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6.总裁,请留步(六)

136.总裁,请留步(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你这不好吧?”

    白曦顿时诧异了:“难道我得管他叫爸爸?”

    系统:“……”

    白曦语重心长地教育这个不合格的系统:“虽然我也很想管这金主叫爸爸,不过……干爹可不好听啊……”

    她觉得系统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

    系统也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理解垃圾狸猫的脑回路。

    这么会想象, 怎么不上天呢?

    系统:“嗯, 你说得很有道理。”

    白曦把一个思想有些危险的系统重新给拉回了正直和谐的统生道路, 也觉得自己非常满意。

    看着金卓在沉默地吸烟,烟雾缭绕,男人英俊凌厉的脸在烟雾后面有些模糊不清, 白曦缩了缩自己的小脑袋, 对应了自己一声的男人甜甜地笑了。

    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还真是好人更多一些, 金卓这样善良地愿意把她当做一家人, 那原主想要一个家的愿望不是也满足了么?她还是能够分辨出一个人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的,金卓说起给她一个家的时候, 目光清明, 显然也是真心实意。

    这样的善意,叫白曦心里也暖暖的。

    特别是一碗冰点出现在白曦的面前, 她就觉得金总更善良了。

    她觉得大热天的, 就算金家别墅里冷气很好, 可是吃起凉凉的冰点,也叫人浑身舒畅。

    “谢谢你, 哥。”白曦眨了眨眼睛, 特别顺嘴儿地叫了一声。

    “喜欢吃么?”见白曦埋头吃冰点,吃得小嘴巴上都是,看起来呆呆的, 金总揉了揉自己有些疲惫的眉心, 却在白曦信任的目光里说不出话来, 轻声说道,“你喜欢吃,每天我都叫人做给你。”

    他顿了顿,见白曦抱着小碗儿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己眼睛亮晶晶的,虽然心里郁闷死了,可是却多了几分愉悦,叫一旁被他的善良给吓得够呛的佣人们说道,“以后记得,每天都给小曦做新鲜的冷饮。”

    “是。”佣人们觉得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金总看起来都不像是金总了。

    “对了。”既然已经是自己的家人,而且还给自己开工资,白曦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很小气,急忙在自己背着的小包包里摸了一会儿,抓出一大把黄表纸来,递给金卓认真地说道,“这是平安符,可有用了。哥。”

    她特别自来熟,举着平安符对金卓开心地说道,“给你身边的人一人一张,再给家里人一人一张,能保护自己的。”这平安符她多得是,或许在别人的眼里挺稀罕的,可是白曦一点儿都不觉得稀罕。

    这不是在他们金总面前宣扬封建迷信么?

    不知道金总最恨这个呀?

    佣人们等着金总勃然大怒。

    金总平和地伸手接过了这些平安符。

    “我们是一家人,不收钱。”白曦小心翼翼地说道。

    金卓微微一愣,看着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姑娘。

    她一无所有,可是却在因为或许不过是一点点小小的善意里,就愿意拿出自己仅剩下的一切。

    “我不会对你道谢。”男人看见小姑娘歪了歪小脑袋,捧着小碗儿看起来更呆了,勾了勾嘴角,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因为我说过,这里是你的家。给家人礼物,不需要说谢谢。”

    见白曦下意识地点着自己的小脑袋,金卓的心情很愉悦,对白曦说道,“等明天,我带你去买一点衣服还有首饰和化妆品。小姑娘,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见白曦似乎想要拒绝,他挑眉说道,“我们既然是一家人,当然你也不用给我省钱。”

    “可是……”

    “花自己……哥哥……”金总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郁闷得无以复加,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需要想很多么?”

    “不用的。”小姑娘老老实实地说道。

    白曦:“没想到给人当妹妹一本万利,好赚的!”她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系统:这狸猫真是无耻得连精都震惊了啊。

    白曦觉得这系统完全不懂,瞎哔哔,拒绝听它沉重的叹息,看着金卓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她仔仔细细地看了这坐在自己对面金碧辉煌总之非常有钱的别墅装潢下的男人,看他腰身有力,肩膀宽宽的,高大又英俊,充满了煞气凌人的气势,就觉得这位金总看起来更像是黑大大哥,而不是什么地产公司的总裁。

    不过对于金总从前是干什么的她并不感兴趣,因为金卓对自己很好,她决定给金卓透一些底子来说道,“其实金总你家挺太平的,也不怎么需要大师坐镇的。”

    “为什么?”金卓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身上煞气很重,鬼都怕的。”金家真是难得的干净,看起来金总强悍,也可以被称作鬼见愁什么的,白曦想了想就慢吞吞地说道,“如果只是一些阴秽之物,那它们是不敢在金总你的面前出现的。煞气一冲,它们就完了。你的家人和你一块儿生活,虽然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可是因为沾染了你身上的煞气,所以也不会遇到什么鬼物。”她想了想,决定举个例子就说道,“你看二少,夜路走得那么多,可是从来不见鬼。”

    金卓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件事。

    “你怎么又叫我金总?”

    “我不习惯,咱们自己心里知道就行。”白曦觉得叫哥真的很肉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显然是因为彼此不大熟悉的原因,金卓沉默了一下,微微颔首当做把白曦的话给听进去了。

    “这么说,我家里很干净?”

    “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还设法害你,那就不会有事。”寻常的鬼物也是欺软怕硬的,白曦诚恳地说道,“不过一旦真的遇到了这样的事,那多半是有人背后搞鬼,想要害你们。”

    地产公司想要发展起来,商业对手,还有地皮怎么得到,其实都会引来争端。上个世界白曦还隐隐地记得白家也是搞地皮的,所以很有经验地说道,“真到了这个时候,那一定是你死我活的。我觉得既然是金总你的仇人,你也该知道是哪一个了,对症下药就好了。”

    “太多了。”金卓淡淡地说道。

    白曦茫然脸。

    金总勾了勾嘴角。

    他的仇人那么多,真的遇到什么,谁知道是哪一个。

    不过他干的坏事儿太多了,这么多年还风平浪静,可见他的仇人也被自己收拾得差不多了。

    “你不用想这么多。”看见白曦似乎是觉得对不住自己,贪了自家的好处,金卓笑了笑,露出一个温煦的表情,冷硬的脸就跟二月花开一样温声说道,“你安心地在金家住下,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也不用说这样客套的话。你家里还有没有需要带来的东西?我叫人拉过来。”他专注地看着白曦,看见小姑娘想了想就微微摇头,小小声地说道,“我家里其实也没有什么了。”

    白家夫妻留下的那些法器还有奇特的物件儿,她并不想带过来。

    谁还没有个狡兔三窟怎么滴?

    见她一副想要拎包入住的样子,金卓勾了勾嘴角,

    “我带你在家里走走。”他起身,身体挺拔有力,看见小姑娘依依不舍地把已经被吃空了的小碗儿给放在桌子上,眼底多了几分温和,带着她就在别墅里到处闲逛。

    他们走到了别墅的三层,白曦看见三层上有几面木门,虽然觉得金家肯定是没有鬼的,不过还是认真地感受了一下,发现没有异样,就对金卓露出甜甜的笑容来。金卓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带着她走到了自己房间旁边。

    “家里的空房间不多,只剩下这一间,你先住着。”他对白曦说道。

    白曦就很不好意思了。

    “金总你叫我能住在这里,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这金家包吃包住的,简直是大师们的理想金主哇!

    特别是给金家干活儿,似乎还不累。

    看她眼睛都开心得眯成一条缝儿,满怀感激地推开房间的门,就算里面的装潢走得很金光闪闪的路线却依旧开心得不得了,金总的心里也满意了。

    他看着小姑娘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样子……不好奇不行呀,她就没见过品位这么奇特的有钱人,这不能说自己姓金,就恨不能把房间都铺一层金子吧?难道还要在金子上打滚儿?

    白曦想到这金总在外面很低调的,连车都是看起来毫无特点的黑色,也没有在身上挂点金链子,可是内在竟然这么骚包。

    金光闪闪,就跟躺在金山上一样。

    怪不得这么有钱。

    不过有钱人有怪癖的很多,白曦看在吃住免费,也就是感慨了一下。

    她本着自己的职业道德,在金卓的陪伴下在金家绕了一大圈,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想到金卓说起过自己还有长辈和妹妹的。

    有些忧心金家的长辈会不喜欢自己,白曦翻了翻自己的小包包,绝望地发现自己真是除了平安符什么都没有,只好可怜巴巴地捏着一枚叠成花瓣儿的桃花符放进金卓的手心儿里小声说道,“这个也很灵光的。金总的妹妹一定很可爱,有了这个,感情会更顺遂,会遇到对的人。”

    她的眼睛弯了起来。

    “你背着这么多桃花符,岂不是也把桃花运背在自己的身上?”金卓修长的,有些粗糙的手指把玩着桃花符,漫不经心地问道。

    “大概我还小,还没到时候呢吧。”说起这个白曦就很发愁了。

    她觉得原主上辈子画了不少的桃花符,是不是也因为金卓说的原因,背在身上太多,成了烂桃花啊?

    原主上辈子遇到的男人,可不就是一朵烂桃花么。

    当大师的,都很封建迷信的。白曦默默地把小包包往一旁推了推,觉得自己涉世未深的,还是别被桃花符给带点烂桃花什么的。她一下子避之不及的样子,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眯了眯眼哼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他正看着白曦托着小下巴发愁,就看见别墅大门被打开了,一个蹒跚的,每到饭点儿都会准时回来的老太太正慢吞吞地走进来。她看起来很苍老,颤巍巍的,一步一步认真地走着。

    她的身上穿得很朴素,衣服干净却褪色,还带着一点毛边儿。

    颤巍巍地走进来,老太太带着慈祥的笑容,直奔金卓而来。

    “是不是要吃晚饭了?”她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期待。

    白曦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转头,看向身后,顿时呆住了。

    正憧憬晚饭的老太太也僵硬了。

    “啊……怎么是您?”白曦看着这位老人家一下子就诧异了。

    这不是今天白天免费从她手里拿走了一枚平安符,据说身世很可怜的老太太么?

    听她的意思,老了老了儿女子孙都不孝顺,只有一个孙女儿还算是个好人,白曦看她穷得兜儿里就五块钱,都没要钱就给了她一枚平安符。可是这么可怜的老太太,为什么会出现在金家的别墅里,还和金卓很熟悉的样子?看着对面男人面无表情的样子,白曦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漂亮的眼睛都瞪圆了。

    “啊,您是……”难道这是金总的祖母?

    那是有钱人呀。

    话说这年头儿,有钱人非要装穷人,是不是内心觉得特别爽,有一种我是扫地僧的成就感?

    白曦委屈地瘪了瘪嘴角。

    早知道,她非把老太太那五块钱给抢走不可!

    “原来是小姑娘你啊。”要不怎么说老人家都特别临危不惧呢,在看见白曦就是自己白天骗到的那个漂亮小姑娘的时候,金老太眨了眨眼,脸上露出了一个慈爱柔和的笑容,此刻的笑容就和金卓脸上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埋头颤巍巍地咳嗽了两声,露出一副很艰辛的样子来步履艰难地走到了白曦的身边坐下,对白曦露出很亲切的笑容来说道,“没有想到,我们这样有缘分。”

    白曦气哼哼地!

    她被骗了五块钱,现在心里特别生气!

    没有十块钱,决不能挽回她的心!

    看白曦哼了一声偏开小脑袋,金老太更愧疚了。

    这小姑娘是个好孩子,看见她那么困难,甚至都好心地没要自己的钱,可是……

    “我去见你也是有原因的。”老人家沧桑地叹了一口气,苍老的眼睛露出几分疲倦来,在白曦犹豫地看向自己的时候露出一个苦涩却愧疚的笑容来,伸手握住了白曦白白嫩嫩的小爪子拍了拍诚恳地说道,“我并不是有意要欺骗你。只是昨天,我家小铭……”

    “小铭是谁?”白曦差异地问道。

    金老太:……

    金卓:……

    这姑娘莫不是这么久,还不知道金家二少叫啥呢?

    “就是我那不成器的二孙子了。”看白曦这样子就知道对金铭没什么想法,之前本以为这小姑娘对金铭有点目的的金老太一愣之后露出了微笑来,看着白曦心虚,越发柔和地说道,“他昨天回家遇到了很可怕的事,说是在你的摊子上遇到的。我担心你是想要伤害他,所以想要去确认一下。”

    她打扮得很可怜很落魄,如果是觊觎金家的财富,那对她这样没钱的老太太一定会很不耐烦。

    如果是个狐狸精,她把她尾巴都给拽下来!

    可是白曦却并没有这样。

    她有点小财迷,可是心里却并不是只有钱。

    金老太本想明天再去找白曦,然后照拂一下这个小小年纪就为生活奔波的小姑娘。

    可是一转眼,小姑娘到家里来了。

    这不就被动了么?

    金老太更加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金卓靠在一旁,就看着这老太太演技惊人。

    “那您今天说的话……”白曦也觉得大概是自己先做错事的,毕竟是她把金家全家给惊扰了,想到金老太也是爱孙心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都是我不对,不该放鬼鬼去吓唬二少。不过我已经道歉了,二少也原谅我了。”

    她微微一顿,就有些纠结地说道,“可是您白天的时候说自己很可怜的,小辈都不孝心。虽然可能是在骗我,可是也不要说这样的话吧。金总可孝顺您了,邀请我来保护你们,都是为了您和他的家人呢。”

    她觉得金卓看起来很无情的样子,都是错觉。

    她也不想金卓被家人误解。

    这么爱着家人,甚至会善良对待一个无依无靠女孩子的金总,怎么会是坏人呢?

    金老太:??

    她似乎和白曦对她大孙子的见解充满了分歧啊?

    她难道不是在大孙子面前可怜巴巴看着孙女孙子们被摁在地上磨搓都不敢吭声,明明每天可以吃三颗巧克力却被冷酷地限制只能吃一颗,永远只看见大孙子冷酷背影的空巢老人么?

    真的孝顺……起码每天多给一颗巧克力啊!

    就连在外面散步都被密切监视不能犯案的老太太觉得心里苦。

    “你说得太对了。阿卓真的特别爱我们。”

    为了仅剩的巧克力,金老太觉得自己大概不能要自己的良心了。

    看见白曦对自己弯起眼睛笑了,老太太看着小姑娘的眼神就跟看纯洁地掉进狼窝的羔羊。

    都是过来人,她还看不出来这小姑娘是被大孙子骗进家门的?

    她大孙子卖的还是合家欢的人设。

    这可真是……

    “晚饭到了,今天吃顿好的吧。”

    金老太发出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叹息。

    还小大师呢。

    有没有给自己算过命啊?

    遇到她家金总……

    这该算是桃花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