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131.总裁,请留步(一)

131.总裁,请留步(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施施然地上线了:“你这不好吧?”

    白曦当做没听见, 拿着符纸,微笑着看趴在自己面前的青年。

    小鬼蹲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期待地看着青年。

    把她丢进一个要被饿死的姑娘身体里的垃圾系统没有资格说话。

    系统:“……你会相面么?”

    白曦耿直地:“我修仙的!怎么可能会相面!”

    就算是她确实在天道图书馆里看了很多很多的各个世界的修炼资料,可是绝对不包括风水相面什么的。

    因为对于修仙者, 这其实没啥用。

    什么风水相面, 直接观人头上的气就可以了。

    气弱将衰,气强将盛。

    风水相面, 更合适不能修炼的凡人。

    虽然确实挺奇妙,也很精准,可是她不会。

    她还把自己的无知当有趣儿, 。

    系统沉默了一下:“你不会相面, 为什么说人家印堂发黑最近要倒霉?”这不是骗钱么?

    面对系统这么无礼的指责, 白曦更加理直气壮地甩了甩手里的符纸。

    这平安符是真的就行, 她确实从这张符纸的上面感受到了一点奇妙的力量。

    而且这眼前的青年穿得花里胡哨的, 眼底发青,一看就是个夜生活很丰富的公子哥儿, 这样的小青年天天泡吧泡妞儿的, 还不得有个肾亏什么的啊?

    这肾亏了, 身体还能好的了么?一看就得最近要生病,这不就是有灾祸了么?白曦觉得自己说的没错儿, 正用最小的,节省力气的幅度把手里的符纸往这公子哥儿的面前凑了凑想要再诓骗两句, 就见这公子哥儿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你怎么知道我姓金?!”

    白曦:……

    系统:……

    这怕不是个傻子。

    白曦憔悴的, 饿得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格外道骨仙风的矜持笑容。

    “大师!”虽然这小姑娘看起来很年幼, 才十六七岁的样子,可是这年头儿有志不在年高,高手在民间的。看看这营养不良,这浑身埋汰得不行的小样儿,不就是传说中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么?

    而且,别看青年不学无术的,可是也知道这年头儿,高手们大隐隐于市,那看起来就跟普通老百姓一样儿,就是在有缘人需要他到时候才会出现,拯救苍生来的。

    更何况,大师还知道他姓什么。

    这个可没法骗人是吧?

    没有想到自己跌一跤竟然会跌到了一位大师,青年顿时热泪盈眶了。

    白曦沉默地看着青年抱紧自己的手。

    “大哥,你买符纸么?”她假笑着继续问道。

    “买买买!”青年急忙爬起来,和白曦对面一块儿蹲着。

    他觉得这大师蹲着都格外有气场呢。

    白曦:“我饿……”

    系统:“……”

    “一百一张。”白曦没劲儿了,垂头,和自家小鬼一块儿目光无神地看着地面。

    青年急忙掏出一打儿红色的钞票来往白曦的怀里塞,热情洋溢,嘴里自我介绍说道,“大师,我叫金铭,那个什么……你这符纸我全买了呗?”

    这样世外高人的符纸,一看上面自己看不明白的朱砂画出来的乱七八糟的线条,就觉得格外地神秘呢。他觉得这就像是游戏里的隐藏商店,都卖一些绝对好的东西,一旦错过,就再也找不着了。内心无比激动,金铭绝对珍惜这个缘分。

    白曦咳了一声,头上有点冒汗了。

    虽然这些符确实是真的,有用,可是都被同一个人买走什么的……

    “卖你三张。”这才是一位高人应该有的样子。

    不然搞批发呢?

    回头这青年不得觉得她的符不值钱啊?

    “那我多给大师一点孝敬钱?”金铭很失望了,又觉得应该在这个时候和眼前这个小大师打好关系,这谁知道自己往后还会出点儿什么事儿呢?

    “不必。有缘自会相见。”白曦冷着一张小脸儿,抢过金铭手里的三张百元大钞,随手把手里的三张符纸叠成三角,塞进了青年的手里淡淡地说道,“随身佩带即可。万万不要取下。”

    她这话还真是没有骗人的,这平安府是真的能保平安,不过现在风水界似乎不好混,没有个格外高深的样子,完全就赚不到钱啊。白曦想到原主饿成那样儿,只觉得自己的胃更疼了,摆手,催促道,“你可以走了。”

    “大师……”英俊的青年依依不舍。

    小鬼儿往他的身边蹭了蹭。

    青年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寒意,背后发麻,看着少年大师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睛,又看了看那毒辣阳光照射的炎热马路,抖了抖,揣着平安府走了。

    白曦用平静的目光看着这青年开着超跑消失在了远处,道骨仙风什么的没有,只蹲在地上头上冒冷汗。

    这身体还低血糖,饿到现在,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鬼板着脸蹲在一旁,拿鬼手想要扶白曦一把,可是刚才抓倒那个公子哥儿已经是他最后的力气了,他垂了垂小脑袋,有些失落的样子。

    白曦心生怜爱,抬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没事儿,我就是饿了。咱有钱了,吃点儿好的去。”

    看见浑身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小鬼抬头看着自己,她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笑了笑,知道鬼物在这样的阳光之下出现并不好,把他收起来。

    “吃馄饨吧。”她喃喃地,撑着自己的膝盖慢慢地站起来,看见路边有一家如意馄饨,记得原主的记忆里,这馄饨特别美味,还个头特别大分量特别足,而且离得近,急忙踉踉跄跄地走进了这家馄饨店。

    她一进店就趴在柜台上了,在收银员惊恐的目光里颤抖地递上了一张百元大钞,看了看上面各种馅料琳琅满目的馄饨,要了三碗最便宜的鲜肉馅儿的,这才走到最里面的角落。

    现在不是中午,来吃饭的不多,白曦把小鬼放出来坐在自己的身边,跟自己一块儿蹭店里的空调。

    她要了一瓶水,喝了一口,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惨,浑身上下只有这三百块。

    不过也是。

    她这做大师的,看起来还没有成年呢,有生意上门才叫奇怪。

    都说了现在的风水阴阳先生的生意虽然红火,可是这都跟医院的医生似的,越老越值钱,并且都是互相推荐。

    做了一个客户,有了名声,才会被人推荐给更多的人。

    白曦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兜儿里的剩下的钱。

    原主父母早亡,早年家里也是做风水这一行儿的,其实还算是有钱,可是在原本居住的城市里做坏了一单生意,因此被有人拿着这件事为由头赶出了那座城市,流浪来到了现在的这个城市。

    虽然这个城市繁华,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经济发达的城市,不过物价什么的都很贵,父母在买了一间小房子作为安身之地之后,就再也没有存款。为了过日子,他们接下了一个大单子,冒险陪着人去断一处大墓,想赚点钱再把名声打出去。

    可是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两个留在家里的命盘都断了,显然是遭遇到了不测。

    原主空守着这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又没有学到很多家里的秘术,所以日子过得就更艰难了。

    这座城市很繁华,可是她却举目无亲,没有可以求助的人。

    她为了赚钱,所以只能拿最后的钱去买了黄纸还有朱砂,画了几道符来卖。

    她在画符上虽然没有多少天分,可是一旦学会的符却很有效,所以并不是在骗钱。

    不过原主只会平安府驱邪符还有桃花符,还有驱鬼役鬼,别的都不会,技能还没有点满。

    显然原主一家也不会想到会这样快,就天人永隔。

    不过这个世界里原主的命不太好,她本来就在家中没有怎么接触过外界,所以还是一副很单纯的脾气,也不知道人心险恶。在被一个豪门公子发现她可以役鬼之后,那个公子哥儿对她展露出了格外殷勤的态度来。

    他很爱惜她,对她很好,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叫她沦陷在他的爱情里。他发誓以后会和她结婚,给她一个家,或许那个时候他是真心实意的,可是在她为了他,奔波在各个发生了问题的掌权者的身边给他们驱除鬼怪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觉得她其实很恐怖。

    因为她能役鬼。

    她的身边就都是鬼物,而这,就叫那个男人不寒而栗。

    他对她的热情一下子就没了,在他凭借她而得到了家族的称赞之后,他已经有了抛弃她的想法。

    然后在一次鬼物太过强大,原主被伤到了根基,再也不能帮助他之后,他转身就爱上了别的女人。

    那是个平平凡凡的女子,不会像她一样似乎无所不能,可是却干净纯粹,是一个身边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

    他还是嫌弃了她的。

    原主重新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可是其实对她而言,她失去的只不过是爱情。

    因为那个曾经对他很好很好,可是后来很畏惧她,唯恐她用鬼物把他给弄死的公子哥儿不明白,就算是伤了根基不能再奔波,可是她画符的能力还在,也还有自己的小鬼。

    她依旧是一个很好的大师,可是她却已经很厌倦了。

    失去一切,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被背叛伤害,她觉得已经够了。

    她只是想再见那个男人一面,可是得到的却是他要结婚的消息。

    她赶去,在教堂,看着那个曾经对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深情款款地握住了另一个女人的手。

    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单纯的女人,也不会再想到为了他能够得到家主的位置,曾经有一个女人用了八年的时间努力地留在他的身边。

    她孤孤单单地死去。

    这一世,就换成了白曦。

    白曦眨了眨眼睛,揉着眼角,看着那个看自己格外异样,似乎觉得自己是个饭桶的店员把三碗热气腾腾的馄饨送到自己的面前。她客气地道谢,努力叫自己看起来不是很狼狈,转头看了身边缩在凳子上的小鬼一眼,把一碗馄饨放在他的面前温柔地说道,“吃吧。”

    她和小鬼一块儿都恨不能把脸都埋进碗里去,简直吃得眼睛都要直了。

    馄饨的味道很好,馅料很大,汤热气腾腾,很好喝,她把一碗馄饨五分钟给消灭掉。

    然后她看着身边的小鬼,看他吃饱了,心满意足地靠在自己的身边。

    他并不很大,看起来只是一个幼童,从背影上看天真无邪,和这世上每一个孩子都没有什么两样儿。

    可是别人却看不见他,或许,看见了也会害怕。

    可是谁能想到,想用功德换白曦重来一次的,会是这个小鬼呢?

    原主举目无亲,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可是其实,还是有这个小鬼,在真的爱她。

    白曦垂头看着这小鬼无声地蹭了蹭自己的手臂,这才把剩下的一碗给吃了。

    她重新把小鬼装好,因为吃了两碗馄饨,觉得很撑,在店员鄙夷的目光里离开。

    大概是因为她浪费了一碗的原因。

    白曦笑了笑,想到自己手里有钱了,多少安心了一些,可是这不能坐山空啊。

    她觉得自己得找点儿办法来给自己增添点收入,就感到自己的手臂微微一麻,被小鬼拉扯了一下。

    “不行,不能再这么干了。”小鬼的意思是再找个冤大头给绊倒给自己当个有缘人,白曦嘴角一下子就抽搐了,觉得自己带坏了这个单纯的小朋友。

    虽然这个提议充满诱惑,可是白曦还是坚强地抵御了诱惑,似乎感受到小鬼有些失望,白曦揉了揉自己的眼角,慢吞吞地在街上走着。她除了有一只小鬼,又会画符,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当然,她也不预备再和上辈子的男人有什么牵扯了。

    她不会再帮助他去讨好那些遇到各种奇异事情的权贵,叫他成为家主。

    不过当然,等她会过劲儿来了,她回头就抓俩鬼扔这男人的家里去。

    她哼了一声,因为这剩下二百多块钱,而变得格外自信。

    不过她的体质偏阴,也是因此才会对鬼物格外敏感亲近,在这样酷暑的天气里并不舒服。

    之前之所以蹲在外头卖符,也实在是因为太饿了。

    白曦吭哧了一声,觉得自己有点儿累。

    原主的身体似乎不怎么好,走一段路,就气喘吁吁的。

    不过她还是勉强回到了家里。

    家里很空旷,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还有很多的一些阴阳术师才会用到的东西。白曦能感到有些法器上确实会感到一些奇妙的力量,不过这都是原主父母的遗物,她并不打算去使用,所以都小心地存放在了箱子里。

    她整理着家里的东西的时候,小鬼就蹭在她的身边亦步亦趋。他还不会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面容也很森冷,可是白曦却觉得有他的陪伴,叫自己的心里都充实了起来。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些饲养小鬼的特制的香烧给他叫他多一些存在的力量。

    小鬼蹭了蹭她。

    白曦忍不住垂头,亲了亲小鬼的额头。

    矮矮的小孩子捂着自己的额头,看起来有点呆滞。

    “乖啊,以后咱们会发财的。”

    小鬼又蹭了蹭她。

    作为一个小鬼,他本应该是畏惧驱使自己的这个女孩子的,可是这个时候,他觉得在她的身边很好很好。

    他的心思很简单,只知道很好很好,却不知道什么叫做最好。

    他只知道跟着她,她在哪儿做事,自己就在哪儿。

    白曦看他听话,也不怎么捣乱,就笑眯眯地继续整理,到了晚上,和小鬼一块儿倦了被子睡觉。

    只是她自己自认没做亏心事,睡得喷香。可是却不知道跌倒在自己面前的有缘人,正在经历暴风骤雨。

    “大师?”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在大晚上还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坐在灯火通明的别墅里,看着面前的弟弟死皮赖脸就要把一乱七八糟的黄色的小三角塞进自己的西装口袋,顿时脸就冰冷了起来。

    他看起来很严厉,至少金铭是不敢在他的面前很随意的,反手拿了这张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小三角看着弟弟冷笑说道,“还你们有缘?你长没长脑子?你的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那就是个骗子!”

    “大哥,那大师真的特别灵,真不是骗人的。你平时得罪的人多……戴上了以防万一行不行?”金铭一想到白天那奇妙的缘分,顿时就叫起来了。

    “她还知道我姓金。”

    “这个城市里不认识你的人很多么?谁不知道你姓金!”男人冷冷地笑了。

    敢骗到他金家的头上,这个“小大师”怕是活腻歪了!

    还敢在他的面前搞封建迷信!

    他一抬眼,目光冰冷凌厉,带着逼人的气势。

    金铭抖了抖自己的身体,却为了自己和小大师的共同的尊严,就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真的大哥,真的挺神奇的。那地面平的,连颗石子儿都没有,我就一下子就绊倒了!”

    “双飞之后脚软了是吧?”棱角分明的男人突然凛冽地一笑。

    “……昨天我单飞的。”公子哥为自己分辩了一下,又急忙扯着自己的裤管急切地说道,“真的,就像是绊到了什……”

    他突然垂着头不吭声了。

    灯火通明,照得四周完全没有黑暗的光线之下,保养得很白的脚踝上,有两处孩子指印儿一样的淤青格外清晰,似乎他被小孩子给抓住了一样。

    金铭:……

    男人:……

    公子哥翻了一个白眼儿,仰天就倒。

    “二少!”