看到了更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点点小小的失望。

    或许是这个男人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宁轩竟然死里逃生,这件事其实很失望的。

    为什么不失望呢?

    如果宁轩因为这件意外过世,他们这些做弟弟的,就有了重新争夺家族继承权的资格。

    白曦觉得有趣,专注地看了那个男人一会儿,金卓正冷着脸浑身带着杀气垂头,看见白曦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对面抱着宁轩哭哭啼啼的宁家人,小姑娘的目光都落在了最后面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

    金总的心里就不说是多么的不高兴了。他压了压眼角的晦涩,抬头看了那英俊的男人一眼,哼了一声对白曦轻声说道,“那是你姐夫的弟弟宁何,外国野鸡大学毕业,眼高手低,不怎么样……”

    白曦觉得金总真是把人家渣男给黑惨了。

    这是仗着她什么都不知道,硬要往人家头上泼脏水呀。

    渣男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是其实真的读的是外国很知名的大学的金融系。

    “真的么?”白曦呆呆地问道。

    “不信你问金铭。”金卓就指了指一旁正坐在一旁,一颗头压在了窗户边儿上往外看美女是不是存在的金家二少。

    “没错,是不怎么样。”对于金家二少来说,和他同岁的宁何就是隔壁家的小孩,从小儿就把只知道玩耍的纨绔子弟给甩在后面不说,还成为了他们小圈子里家长教育他们的那个榜样。

    所以金家二少最讨厌宁何这样的家伙了,反正造谣儿又不花钱,金家二少最喜欢了。他就很严肃地对白曦说道,“你别看他长得帅,其实他没准儿寡人有疾!这都二十八了,竟然从来不在外面泡吧约……”

    金总冷酷的巴掌顿时就把金家二少给扇地上去了。

    罪状有两条。

    第一,约……是能在单纯善良的小姑娘面前能说的话么?

    第二……从来不约,这岂不是在夸宁何守身如玉?

    金铭是不是想死?

    金总的冷酷,叫金家二少的脸都差点儿被拍扁在地上了,顿时冤枉地叫道,“我说的又不是大哥你!虽然你也还是个处……怎么又打我?!”

    他被金总给抽得鼻青脸肿的,本来金家二少很耐操,天天□□习惯了,不过最近白曦在家里,金总很收敛的,金家二少觉得自己娇嫩了很多。这突如其来的几巴掌顿时就叫金家二少梦回一个月前了,他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喃喃地说道,“我知道,这都是你们的嫉妒!”

    嫉妒他和美女们开心,自己憋着憋着,这是憋出变态倾向了。

    “不过我觉得他装模作样的,看起来有点伪君子,你说呢?”大哥不让自己说会叫小姑娘脸红的话,金铭就凑到白曦面前诋毁人家优等生。

    “的确像个伪君子,我看见他看见蓝蓝姐夫安好的时候,还有点失望。”

    “要不怎么是大师呢,就是有眼光!”金家二少顿时感动地说道。

    白曦被夸得脸红了。

    金卓在默默地忍耐,见白曦似乎对宁何并没有好感,勾了勾嘴角。

    “反正我们和这小子不对路,以后你也别搭理他。这种人,特别把自己当道德模范标杆,宽于律己,严于律人,还振振有词,特别讨厌。”

    金家二少短短几句话就和白大师结成了排斥宁何的攻守同盟,正在一旁窃窃私语,那边脸色苍白疲倦的宁轩已经看过来了。他当然不介意在自家人面前说一说自己是被金蓝救下的功劳,不过他同样也知道,白曦把自己救下来这件事,真的很重要。

    这个圈子里,缺少白曦这样有实力的大师。

    一旦叫宁家人知道白曦有这样的能力,恐怕会白曦就会被人络绎不绝地请求帮忙。

    他不知道白曦愿不愿意被人央求骚扰,所以迟疑了一下。

    白曦见宁轩试探地看过来,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金卓一眼。

    “我养得起你。”

    “我就是有一点厉害,不过我可以定下一个规则。”白曦觉得金卓给自己的感觉叫自己很可靠,她本来曾经为了生活,想要努力赚钱的,可是当生活已经不再是困扰她的问题,她也就并不很想接手很多的工作。

    她想要更多地陪陪大家,哪怕是和小鬼每天窝在一块儿看动画片,可是她也会觉得很高兴。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我的能力有限,还是个半吊子……金总,还有平安符什么的,物以稀为贵,你懂的吧?”

    她在这些老狐狸的面前很容易暴露的,所以,就希望金总给自己代言了。

    金卓垂头,看着全心依赖自己的小姑娘。

    他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带着她走到了宁轩的病床前。

    他得为白曦争取她所有能够得到的。

    “伯父,伯母。”宁轩的父母都在,一旁还有宁轩的几个兄弟,宁何站在最后面,同样好奇地看着从高大冷厉的男人怀里探出小脑袋,看起来鲜活又自在的漂亮女孩子。

    她看起来很年少,大概不会超过十八岁,眼神灵动却清澈,还带着一点点的狡黠。从来都把女人当男人一样使唤,也从不和女人有点什么的金卓正把这个女孩子小心地圈在自己有力的手臂之间,看似守护,其实也是在宣告他的所属权。

    这是老子的,想打主意的都得死!

    这就是这个在商场上一贯作风霸道凌厉,早年有很多不怎么好的传闻的金氏地产的金总。

    他竟然会这样在意一个小姑娘。

    “金总,没想到你也在。”宁父宁母其实就是很正常的有钱人的父母了,有些高傲,可是却不会在同阶级的金卓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们也很圆滑,在短暂的恐慌之后,礼貌地和金卓握手感激地说道,“多谢金总来看望犬子。”这两位看了一眼金卓手臂间的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对白曦露出一个含蓄又温和的笑容来。白曦就觉得吧,似乎上辈子,原主没有这待遇。

    对于和自家儿子谈恋爱的原主,上一世的宁父宁母,秉持的是不热情,可是也不会反对或是失礼。

    他们对原主很客气,因为她是儿子交往的女孩子。

    可是却并没有十分喜欢她。

    也难怪,一个父母双亡,本身的职业还是阴嗖嗖的,叫他们怎么会喜欢呢?

    唯一叫他们满意的,也只不过是原主对他们的儿子一心一意。

    做父母的,就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得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女孩儿的。

    所以,虽然对原主有些诟病,他们也默认了。

    当然,当原主被甩掉之后,他们虽然没有阻拦儿子移情别恋,不过还是给了原主一笔钱,叫她可以后半生无忧。

    白曦觉得这也算是还凑合吧。

    反正最坏的就是渣男,她这回肯定不会跟原主那么傻,竟然还放渣男和别人百年好合,幸幸福福过日子了。

    “这是白曦,也是救了宁轩的一位大师。”金卓顿了顿,看见宁家人都露出几分诧异,勾了勾冷硬的嘴角垂目平静地说道,“小曦是金家人。不过她曾经学会过一些奇妙的符箓,这次宁轩大难不死,就是因为小曦送给宁轩的平安符。只是伯父伯母也应该知道,这样能救人命的平安符,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画成,需要耗费小曦很大的精力还有体力,所以小曦的身体一直都很单薄。”

    白曦羞愧地垂了垂小脑袋。

    她画符挺快的,也没有费很多的精力呀。

    “那白大师真的费心了。”宁轩脸上带着感激的,感动的笑容,无声地把一堆平安符驱鬼符桃花符什么的塞进自己的病号服底下。

    果然,宁父宁母微亮的眼睛黯淡了。

    大师可遇而不可求,他们本想也求一张平安符的。

    不过听起来平安符这样珍贵,也不是随手就能讨来的呀。

    金家二少吹着口哨儿仰头看头上的日光灯,顺便赶紧把自己的平安符们给塞进裤袋的更深处。

    “不过也是。我也曾经听说平安符十分难得,听说香城那里曾经拍卖过一枚玉符,拍出了天价。”这年头儿,有钱人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命了。

    这平安符是能够保命的东西,就算是花天价,买回来也是值了。反正钱花了还可以再赚,有钱人也不在意什么钱不浅的。宁父又感慨了一下儿子的好运气,之后就是对舍得拿出这样珍贵的平安符给儿子的白曦感激得五体投地了。

    他握着白曦的小爪子几乎不能松开。

    宁轩是宁家的继承人,是他耗费心血教养长大,也是宁家兄弟里最有能力的一个。

    如果宁轩真的遇到不幸,他真的不知该怎么是好,而且宁家一定大乱。

    宁轩这一辈的兄弟堂兄弟捆一块儿都快十个了,真的失去继承人,那为了宁家的继承权,这些本来已经稳定的兄弟们又得打起来了。

    白曦抬头,弯起眼睛看金总。

    成把的平安符如果叫宁家人看见,那就没有现在的这种感激效果了。

    金总真是个奸商。

    不过,她更喜欢了。

    “这种平安符的成功率也不大,所以小曦大概一个月只能出一张,这每月一张,金家日后会挂靠在金氏下属的店里寄卖,价高者得。”

    金总拒绝拿白曦的心血做人情讨好别人,那种一塞一大把什么的,以后就是天方夜谭。他看着宁父宁母看着自己笑了,也勾了勾嘴角继续说道,“而且小曦还小,只学了一点皮毛,只怕不能奔波,帮人忙碌。”那种自家出了一些事儿就叫白曦去跑腿儿驱邪什么的……做什么美梦呢。

    反正有真材实料的大师不少,为什么要叫他家小曦为了什么人情就去忙碌。

    既然有钱,那就花钱去找别人呗?

    反正每个月卖出的那张平安符,已经会带给白曦巨大的收益还有名气。

    “我们懂了。”宁父宁母心领神会,知道白曦是个不太愿意在外抛头露面,“舍己为人”天天给人跑腿的小大师。

    不过交好白曦这样的大师,他们当然是愿意的。

    金家和宁家这样亲近,处好了关系,以后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也好来白曦面前求求情,没准儿什么时候就能保住一条性命。

    白曦看着对自己笑得格外深厚慈爱的宁家父母,觉得自己都不认识他们了。

    他们是典型的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就连温文里都带了几分高贵的矜持,在他们的面前,很轻易就能感觉到阶级的差距与不可逾越性。

    可是现在,他们笑起来就跟隔壁的王奶奶似的。

    看着他们对自己的善意,白曦才真正地明白什么叫遇人不淑。

    上一世,原主也是恨不能把平安符批发一样儿往宁家父母身上塞。

    可是或许是觉得她的符太轻易得到,所以他们不以为然,哪儿有今天的亲昵。

    可是白曦和原主一样儿都是这样恨不能给自己习惯的人来个符纸黄金甲的,没见宁轩的身子底下现在压了厚厚的符么?

    可是金家和宁轩却不会和宁家父母那样觉得理所当然,而是那样地感激着白曦。

    白曦安静地抿了抿嘴角。

    “以后再说这些吧。”她小小声地说道,“蓝蓝姐夫还要休息呢。”

    “对对对,是我们疏忽了。”到了现在,不管白曦说什么,宁家父母都会觉得特别对,说得特别好的。

    他们去车祸现场看过,见了那惨烈的一幕,宁母顿时就晕过去了。

    一辆轿车几乎砸进了自家儿子的车子里。

    那样的重量还有冲击的速度,她儿子竟然只是骨折……

    她可是听说,那个飞起来的轿车里的司机,是当场就……

    宁母想到哪血迹斑斑的现场,只觉得不寒而栗,甚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也真是因为直面那样几乎不可能活下来的场景,所以她对白曦的本事深信不疑。

    “伯父,伯母,这段时间我照顾他就行,二老不用常奔波来看他。”金蓝在一旁说道。

    她一向是为宁家人喜爱的,都被看成是未来的宁家女主人,高挑靓丽,明朗活泼,还带着金家人特有的凌厉和强势。

    宁母是很喜欢金蓝的,握着金蓝的手笑着说道,“那就麻烦蓝蓝你多费心。有你在,我们也放心。”

    她对金蓝很善意。

    白曦却紧紧地闭上了小嘴巴,看见金蓝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

    宁母这时候和气,如果知道生死关头儿子命都不要也要保护金蓝,就未必心情很美丽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金蓝又不傻,当然不会为了心中的感动就说一些会叫大家心存芥蒂的事儿,笑了笑,在宁母满意的目光里笑着说道,“我们都要结婚了,出了这样的事,本来也是以后夫妻要面对的,您不用担心什么。”更何况她身边还有她家鬼鬼,是人是鬼都不害怕的好么?她正刷自己的好妻子人设呢,把宁母哄得很开心,绝口不怎么提今天的车祸了。

    不过宁母心里惦记的都是车祸这件事,忍不住对白曦好奇地问道,“白大师,你的平安符那么难得,阿轩能得到,真是他的运气。”

    “蓝蓝姐夫是自家人,就算拼了命,我也要给蓝蓝姐夫画一个。”

    白曦坚定地说道。

    这真是学好不易学坏三秒钟啊。

    宁家大少爷就眼睁睁地,很唏嘘地看着刚见面还很单纯可爱的小姑娘,一转眼都能在他妈的面前跑火车了。

    金总诲人不倦。

    高,这真是高啊。

    也不怕遭天谴。

    心里怀揣着对大骗子金总和小骗子白大师“这俩天生一对”的感慨,宁家大少的目光笑吟吟地扫过自己的家人。

    他就看见弟弟宁何,犹豫了一下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很英俊很年轻,英姿勃勃的男人,对白曦露出一个充满善意的表情。

    “白大师,你好,我叫宁何……”

    宁家大少看了看金总冰冷的脸,默默地把手指搭在了呼叫按钮上。

    还好,这里就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