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40.总裁,请留步(十)

140.总裁,请留步(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呀。”

    金总怎么又亲她了?

    白曦呆呆地捧着自己的小脑袋, 仰头看着把自己揽在怀里, 垂头疼爱地看着自己的金卓。

    “小曦,谢谢你。我只是心里很高兴。”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金总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柔和,摸着她被自己亲过的那一小块皮肤轻声说道,“你救了宁轩的命,保住了你蓝蓝姐的幸福, 我很高兴。你懂么?”金蓝如果遭遇到不幸, 那么金家又怎么会有好日子过呢?白曦点了点自己的头表示自己明白, 犹豫了一下趴在金卓的耳边低声问道,“宁轩, 就是那位以后的蓝蓝姐夫么?”

    她当然知道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不过那个什么,如果她直接说出来, 那不是叫人觉得她特别灵异么?

    哦,对了。

    她是小大师。

    是奇迹呢。

    “看情况吧。”金卓的目光在看见病榻上都骨折了还有精力揶揄地看着自己就跟看衣冠禽兽似的的男人, 就觉得这世上怎么多管闲事的家伙这么多呢?

    他只不过是骗了一个小姑娘,又没有做罪大恶极的事情,这小姑娘本来就是他家的好么?心里觉得宁轩狗拿耗子,三观歪得没边儿的金总一边摸着白曦的小脑袋叫她安安稳稳地窝在自己的怀里,看她小声儿说“你在的地方,连鬼都没有了”的傻话, 不由看着宁轩勾了勾嘴角、

    看起来十分挑衅。

    正义路人宁家大少笑了笑, 和气地握着手机。

    “正巧今天我们都在, 说说蓝蓝和你结婚的事。”金卓一双锋利的眼睛看着斯文温煦的男人。

    正义路人手里的手机含蓄地重新回到了枕头底下。

    金蓝:……

    这两个王八羔子……

    女人在他们的心中, 就是谈判的筹码啊!

    “在这之前,先说说小曦救了你这件事。”白曦是世外高人,而且目前处于被金总全面包养的环境,完全不愁吃喝,所以对救命之恩什么的并不在意。

    不过金总却觉得这救命之恩真的是有点儿大了,他虽然是个关心家人的好大哥,可是这家人里显然不包括自己未来的妹夫,见宁轩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点头,就继续说道,“小曦救了你的命,这对于宁家来说,恩情也够大了。”

    “我欠白大师一个人情。”

    宁家大少的人情,真的会很难得的。

    金卓这才微微点头。

    白曦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不要人情,她想要大餐啊。

    “也记得别忘了请我们小曦吃饭。”金总继续面容冰冷地说道。

    为了能早点跟金蓝结婚,不要被这心狠手辣的金总阻挠,宁家大少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很斯文,很温煦的脸上带着最和气的笑容。

    不过他骨折是真的,虽然命还在,可是骨折的剧痛真是谁折谁知道,短短一小会儿,就已经疼得眼睛微红。他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可是却很能够忍耐,白曦摸了摸自己的小下巴小声说道,“可惜了,我这儿没有止痛符,不然,你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罪了。”

    “我们现在也都已经很庆幸了。”金蓝感激地看着白曦。

    白曦现在在她的心里,甚至比金卓还要重要。

    因为白曦救下的不仅是她的性命,也是她的幸福。

    当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金蓝看着扑到自己身上保护自己的男人,就知道,自己对婚姻的犹豫还有迟疑,都烟消云散。

    这辈子她不会再遇到比宁轩更爱她的男人,她也不会再遇到比宁轩更叫她爱着的男人。

    如果宁轩真的出了什么事,哪怕金蓝自己安然无恙,可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幸福了。

    “别谢我了。”白曦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

    她从来都习惯自己一个人,原主小的时候,白父白母为了养家总是奔波在外,她打交道最多的只有鬼鬼。

    可是鬼鬼也没有金蓝这样总是把谢字放在嘴边儿呀。

    她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看起来不好意思极了。

    纯真又单纯,被夸几句都会不好意思的小姑娘躲在高大英俊的男人的怀里,扒着他的手臂往外看,探头探脑的。

    金蓝觉得自家大哥更作孽了。

    不过……她看着白曦的目光格外温柔。

    金卓从小就心狠手辣,这并不是她在夸张,而是来自于曾经的那些被金卓给收拾到没有翻身之地的可怜人的经验。金卓除了对家人尚且有几分容忍,对于别人都无情得厉害,只要是阻拦在他面前的,都要给抹去。

    这些年,是因为金氏地产更加稳固,金卓才慢慢地从曾经一些黑色的生意里抽手,可是他的行事作风从年轻时就养成,就算现在生意已经很正当,却依旧有些不择手段。

    只有对待白曦,金卓从来没有一点的伤害。

    他小心翼翼地护着,把她藏在自己的怀里。

    就像是眼前一样。

    白曦太单纯善良,又父母双亡,如果没有金卓庇护,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儿?

    这个社会都会把她一口给吃了。

    所以想来想去,金蓝抿了抿嘴角,没有说什么。

    再说了,还能说什么啊?

    在白曦的面前,金总简直对金蓝来说是一个完美兄长。

    就算金蓝跟白曦说她哥是个王八蛋,小姑娘也肯定不会相信的呀!

    心里郁闷坏了,觉得她哥真的太会隐藏了,金蓝的脸发青,就看见白曦还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自己,似乎觉得自己在金蓝的面前表现得跟金卓兄妹情深这是不对的,可是又贪恋金卓对自己的温暖,两只小爪子扒着金卓偷看自己。

    她嘴角都抽搐了,恨不能现在就告诉这小姑娘,这种大哥想怎么拿去就拿去吧,她真的很不想要啊!谁会想要一个只要白曦一不在,就变了脸把自己摁在地上各种抽打的大哥啊!

    “小曦,以后我结婚了,大哥就交给你了。你要做乖孩子,做个好妹妹,代替我叫大哥不要寂寞,知道么?”

    金蓝带着一点坏心地说道。

    “我好愿意的!”白曦用力点头。

    她又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急忙又开始从衣袋里往外抓一打打的符纸了。

    “我,我……蓝蓝姐,我特别喜欢金总,喜欢奶奶,所以,对不起。”她觉得自己鸠占鹊巢,而且金蓝还这么大度,一点儿都不讨厌自己,也没有斥责自己是个坏蛋抢了她的家人,就把乱七八糟的符往金蓝和宁轩的怀里塞,小小声地说道,“出,出门在外的,手里没点儿符怎么行。这是驱鬼符,医院这种地方……多拿点儿。大家都懂的。”她白白的小脸儿神神秘秘的,金蓝一愣,顿时脸青了。

    “你说医院里有……”金蓝其实特别怕这个。

    在金家的时候,她第一眼看见小鬼的时候,也吓够呛的好么?

    更何况傻子也知道,医院里的鬼,绝对不会跟小鬼一样和气了。

    “小曦,你方才忘了说喜欢我啊。”金家二少正贼眉鼠眼地去偷看小护士的小蛮腰儿,幸亏已经把墨镜戴上了……

    白曦算是明白为啥这二少总是在脸上架着一副墨镜了。

    这是掩盖他色眯眯眼神的法宝哇!

    “二哥,你别说话!”金铭有没有被白曦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医院里有什么!

    反正金铭也不缺喜欢的人。

    这不,这男人正看着一个穿着短短的超短裙,身材S型风情万种却格外僵硬地走过来的美女姐姐流口水了。

    白曦看了那美女一眼,咳嗽了一声。

    嘴角带着仿佛是凝固了的魅惑,目光有些发散,只凭脸就几乎引起了这层楼全体女性公愤的美女姐姐那充满茫然的目光刚刚落在白曦的身边,脚下一顿,霍然转身僵硬地走开了。

    “怎么了?”金家二少恨不能追着过去。

    “……诈尸呀。”白曦眨了眨眼睛。

    “哈?”

    “那是诈尸。”死去了的尸体自己就爬起来了,这就是诈尸了,至于更多的解释,白曦觉得恐怖片儿里都有,金二少可以回去看一看到底什么叫诈尸。

    只是她觉得方才那美女并没有恶意,就似乎是想要死到最后在人世之间最后美一下,谁知道一下就看见她家小鬼了。小鬼刚刚在医院里撕碎了一只鬼,这位美女姐姐估计也很清楚了,所以看见小鬼转身就跑了。白曦说得很轻松,金家二少却一下子觉得后背发凉了。

    “这还是白天!”金蓝的手也凉了,战战兢兢,似乎犹豫地看着。

    她这是刚刚问了白曦一个问题,这随后就让她看见了真实案例啊!

    “医院这种地方阴气重,别看阳光明媚的,其实也不分白天夜晚了。不过蓝蓝姐你别担心。”白曦才不管已经被吓得够呛的金家二少呢,反正似乎可以叫他长长见识,别在外看见一个美女就跟着走了,也不知道是谁吃掉谁呢。

    她耐心地坐在金蓝的身边,离开了金卓的怀抱,她觉得自己的身上空荡荡的,少了什么,又忍不住去探头蹭了蹭金卓的手,这才抓着金卓的西装袖子满足地说道,“医院这种地方虽然阴秽多,不过大多只不过是贪恋人世,没恶意。只不过是最后皮一下,很快就会消散的。”

    “没有厉鬼么?”

    “就算是有,也会遵守一些规则,不会随意伤害病人的。不然你看看,医院这样的地方,是不是虽然有一些怪谈,可是也没啥团灭什么的事儿?”

    当然,如果有故意作死,人家不去搞你,你自己去骚扰人家比如去人家睡觉的地方去捣乱,那人家也不会客气的呀。

    白曦眨了眨眼睛,急忙在金蓝惊悚的目光里说道,“我这可不是宣扬封建迷信哟。”

    “我知道。”金蓝坚强地微笑,决定在医院照顾宁轩期间,厕所也都在自家豪华病房里,决不作死在医院里“逛逛”。

    “蓝蓝姐,你要是真害怕,那我把鬼鬼留给你啊?”小鬼可心疼地揪着金蓝的袖子。他很喜欢金蓝这个漂亮爽朗,回到金家的时候总是会抱着自己看动画片的漂亮姐姐。

    更何况金蓝虽然脾气大了一点,可是也没有跟金家二少一样有好色,昼夜颠倒什么的坏习惯。小鬼儿们,都是小孩子,当然会喜欢这样可爱的姐姐。看见金蓝真的害怕了,小鬼就凑在金蓝的身边,指着自己毛遂自荐。

    他乌黑的瞳仁里,还勉强能看出几分真诚。

    “鬼鬼,可以么?”金蓝垂头心有余悸地问道。

    如果有鬼鬼在,那金蓝就真的不害怕了。

    鬼鬼挺了挺自己稚嫩的小胸脯儿,骄傲极了。

    金蓝看着这小鬼,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也行。你姐夫的病房是顶层单人的,里面有大电视,还有好吃的零食,跟家里是一样儿的。有你在,我和你姐夫都安心一点。不过你会不会有危险?这医院里……这么多,不会伤害你么?”

    她很关心地压低了声音垂头跟空气说话,宁轩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就被开了一把眼,在肋骨剧痛之中,沉默地和一双乌黑阴冷的瞳仁对了一眼,之后,默默地在金蓝期待的目光,认下了一个鬼弟。

    他小舅子是只鬼。

    不过死里逃生都有了,鬼算个啥啊。

    宁轩接受得可比金蓝痛快多了,

    他在外面应酬,来往见识的人也多,当然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些奇人异事。

    只是他没有想到,金家的运气会这么好。

    遇到了一位真的大师。

    这世道江湖骗子这么多,被骗的有钱的大家族也不知道多少,可是金家这个却是货真价实的。

    他觉得金家的运气不错,特别是他见过的一些有真才实学的大师,大多有些高傲。这并不是说大师们傲慢看不起人,而是经历阴阳多了,人世的丑恶也见得多了,就会天然地,本能地对这个世界产生一些疏远排斥的感觉。要不人家怎么叫超脱红尘之外呢,实在是这人间简直没眼看啊!

    宁轩却难得见到白曦这样单纯又天真,还似乎很喜欢做好事的小大师,他就看着白曦微笑起来。

    一旁的漂亮小护士们上来,推着他的病床去了顶层豪华病房。

    这间豪华病房宽敞又奢侈,想要什么都应有尽有,金蓝已经抱着鬼鬼去看动画片了。

    白曦就在这间病房里到处走来走去,留意看这病房里有没有不该有的东西。

    不过鬼鬼和金卓的加成,早就叫阴秽们卷着铺盖跑了。

    白曦见没有异样,这才看着宁轩脸色苍白,却含笑看着自己。

    “我是不是打搅蓝蓝姐夫休息了?”

    “没有。你们在这里我很高兴。”宁轩说得人多的时候,似乎自己的身体也不会那么疼了。更何况一旦声音寂静下来,他总是会想到那个时候看着轿车横飞过来的时候的惊魂一刻。

    死亡就在眼前的恐惧,就算是如今已经活了下来,宁轩也是一个内心强大的男人,可是每每回想,却都叫他难以压制自己浑身肌肉的颤抖。他几乎还能听到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温柔的笑容。

    他挣扎着侧头看着正坐在不远处和鬼鬼一块儿看喜洋洋的金蓝。

    他想到刚才的那诈尸的漂亮女人。

    如果……他真的死了,就算是变成鬼,他也想要留在金蓝的身边。

    她会看不见他,无法感受他的爱,可是他还是想要在她的身边陪伴她。

    如果她有第二段幸福,他就放心地离开。

    如果没有……这人世只剩下她一个,那多么孤单?他就算成了鬼,可是能陪伴她,哪怕她不会知道自己的守护,可是她至少不是一个人。

    宁轩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他甚至在方才假寐的时候就觉得,他是真的这样守了她很多很多年。

    他躺在急救室里动手术,闭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那些莫名却逼真的景象,或许代表着另一个叫他无法承受的未来。

    那个未来里他死了,可是却在下葬的时候,听到自己心爱的恋人歇斯底里的痛哭。

    她趴在自己的墓碑前,倾盆大雨,她浑身都湿透,脸上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他站在她的身边,却无法和从前一样为她遮风挡雨。

    他挣扎着留在人间,陪伴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如同鲜艳的花慢慢凋零,哪怕嫉妒,可是也希望她再去寻找一个爱她的男人。

    可是直到死去,她也只是一个人。

    她寂寞地活了一辈子。

    他站在她的身边也一辈子。

    直到死亡才叫他们重逢。

    这句话或许会很浪漫,可是宁轩却并不喜欢。

    他还是想要活着,活生生地,用自己的手臂把自己心爱的恋人护在怀里,叫她不要流一滴眼泪。

    所以白曦是他的恩人。

    她救了他的,不仅仅是他的生命。

    金卓想错了,就算是金卓不提,可是白曦的恩情他也不会辜负。

    “这就是爱情啊。”

    宁轩和金蓝之间的那种气氛,就叫白曦很羡慕了。

    “你想谈恋爱了?”金卓垂头,勾了勾嘴角温煦地,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愿意养活我的。”白曦心说她再也不想饿肚子了。

    “那我养你一辈子,你觉得怎么样?”金总把白曦扣在怀里,在白曦茫然的目光里微微垂头。

    薄唇越过她的额头,慢慢地凑到她的嘴角,正要压下去……

    “阿轩!听说你出了车祸!”慌乱的声音里,豪华病房的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几个上了年纪,看起来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冲了进来,就跟差点儿没命的是自己一样几乎要扑到宁轩的身上去。

    金总面无表情地抬头,眼底戾气横生。

    宁家还知道出门不会被打死的基本礼仪不?

    先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