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5.总裁,请留步(五)

135.总裁,请留步(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 谢谢大哥?”

    金铭看见他大哥在摸着白曦毛茸茸的小脑袋,对自己发出了死亡射线。

    “没关系。你是我的弟弟,我当然爱你。”

    金铭觉得自己还不如被鬼带走……

    他浑身恶寒, 一脸生不如死。

    “你还难受么?”

    白曦担心小鬼的阴气叫金铭不舒服, 歪头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如果哪里不舒服,就一定要告诉我。”毕竟,金铭成了这个样子是她和小鬼造成的。看见之前还撺掇自己要再出去抓几个冤大头的小鬼已经蔫哒哒地靠在自己的怀里,白曦觉得自家小鬼是个好孩子, 抬手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小声儿说道,“都是我叫你这么做的,跟你没关系,别难过了。”

    她再一次觉得, 就算自己有了这样的能力, 也更应该约束自己而不是随心所欲。

    “你在和谁说话?”金铭看见她拍了拍自己前面空荡荡的空气,突然浑身一冷。

    就算口口声声说不害怕白曦是人是鬼, 可是当他看见这么叫人头皮发麻的一幕,依旧觉得一股凉气从心底冒出来。

    怎么看起来,这小大师面前还有一个人?

    “你可以叫我白曦。”

    白曦觉得自己真的可以给金家这样的好人家当一个专属大师, 而且金家兄弟都这么可爱,她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小心眼儿就遮遮掩掩小鬼的存在。

    毕竟如果要经常在一块儿相聚的话,她总是随身带着小鬼, 也会叫人看见破绽。因此, 在挺帅的青年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目光里, 她急忙推了推自己身前的小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虽然你或许看不见他,可是这是我家的小鬼,我叫他鬼鬼。”

    她把小鬼一推,小鬼想了想,乖乖地坐在了青年的对面,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背。

    他在示好。

    金铭顿时觉得手背上真的传来一道寒意。

    “大,大……大师……”

    “鬼鬼喜欢你,他想和你握握手。”白曦差异地看着小鬼。

    小鬼对金卓很畏惧,金卓在白曦身边的这段时间里,小鬼动都不大敢动。

    可是看起来他却对金铭的印象好极了。

    大概是有缘吧。

    白曦施施然地想到。

    她家小鬼喜欢交朋友的性格,从小儿没变,真是叫人感动。

    金铭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表情,显然对缘分这玩意儿绝望了,他想问白曦这小鬼大人吃不吃人,又想问摸了自己的手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到白曦方才摸着前方的高度,就知道这小鬼应该不大。

    他在有钱人的圈子里浪得飞起,并且经常和各路公子哥美女们混在一起,当然也知道一些奇异的事情,此刻就想到了一些事,急忙战战兢兢地说道,“这就是养小鬼么?”

    “不是。”白曦皱了皱眉。

    养小鬼,这种办法她平时也听说过一些。

    不过显然,她家的小鬼并不是现在外界那些养小鬼的方式。

    并且,她也是不大赞同养小鬼这种方法的。

    “鬼鬼是我的朋友,怎么说呢……”跟普通人是没法儿解释得很清楚的,白曦抿了抿嘴角,却还是认真地说道,“我和鬼鬼在一块儿,他是我的家人,我当成弟弟的。也没有想过会利用他做一些事。他也对我很好很好,从来都不求回报。就像是……金总和金先生你一样儿的感情,你懂了么?”

    她觉得自己解释得很清楚了,就看见面前穿着睡袍的英俊青年一下子就眼神死了。

    “……那你叫我再想想。”和他们兄弟之间一样的感情,那也太可怕了。

    金铭觉得白曦对自己兄弟之间的感情充满了误解。

    不过白曦这样说,他还是觉得自己勉强会克服一些对鬼的畏惧。

    他试探着,战战兢兢地伸出手,看着面前什么都没有的空气小声儿问道,“那鬼鬼啊?握个手啊?”

    他看起来怂怂的,白曦却看着他笑了起来。

    金家真的是很好的一个家庭。

    小鬼歪了歪小脑袋,坐在金铭的对面,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只来自于人类的修长的手,又垂头看了看自己没有血色的小爪子,扭了扭小身子,回头用乌黑的瞳孔阴森森地看了白曦一眼,看见主人鼓励地看着自己,这才慢吞吞地把小爪子塞进了面前这个活人的手心里去。

    他看起来害怕自己得不得了,在被自己握住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瑟缩了一下,却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而是努力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

    他还试探地握了握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儿。

    小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手抓紧,穿过了自己的手。

    他顿了顿,爬过来,点了点金铭的额头,之后木然地看着他。

    金铭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突然变得一凉的额头。

    “鬼鬼给你留下一点记号,以后不会有普通的鬼物敢来伤害你了。”别看小鬼看起来小,可是其实人家是厉鬼来的。这年头儿,鬼物里也是女人和小孩儿什么的最凶了,如果不是当年他被白家夫妻收拾得快,显然估计也能在城市里来一个“游乐园的玩球小孩”这样的城市怪谈了。

    他在金铭的头上留下一点印记,等于是标记了金铭,把自己的鬼气留在了这人的身上。普通的鬼物,是不敢来招惹小鬼这样强悍的厉鬼的。虽然小鬼从来没有见过血,可是他被大师养了这么多年,也很凶悍。

    不然上一世,原主只会画平安符,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地帮着自己的男人去收拾了那么多别人家里的恐怖的事情。

    不过这辈子大概是没机会了。

    白曦就带着小鬼干了一件坏事儿,把人家金铭吓得够呛,心里生出了巨大的负罪感。

    “真的?!”金铭的眼睛顿时亮了。

    “只要你不去主动挑衅,就是真的。”白曦委婉地说道。

    这年头儿,主动作死的其实也不少了。

    就比如人家凶宅什么的传闻传播得特别凶,还非要娶试试自己的胆子带着一大票人仗着人多势众想去过把瘾的人。

    那真是……白曦觉得恐怖片里的禁忌什么的,其实都是蛮有道理的。

    不能她家鬼鬼是个好厉鬼,就以为这世上的鬼们都可善良了是不是?

    “……好吧。”金铭有点失望了。

    他那一瞬间,还真的蛮想举着小鬼的大旗狐假虎威一下来的。

    白曦顿时呵呵了。

    她觉得自己答应成为金家的专属大师,那真是救了这小子一条命啊。

    话说这怂得不行还跃跃欲试想要作死一把的小青年……真是叫金总很费心了吧。

    白曦同情地看了一眼她以后的衣食父母,金总。

    高大的男人无声地站在她的身边,看见小姑娘同情又关切地看过来,沉默了一下,露出一个疲倦的表情。

    “他是我的弟弟,我已经习惯了。”他看起来脸色冷冷的,可是却充满了爱意,金铭抬头脸色扭曲地看了这大哥一眼,觉得大哥还不如小鬼对自己好呢,起码人家还知道给自己一点安全的保障。

    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这一刻,什么都怕的金家二少,竟然对于厉鬼都难得生出了亲近的感觉。更何况白曦说过,小鬼的年纪不大,金家二少犹豫了一下,试探地对白曦问道,“我可以看见他么?”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可怕。

    白曦震惊了。

    在刚刚还怕自己怕得要命的金铭,竟然主动要见鬼啊?

    这简直就是三级跳,直达本垒了好么?

    “当然是能的,不过……”白曦犹豫了一下。

    厉鬼想叫人看见还不容易啊?

    如果没有这种叫人见鬼的本事,那那些午夜怪谈哪儿来的呀。

    “没事儿,总是要适应的。”金铭急忙说道。

    他宁愿见鬼,也不愿意见他大哥!

    “那行吧。”白曦点了点小脑袋,看着这位迫切见鬼的小青年,觉得也该叫他多一些胆量,就对一旁的小鬼点了点头。

    小鬼也没有想到这个很帅气的青年竟然会想看自己,他难得局促地扭动了一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白曦喜欢他干干净净不要满脸血的样子,所以他是个很平常的小孩子的样子。他慢吞吞地伸手,在金铭的眼皮上用阴气抹过,看他下意识地闭眼,急忙缩回手,正襟危坐。

    “你要看看鬼鬼么?”白曦转头问金卓。

    “暂时不用。”金卓微微摇头。

    他对小鬼不感兴趣。

    而且,他虽然看不见,可是却会很敏锐地感觉到小鬼会在什么位置。

    这样敏锐,小鬼又僵硬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畏惧金卓身上的煞气。

    厉鬼怕恶人,他的主人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最凶的就是这金总了。

    “我的个鬼鬼大人……”金铭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的面前正坐着一个脸色木然呆滞,脸孔发青眼瞳漆黑一片的小孩子。

    那一瞬间,帅气的青年恨不能掀了自己的被子继续瑟瑟发抖,可是在一瞬间心跳一百八之后,他就看见面前的小孩子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那样子看久了,还有点呆呆的可爱。他对小孩子没辙的,并且小鬼看起来很乖巧,却还很有实力,青年一下子就跟找着靠山了似的。

    他试探地去摸了摸小鬼的小脑袋。

    小鬼蹭了蹭。

    金铭:……这真的是厉鬼么?

    小鬼又蹭了蹭。

    “以后,鬼鬼大人,你要保护我啊?”帅气的青年是个夜游生物,从前不怎么在意,还觉得自己是个无神论者,现在亲眼见到,一下子就发现了夜晚的危险了。

    不过叫他因为夜晚危险就不要出去浪和美女们飞飞飞什么的,那还不如叫他见鬼呢。他看小鬼就跟看自己的守护神一样,对小鬼很亲切地露出一个帅气的表情来说道,“咱们以后,我带你出去玩儿啊?”

    小鬼歪了歪头。

    “你要去什么地方呢?我可以去么?”白曦感兴趣地问道。

    “这个真不行,少儿不宜。”金铭诚恳地对白曦拒绝道。

    “那鬼鬼也不能跟你去了。”她家小鬼看起来还没断奶呢。

    白曦一下子就明白金铭要带着自家小鬼去什么地方了。

    “可是我怕啊……”金铭刚刚掉进见鬼的大坑,人生观都被颠覆了,顿时战战兢兢。

    “没事儿,从前你都没有见过怪事,以后也不会的。而且有我的护身符,还有鬼鬼留下的阴气,如果这样你还会遇到危险,那……”

    金铭露出期待的表情。

    白曦却尴尬地对他笑了笑。

    “你懂的。”那就没救儿了呗。

    帅气的青年不吭声了。

    他懂了。

    所以,迎着白曦歉意的目光,青年觉得务必要抱好自家鬼鬼大人的小胳膊腿儿,急忙回头趴在床上翻箱倒柜地往外摸一些自己收集的玩意儿争取叫鬼鬼大人更开心一点讨好一下。

    他只穿了一件长长薄薄的睡袍,毕竟这是夏天,又撅着屁股,顿时露出了一点不一样的风景。白曦就看见两条修长的腿,急忙仰头咳嗽了一声。金卓站在一旁看着这弟弟又皮在痒,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地将修长的手搭在白曦的肩膀上。

    “我们谈一谈咱们之间的合约问题。”

    “合约?”白曦有了赚钱的买卖,顿时就把那双修长有力的男人的腿给忘记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金卓。

    在她此刻的眼里,金总比他弟帅气一万倍!

    谁给她钱,谁就帅。

    “嗯。”金总在她仰慕的目光里心情颇为愉悦地点了点头,揽着她单薄的肩膀走出了金铭的房间,两个人一块儿到了客厅里去。叫人给白曦端来了一杯冷饮。

    看着白曦满足地一小口一下口喝冷饮,眼睛都幸福得弯起来,高大英俊的男人双腿交叠,看着她喝冷饮也不吭声,在白曦意犹未尽地放下手里的杯子后,这才看着白曦平静地说道,“我希望小曦,你可以成为金家专属的大师,只为金家服务。”

    这等于是买断了白曦的职业生涯呀。

    白曦顿时沉吟了起来。

    系统:“端了铁饭碗你还沉吟个屁啊!”这垃圾狸猫是不是忘了,她都快吃不上饭了。

    白曦矜持地:“做大师的人,一口就答应他这不是太主动了么?我可是大师!”

    系统:“……”它第一次见到馒头就白开水的大师。

    白曦也发现这个严峻的问题了。

    “一年一千万。”金总财大气粗,端详着白曦犹豫的小脸儿,很诚意地说道。

    白曦沉默了。

    她就想给个几万块就满足了。

    没有想到金总竟然这么大方。

    “太,太多了。”这句话说完,白曦真想抽自己的嘴!

    看见她后悔得恨不能挠墙,却还努力冻死迎风站绝对不把方才的话给吞回去,英俊的男人的眼里露出一抹细微的笑意,满不在意地说道,“不多。这是外面的行情。你也值得这一千万。”

    虽然因为他从前最讨厌封建迷信,其实也不知道这些江湖术士的行情是多少,不过忽悠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大师是绝对够了。看见白曦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他哼笑了一声,垂头又点了一根烟咬在薄唇里说道,“不过,你要住到我家里来。”

    “为什么啊?”白曦茫然地问道。

    “如果金家发生什么怪事,你也可以第一时间就保护我们。”

    金卓吐出凉薄的烟气,看着白曦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金家人口很简单,我的弟弟和妹妹,还有我祖母,他们是我的……珍宝。”

    就算是面不改色忽悠小姑娘,可是金总还是咳嗽了一声,觉得自己被恶心坏了,揉了揉冷硬的眉心,这才带着几分诚恳地看着果然被感动了的小姑娘轻声说道,“小曦,我希望你能住在金家,这会叫我感到很安心。”他一心为了家人,这对于白曦是无法拒绝的。

    因为失去自己的家人,所以,她很羡慕和睦幸福,彼此珍惜亲近的家庭。

    “那也行。”反正她就是一个人。

    “不用问过你的长辈么?”金卓看着她问道。

    他对一旁的佣人抬了抬下颚,叫他们再给白曦端一碗冰点来。

    “就剩我一个了。”白曦小声说道。

    对于这个回答,金卓其实早有猜想。

    白曦小小年纪就摆摊卖符,身边还没有大人看着,还这样瘦小为生活奔波,显然是家中长辈出了什么意外不能再庇护她。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在家里大概是掌中宝,她这样天真,显然也确实是被宠爱长大的。

    可是却要一个人带着一个小鬼卖符。

    气场凌厉,一眼几乎能看得人战战兢兢的英俊男人垂头吸烟,许久之后,把剩下短短一截的香烟丢在桌子上。

    他伸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冷硬的脸勉强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在这张总是嘲讽和冰冷交织,反正就是各种欺负人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情的笑容,金家的佣人们都吓坏了。

    “那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金总摸着小姑娘的头意味深长地说道。

    白曦一愣,继而感动莫名。

    “金总是想当我的哥哥么?”那就幸福了啊。白曦可羡慕金总嘴里那位被他宠爱得不得了的妹妹了。

    没想到金总还是这么一位怜贫惜弱的总裁。

    她急忙快乐地用力点头。

    “我愿意的。”

    男人的手微微一僵,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沉默地看了这个开心得不得了的小姑娘很久。

    “哥,哥哥?”白曦觉得,自己愿意为了这一声,给金总打个八折。

    “……嗯。”

    他得抽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