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2.总裁,请留步(二)

132.总裁,请留步(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晚上睡在这房子里。

    屋子里没有空调, 夏天的夜晚也是很闷热的。

    穿越在每一个世界,就算是在最血雨腥风的世界里, 可是白曦也没遭过这样的罪。

    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只死狸猫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 白曦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烙饼。

    也不知道到底是这个城市的气温格外热, 还是因为原主的体质偏阴冷的原因,她觉得自己特别地难受。

    浑身汗津津的。

    “得赶紧赚钱啊。”第一次成了要自己养自己, 白曦喃喃地小声儿说道。

    现在她很庆幸人类没有毛儿了。

    这要是有一身丰厚华美的皮毛,哎呀白曦的妈呀……

    “鬼鬼, 来。”看见小鬼坐在角落里抱膝看着自己, 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没有半分表情,白曦觉得自己受不住了,从床上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来招手说道, “咱一块儿睡。”

    她当然知道原主从来都不会和小鬼一块儿睡的,因为就算是这小鬼已经被她收服, 可是在人类的眼睛里,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小鬼现在看着老实,可是鬼物就是鬼物,一旦反噬, 那就是要命的事儿了。

    或许会在主人懈怠的时候,出手将主人置于死地,然后重新得到自由。

    就算是鬼物, 也绝对不会想要受制于人。

    更何况鬼物天生冷血残忍, 是死亡的代名词, 要不这世上怎么那么多的恐怖片儿呢。

    白曦一伸手,毫无芥蒂地叫小鬼来自己的怀里睡,小鬼茫然地眨了眨自己全是黑色瞳仁,令人心生恐惧的眼睛。

    他从来都没有被白曦这样信任过。

    不仅是这样,而且,就算是会被这样天天放出来,也是没有的。

    他站在窗子旁,呆呆地在月光之下看着坐在床上对自己笑得格外好看迫切期待,反正都带着一点狗腿的女孩子,歪了歪头,又呆呆地看了看地上。

    月光之下,他连个影子都没有,可是为什么她不害怕他了呢?蹭了蹭脚下的地面,他慢吞吞地往白曦的方向飘过来,一顿一顿的,似乎一旦白曦反悔“我就是随便说说”,他也不会看起来那样想要依偎在她的身边,可是白曦却笑容抽搐了。

    “怎么这么慢?”白天里一把抓倒了那姓金的青年的劲头儿都哪里去了。

    她一把把小鬼给拉过来,塞进自己的怀里,抱着睡觉。

    鬼物阴气升腾,那是一种入骨的冰寒,可是白曦却觉得幸福极了,蹭蹭小鬼的脸,美滋滋地睡了。

    小鬼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怔怔的,呆呆的,小手试探地摸了摸白曦的脸。

    主人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

    可是……他觉得并没有不开心。

    开心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愿意这样留在主人的怀里。

    小小的,只有一个小孩子样子的小鬼老老实实地窝在白曦的怀里一整天,白曦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外面的天光大亮。她打着哈欠抱着自家全能小鬼从床上爬起来,洗了脸,换上了昨天洗干净了的那条裙子,看着镜子里的有了血色的小女孩儿,又垂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干瘪的肚子。

    她沉默地,艰难地捞起昨天顺手买回来的馒头就着白水吃个饱儿,这才看着这个家的凄凉叹了一口气。

    连咸菜都舍不得吃的感觉,她现在是体会得到了。

    虽然手里还有点钱,可是这显然不够她养活自己的。

    小鬼看着白曦长吁短叹,主动又揪了揪白曦的袖子,指了指外面。

    白曦眼睛微微抽搐了一下,垂头看着面无表情,脸色青白的小鬼。

    “这是不行的,咱们可不能这么做。”小鬼昨天就已经被白曦给教育了一下,不能去普通人家里去吓唬人,然后给白曦找活儿干,不过经过小鬼一整晚的思考……反正鬼也不大需要休息,小鬼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人傻钱多的有钱人有的是呀,普通人还是不要叫人家破财了,不过有钱人,就当劫富济贫了呗?白曦被这小鬼的胆大包天给吓坏了,握着这小鬼没有血色的小爪子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世道大师有的是,有钱人有的是钱,找个强悍的天师把你超度了怎么办?我可舍不得你。”

    小鬼扭了扭小身子,垂头做忏悔状。

    原来……她是舍不得他的。

    心里美滋滋,可是小鬼不说,做出一副好孩子的样子。

    系统:“……如果没有大师在,你就能放小鬼去骗有钱人了?”

    这垃圾狸猫还有没有三观了。

    白曦:“怎么可能。不过不把小鬼给吓唬住,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系统:“你这么了解他?”

    白曦呵呵了:“我只是比较了解这个年纪的熊孩子们。”

    小鬼看起来年纪就不大,就跟现在的一些小孩子一样儿,大人不叫他们干什么,他们偏偏就要干什么,简直能把人给气哭。她心有余悸了一下,充满感情地教育这没有人性的垃圾系统:“教育小孩子,要用爱来感化,顺便配合一点威胁恐吓的,那都是因为我,因为爱,你懂么!”她觉得自己和系统不是一个世界的精,露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系统:……

    小小的光团抹了一把脸……或许是屁股,反正前后一样儿圆……

    系统:“……你再这样人身攻击是会失去我的我跟你讲!”

    白曦挤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来,表达自己其实特别善良。

    系统这才哼哼唧唧地扭了扭光团好奇地问道,“你准备去卖符了么?”虽然白曦的符真的很灵,就算是系统在各个世界里经常游走也不得不承认,原主画符的资质真的是难得一见的。

    虽然原主学了这么多年就学会了三种,不过这三种很常用,如果应用得好了,当然也会很赚钱。原主现在过不下去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她没有人脉,也太过年轻。大师界里,能够宾客盈门并且被人尊重的,无一不是受到很多人的信任,不需要自己去拉生意,而是有人会将生意给送上门。

    谁还没有一两个需要解决一些麻烦事儿的亲朋好友么?

    “卖符不大赚钱啊。”白曦头疼地说道。

    不过,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如果不卖符,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

    原主这样的年纪,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念。

    这样的世家……

    好吧白曦沉默地看着家徒四壁,觉得这大概是最惨的一个世家了,不过这些隐世的世家,有些固步自封的,都会觉得在外面的教育没有什么卵用,还不如自己从小儿跟在长辈的身边学习。从小儿学习家中独特的秘术,反正以后也肯定不会饿到没有饭吃……白曦又沉默着看了看自己缺少油水儿的肚子,许久之后发出了感慨说道,“九年义务教育,真是必不可少啊!”

    看来,她只能去应聘一下刷盘子了。

    系统也觉得白曦这次略惨。

    不过刷盘子……这不是给大师掉价么?

    系统想了想:“要不你去劫富济贫?”

    白曦:“你的三观呢!”

    系统:“你去找以前你男人,吓他个半死,然后骗点儿钱。渣男一个,骗他也没有愧疚心。”

    白曦被系统的没下线给惊呆了,并且深沉地认同了它。

    “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啊。”

    系统发出了得意的杠铃一样的笑声。

    小鬼茫然地看着自己的主人笑得格外狰狞了一下,之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目光变得特别慈爱。

    白曦:“不过还得先踩踩点儿,如果那小子身边没有什么高人,那本狸猫就却之不恭了。”

    她觉得上一世抛弃了白曦的男人的确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可以欺负一下的,不过那男人的家族家大势大的,没准儿还真的有了不起的人。虽然上一世没有什么大师,不过人家有钱,有钱什么大师请不来,白曦都怀疑上一世那男人那么喜欢原主,对她海誓山盟的,是不是因为原主物美价廉,不需要他花钱。

    找个大师做女朋友,就没有不赚的。

    不然就拿男人上一世使唤原主在各个有影响的大人物家里走动,那得花多少钱?

    “不敲个几亿,绝对不能放过他!”系统还在恶狠狠地说道。

    白曦觉得它真的很贪心,不过她喜欢。

    白曦:“这真的是我们最合拍的一个世界了。”

    系统:……这垃圾狸猫的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叫人生气?!

    它哼了一声,骄傲地扭着光团儿,留给白曦一个冷酷的背影。

    白曦也懒得理它,摸了摸小鬼的小脑袋,看他默默地蹭了蹭自己,眼睛就笑得开心了起来。

    她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黄表纸,想了想,还是又重新画了几张——万一有大客户呢?原主的天分的确是叫白曦惊讶的,她轻轻松松就画好了这些符,对于现在的行情,她多画了几张桃花符,毕竟现在的女孩子最喜欢这样的桃花符来保佑爱情了。

    她眨了眨眼,又把这画满了朱砂的黄表纸给折叠起来,叠出了花瓣儿的性状。

    反正功效没变,还是会叫人感情更顺遂,或许得到一点祝福的桃花符,这就叫做商业包装了。

    白曦都为自己的商业头脑惊讶了。

    她又把护身符什么的给叠正很漂亮的样子,这才拿一个小包包包起了这些符箓,顺便背了一个小马扎重新回到了昨天蹲着的地方。

    不过这一次,她坐在了大树的阴影里,怀里困着一只转着小脑袋,每经过一个人,就用一双鬼气森森的眼睛阴森地看着人家行人匆匆走过,失望地垂垂小脑袋就又去看向下一个行人的小鬼。白曦看着小鬼一颗小脑袋就跟小狗儿一样,路过一个人都要巴巴儿地抬头去看。

    她觉得小鬼如果会说话,会现身,一定会捧着符箓去问“大哥,买符么?”

    被这个想象给逗笑了,白曦抱着自家可爱的小鬼笑得停不下来。

    就算是生活这样困顿,可是她的身边也总是不孤单的。

    “鬼鬼,我一无所有,可是还有你在,真的很幸福。”原主其实上一世并不是一无所有。她只要看看身边就会知道,从一无所有到满身繁华,然后再到失去一切,其实小鬼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

    这是一种如同家人一样的陪伴,不离不弃,不会因为她是好是坏就背叛她离开她。

    她爱上那个男人,本来就是为了想要有一个家。可是她真的是忘记其实这个家,早就在她的身边。

    小鬼默默地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

    它往白曦的怀里蹭了蹭。

    虽然大师役鬼,可是鬼物对人类或是这些大师都不会有善意的亲近。

    不过是谁更强大的问题。

    大师强大,强迫鬼物为他们服务。可是一旦鬼物强大,就会将这些大师给吞噬掉增强自己的法力。

    他却不想吞噬白曦。

    “这符怎么卖?”就在小鬼不知道该不该回头蹭蹭白曦的脸的时候,白曦的面前蹲了一个有些苍老的老人家。

    她看起来年纪很大了,颤巍巍的,身上的衣服被洗得发白,还带着毛边儿。虽然是这样,可是她看起来还是很有教养的样子,有些眍䁖了的眼睛感兴趣地看着白曦铺开的小摊子上的护身符。白曦看了一眼,微微一愣,就觉得这位老人家已经满头白发,身边孤孤单单的。

    “五……二十。”白曦真恨不能打自己的嘴!

    她怎么还主动降价了?!

    那位看起来很清贫的老人家诧异地抬头,看了看白曦。

    “很灵的,不灵不要钱。”

    白曦不会看相,所以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位老人家到底是因为什么身边没有人陪伴,她却觉得心里一下子就软了。

    “不灵不要钱?”老人家抬头,笑了笑,温煦地看着白曦。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她从衣袋里摸出了一张五元钱。

    白曦:“……”

    系统:“……”

    “我只有这点钱。”这位老人家慈眉善目的,她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说话却很斯文。不过说出的话,就叫白曦有点儿呆滞了。她摸了摸自己的满是皱纹的眼角轻声叹气说道,“家里头子孙不孝,虽然我祖孙满堂,可是除了小孙女还孝心一些,其他的孙子们……所以,我的身边只有这点钱了。”她攥着这五元钱期待地,用有些可怜的眼神看着白曦喃喃说道,“我就是想给小孙女买一个平安符……别的地方太贵了。”

    白曦拒绝卖惨。

    这老太太的确很惨,可是她也很惨好不好?都已经降价了,还想五元钱买走她这货真价实的平安符,呵呵……

    “今天刚开张,讨个吉利。”她小声嘀咕了一声,伸手递给老太太一张平安符。

    正在对白曦低声诉苦的老人家一下子呆住了。

    “五元么?”她试探地问道。

    “开张大酬宾,讨个吉利不要钱。不过如果这符好使,您要介绍客户回购啊。”

    系统:“五元钱你都不要?你有几个五元钱?!”

    白曦:“这老太太就五块钱,还要坐公共汽车啥的,你还有没有一点统性了?”

    系统:……它真是没见过这么冻死迎风站,没钱还装自己是大款的狸猫了。

    白曦恶狠狠地:“看来,得赶紧去劫富济贫了!”

    系统:……

    “那,谢谢?”这位看起来有点可怜的老太太捧着这符,很期待地问道。

    白曦挤出了一个很大方的笑容。

    她的心都在滴血,可是看见这老太太蹒跚地走远了,又觉得自己还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天生对这些老人家没辙,也没法儿看着这样的老人家在自己面前很可怜的样子。

    这真是一个要命的缺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没赚到钱,还亏了一张平安符,白曦把自己和小鬼在树荫之下缩成一团,觉得今天大概又要啃馒头就白开水了。她可怜巴巴地坐在小马扎儿上,却没有看见街对面,正停着几辆豪车。

    “老大……金总,就是那个丫头。”几个彪形大汉穿着黑西服和一个面容凌厉的高大男人站在一块儿,指着远处小小一团的白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老大一定要气势汹汹,带着要把人沉海的杀气来收拾一个小姑娘,不过……只能怪小姑娘命不好了。

    “嗯。”金卓冷冷地看着远处,冷笑了一声。

    他可算找着这个骗子了。

    不对,说骗子或许并不准确,这丫头看起来是有点真本事。

    想到弟弟脚踝上那两个小手印,金卓眯了眯眼。

    还没有哪一个“大师”,敢把主意打到金家的头上来。

    有点手段,就敢冒犯金家的人,挑战他的权威,就算她是个女孩子,金卓也不会手软。

    他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叫几个手下停在一旁,自己带着几分杀意与冰冷,慢慢地走到了那正缩成一团的,穿着一件不怎么好看的裙子的胆大包天的小鬼的面前。

    “这摊子是你的?”他冷冷地,用锋利的黑色眼睛,声音冰冷地问道。

    小团子动了动,露出了一张苍白消瘦的小脸儿,那个女孩子用茫然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眼睛就亮了!

    有些黯淡委屈的眼睛闪过了一片星光。

    这位大哥看起来好有钱啊!

    “大哥,买符么?!”

    金卓:……

    白曦眨了眨亮晶晶的大眼睛。

    “……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