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8.总裁,请留步(八)

138.总裁,请留步(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一副小神棍的样子。

    金蓝觉得这正看着自己眼睛亮晶晶的小姑娘很有趣了。

    “都有什么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短发美女很有兴趣地问道。

    白曦急忙把一把符都给摸出来。

    “有平安符, 还有桃花符,都很适合你呢。不过我强烈推荐平安符。”白曦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小神棍,在美女姐姐诧异的目光里很开心地进行安利, 看着金蓝挑眉,捏起了一枚桃花符, 就急忙凑过来说道, “大吉大利,以后越来越好呢。蓝蓝姐, 奶奶说你有男朋友了,拿个平安符吧,这是你对他的一片心, 他一定很高兴。”如果不是在金家这么奢华的别墅里坐着,金蓝恍惚地觉得自己遇到了街边卖花儿的。

    情人节, 小姑娘们抱着玫瑰花, 都是这么忽悠冤大头的。

    “多少钱?”她忍不住笑着问道。

    小姑娘蛮可爱, 而且她也不差钱,总不能看见小姑娘失望是不是?

    “不要钱。”白曦急忙说道。

    “不要钱?”

    “小曦是咱们家专属的大师, 而且这孩子大方,当然不会和你要钱。不过拿一个也好。”

    金老太在见识到这世上还有真正的鬼之后, 就对白曦很相信了。她也相信白曦不会拿没用的东西来糊弄大家, 想到小孙女儿和自己的男朋友恩恩爱爱的, 就笑着说道, “就当做保平安, 叫咱们都更放心一点也是好的。”

    如果不是害怕吓坏了未来的孙女婿,她都恨不能在把自家可爱的小鬼给献宝一下。

    “今天我大方,再给蓝蓝姐一张桃花符。桃花朵朵开,良缘自然来。”白曦数着手里的符很大气地说道。

    金蓝看着她脸颊鼓鼓,眼睛放光,就越发地笑了。

    “那我谢谢你了。”她并不在意这符是真是假。

    在意的的白曦的心意。

    白曦愿意送给自己符,希望自己平平安安,一切顺遂,这样的心意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的。

    金蓝多少就明白为什么自家那没人性的大哥要把小姑娘给骗进门了。

    什么?问金大小姐怎么发现小姑娘是被骗进门的?

    真是开玩笑,这世上最熟悉一个人的,不是他的至亲就是他的天敌,这两样儿对于金蓝对她大哥的感情来说,都占了,还能不了解金总?

    “别客气,都是应该的。互相帮助啊。”白曦觉得这话真是没毛病,金蓝能以后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永远在一块儿,她当然会开心。金蓝爱着的那个男人如果活着,那上一世的垃圾男人就永远都不会出头,她更高兴。

    心里满意,还憋着一点儿坏水儿,白曦还把平安符往金蓝的怀里放,殷勤地说道,“蓝蓝姐,你一定得给你男朋友戴着,这真的有用,我真的不是骗子。”

    “可是他不大信这个。”金蓝犹豫了一下。

    “信不信是一回事儿,心爱的女朋友给自己的平安符,好意思不戴在身上么。”白曦理所当然地说道。

    她还一副很懂的样子,金蓝抽搐了一下美艳的嘴角。

    她的短发如墨,雪白的脸,鸦羽一般的短发,妆容精致,烈焰红唇,看起来是一位叫人无法忽视目光的美艳佳人。此刻看着一团孩子气的白曦,她突然笑了起来,伸手豪迈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看着她头发被自己揉得乱七八糟的,金蓝就点头笑着说道,“你说得对。这可是我的心意,他敢不戴着!”这话可比小姑娘的霸道多了,白曦缩了缩小脖子,还狗腿地说道,“如果他不愿意,就亲亲他,抱抱他,他一定什么都愿意了。”

    金蓝笑得恨不能仰到沙发后面去。

    这小姑娘真是……

    “你卖符的,还带赠送谈恋爱的经验啊?”

    “这不是生意都不好做么。”白曦谦虚地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她看起来很瘦小,很纤细的样子,金蓝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一双漂亮的眼睛落在扭着手指很害羞的白曦的身上,想了想就忍俊不禁地说道,“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谢谢你了。”

    她倒是发觉为什么白曦这么讨金家喜欢了。想到家里有个这样可爱的小姑娘真是不错,她伸手把白曦拉到自己的身边,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金家二少正趴在沙发的边缘鬼鬼祟祟地偷听,欲言又止。

    “二哥,你怎么了?”

    “小曦,你的桃花符,真的管用么?”金家二少不在意自己是否平安,只在意自己的桃花是不是足够多。

    “心诚则灵。”白曦露出一副大师威严的嘴脸来。

    金铭顿时蠢蠢欲动了。

    “我很诚,那能送我一个么?”他天天戴着,那桃花还不天天盛开?想想都觉得幸福。

    “不行,”白曦断然拒绝,在英俊的青年幽怨的目光里很诚恳地说道,“二少,你桃花已经不少了。”

    她就在看动画片的时候,这金家二少都已经和多少美女姐姐调过情了?她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对金铭说道,“虽然我不会看相,不过二少,桃花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你不觉得这么多的桃花,很容易翻车么?”她专注地看着一愣的金铭,小小声地说道,“很容易变成桃花煞的。”

    “桃花煞是啥?”

    “是很可怕的劫难,会叫二少你以后都不愿意再看见桃花了。”

    白曦的小脸儿非常恐怖。

    二少一下子就相信了。

    都有鬼鬼了,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

    白曦:“二少真好骗,我却觉得毫无愧疚。”

    系统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它也觉得二少智商不行。

    不过白曦觉得自己算得上是造福千万家了。

    就金家二少那种恨不能睡遍天下美女的家伙,就应该叫他们都老实点儿。

    而且,白曦也没有吓唬金铭,金铭再这么浪下去,没准儿什么时候就真的翻船了。哪怕是美女们也都是逢场作戏,对金铭同样没有真感情,可是这身体也受不了啊。

    白曦同情地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英俊青年,不怎么说话了,只是含含糊糊地说道,“修身养性,对自己的身体很好的。”她不肯给金家二少桃花符,又想到金总为金铭操碎了心,小声说道,“二少你如果有精力,不如去帮帮金总啊?”

    “信我。他去了金氏地产,才是坑全家。”金蓝脸色凝重地说道。

    金家三兄妹,只有金卓很有商业天赋,余下的两个,混吃等死还行,如果进了公司,没准儿公司都得黄。

    金蓝觉得自己很明白自己的斤两,所以,从来没说过去公司里帮忙。

    她和金铭就安安心心,老老实实地领股份分红,也不去和金卓争权夺利。

    所以,金氏地产一向都没有别的家族里会令人头疼的内乱。

    “原来如此啊。那二少你陪鬼鬼再多看几天喜洋洋吧。”白曦顿时什么都明白了,点了点小脑袋。见她和金老太总是会提起鬼鬼,金蓝这才露出了几分重视,好奇地问道,“鬼鬼是谁?”

    于是她有幸也得到了鬼鬼的允许,能够看见厉鬼是啥样儿的。对于鬼鬼,金蓝并不厌恶,不过却觉得头皮发麻,因为看多了恐怖片儿,她在看见鬼鬼的一瞬间就想要放声尖叫,虽然最后勉强忍住了,可是却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小鬼看着躲在白曦身后,很明艳强势的大美女,垂头,做失落状。

    金蓝躲在白曦的身后探头探脑,看见小鬼似乎伤心了,又急忙伸手说道,“我,我就是太突然了,没有反应过来。”

    白曦却觉得自家小鬼演技惊人。

    喜洋洋还教怎么装可怜?

    小鬼垂头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金蓝更愧疚了,从白曦的身边爬出来,坐在了小鬼的面前。她的心都在扑通扑通地乱跳,可是看见小鬼小小一只,可怜巴巴也不凶残地坐在哪里,似乎手足无措被自己的惊恐给吓坏了不敢接近自己,就觉得很抱歉了。

    她犹豫了一下,对小鬼挤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来说道,“是我大惊小怪了。其实你很可爱。”据说这是厉鬼,可是却并没有伤害自己,金蓝在最初的害怕之后,就觉得……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家还没养几只厉鬼咋地?

    白曦对金家钢铁一样的神经给点了个赞。

    因为等到了金卓从公司回家的时候,她蓝蓝姐都已经面不改色地抱着乖乖的小鬼一块儿看喜洋洋,吃爆米花儿了。

    “你还知道回来?”金蓝都已经和恋人同居了,反正都是要结婚的,新世纪,也没有什么非常结婚以后才能睡在一块儿的条条框框。

    看见金蓝一边啃爆米花一边偏头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金总的心里很不高兴了,英俊的脸上一派冷厉,对金蓝冷冷地说道,“你这是看你大哥的眼神?你跟我过来!”他又看了坐在金蓝身边仰头对自己露出大大笑容的白曦,目光柔和了一下,伸手从金蓝的面前把甜甜香香的爆米花儿桶拿起来塞进白曦的怀里。

    金蓝:……

    白曦:……

    “蓝蓝姐也喜欢吃。”

    “她都多大了还吃爆米花?”金卓严厉地看了妹妹一眼。

    金蓝再次深沉地思考,自己是不是捡来的。

    “还有,你喜欢吃,就抱着吃。只是不要吃太多,一会该吃不下晚饭了。”见白曦纠结地看着自己,金卓也不在意一旁美貌都扭曲了的妹妹,俯身,西装革履的高大身躯弯过来,看着白曦轻声问道,“今天吃了多少冰?知道你喜欢吃,不过也不能为了贪凉多那么多,对身体不好。”他还伸手给白曦在沙发上蹭得卷曲起来的小裙子给抹平了,顺便严厉地看着已经在边儿上挺尸,看起来可怜极了的金家二少。

    金家二少痛苦地把自己的眼睛从小姑娘漂亮的小腿上转移开了。

    真是三天不见美女,连小大师都眉清目秀起来了呢。

    “你跟我过来。我有话问你。”

    “什么话,你就在这儿问吧。”金蓝都觉得方才对白曦和颜悦色的一定不是自己大哥。

    她大哥怎么可能会露出那么温柔疼爱的表情来。

    “你什么时候结婚?”金卓本想把这个竟然敢违抗自己的妹妹提着耳朵拎走,不过白曦就在身边,他忍耐着,垂头理了理自己的西装,从一旁一个眼角乱跳的彪形大汉的手里拿过来一盒很精致的金光闪闪形状不同的巧克力塞进了白曦的怀里。

    这一盒巧克力顿时就叫金老太精神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可怜的最疼爱的小孙女儿,看着白曦怀里的巧克力就流口水。

    祖孙情什么的,也就这一盒巧克力的分量了。

    “急什么啊。”金蓝就郁闷了。

    他大哥从小儿就会搞分化战术,欺负弟弟妹妹的时候总是能找到很简单的办法叫他们内部联盟崩溃一下。

    然后就是各自击破,大家都在地上挨揍了。

    “你和他同居,还不急?你是女孩子!”金卓冷冷地呵斥。

    白曦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

    虽然金总看起来严厉了一些,不过真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兄长啊。

    “大哥,如果睡一把就得给女孩子负责,那二哥得三宫六院啊。”金蓝本想皮一下,不过看见金卓冰冷的脸色,顿时不敢吭声了。

    她其实也早就预备订婚的事儿了,在他们这些有钱人家里来说,订婚比结婚其实重要多了,很少有在订婚之后还反悔的。她现在只不过是想和金卓唱唱反调,外加一点婚前忧郁症,看见白曦趴在一旁往嘴里塞爆米花儿,很认真地看着自己,金蓝哽咽了一下。

    “我知道了,我会马上订婚的。”她本想奋起反抗。

    可是被金卓那双凌厉的眼睛一扫,顿时浑身的肉都疼。

    那是从孩提时代就留下的心理创伤了。

    金家大小姐特别想吸根烟来表达一下自己沧桑的心情。

    白曦却觉得挺好的。

    “蓝蓝姐,你看,你一戴上桃花符,就能结婚了呢。”白曦觉得自己特别灵,美滋滋地在金蓝的身边献宝。

    金蓝身上有叫人很喜欢的名贵香水的味道,白曦最喜欢的就是香喷喷的大美人了,她家小鬼也喜欢得不得了。要不她家小鬼怎么是一只心机鬼呢,对金铭从前看起来还挺真爱的,一定要拉着金铭跟自己看动画片儿,可是金蓝一出现,小鬼顿时就把金家二少给踹了。

    反正金家二少身上有他的气息,就算遇见鬼,想必也没啥危险。

    小鬼现在小脑袋枕在大美女的大腿上,悠闲地看动画片。

    ……白曦觉得如果叫人家男朋友看见,非多请几个给力的大师把这小色鬼给灭了不可。

    “桃花符?”金卓眯了眯眼睛。

    “是呀,蓝蓝姐是女孩子,桃花符多么吉祥呀。”白曦想到金卓似乎收下了自己本应该要送给金蓝的桃花符,怕他心里过意不去,急忙说道,“金总,你手里的那枚就给你了。男人用也灵光的。”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金卓这么久都没把桃花符拿给金蓝,不过地产公司的总裁么,那是很忙的,想必也是忘了。见金卓微微点头安静地看着自己,白曦疑惑地歪头看着他。

    她最近在金家的伙食好得不得了,瘦瘦干干的小脸儿明显圆润了一些。

    她本来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现在看起来还水灵了一点,红润了一点。

    金卓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金蓝的眼睛顿时直了。

    这么温柔的捏一把,真的是她哥?

    她哥不是最擅长螃蟹钳,拧住弟弟妹妹的脸皮不松开死劲儿往外扯么?

    “蓝蓝姐,你放心。以后金总也不会忘记掐你的。”白曦是喜欢这样柔软又温情的亲昵的,她被金总掐了一把脸,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兄长的爱。

    看见金蓝脸色微微扭曲了一下,想到曾经能够享受这份爱的只有金蓝一个,她顿时觉得自己是抢了本属于金蓝一个人的兄长的疼爱了,急忙小声说道,“他其实最喜欢你,最喜欢掐你了。”她看起来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大美女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变形了。

    “不了,还是叫他掐你吧。”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全都是苦水。

    “掐脸都不要啊?”白曦一副你很不知道珍惜的样子。

    “我都是大人了,以后这份爱都给你。”金蓝挤出了一个特别狰狞的笑容来。

    “真的呀?”看见美女姐姐用力点头,一看就是没有敷衍自己,白曦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谢谢蓝蓝姐!”

    金蓝的心里突然感到了罪恶感。

    “不过我相信,金总一定特别特别爱你。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是谁都不能动摇的。”白曦可不是那种要鸠占鹊巢的坏女孩儿,她美滋滋地享受着金卓又一次掐脸,男人有些粗糙的手指轻轻扭了扭自己的脸的那种温煦与宠爱,叫她心里满足极了。

    她看了看疼爱家人的金总,又看了看心地善良甚至都不在意哥哥被自己抢走了的金家大小姐,觉得自己幸福得一塌糊涂,扑过来蹭了蹭金蓝的脖子。

    “我觉得特别幸福。”她声音带着一点小哭音地说道,“谢谢你,蓝蓝姐。”

    “不,我得谢谢你。”金蓝木然地抱着这被自己卖了还给自己道谢的可怜的小姑娘。

    白曦被她暖暖地安慰了一下,更觉得眼眶酸涩了起来。

    她就突然在这个时候觉得自己被一双手给摁在肩膀,泪眼朦胧地扭曲,就看见一张英俊的脸越来越近。

    一个温热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白曦双手放在自己尚存那一点炙热触感的额头上,呆呆地看着微微挑眉的金总。

    金总面不改色。

    “蓝蓝伤心的时候,我作为兄长,总是这样安慰她。”英俊高大的男人看着一脸茫然的小姑娘,温煦地说道,“以后也要亲么?”

    金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