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4.总裁,请留步(四)

134.总裁,请留步(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听到有人说话的时候, 金家二少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

    可算有人来了。

    就算是他哥也是好的。

    只是另一个年轻的, 还带着一点少女味道,还莫名有点儿熟悉的声音, 叫金铭觉得有点大事不妙了。

    他瑟缩地从被子里探出一颗脑袋,就看见门口正站着两个人,高大英俊,叼着烟看起来无动于衷的男人, 还有一个歪头,正偏头看着自己的少女。熟悉的裙子,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脸, 金铭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 内心想要尖叫, 想要呐喊,想要喊一声“救命!”可是却发现自己无法呼吸, 就跟被鬼压床了似的。

    看着他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对着自己的方向露出见鬼的表情, 白曦霍然转头看向走廊!

    ……

    “没有鬼呀。”所以, 这位金家二少, 到底是看见什么了?

    白曦觉得特别郁闷。

    原主是个难得有天赋的孩子,体质偏阴, 并且天生阴阳眼,对见鬼有一套的。

    有没有这份实力, 就应该问一问还被她牵着的小鬼了。

    想当年白家父母都是大忙人, 就把独生女给放在家里叫她一个人画符什么的。

    年纪小小, 却因为经常画符或者看一些阴阳术士的书本,看起来明显和其他孩子不大一样儿的小姑娘,在五岁的时候还不懂得这世上有一种生物名叫鬼。

    她常常能够在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边多几个穿得很奇怪脸色很奇怪反正阴嗖嗖的小朋友。不过孩子么,都是小天使,她热情善良地邀请这些脸色发青,目光阴森的小朋友跟自己一块儿玩。

    对于这种看着空地喃喃自语还开心地邀请空气一块儿玩的小伙伴儿,原主的朋友们都觉得受到了伤害。

    她又总是念叨什么画符什么的,就越来越叫人讨厌了。

    最后,能跟她在一块儿玩儿的,就都是一些鬼。

    小鬼就是那个时候被抓住的。

    他觉得自己也很难得会遇到一个跟自己一块儿玩的小姑娘,所以跟她玩儿了几天。

    那个时候他还天天在夜晚的时候,浑身鲜血地抱着一颗球站在空荡荡的广场上,等着“有缘人”来和自己玩儿。

    ……对上了想看看爱女的“好朋友”的白家夫妻,他差点儿就被灭了。

    还是原主为他求情,从此,他成为原主的役鬼,改邪归正,再也不敢坏事儿了。

    ……其实除了吓吓人,也没来得及干坏事儿呢。

    所以,白曦对于自己见鬼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什么都没有看到,秀气天真的小姑娘的眼睛里就露出几分茫然,又迟疑地去看金铭,这位摘了墨镜还挺帅的青年,已经抱着被子看着自己瑟瑟发抖。

    “算了,他大概是装的。”金卓吐出一个烟圈儿,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作为安慰。

    “不行,我得好好儿看看。”这世上还有天生天眼看不见的鬼,那不是开玩笑呢么?白曦的脸顿时凝重了,觉得如果金铭没有撒谎的话,那这鬼绝对不能留在金家,不然金家绝对是全灭的节奏。

    她觉得金铭傻乎乎的可爱,金总更是一个外表凌厉无情,可是内心柔软心怀弟弟妹妹的好人,还有那位金家的大小姐,想想也应该是万千宠爱,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白曦这一世没有一个圆满的家,所以希望别人圆满一点。

    她想了想,拉着小鬼慢慢地走到金铭的面前,在床边俯身看他。

    青年看起来要窒息,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片刻,眼睛里堆起了晶莹的泪花儿。

    他还年轻,还没有三飞过,所以,不要现在就……

    “金先生,你昨天见过我,还记得么?”白曦觉得这小青年看起来不像是骗人,是真的见鬼的样子,把自己手边的小鬼推到了金铭的床上去,叫小鬼这样的鬼亲自来查看金铭这地方到底有没有鬼,毕竟鬼物对鬼物还是会更敏锐一些的。

    为了缓和金铭的害怕,她露出了一个很善意的笑容,还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亲近地问道,“听说你见鬼了?能和我说一说,你见到的鬼,是什么样子的么?”

    金铭:……

    他觉得自己的皮肤又感受到了之前遇到这小姑娘的那种阴森的阴冷。

    叫人鸡皮疙瘩都恨不能竖起的感觉,毛骨悚然。

    昨天的时候,金铭还没有觉得什么,可是想到自己在这小姑娘身边感到的阴冷,再想想自己脚踝上的小孩儿的手印,还有那个时候小姑娘惨白惨白的脸,他就知道,这小姑娘绝对是只厉鬼呀!

    这小美女成了鬼竟然还追着他到了金家,这脸上多了一点血色,莫不是昨天吸了他的阳气?

    现在还来,看来是很中意他了。

    金二少觉得深深地绝望了,心中悲愤莫名。

    没有想到自己运气不好,只撞到了一只要自己命的鬼。

    还不如撞只狐狸精呢!

    现在,这鬼在自己的面前还要装模作样地问自己见到的鬼是什么样子的。

    这在恐怖片儿里太经典了好么?

    如果他坦白“就你这样儿的”。

    这看起来笑眯眯的小姑娘立马化身厉鬼“你知道得太多了!”,分分钟吃得他一干二净。

    “什,什么都没看见。”金家二少带着哭腔儿,捏着昨天这美少女小鬼给的平安符,哽咽地说道。

    白曦眨了眨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正靠在门口吸烟,完全没什么在意的高大的男人。

    她就说么,为什么金卓这么疼爱弟弟的人竟然会对弟弟宣称见鬼这样平静不在意,原来是知道弟弟在伪装见鬼逃避工作不想去上班啊。

    她觉得金卓很可怜了,叹了一口气,也觉得金铭很好命,愿意在家当米虫,竟然也被哥哥这样纵容。不过歪风邪道她可看不下去,点了点头,在金铭委委屈屈的目光里起身走到了窗户边儿上,一把将厚厚的落地窗帘儿给拉开,外头的阳光一下子就照进来。

    “虽然强大的厉鬼是不畏惧阳光的。”就比如她家小鬼,也只是在暴烈的阳光之下蔫哒哒的,却不会烟消云散。不过鬼物阴气重,喜欢深夜的时候也确实是真的。要不怎么那些恐怖片儿里发生的撞鬼的事儿,大多是在阴森森看不见阳光的地方或是在深更半夜呢。

    不过对于白曦来说,她也并不惧怕这些鬼物,对着呆呆地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自己,一脸震惊的青年笑着说道,“虽然是这样,不过鬼物的确不喜欢阳光。金先生,如果你真的害怕,更不应该拿窗帘把阳光给挡住。”

    所以,这厉鬼是在警告他,人家现在连阳光都不怕,叫他洗干净点儿等着被吃掉么?

    金铭心酸了,看着慢慢走到白曦身边很和气地感谢她驱鬼的金卓,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勇气来。

    就算他被吃掉,他也要救救他被厉鬼迷惑的哥哥,不能被一窝端!

    不然日后岂不是连个给他上香的都没有?

    紧紧地看着这两个人的影子在地上交叠在一块儿,金家二少刚刚鼓足了勇气要开口,突然停住了。

    影子,两个人都有啊!

    “你,你……”他白着一张很帅气的脸,指着白曦问道,“你是人?”

    “多新鲜呀。我怎么不是人了?”白曦茫然地问道。

    她又不傻,看着金铭悲惨又惶恐地看着自己,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原来这位金家二少方才的畏惧,见了鬼一样的恐惧,都是因为她啊?

    “你以为我是鬼?为什么啊?”白曦看着英俊帅气的青年手里还捏着自己卖给他的护身符呢,就觉得心里很受伤了。

    她走到这揉了揉眼睛看起来有些呆滞的青年的身边,看见他眼底带着黑眼圈儿很可怜的样子,又觉得有点不忍心,回头看了金卓一眼,这才露出一个诚恳的表情说道,“我真的是人。不过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鬼?鬼还会卖给你平安符么?”这多奇怪啊。

    “他胆子小,疑心重,你别放在心上。”金卓把嘴里的烟夹在手上,另一只手拍了拍女孩子单薄柔弱的肩膀。

    金铭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大哥。

    昨天晚上是谁杀气腾腾,要把人家小大师给碎尸万段的?

    不过看着金卓冷冷看着自己的目光,金家二少怂了,垂头不吭声。

    不过从一开始的惊恐里走出来,他在听到白曦不会不干掉自己之后,就不怎么在乎了。反正白曦到底是人是鬼对他没什么区别,她看起来还还真的挺友善的,又似乎和他大哥的关系不错,这交情很好,就算是看在他大哥的份儿上,也不会吃掉他了吧?

    既然不会吃了他,那白曦的身份还重要么?他至少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抬头叹了一口气,把被子掀开,露出修长年轻的身体。

    属于青年男人漂亮的身体,就算是穿着睡袍看不见更多的内容,可是那修长的腿在单薄的睡袍里若隐若现,也叫人心里乱跳了。

    特别是金铭还是这样英俊的青年。

    当然会叫人更尴尬的比如晨X是没有了,金家二少没有被小大师给吓萎了就不错了。

    他甚至觉得,今天晚上就应该去三飞一下儿,再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是从前的那个龙精虎猛“二少好厉害!”的金家二少。

    “你是不是想死?”看他竟然敢在白曦的面前耍流氓,冒死勾引,小姑娘显然是没见过世面,脸儿都红了,高大的男人的眼睛猛地一沉,那巨大的来自于死亡一样的威胁跟厉鬼也不遑多让了。

    金铭顿时在床上抖了抖,作为一个男人却要跟小媳妇儿一样抱着被子给自己遮遮掩掩,却露出了一双脚的脚踝,那保养得很细致的脚踝上小小的淤青依旧清晰,这样的鬼物留下的痕迹带着阴气,是很难祛除的。

    “你看看这个……我能不怕么?”金铭对活人就没有什么畏惧了,控诉地看着白曦。

    白曦和正坐在金铭身边,同样呆呆地,僵硬地探头去看他脚踝痕迹的小鬼顿时就尴尬了。

    就……第一次干这种事儿没经验,也不知道竟然还留了痕迹呀。

    小鬼默默地坐在金铭的身边垂着自己的小脑袋不动了。

    他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去在金铭的脚踝边儿上比了比。

    难得的,小鬼的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他那个时候就想把金主给拉倒好买点儿符拯救一下他和白曦的肚子,真的是……不是故意的啊。

    “这,这个怨我,怨我。”白曦这才发现,原来差点儿把人家金家二少给搞崩溃的撞鬼之事,竟然还是因为自己。她一向是善良单纯的……

    系统:……真的好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白曦觉得这系统真是仗着自己的宠爱越来越放肆,她阴沉着小脸儿记下这一笔,等着回去就投诉垃圾系统人身攻击,可是脸色慢慢地柔软了起来,看着哀叹了一声的金铭小小声地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会叫你这么害怕。”

    叫人家一整晚没敢睡觉,都要心理阴影了,还差点儿被自己给吓死,白曦当然会不好意思,她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和小鬼一块儿对着手指忏悔了一下,小小声地说道,“我就是没有钱了,想卖几张符至少买碗馄饨吃。”

    这说得可怜巴巴的,金家兄弟同时愣了一下。

    白曦和小鬼都垂着头做忏悔状。

    她还可怜巴巴地仰头看着沉默地,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金卓小声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儿,也不是想敲诈什么。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请你们原谅我这一次。真的对不起了。”她看起来就是一个第一次做坏事,因此局促不安的可怜巴巴的小姑娘,她迎着光看着自己,金卓的手指一痛,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已经看了她多久,久到香烟都已经快燃尽烧到了自己的手指。

    金铭坐在床上,看着白曦也觉得很可怜。

    他作为一个天天跟美女们趴体的富家公子哥儿,当然会对这样很可怜的女孩子多几分包容。

    “其实……你也没做错什么。”这小姑娘才骗了他三百块就已经瑟瑟发抖了。

    金铭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能原谅她了。

    反正……她也没吃了他。

    “这么说,你愿意原谅我么?”白曦一下子觉得金家兄弟真的是好人,眼睛亮晶晶地问道。

    “原谅了,原谅了。”金铭咳了一声,红着脸说道。

    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和小姑娘计较?

    那不是太没有风度了么?

    作为一个公子哥儿,可以没脸没皮,可是却绝对不能没有风度。小气吧啦的,那多难看呀。

    对了,他方才还想问这小大师什么来着?

    “你吃不上饭?”金卓问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就想到了白曦蹲在街边坐在小马扎里卖符的可怜巴巴的样子了。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顶多十七岁,一张很漂亮的脸稚嫩又天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还都享受着难得的花样年华的生活,每一天都过得无忧无虑。可是她却坐在街道边上,为了卖出几张符就开心得不得了。看着白曦有点不好意思地点头,金卓就想到,这小姑娘没有钱。

    可是她一共,就从自己兄弟的手里拿了八百块。

    这小姑娘就算是骗钱,都叫人心疼。

    系统:……八百块也不少了,醒醒好么大佬?

    白曦面无表情地把这拆台的系统给塞进小黑屋。

    普通人的金钱观,和总裁级别的差了一个银河系好么?!

    在总裁们的眼里,不被骗个几十万,那还叫骗么?

    在白曦可怜巴巴的目光里,金卓将手里的香烟摁在金铭床边的小柜子上。

    金铭:……这特么是他花了五十万买的古董柜。

    不过面对冷酷无情大魔王,曾经干出过在他趴体和两个美女滚在一块儿时一脚踹碎趴体大门把他从两个大美女怀里给拎出来绑在敞开的后车厢上帮他“清醒一下”的大哥,金家二少敢怒不敢言,默默地忍受着来自于自家垃圾大哥的无情的摧残。

    他不敢再去看自己的宝贝了,而是看着他大哥,却看见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垂头,捏了捏小大师尖尖的没有肉的小下巴,许久之后慢吞吞地说道,“既然吃不上饭,那我可以养你。”

    白曦仰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神色不明的英俊男人。

    “我,我生意里没有这项业务呀。”

    金卓的眼睛微微一跳。

    “我弟弟很胆小,很怕撞鬼。你看到了,我帮不了他,就算在他的身边他也会害怕。”他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我聘请你,做金家的专属大师,也叫我弟弟安心一点。”

    “你真是一位好哥哥的。”就因为怕鬼,所以就愿意养一个专属大师?

    白曦一下子为这位金总的兄弟情给感动了。

    金总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愉悦。

    “我一向是个好哥哥,你知道的。”

    白曦用力点头,回头,还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坐在床上万分茫然的帅气青年。

    “我知道的!”她很响亮地说道。

    金铭:……

    兄弟情深啊?

    他哥原来这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