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9.总裁,请留步(九)

139.总裁,请留步(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蓝突然觉得结婚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再也不用看见大哥这张恶心的脸了。

    真是作孽。

    白曦捂着自己的额头, 还在迟疑地看着自己, 仿佛夺走了自己最重要的大哥什么的……

    她觉得心很累,都不想在家里吃饭了。

    吃过晚饭,金蓝匆匆地走了。

    金铭想要趁着妹妹离开跟着溜走, 没有成功,最后哭着喊着被金卓拖进了书房里。

    等金家二少出来的时候, 白曦看他很虚弱的样子。

    “二少, 你这身体太虚了,真的该好好儿休息了。身体是浪浪浪的本钱呀。”这不显然是一副肾亏的样子么?对于金卓强硬地要求金家二少不要出门去跟美女姐姐们一快玩儿, 白曦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

    她仰头,把自家小鬼塞进金家二少的怀里叫他们一块儿睡,自己打着小哈欠美滋滋地回了金总隔壁的房间去睡觉了。

    金总大概是因为有一个妹妹从小养大的原因, 所以对小姑娘的诉求非常了解。

    他之后的几天,把床铺得软软的, 把被子叫人晒得蓬松充满阳光的味道, 还叫人在房间里放了很多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不过其实白曦还挺喜欢这房间金灿灿的颜色的。

    她觉得睡在这里面, 就和睡在金山上一样儿。

    现在不需要为生活奔波,她也只需要在金家陪着金老太和鬼鬼一块儿看动画片, 吃冷饮啃爆米花顺便警惕金老太不许她偷吃自己的巧克力。

    白曦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堕落了。

    不过她喜欢。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金家的电话铃声疯狂地响了起来。

    “奶奶, ”金老太一边用慈爱的目光意图感化小大师叫自己多吃一颗巧克力, 一边接了身边的电话, 正悠悠然地“喂”了一声, 就听见了话筒里传来了金蓝惊惧的声音。

    她的声音慌乱, 还带着几分凄厉和纷乱的杂音,刺耳得叫金老太迟疑了一下差点儿把手里的话筒给丢出去。此刻话筒里的声音叫人觉得尖锐极了,白曦都听见金蓝几乎是在尖叫,“小曦呢?叫小曦接电话!”

    白曦眨了眨眼睛,把巧克力盒子放在桌子上。

    金蓝最近和她通电话,总是很爽朗,要么就是抱怨一些在外面的有钱人家的名媛谁谁谁其实脸上淑女背地里撬别人的女朋友什么的。

    这样慌乱的金蓝,叫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金蓝的恋人,最近是不是应该出事了?

    她之前已经提醒金蓝,要叫她的恋人小心开车,也不要去一些危险的地段。

    原主并不清楚金蓝的恋人是在哪里出的事,只知道是一场车祸。

    白曦叫金蓝一定要格外小心一点,更何况所谓的命运,或许是在这次注意之后,却在下一个路口重复了上一世的悲剧。

    她只是准备了两张平安符叫金蓝一定交给了她的恋人,之后就很密切地关注此事。果然,今天真的有了事情发生,白曦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听着金蓝那几乎是声嘶力竭叫自己的名字,也顾不得别的了,接了电话在手上急忙问道,“蓝蓝姐,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金老太本来正盯着巧克力,听见这些,看都不看巧克力一眼,专注地和白曦一块儿听话筒。

    “小曦……”金蓝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了起来。

    她的身后是很多人的尖叫,还有救护车的声音,最后,却只化作一句话。

    “谢谢你。”

    “诶?”虽然白曦露出一点茫然的样子,可是却真的松了一口气。

    听到金蓝道谢,那么显然,危机是度过了。

    “我在中心医院,小曦,你能不能过来一下?”金蓝其实是一个格外独立的坚强女性。

    可是在这个时候,却虚弱极了,带着几分央求。

    白曦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拒绝她,急忙用力点头就站了起来,看见金老太严肃地看着自己,想了想就小声说道,“蓝蓝姐在中心医院,我怕她身边没人陪,奶奶,我想过去看看。你留在家里吧?蓝蓝姐听着吓坏了,可是应该没出什么事儿。”能想到给自己打电话,那说明金蓝没有什么事,金老太也觉得是这样,轻轻点头,又皱了皱眉叹气道,“蓝蓝很少会这么失态。我怕她真的有什么事。”

    “我先去看看。”想必金蓝也不会愿意叫长辈奔波的。

    而且,金老太也该坐镇在别墅,没准儿金蓝还会打电话回来呢?

    “那就叫小铭开车送你过去。鬼鬼也去吧。”金老太摸了摸白曦的头轻声说道,“我在家里等你们。”

    她在这样紧张的时候,露出的沉稳,叫白曦的心里也安稳起来。

    对于这样的差遣,金铭当然不会拒绝,急忙换了衣服,又给金卓打了电话,开车带着白曦和小鬼一块儿到了医院。

    白曦其实是不大喜欢来医院这种地方的,生老病死,她的眼睛可以看见太多不想看见的存在,她的体质也确实会招来鬼物的窥视,一走进中心医院,就觉得浑身发凉。

    对那些散步在医院角落里的一些阴秽视而不见,更何况还有小鬼散发出了森然的鬼气,阴秽都知道白曦不好惹,白天的医院人来人往,阳气很重,所以也能压的多这些阴秽。白曦就当没看见小鬼扑过去把一只对自己蠢蠢欲动的阴秽给撕烂了一样,带着露出几分茫然的金铭一块儿去了金蓝给自己提供的楼层。

    金铭只看得见小鬼龇牙咧嘴了。

    别的什么他都看不见。

    所以,金家二少依旧风度翩翩,英俊得无以复加,和漂亮的女孩子站在一块儿,无疑是很美好的风景。

    白曦下意识地看了金铭一眼。

    她动了动嘴角。

    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金铭一定要把自己往看起来就跟行走的金柜一样打扮,看起来还得意洋洋,觉得自己风流潇洒。

    “小曦,二哥。鬼鬼也来了。”

    金蓝正坐在楼梯口的休息椅子上,把脸埋进了手里,听见白曦和金铭说话的声音急忙抬头。她的脸惨白惨白的,脸上的妆早就糊成一团了。

    看她的脸乱七八糟的,白曦急忙拿出一张湿巾给她擦脸,小小声地问道,“蓝蓝姐,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儿就好了。”她把金蓝的脸给擦干净了,又给她打理头发,继续说道,“奶奶留在家里了。我担心老人家在医院着急上火的,再跟着不舒坦。还有,我给金总打电话了。”

    “小曦,我没有想到……”金蓝握紧了白曦的手。

    她很喜欢白曦,是用喜欢一个小妹妹的心情来喜欢她,所以纵容她,娇纵她,叫她随心所欲。

    她喜欢宠爱白曦,所以,就算白曦会总是把莫名其妙的符塞给她,她也没有拒绝白曦的这份好意。

    可是她的心里,也没把这些符真的当回事儿。

    这世上所谓的大师的符箓还少了?

    她之所以收下,不过是因为不想叫白曦失望,而且白曦天天在电话里给她念叨,她被念叨得心里也有点动摇,就当图个吉利,玩笑一样把两枚被白曦叠得整整齐齐的平安符给了自己的恋人。

    其实她送平安符的时候,只不过是冲着能亲亲抱抱自家男人,顺便叫他知道自己是多么上心他的安全啊。

    也是卖个好儿。

    虽然是心意相通的恋人,可是也得维系这份感情是不是?

    男人觉得她想得多了,不过还是因为是她送的,所以珍惜地收在自己西装的里怀。

    金蓝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可是谁知道这才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

    想到方才在这里,当前面的那辆轿车被一辆突然从路口的另一侧飞快驶来的货车给撞得凌空翻滚,直接就砸在了他们的车上,前面的挡风玻璃全碎,那飞起的轿车几乎撞进了前排的那种生死一刻,金蓝的双手都在发颤。她只觉得一股劫后余生的寒气与后怕从心里冒出来,哆哆嗦嗦地握住了白曦的手,又开始掉眼泪。

    她是这样坚强的女人,可是到了现在却几乎已经绷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只有在这样生死一刻的时候,才能看到一个男人的心。

    当轿车翻飞不能避开地扑面而来的一瞬间,那个一向温和斯文的男人,一把就拽下了自己的安全带扑到了她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把她压在了车座下方的位置。

    金蓝想到男人的奋不顾身,压在了白曦的肩膀上。

    “真的,真的谢谢你,小曦。”她已经不会说别的话了。

    因为在她的心里,现在除了这句话,什么都没有了。

    她没有想到在那一刻,都已经听见了轿车撞击的巨大的声音,她装着平安符的那个衣袋突然烫得吓人,她似乎在那个时候看见眼前有一道金光在闪耀。

    之后,明明是那样不能叫人逃生的车祸,可是他们却都活了下来。只不过她的恋人还是被压进了前排的那辆轿车给撞得骨折,现在还在急救室里观察。想到这里,金蓝颤抖着摸出了自己衣袋里的那一小戳化作了黑灰的灰烬。

    平安符不见了,只剩下了这些灰烬。

    如果说金蓝还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她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没什么的,我送给蓝蓝姐,就是为了叫家里人平安的。”白曦皱了皱眉说道。

    果然,这样的纸符虽然有效,可是却还是不如玉符的。

    不过白曦不会画那种更强力的玉符,所以急忙摸兜儿,把自己带来的平安符一股脑地往金蓝的手里塞。

    “以后多带点儿,争取连骨折都不要。”

    “你呀。”金蓝看见白曦还会说俏皮话,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不过,在这样的时刻愿意保护蓝蓝姐的男人,一定不能放过呀。”反正这两位都没事儿,大概那男人的死劫也应该过去,所以白曦的心情并不如金蓝那样激动。

    她又没有经历了生死时速什么的,正忙着把兜儿里的桃花符也往金蓝的手里塞,碎碎念地小声说道,“桃花再旺一点,争取蓝蓝姐今年就能结婚。”她抓着一把符往自己的手里送,哪里还有高人的样子,就跟街边儿卖封建迷信的小骗子似的。

    谁家这么好用的平安符成打儿卖呀。

    “也就是蓝蓝姐了。换个人,我都不会这样大方的。”白曦眨了眨眼睛很无辜地说道。

    金蓝现在也是相信白曦的实力了,顿了顿,低声说道,“小曦,对不起。”

    她现在才明白白曦郑重交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是她和他的命。

    可是之前,她还觉得自己是在包容她。

    多么可笑。

    或许真正在包容他们,就算知道他们不以为然却依旧没有放在心上的,是白曦才对。

    “没什么,等我年纪大了,看起来德高望重了,就不会有人不相信我了。”白曦很心宽,在听见金蓝的恋人只不过是骨折之后,就急忙给金老太报平安,顺便也给金卓打了一个电话。

    谁知道她的身后就传来了金卓的手机铃声。她拿着手机……手机都是金总给买的,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金卓正带着几个高大的保镖从电梯里冷着脸走下来。这男人眉眼锋利凌厉,浑身煞气逼人,虽然英俊,可是浑身的气势却叫人几乎忽视了这份英俊。

    不仅人避开他,甚至连阴秽都不敢往他身边凑。

    “你没事么?”金卓第一句就问了金蓝。

    “我没有事。”

    金总听了,紧绷的杀气腾腾的脸缓和了几分,又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开个车都能进医院?你真是出息。”

    “这真的挺危险的。”白曦急忙给金蓝说好话,看见金蓝感激地看着自己,把事儿原原本本地说了,顺便最得意地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平安符是怎么成为了大功臣的。

    她说得摇头晃脑的,金卓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下,见空着的座位只剩下一个,就坐在金蓝的身边,把白曦揽在手臂间轻声说道,“我本来就相信你。”他大概是金家唯一一个,不会觉得白曦是在骗人的人了。

    “我知道。”白曦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来。

    “你知道?”

    “我看见金总你总是拿着桃花符了。可见你是信我的。”白曦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哪怕自己的恋人正在处理骨折的问题,自己也是劫后余生,可是金蓝还是抽了抽嘴角。

    她怎么不知道她哥还是半夜拜桃花的人设?

    “我也信了。”金铭听得腿软,更加把白曦送给自己的平安符给抱紧了。

    “鬼鬼,你也要保护我啊。”虽然看不见医院里有什么,不过金家二少怂怂的,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的怪谈。

    而且他留意白曦的眼神,这小姑娘从一开始进了医院就目不斜视,似乎是避开了一些什么。现在正往金卓的身边蹭。他不知怎么也觉得他大哥非常有安全感了,急忙也想去蹭一份可靠和心安,却见英俊高大的男人回头,冷酷地一笑,一把就摁住了他的脑袋。

    “走开。”他不抱男人。

    金家二少顿时被伤害了。

    白曦顺手把鬼鬼塞进了一脸绝望的金家二少怀里。

    就在这个时候,白曦就看见急诊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他看起来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可是却已经平静了很多。

    他很英俊,虽然看起来很温和的样子,可是却并不软弱。白曦觉得这样外表温和的男人都不好惹,毕竟,这样大家族的环境里厮杀出来,就算是作为长子也要展露出过人的才华才能够被认同,也被长辈们承认他的继承权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个善良的白莲花。

    他还戴着金丝边眼睛,文质彬彬就像是个大学里年轻的讲师。

    白曦暗中观察,就看见这男人打着点滴脸色惨白,还带着几分狼狈地被推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去寻找金蓝。

    看见金蓝扑上来,一副拿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愧疚样子,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没事。”

    他顿了顿,看见了金家兄弟和白曦。

    看见白曦,他愣了愣,抬头看了金蓝一眼。

    “这位是白大师?”他的声音很虚弱,却还是对白曦很温和地说道,“今天这件事……”

    他不是傻瓜,那些生死存亡关头的种种异样,都叫他明白,能活下来,肯定不仅仅是他福大命大这么简单。

    “我知道你特别感谢我啦。不要说了,快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请我吃大餐就行。”

    白曦看见金蓝正忙着把大把的平安符往男人的身上塞。

    这英俊的男人露出几分无奈,看着一派天真,似乎不明白她救了自己一命代表着什么,明显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笑了起来。

    “救命之恩,白大师觉得我要请吃几次大餐才算?”

    “那就得看你觉得自己的命有多值钱了。”白曦狡猾地说道。

    本来肋骨疼得要命的男人顿时笑了起来,看着金卓勾了勾嘴角,把一头蹭进他怀里的小姑娘垂头亲了亲。

    据他家未婚妻说,这是金总对妹妹的安慰。

    男人含笑咳嗽了几声,伸手,将薄唇压在了现在几乎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恋人的耳边。

    死里逃生的这位大少,自己也很坏,可是却还是发出了内心的感慨。

    “你哥心真黑。”

    举报电话是多少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